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想著,葉天詢問了系統,發現正是第二個原因。

隨著葉天的修為提升,所需的靈氣增加,靈氣丸產生的效用也便下降了,所以想要突破到鍊氣四層,所需要的靈氣丸恐怕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知道原因后,葉天無奈,只能真是裝逼之路漫漫兮,其修遠矣,吾將上下而裝之!

之所以這樣感嘆,是因為現在系統商城內能夠替代靈氣丸的丹藥,簡直貴的要死。

最便宜的黃階下品的聚靈丹,也要價值一千逼格,這是真正的丹藥,效果不是靈氣丸能比,這價格同樣也不是靈氣丸能比的。

這丹藥和法器一樣,是有等級的劃分,由下往上分別是黃、玄、地、天、道、仙六大階,分階也同樣分為下、中、上、極四品。

其他的像天材地寶、功法神通,也是用的這個等級劃分,所以倒也一目了然。

其中,讓葉天服用的靈氣丸,以及之前給予葛老的小元丹,還有隻有丹方的回元丹,這些都只是不入品的而已。

而聚靈丹只是黃階下品,便需要一千逼格,是靈氣丸的十倍,可見這丹藥的昂貴。

無奈的搖搖頭,知道短時間是兌換不到聚靈丹的,他也不再多想,起身將房間收拾好。

他來到客廳,準備先吃早飯,然後到外面轉轉。

這時候,吳曉曉居然沒有出去,看到葉天的時候,她便小心翼翼的問他昨晚有沒有事,並且想請他出來吃飯,她的兩個閨蜜也都在。

葉天拒絕了,倒不記恨吳曉曉,雖然昨晚她讓他有些下不來台,可葉天兩世為人,這點小事又怎麼會放在心上。

之所以拒絕,不過是想和女孩們沒有共同話題,湊在一起會很無趣罷了。

吳曉曉一臉悻悻,轉身回自己房間,心中賭氣道:「你牛氣什麼?不就是能打嘛。

本小姐主動請你吃飯,想賠禮道歉,你連機會都不給。好,以後你別後悔!」

雖然是這樣想,但回想昨晚葉天一打十幾的英雄模樣,還是讓吳曉晚不由心生神往。

沒有理會吳曉曉那邊,葉天吃過早餐,便到外面轉了轉,買了些藥材,繼續用百鍊陣修鍊。

到了晚上,葉天回來后,發現吳世聰罕見的也回來了。

鄭姨很高興,一下班便忙著燒了一桌子菜。

吳曉曉明顯跟吳世聰更親熱,看到吳世聰回來就非常高興,這時也在客廳和吳世聰說著話。

吃過晚飯,吳世聰坐回沙發,問道:「曉曉,你最近和那個李易交往如何啊?」

吳曉曉臉色一變,偷偷看了葉天一眼,敷衍道:「沒怎麼樣,我們最近沒怎麼見過面。」

吳世聰皺了皺眉,顯得有些不快,卻也沒有表現出來,說道:「這馬上要開學了!

你們都是同學,平時多多見面,互相交流一下。」

「爸,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你能別老是摻合嗎?」吳曉曉有些不高興了。

其實之前,她對吳世聰口中的李易也是很滿意,人長得帥,家境又好,和他們家也算是門當戶對,除了有些陰柔之外。

可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吳曉曉發現自己還是喜歡那種能打有本事的男人,比如以前她交往過的程飛。

可惜,程飛那算得上能打,可本身卻沒啥本事。

現在,唯一入選了吳曉曉標準的,也就只有葉天。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畢竟昨晚下來,他的表現可謂是超乎了想象,不僅擁有超強的身手,而且直面周天朔還能全身而退。

不管葉天是怎麼做到的,能在周天朔面前全身而退,那都絕對是本事。

吳世聰皺眉,他沒想到吳曉曉突然反應這麼劇烈,當下說道:「我不是要摻合你的事。

只是我們倆家境相當,也互有合作,你李叔也挺喜歡你的,你們可以試著……」

「我回屋了。」

吳曉曉不想繼續這個話題,直接就回了房間。

葉天沒說什麼,也回自己房間了。

等到葉天也走了,吳世聰才緩緩對鄭霜道:「真是奇怪,我剛剛問曉曉和李易的事。

結果她卻一直偷瞄這個葉天,這孩子該不會喜歡上這個葉天了吧?」

鄭姨笑道:「盡瞎說,葉天才來幾天,曉曉又不是隨便的人,怎麼可能。」

吳世聰冷哼一聲:「我也不是隨意亂猜,可曉曉真要喜歡上葉天,或者是像葉天這樣的人,我是絕對不允許的。」

鄭姨不樂意了,反駁道:「你這是什麼話?葉天這樣的怎麼了?

