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灼等人站在一旁,臉色都不好看。

誰都看得出,張青和張陽兩人,分明是依仗天武學院的名頭,狐假虎威,在這些鄉村百姓面前耍威風裝大爺。他們在意的並非什麼肉食,而是享受村長等人在他們面前誠惶誠恐的感覺。

“我看他們確實拿不出更多肉食了,不如將就一下吧。”徐灼也不管張青二人答不答應,直接坐到一張桌前,隨後韓冰,夏家姐弟也坐了過去。

“將就?明日我們可是要去獵殺妖獸,今日吃不飽,明天哪來的力氣!”張青不悅的看了徐灼一眼,聲音中帶了呵斥的口氣,這傢伙,竟爲一個下賤村民說話!

“兩位大人息怒,息怒!”村長等人忙勸道,“這樣,我們現在就去村民家裏借一些獸肉,兩位看如何?”

“那還不快去!”張青哼聲道。

村長忙立刻安排人,去村民家中借肉食去了。

徐灼四人則是直接開吃,至於江城等幾個新生,卻是不由爲難起來,在那裏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是該站在徐灼一邊,還是站在張青一邊。

時間不大,果然一大盆熱騰騰的烤肉被端了上來,擺在了一張空着的桌子上。

張青這才滿意的坐下,看了看另一張桌子上的徐灼四人,再看看站着的江城等人,得意道:“我和張陽決定了,爲了提高效率,明天我們將分成兩組獵殺妖獸,想跟我們一組的,就坐到這邊,想跟徐灼一組的,就到他那張桌上,當然,這肉食是我們要來的,自然只分給我們這一隊!”

“我跟兩位大哥一隊!”一名新生根本沒猶豫,直接走到了張青張陽近前。

郭崇光和李瑜兩人對視了一眼,他們明白,張青和張陽這是要跟徐灼決裂,他們只能選擇其中一方。

“徐灼,識時務者爲俊傑,我們也只是做出了正常人的選擇!”郭崇光神色複雜的看了徐灼一眼,拉着李瑜,走到了張青的桌前。

只剩江城站在原地,面露難色。

張青和張陽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夏菡,你若是想過來的話,現在還有機會!”張陽陰陽怪氣的笑道,“我們還可以保證你和你弟的安全,。”

張青張陽這兩人,此時認定別人都得依賴他們,沒了他們,這次任務就完成不了,甚至連保命都難!

徐灼如同沒聽到一般,拿起麪餅咬了一大口。

韓冰面無表情,根本不去瞧張青和張陽。

夏菡卻是倚在椅子上,將一條渾圓修長的大腿搭在另一條腿上,嘴角噙着一絲冷笑,戲謔的看着仍站在原地的江城。

至於夏子胥,則低眉順眼的坐在夏菡身旁,像個溫順的小媳婦。


這四個人,壓根兒就沒把張陽的話放心裏。

“你還杵在那兒呢!”張青陰冷目光一轉,落在了仍未落座的江城身上,“你是與我們一組,還是與徐灼他們一起?”

“江城,張青張陽兩位大哥實力強,而且又有經驗,跟着他們沒錯的,你還猶豫什麼?”郭崇光忍不住勸道。

徐灼這邊卻是誰也沒說話。

一切讓江城自己選擇。

江城猶豫了半晌,終於一咬牙,朝徐灼那一桌走去。

“有種!”張青恨恨瞪了江城一眼,轉而招呼三名新生,臉上露出笑容:“來,咱們今日好好大吃一頓,明日去獵殺妖獸!只要跟着我,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謝謝張哥!”郭崇光,李瑜和那名新生面露喜色,心中慶幸沒站錯隊伍。


而在一旁隨時待命的村長,看着眼前一幕,不由得暗暗嘀咕:這些天武學院的少年俊才,年紀不大,勾心鬥角倒是一套一套的,真不知道他們在學院裏都學的啥?

飯後,衆人在村長安排下,各自都有一木屋休息。

……

第二天清晨。

村中的早上,空氣中帶着些許的潮氣,數十米之外籠罩了一層濛濛薄霧,在村長與鶴林村狩獵隊長的帶領下,徐灼等十人一路行進到鶴林村村口處。

在徐灼等人的面前,就是牛角山。

“各位,這裏就是出現妖獸的牛角山,經過幾次探查,我估計這山中應有三十多頭妖獸。”狩獵隊的首領是一個身體魁梧,臉上有着一道刀疤的中年男子,他擡手指了指延伸至山中的兩條小路,“聽說你們要分兩組行動,正巧這兩條小路是我們這些年摸索出來的,順着這兩條小路進山,能省不少時間。”

“咱們走了!”


