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要有所決斷,知道嗎?關鍵時候還是要犧牲小我。”王普乾癟的嘴脣慢慢動作,但,說出的話卻是極爲駭人

嚇得眼前的這些人冷汗直冒,眼中滿是驚顫

“知道嗎?二長老在問你們話呢?”王輝在其背後沉聲說道,眼神不善地盯着眼前的這些人

“是。”王吉這些人硬着頭皮,點了點頭

“放心,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待到王誠再次走入客廳之內的時候,客廳內已不再像剛剛的那麼吵鬧,而是安靜,靜得嚇人,像極了暴風雨之前的寧靜

“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希望。”王誠的腳掌剛以跨進客廳的時刻,身子瞬間化爲一道殘影

一陣微風拂過,王誠便已坐在了首位之上

“好快。”

“看來家主的修爲又精進了。”

“若是還有人敢再說家主因爲家主事務耽誤修爲,我就一巴掌拍死他。”

衆人滿臉驚訝,小聲地議論道

王普,王輝這些人的臉色也瞬間暗了下來

“好了,都給我安靜。”王誠拍了拍扶手,稱身說道,他的眼中絲絲笑意浮現,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震懾,一再的震懾,讓這些人認清局勢

“現在,是你們最後的機會,我希望你們能與我一起,讓家族再次強大,而不是做一個讓人唾棄的蛀蟲。”

說罷,王誠目光無意地掃了王普那些人,隨後,目視前方,不再作聲

客廳內雖是擁擠,但還是在中間留出了一條通道

衆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

一個胖嘟嘟的中年胖子,最先走了出來

“家主,我是城西店鋪的掌櫃,王盤,私藏了不少東西,至於東西,我就記不得了。”他的頭垂得很低,話也不敢說太大聲

“哼,你心可真大啊,連私藏了多少都記不得了。”王誠冷哼一聲,王盤嚇得兩腿發軟,肥大的身子冷汗直冒,連忙說道

“家主,家主,我願意把我的全部家產都獻出來,請你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好,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沒逼你。”王誠揮了揮手,示意他下去

“謝謝家主,謝謝家主。”王盤激動得打了自己一下嘴巴子

“我一定改過自新,我一定改過自新。”

不止是他,廳內大多數人表情都很是激動,王誠雖說是既往不咎,但相應的懲罰還是會有的,至少你現在的職務會被人替代,你的名字會被家譜之上多加兩筆,可王誠就這麼輕描淡寫地讓王盤就這麼下去了

其實,王誠也不敢太過於的動王家的骨幹,怕引起太多人的不滿,況且動了太多人也會影響王家的根基


有了王盤這個先例,衆人踊躍地上前認罪

王普一脈的人也一個個眼神火熱,躍躍欲試

同時,這一切也都讓王普,王輝等人看在眼中,臉色更加的陰沉

“你確定就這些嗎?”王誠在上邊冷冷地看着下邊的那人,說道

“確….確定。”那人手心裏捏滿了汗水,迎着王誠的眼神,故作鎮定地說道

“啪啪。”王誠拍了拍手掌,兩個無淚的大漢走了進來,劇烈的血氣波動讓得客廳內的溫度上升了不少

“把這個給我帶下去,廢去修爲,丟出王家大門。”王誠指着下邊的那人,帶着不可商量的語氣說道

“什麼…”那人嚇得腿都軟了,拼命地大吼着,直呼王誠其名,“不不不,我不服,我不服,王誠,你憑什麼要廢了我。”

“不服是嗎?”王誠取出了一大箱的東西,滿滿的都是紙張,“你自己找,找找看你在哪裏,我要是冤枉你一絲一毫的話,老子直接退出王家。”

那人徹底絕望了,他眼中滿是不可置信,沒想到王誠竟然調查了他們這麼多

“要不我給你念念,看看有沒有冤枉你?”王誠不屑地說道

那人最終還是垂下了頭顱,任由兩名無淚的大漢帶了出去 “啊。”一聲可怕的慘叫聲從外邊傳來

客廳內的聲音再次變得沉悶,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努力地回憶着以前的重重過錯,生怕漏掉,導致被廢的下場

