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天下任己縱橫!

「可,不過你得聽我的,我不喜歡不聽話的。」

易林開口。

「行,只要不是逼我去死,都沒有問題。」

巨龍欣然答應。

「那麼走吧。」

易林帶著易笑落到了巨龍的頭頂。

這動作讓巨龍的笑容頓時僵住了,它深吸一口氣,心裡狂念冷靜冷靜,如今寄人籬下,得低頭低頭!

似乎察覺到巨龍的情緒,易林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旁邊的易笑更是發出咯咯咯的笑聲,看得出來他很開心,雖然不知道在笑什麼。

巨龍展翅,往易林指的方向飛去。

……

空神島,海岸邊。

眾人已經從森林裡來到了這裡,等待著易林的回歸。

之前巨龍被易林鎮壓的場景,他們自然是看到了,所以也知道了結局,懸著的心也一同放了下來。

「鐵面那邊怎麼沒有動靜了?」

露易絲眼中有淡淡的憂慮,雖然明白這場戰鬥以易林的勝利告終,但看不到易林,心裡終歸有一絲不安寧。

「妹妹,你慌什麼?」

侖桑搖搖頭,果然陷入愛情的女人,智商直線下降。

「慢慢等吧,團長應該在處理巨龍吧。」

上官南天很悠閑地坐在礁石上,輕搖著羽扇,語氣平靜,他不慌不忙,似乎很不擔心。

「沒想到主人現在已經如此強大了,連巨龍都不是他的對手。」

薩古耶聲音中充滿了震撼,巨龍在南大陸上可是無敵的代名詞,至今他還沒聽說有人同級中可以與巨龍抗衡,更遑論是戰勝了。

大陸上一些擁有巨龍血脈的魔獸,甚至可以靠此與人族對峙,佔領一小塊土地,做一個土皇帝。

「是啊。」

其他人也是點點頭。

吼!

正在眾人思緒之時,天上的月色驟然被遮住,黑暗降臨。

「怎麼回事?!」

蒙多大驚。

眾人下意識地抬頭,頓覺一股恐怖的威壓籠罩而下。

嗡!

幾乎是所有人,哪怕是大長老以及魔猿都忍不住雙腿微顫。

「巨龍!」

大長老顫聲,聲音中充滿了驚駭。

「巨龍不是被主人斬殺了嗎?怎麼會?」

薩古耶吞了口唾沫。

「別慌。」

上官南天面色雖然發白,但眸光卻是鎮靜。

「不錯。」

一道略帶讚賞的聲音從天上傳下。

轟!

巨龍落地,站在不遠處的山崖上。

月夜下,海風徐徐。

巨龍的頭頂上,兩道身影靜靜佇立。

「是鐵面!」

露易絲臉上浮現欣喜之色。

上官南天望向山崖,準確的是易林,眼中有濃濃的敬畏之色。

殺死巨龍並不是不可能的,但降服卻是另一種概念,以巨龍族怎麼可能向人族低頭?

但鐵面卻是做到了,能站在巨龍的頭頂,說明這隻巨龍已經臣服了,或許不是臣服,只是與鐵面達成了某種協議,但意思還是一樣的。

「軍師,臨危不亂,你沒讓我失望。」

易林緩緩說道。

「這一切只是基於我對團長你的信任。」

上官南天起身,微微躬身。

其他人聞言,臉上隱隱有些尷尬,包括大長老以及魔猿,剛才他們的表現著實有些失態了,身為宗師的他們居然還不如一個大魔導師冷靜。

「團長,敢問您現在和這巨龍之間?」

上官南天問道,他這句話其實是替所有人問得,眾人雖然心中有所猜測,但還是要易林親口說出來,心裡才會踏實。

「以後它就是我們惡魔傭兵團的一員了。」

語落,蒙多等人先是一愣,隨後眼中有濃濃的激動之色!

巨龍啊!

這可是巨龍啊!

居然能與巨龍成為隊友!

眾人興奮地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試問天下哪個傭兵團里有巨龍?

團長本來就這麼強了,加上巨龍后,哪怕是面對三國皇室,議會都無需畏懼了!

惡魔傭兵團必將成為大陸上的頂級勢力!

上官南天輕搖羽扇,眼中也是笑意瀰漫,他能看到惡魔傭兵團的未來,至少SS級傭兵團中,惡魔傭兵團必將能佔一席之地。

大陸傭兵團,從低到高,分別為F、E、D、C、B、A、S、SS。

SS級的傭兵團,整個南大陸上屈指可數,不過三隻,而且還都是為各自的皇室議會服務的。

每個SS傭兵團的團長都是封號級的強者!