人長得又不壞,也有禮貌,只要孩子們是互相喜歡的,怎麼就不行了?」

吳世聰不屑的哼了一聲:「喜歡能當飯吃嗎?現在這個社會,講究的是門當戶對。

我是不會讓曉曉去過苦日子,像葉天這種窮小子跟李易沒得一比。」

鄭姨繼續道:「你現在有錢了,思想也變成了個老古董

現在都講的自由戀愛,你再不同意,只要曉曉喜歡,你能管得住?」

「管不住也要管。」吳世聰的態度十分強硬。

房間里的葉天因為修為提升,輕易的聽到了外面的談話,暗道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自個躺著也中槍啊!

就這樣,日子過得很快,馬上便到了要開學的時候。

這天,葉天照常修鍊完成,想起自己還答應替寧傲雪的父親治病。

就打了電話給寧傲雪,說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去給她的父親治病了。

寧傲雪聽了,自然非常激動,只是她說她現在並不在江陵市,至於在哪裡,不太方便說,葉天也沒有多問。

寧傲雪因為不在江陵市,

「行,那你叫人來接我吧!我直接幫你父親治好就行。」

葉天與寧傲雪說好后,便將電話掛了,走出房間。

看到葉天出來,正在客廳的吳曉曉一下站起來,問道:「你要出去嗎?」

葉天點頭,剛要走。

吳曉曉又問道:「你要去哪兒?」

「這個不用你操心。」葉天淡聲回應。

吳曉曉翻了個白眼,不肯放棄又問:「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

「不能。」

葉天想也沒想,直接拒絕,走出了房間。

越姬 等到葉天走後,吳曉曉不禁氣惱的一跺腳,冷道:「哼,把你能的,裝什麼高冷,就是那麼打嗎?有什麼了不起。」

吳曉曉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真的喜歡上葉天了,還是因為葉天之前表現出來的神秘感,所以心之神往。