“出發!”

兩小隊誰也沒理誰,各自尋一條路,行入山中……

“咱們請他們過來,可是爲除掉妖獸禍患的,可他們自己差點沒打起來!”村長蒼老的臉上露出愁容。

“哼!”一旁的狩獵隊首領冷哼一聲,“這些天武學員,一個個心高氣傲,目中無人,咱們就算說什麼,他們也聽不進去,倒不如讓他們去碰碰壁,磨一磨他們的銳氣!”

村長看了看狩獵隊首領,嘆了口氣,轉身朝村中走去。


然而誰也沒有發現,就在不遠處,隱於幾棵樹後有着三名白袍人,這三人見徐灼等人入了山林,目光森冷。

“若他們被妖獸吃了,也就無需咱們動手了!”一白袍人道。

“其他人我不管,只是那徐灼,千萬不要死在妖獸之口!”另一白袍人冷冷道,“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讓他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追悔莫及!” 牛角山內,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一般,加上瀰漫其中的霧氣,讓人感覺如同墜入了與世隔絕的猙獰險地,四周不時傳出莫名的聲響,似乎隨時會有什麼兇獸忽然衝出迷霧,撲面而來。

徐灼,韓冰,夏菡,夏子胥以及江城,五人各持兵器,行進於密林之中。

嚓嚓……

徐灼輕踏在地面的落葉上,手中穩穩握着騰蛇棍,從踏入牛角山的第一步開始,他就隨時保持着備戰狀態。

此時的徐灼,只要周圍稍有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耳目,而一旦出現野獸或妖獸,他的騰蛇棍便會瞬間出手,將萬鈞之力轟擊出去!

身側三米處,是韓冰,此時他也是面色冷峻,手中長劍閃着冷冷寒光,他與徐灼一樣,隨時準備好長劍出手,斬斷所有可能存在的危險敵人!

再後面是江城,夏菡和夏子胥。

可以說,徐灼,韓冰,江城和夏菡,此時都表現出了應有的沉穩冷靜,甚至連一向膽小的夏子胥,此時也是一副無比謹慎認真的樣子,手中緊緊抓着一柄鋼刀,眼睛一刻不停的四處掃視,努力去發現周圍可能的危險。

徐灼看來一眼夏子胥,心中暗暗點了點頭,他知道,雖然夏子胥膽小內向,但是其實力還是不錯,如今也已有一階鬥兵的實力。

正在此時,前方的密林中,一個高大的陰影從霧中漸漸浮現出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濃烈的腥臭味道撲面而來,讓人有種作嘔的感覺。

“小心了!”

江城低聲說了句,衆人都停下了腳步。僅從氣息上感覺,這也絕不是簡單的野獸,很可能就是妖獸。

徐灼站在幾個人的前面,他此時已是雙腿漸漸蓄力,騰蛇棍緩緩舉起,直指前方陰影。

一聲低沉的咆哮聲隆隆響起,那高大的陰影已從迷霧中走出。

那是一頭骨瘦嶙峋的黑色巨狼。

這黑色巨狼體長足有四米多,渾身幾乎已是皮包骨頭,肋下清晰可見條條肋骨,身上的皮毛污濁不堪,並有着已發黑的血跡,此時它正用一雙嗜血的赤紅雙瞳盯着徐灼等人,嘴角不斷滴落口水。

儘管體型精瘦,但這黑色巨狼給人的感覺,卻是嗜血,瘋狂,如同一頭從地獄爬出來的妖魔。

而且,看起來這黑色巨狼已是很久沒吃東西了,此時看到幾個活生生的人類,更激發了它獸~性中的兇殘暴戾。

“看它的氣息,應該在五階妖獸左右。”徐灼心中想着,五階妖獸,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不過對鶴林村來說,卻是足以一夜之間屠村的存在。

不能留!

“吼~!”黑色巨狼一聲低吼,兩條強壯的後腿一彈,身體瞬間化作一抹黑影,撲向最前面的徐灼。

幾乎同一時間,徐灼也已箭步踏出,雙手一翻,騰蛇棍一個猛烈斜抽,正中黑色巨狼腦袋,砰!的一聲悶響,黑色巨狼巨大的身軀被抽得騰空轉了兩圈,跌落在地。

不過作爲兇殘的妖獸,黑色巨狼幾乎沒有片刻的停頓,藉助身體滾落之勢,翻身站起,森白牙齒外露,朝徐灼發出威脅的咆哮。

“還挺硬氣!”徐灼冷哼一聲,身體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剛纔一棍不過小小試探下對方實力,而這一次,是要一擊必殺!