說實話,一旦達到SS級以後,傭兵團的象徵意義就遠大它其的戰力價值了,因為這些封號級的強者都來源於各自的皇室議會,屬於一種武力震懾。

只有南北戰爭開啟后,這些傭兵團才會去戰場前線執行任務,平時看不到他們。

如果團長能夠突破到封號級,那麼惡魔傭兵團將會是傭兵界一隻冉冉而起的新星,最主要的是這顆新星還是遊離在三國之外的,充滿了自由,沒有限制!

而且團長的年齡並不大,不像那些封號級強者都是年齡過百的人,早已過了修鍊的黃金時期,未來很難再有突破。

或許封號級不會是團長的極限。

上官南天想著,胸中頓時充滿了豪氣,如果能輔佐鐵面將惡魔傭兵團培養起來,那麼自己也能在歷史的畫卷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身為智者,不求己身戰力,為得只是布局天下,與天地對弈!

(本章完) 若洪佳欣落入血煞門的手裡,那倒麻煩。

羅陽想帶祝子姍離開,可是走了的話,那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把血煞子弄到手。

聽洪佳欣的話音,倒像是真的安全了。

也不知她們是怎麼脫險的。

剛才去偷聽無為子等人談話,可惜被發現了。

八仙堂會不會就是張靜背後的勢力,還是個未知數。

原本帶洪佳欣來,就是為了避開村裡3位神秘客。

現今若3位神秘客的同夥來血煞門了,那倒很不好辦。

幸好聽無為子當時說的話,可知他是不想讓八仙堂的人知道羅陽在這裡。

見祝子姍俏臉滿是不解與震驚,剛才又沒向她解釋清楚。

此時也不便多說,只好留待回去之後再跟她詳說。

羅陽走上前,摟住祝子姍的小蠻腰,跟她進了正屋的客廳。

航空崛起 「老婆,事情可能比想象中的要麻煩。」羅陽說道。

「怎麼了?」祝子姍輕聲問。

八仙堂的人來血煞門是只為了洪佳欣,還是也要對付羅陽,這一點無法弄清楚。

「咱們見機行事。」羅陽輕撫祝子姍的脊背。

她本來就擔心,又聽羅陽這樣說,更難以鎮定了。

「咱們走吧!」祝子姍耳語道。

走了,那以後又怎樣拿到血煞子呢?

何況跟血煞門的恩怨終究要解決,不能一直拖著。

羅陽想了想,將祝子姍擁入懷裡,說道:「咱們就拚一把,看結果會怎樣。」

祝子姍仰起俏臉,漆黑的眸子有贊成也有反對,她搖擺不定。

在這種時候,羅陽知道該怎樣做。

於是俯首啄住了她的紅唇,用嘴去安慰她。

果然幾分鐘后,祝子姍嘴角便有了甜甜的笑意。

「我聽你的。」她柔聲道。

看來她是下決心一輩子跟著羅陽了,不管他要她去做什麼,她都願意。

正在二人密談之際,有腳步聲快速向這邊靠近。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無為子。

單看無為子那拉長的臉,便知發生了不愉快的事。

或許是先前偷聽的事,羅陽等著他開口。

不料無為子談的並不是偷聽的事。

「小兄弟,咱們做一個交易,怎樣?」 指染成婚:老公別太急 無為子開門見山道。

羅陽微微一怔,不意他居然要來談買賣。

須知,血煞子這門買賣早已談妥了。

又來新的買賣?

羅陽淡淡道:「什麼交易?」

只見無為子很小心的樣子,先往門口張望,然後才說道:「你已是我們血煞門門主千金的乘龍快婿了,那就算是我們血煞門的一員了。」

聽了這話,羅陽覺得怪怪的。

在十幾分鐘之前,兩位長老還完全把羅陽看成是外人。

怎麼忽然就拉關係了?

羅陽冷笑道:「長老不會想給門主我做吧?」

無為子勉強笑了笑,道:「這個要看機緣。若你有那個實力,好說。」

聊到此,還弄不清楚無為子到底想說什麼。

不過羅陽大抵猜到他要做什麼交易了,心裡只有憤怒。

「長老,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尋找血煞子吧。」羅陽說道。

「這個不急。現在有一件更急的事,關係到咱們血煞門的興旺與否。若做成了,血煞門就會更強大。這個好機會就在眼前,需要小兄弟你幫忙。」無為子微微激動道。

羅陽更加肯定無為子要聊什麼事。

「長老,如果我能做的,我可以幫你;不能做的,別再說。」

「為了咱們血煞門,你應該做一件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