是喜歡?不,也許只是一種征服欲。

不僅僅是男人想要征服美女,女人也想征服讓自己感興趣的男人。

另一邊,葉天來到小區入口,不一會兒就來了一輛飛龍轎車。

這是華國最頂尖的汽車品牌,龍騰汽車旗下的高擋車型,最新款頂配價格將近兩百萬。

車子停好,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下車,恭敬對葉天說道:「請問是葉天先生嗎?」

葉天沒有說話,只是點頭。

那男子立馬躬身將車門打開,做了個請的手勢,「小的叫王宇隆,我家小姐讓我前來接葉先生過去,請您上車。」

葉天坐到車上,王宇隆關上車門,回到駕駛座上,開著車匯入車流中。

很快,便到了安寧集團大樓。

葉天在王宇隆的帶領下,來到頂層的董事長辦公室。

王宇隆對葉天說道:「葉先生,請稍等片刻,我進去跟董事長說一聲。」

葉天點頭,在外面找個位置坐下。

不一會,王宇隆出來:「葉先生,我們董事長正在等你。」

葉天點頭,起身走進辦公室。

只見辦公室裡面,一個中年男子正翻看著文件。

這人的相貌輕秀,看著與寧傲雪幾分相似,身上有著一股沉穩之氣,顯然是一位成功人士。

可不知為何,他的眉宇間卻透著憂慮,不知道在擔心著什麼。

不需要刻意去感應,葉天也能看出這個看著與常人無二的男子,體內氣血其實紊亂無比,那是受傷過重所留下的後遺症。

這個男子,應該就是寧國峰了。

在寧國峰身後,一副巨大的雄鷹俯視天下圖,預示著主人希盼一飛衝天的雄心。

抬頭看著葉天,寧國峰明顯一愣,之前他的女兒寧傲雪告訴他,有一個國醫宗師前來給他治病,叫他好好招待,千萬不要怠慢。

可眼下,這位國醫宗師居然這麼年輕,寧國峰一下子便將寧傲雪的囑咐拋之腦後,暗道這麼個毛頭小子能是什麼宗師,根本就是一個騙子。

在寧國峰看來,寧傲雪一定是救父心切,才會被眼前這小子花言巧語給騙了,將他當做了國醫宗師。

倒不是寧國峰偏見,認為年輕人就一定是騙子,不能成為國醫宗師。

這國醫本就難學,在學習望、間、問、切的醫人治病本事外,還得掌握各種藥理,這可是需要花去大量時間。

不用說在這基礎上,還要給武者治病。

這武者氣血旺盛,輕易不會生病,一生病人不複雜。

這種種的種種下來,要成為一名合格的,能給武者治病的國師。

就算從五六歲開始學,沒個三十年的時間打底,也別想出師獨立,至於成為國醫宗師,就更是不知道要多久的時間。

寧國鋒自從受傷以來,也沒少找國醫高手治病,這些國醫高手哪個不是白髮蒼蒼的?

像葉天這種二十來歲的人,就算真的是國醫,估計連藥草都沒認全,不用說是給人治病了,自然一下子就將葉天歸為江湖騙子一類了。

不過,寧國峰沒有當場發作,掃了葉天一眼:「你就是葉天?」

看到寧國峰這態度,葉天哪會不明白,這人沒把自己放在心上,定是看輕自己。

他也不在意,主要是完成之前對寧傲雪的諾言,眼前的中年人什麼態度,不關他的事情。

當下,葉天將手放入兜中,掏出一個小盒。

這是剛才葉天看了寧國峰的身體情況之後,直接從系統中花了30點逼格兌換的藥物,能將其體內紊亂的氣血收束歸合。

有了系統,再加上修真者強大的感應,只要葉天願意,隨時都可以化身為神醫,救人於即死完全不在話下。

原本看在葉傲雪的面子上,葉天還打算給寧國峰改善下身體,好讓他有機會突破現在的境界。

可現在他是這樣的態度,葉天自然打消了這個念頭,雖然他不在意寧國峰的態度,可也沒到熱臉貼冷屁股的濫好人地步。

當下,說道:「這是寧傲雪訂的葯,她讓我把葯交給你。我還有事,先走了。」

葉天拿出來那盒子,寧國峰眉頭一皺,心中愈發的肯定葉天一定是騙子。

試問哪個國醫在沒有給病人診治之前,會直接開藥的,這不是只有騙子才會做的事嗎?

心中冷笑,寧國峰喊住葉天。

「葉先生是吧?你確定這葯有用嗎?」

葉天停下腳步,點了下頭。

「不知道葉先生師承何人,年紀輕輕,醫術便如此高明。

我這病久了,見的醫生也多了,說不定會認識你的師父呢。」

這話說得正常,可語氣卻讓人聽著古怪,明顯帶著調侃。

葉天心生不快,這寧國峰一再置疑,就算他脾氣再好,如今也有些不耐。

這時,寧國峰也沒在意葉天反應,看了看那盒子,又問道:「葉先生,不知道可不可以等我先驗貨?」

「隨你。」

眉頭一皺,葉天明白寧國峰想法,這完全是不信任他啊!

就算再看在寧傲雪的面上,葉天心中也是惱怒。

寧國峰打開盒子,將裡面黑溜溜的藥丸拿起,湊在鼻子前聞了聞,疑惑的看著葉天問道:「這葯為何沒有一絲藥味?」

深淵主宰系統 「這葯的煉製手法特殊,將藥力收斂,自然不會有藥味了。」

葉天一臉平靜,顯得自信。

他之所以這麼平靜自信,自然是相信系統出品,必屬精品了。

只是他這樣的表現,落在認定他是騙子的寧國峰眼中,卻明顯有些意外。

當下,寧國峰眼神再次落到葯上,暗道這傢伙難道真的有兩把刷子不成?

要不然在自己問出這話后,這小子應該會有些慌亂,而不是還如此自信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