看着徐灼如同憑空消失了一般,那黑色巨狼嗜血雙瞳中陡然露出驚恐之色,而就在它稍稍一愣神之際,其身後一淡影凝實,徐灼已翻動長棍,長棍呼嘯砸落,棍端重重敲擊在黑色巨狼的脊背上!

啪嚓~!

一聲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錯位之聲,那黑色巨狼的身軀直接被崩飛,而崩飛的方向,恰好正是夏子胥的位置。

面對飛來的巨狼,夏子胥登時臉色煞白,手腳亂顫,頭髮幾乎都要乍立起來!

這內向少年,是真被嚇懵了。

幸好夏菡一直在其身旁,一把將其拉到一旁,黑色巨狼重重撞在一棵樹上,然後跌落在地。不過其三米多長的身軀,此時卻像被一個巨手直接掰斷一般,前半身和後半身直接錯開,形成了一個詭異的“Z”字形。

黑色巨狼登時口鼻冒血,抽搐而死。

這一棍,徐灼僅僅使了三成崩暴暗勁。

徐灼走上前,從懷裏摸出一柄鋒利匕首,剖開黑色巨狼腦殼,取出一顆玻璃球般的晶核,放入腰間的牛皮袋中。

作爲五階妖獸,大多數都是有妖靈核的。


“徐同學果然厲害!”江城看着地上身體扭曲錯位的黑色巨狼,眼低閃過一絲驚異,當初他選擇加入徐灼一隊,其實很重要一點,就是看中了徐灼的實力,如今看來,自己似乎是選對了。

“總算姐沒看錯人!”夏菡瞥了一眼徐灼,“是有兩下子,難怪王琦那傢伙一見你就跑,跟老鼠見了貓似的!”

今天,是夏菡第一次看見徐灼出手。

韓冰則是一言不發的走到黑色巨狼近前,查看巨狼的傷勢,心中暗道:“徐灼是將一種暗勁透入其中,產生破壞性的力道,雖然詭異霸道,但在持續性和精準度上,恐怕不如我的劍法!”

以韓冰的好強個性,他既把徐灼當做朋友,同時也將其視爲對手,有意無意間,總是與徐灼進行比較着。

“什麼味道?”徐灼忽然狐疑的四下掃視,怎麼有一股……尿臊味道?

經徐灼這麼一說,韓冰,江城,夏菡三人也聞到了味道,紛紛尋找味道來源。

以四個人的覺察力,很快發現了夏子胥溼漉漉的褲子。

這傢伙,竟是被剛纔的一下,給嚇尿了。

“對……對不起!” 鑽石王牌之投手歸來 ,幾乎無地自容的低着頭,雙拳緊緊握着,關節都有些發白,顯然他心裏已是羞愧難當。

四人相信,如果有地縫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往裏鑽。

徐灼沉默不言,心中很是無奈,這傢伙,膽子也太小了,簡直連女生都不如!

“真不知你這次來,是幹嘛的!” 超神魔咒師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夏子胥說話跟蚊子哼哼似的,都沒底氣了。

“好了,子胥。”夏菡有些憐惜又無奈的看看夏子胥,一張俏臉也有些微紅,“沒事的,風吹吹就幹了。”

江城見場面有些尷尬,忙上前對夏菡道:“咱們還是趕緊走吧,若是妖獸聞到令弟的……味道,很快會追來的!”

作爲妖獸的天敵,人類的尿臊味是足以吸引妖獸的。

這一次,幾個人倒是都默契的點點頭,繼續朝牛角山深處行去。

徐灼、韓冰兩人在前面開路,夏菡與江城在後面,中間則是夏子胥,其實這也是對夏子胥的一種保護。

羞愧無比的夏子胥,走在四人中間,兩腿儘量分開,保持襠部的通風,好讓尿臊味儘快散去,免得招來妖獸,拖累大家。 林中,走在最前面的徐灼,一面保持着警惕,一面對身側的韓冰說着:“韓冰,剛纔那頭巨狼,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不對的地方?”韓冰劍眉微微一蹙,俊逸的臉上露出思索之色,“你是說……那巨狼已很長時間沒吃東西了?”

徐灼點點頭,正色道:“它是五階妖獸,按說以這種實力,是不至於餓成這樣的,更何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