很快,整個現場已經一面倒的開始支持起楊煜瑤來。

「楊小姐,不介意的話我用你的車子送他們去警局吧!」

這時候,侯子方意外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並且,還揚言親自駕車送這兩個傢伙去警局。

起先李庶還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見這貨是來真的,也就點了點頭。

楊煜瑤是百分百信任李庶的,看李庶與眼前這個男子眼神對視。

一看二人就是很要好的朋友。

自然而然的也就同意了侯子方使用自己的車子。

「那,這兩個傢伙就交給你了。」

李庶除去傲雪與母親之外,第三個能百分百信任的也就只有侯子方了。

不過在臨走之前,李庶特意給了侯子方一個眼神。

「趕緊送楊小姐去比賽場地,再晚可就趕不上了。」

侯子方之所以出現,就是為了那個目的。

李庶聽完后,這才放心的從那「小孩子」的身上收回銀針。

隨後,背着楊煜瑤便瘋狂的朝向比賽場地跑去。

「李庶,你……你背着我去?這……這能趕上嗎?」

雖說信任李庶,但李庶背着自己去盛唐廣場。

現在已經是上午九點五十了,距離最後的十點整還有最後的十分鐘。

連全速駕車都已經趕不上了,李庶光靠腳就能趕到?

「只要你緊緊的抱着我,五分鐘足夠了!」

李庶剛一說完,便開始逐漸加速了起來。

起先楊煜瑤還沒有覺得速度很快,可直到一分鐘過後。

「!」

自己迎面吹來的風是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重。

又一分鐘過去之後,楊煜瑤開始感覺自己的手已經快要抱不住李庶了。

可李庶的速度還沒有達到最高。

直到三分鐘過去之後,李庶的速度已然達到最高。

楊煜瑤雙手就跟遭遇了千斤拉一般,整個人都快從李庶的後背上飛出去了。

「抓緊了!你的夢想,現在就在你的手上呢!」

隨着李庶的一番話響徹在楊煜瑤的耳邊。

這一刻,楊煜瑤才猛然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

一旦真的遲到,那麼此前所做的一切都將白費。

並且,選手因為遲到而被取消資格的話,會被沈玲玥視為沒有工作原則。

準時,是沈玲玥挑選藝人最基本的準則之一。

今天倘若自己遲到,不僅僅是比賽資格被取消。

自己,也將會被沈玲玥拉入黑名單。

所以,李庶的這句話讓楊煜瑤猶如當頭棒喝

如果現在自己無法緊緊的抓住李庶,自己身子終將會直接飛出去。

那麼,即便是李庶也無法準時將自己送到盛唐廣場。

「我不會鬆手的!」

看清楚了所有形勢后,楊煜瑤的右手開始死死的抓住左手手腕。

在那一瞬間,李庶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脖子竟然出現了一絲窒息的感覺。

「這就對了!」

足以證明,此刻的楊煜瑤已經使出了全身的力氣。

這樣的話,李庶便能繼續全速奔跑。

而此刻,被侯子方強行塞進車子內的一男一女碰瓷團伙。

在看見侯子方行駛的路線並不是警局的時候。

這腦子裏面,不免也開始緊張了起來。

「你要把我們送到哪裏去?這不是去警局的路。」

男子捂著那胸口,面色驚慌的看去侯子方的後腦,問道。

「是的!這不是去警局的路。」侯子方繼續開着車子,隨口回答道。

「那你帶我們去哪裏?」那中年女子急切的問道。

「火葬場!」侯子方語氣低鳴的回答道。

「火……火葬場……」

碰瓷二人組一聽到這個詞兒,幾乎瞬間身子哆嗦了一下。

眼前的這個傢伙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他開車帶着自己去火葬場,到底想幹什麼?

「你……你你你……你究竟要幹什麼?」

突然之間,二人就能上了鬼車一般,眼前的男子就是惡魔。

隨着車子繼續不停的駛向前方。

二人的心,也開始越發驚慌了起來。

「你們不說實話,我當然把你扔進火葬場,把你們燒成灰燼啊!」

侯子方冷冷一笑之後,隨即一腳踩在油門上。

車子登時進入了加速狀態。

而這一腳油門下去,猶如鬼車加速駛向了那地獄的血盆大口一般。

嚇得二人立馬求饒道:「大哥,大哥我們哪裏沒說實話了?」

「是啊!」中年婦女更是哀求道,「我們什麼都說,絕對不撒謊。」

「真的什麼都說?」侯子方問完之後,又是一腳猛踩油門。

車速進一步提升,讓二人就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不斷被吞噬。

基於最為基本的求生欲,二人急忙連連點頭。

「是是是!只要是大哥的問話,我們一定統統說實話。」

沒了小命,就算是世界首富又如何?

為此,二人開始苦苦哀求了起來,不敢有絲毫不敬。

「那好,我來問你們,指使你們碰瓷楊煜瑤的,是不是洪英?」

見二人已經被徹底嚇破膽,侯子方也就可以正式進入話題。

這一問,讓二人當場愣住了。

不過很快,二人便幾乎同時點了點頭:「大哥是怎麼知道的?」

「呵呵!」有了二人這句話,侯子方便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

當下,盛唐廣場的二樓貴賓室內。

金傲雪在得知了楊煜瑤居然一直沒有現身。

此時的她,那也是一臉的焦躁不安。

「煜瑤到底怎麼了,她一向很準時,從來不遲到的啊!」

這眼看着十點整隻有最後的三分鐘了。

卻依舊不見楊煜瑤趕到盛唐廣場。

為此,金傲雪在貴賓間內來回不停的走動,很是焦慮。

「興許是睡過頭了吧!」

「又或者,她在駕車來的路上撞倒人也說不定。」

「比賽還有三分鐘開始,我倒要看看她遲到了,陸勇會不會取消她的資格。」

反觀洪英,卻是一臉嘚瑟的樣子。

「不會取消,因為煜瑤已經趕到後台了。」

這時候,李庶走進貴賓室,笑着說道。

。 原本顧雲也是巡邏員之一,隨時觀察選手是否點燃煙火的人,但最後他被伊戈爾·卡卡洛夫給強烈建議投票投出去了。

當然了,主要原因是奧利姆·馬克西姆態度也很微妙。

這兩個魔法學院的校長還是對顧雲非常的警惕,生怕最後時刻,顧雲會用他的從者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來。

甚至就連顧雲偶爾逛過去看一眼迷宮的建造進度,都會被伊戈爾·卡卡洛夫催促趕緊離開。

前提是海格不在場。

自從上次被海格揍了一頓,伊戈爾·卡卡洛夫就有點虛海格,只要海格在的場地他就離的遠遠的。

六月是霍格沃茲的考試月,本來勇士是可以免試的,但赫敏依舊倔強地參加了考試,畢竟免試可替代不了A!

而在考試結束之後,學生們終於可以放鬆下來,三強爭霸賽的最後一關也正式開始舉行了。

或許是已經認為現在是放假時間了,霍格沃茲的小巫師們鬧騰騰的,沒有學業的壓力,這一天的早餐是整個學年最為瘋狂的早餐。

最後甚至惹出了麥格教授、斯內普教授這些院長,才把期末要瘋狂一下的小巫師們給鎮壓下來。

午飯之後,五名勇士被召集起來,開始做賽前的準備。

等到吃完午飯的小巫師們彙集到魁地奇球場的觀眾席之後,三強爭霸賽的第三關也拉開了帷幕。

盧多·巴格曼親自擔任主持人,為眾人介紹五名勇士。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現在即將進行時隔數百年重新回歸的三強爭霸賽的最後一關。

這一次的規則很簡單,勇士會按照分數的順序進入迷宮之中,第一個捧起火焰杯的勇士就是本次的勝利者!

首先讓我們歡迎並列第一的霍格沃茲雙雄——塞德里克·迪戈里還有……哈利·波特!」

「啪啪啪!」

瞬間整個魁地奇球場都熱鬧了起來,所有的小巫師都在歡呼,而格蘭芬多的歡呼聲格外的響亮。

對於霍格沃茲的小巫師們來說,他們的塞德里克·迪戈里和哈利·波特兩名勇士可以力壓威克多爾·克魯姆並列第一,是極為值得驕傲的事情。

更加不要說還有一個赫敏補位,火焰杯幾乎已經是霍格沃茲的囊中之物了!

「接下來就是我們目前分數的第二名,威克多爾·克魯姆!」

又是一陣歡呼聲,作為明星球員的威克多爾·克魯姆,在今年魁地奇世界盃上大放異彩,小巫師們對於他自然是不會陌生。

而且在霍格沃茲生活了八個月的時間,霍格沃茲的學生們對於這個大男孩同樣非常的喜歡。

「第三名還是霍格沃茲的學生——赫敏!」

赫敏走上了台上,她的出場就沒有前面三位那麼激動了,但第一關之中的瀟灑姿態還是為她贏得了很多小粉絲,再加上格蘭芬多的支持,所以歡呼聲也絕對不少。

「第四名的就是來自於布斯巴頓的美麗的芙蓉·德拉庫爾!」

擁有四分之一媚娃血脈的芙蓉·德拉庫爾同樣非常受到歡迎,只不過這一次鼓掌的人之中大多數都是屬於男性,還是高年級的男性。

也只有高年級的男巫才能夠理解芙蓉·德拉庫爾的風情了吧!

你們那是支持嗎?明明就是饞她的身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