“好了,下一個,機會就在你們手上,希望你們不要自誤。”王誠再次坐了下去,風輕雲淡地說道

經過的這次事故後,衆人的速度明顯慢了不少

時間悄然而過,轉眼間便來到了晚上,中間又拖出去了幾個,其餘人也只是輕罰而已

客廳內只剩下王普那一脈的人馬還在大廳之中,二十多人,還有坐在對面憋了一天的五長老王寧

王誠有條不紊地轉頭看向王普這邊

“二長老,我們就明人不說暗話了。”王誠看向王普這邊,開口說道

在一旁五長老王寧再也忍不住,站起來,罵道,

“王輝,你這個狗東西,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

他如同一頭蒼老的雄獅在發狂,眼中兇光閃爍,恨不得上去活撕了他,爲他的那些死去的兄弟報仇

“老五,好好說話。”王普臉色陰沉地說道

“我好好說話,我的那些兄弟都沒了啊,都被王寶仁那個混賬東西給毒害了。”說道這裏,王寧老淚縱橫,氣機在爆發

“他們不是死在戰場之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王寶仁的事怎麼就跟我有關了,你他媽的那隻眼睛看見是我害你的。”王輝不甘示弱地吼道

“自己做的什麼事情,自己心中清楚,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答覆的話….”王寧大吼道,


王誠按住了他的肩膀,打斷他道,“三長老,人在做天在看,念在同族之誼,給你們一個認錯的機會,明天自己辭去所在的職務,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王誠的眼瞳極爲鋒銳,像是一把利劍,掃向王普這些人

“五長老,我們還是先走了。”說罷,王誠與五長老王寧緩緩離去

“哼。”待到王誠與王寧離去之後,王輝重重地哼了一聲

衆人紛紛看向王普

王普的臉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難道真的要低頭罷手不成?王普的心中有了一絲動搖

畢竟今日王誠展示出來的實力太過於的強大

這個世界,一向都是以武爲尊


第二日,王普一脈的人大多都辭去了職務,但二長老依舊是王普,三長老依舊是王輝,也算作是棄居保帥

王誠可不是一個優柔寡斷之人,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他還是懂的,況且王普等人身居高位

正當他在屋子內思索下一步的時候

“家主,你與王普的事,就此了結如何?就當給我個面子?”

一聲蒼老悠揚的聲音突然在屋子內迴盪了起來

“太上長老。”思索中的王誠立即清醒了過來,他擡起了頭,望向了一處方向

“可是他二長老又怎會罷手?”

“我剛剛跟他說了。”聲音再次傳來

“至少也要把王輝交出來,做個交代。”王誠思索了片刻後,說道

“你這是不給我面子了?”聲音再次傳來,帶着微微的怒火

“不不不,但這件事情總要有個交代,不是嗎?否則我這個家主又怎能體現出公正,我昨天所作功夫全部都白費了。”王誠堅持地說道

他的聲音深沉,不容置疑

“好。”太上長老猶豫了一會後說道,

“不過,只能將王輝廢除三長老之位,我不想看見其他的事情發生,知道嗎?”

“好。”王誠點了點頭,應道

他的眼中有些怒火,王普竟然找了太上長老來壓自己

又過了一天,王輝的長老之位突然被廢掉

此等大消息傳來,不止是王家,整個城都在震動,王家的三長老可是跺一跺腳就能讓青雲城震一震的大人物,可這一突然間被廢,許多人都在猜測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但,身爲王家之人,自然是不會將族內的事情外傳,畢竟不是什麼好事

事情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有人在猜想王家要變天了嗎?

卻也止步於猜想,沒有證實的可能性了

王普一脈的勢力也只剩下王普這個光桿司令了

他王普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嘆氣,王誠突然間展現出來的實力太過的強大,強大到無可匹敵

現在他唯一能寄予希望的,就只有他的孫子,王瀝川了

也就在當天,無淚他們悄悄的出了城,往亂叢的方向而去,

這就是王誠召他們回來的原因

十天悄然而過

一處幽暗的山谷,靜得針落可聞,這裏血腥之氣極重,滴滴答答的滴落聲極爲清晰,若是走進一看,定能看得出那是血水在滴落

儼然這個地方經過了一場大戰

“呼呼。”王虎提着刀一步步地走了出來,臉上陣陣殺機瀰漫,眼神堅毅地看向前方

他的身上有着十幾道口子,血肉模糊,有些絲絲的血水在溢出

但他一臉平靜,這些天來,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這樣的戰鬥,每次都徘徊在生死之間,每次都不比這次的傷勢輕多少

到現在幾乎都麻木了

在這些生死的磨礪下,王虎的修爲也是突飛猛進的,修爲已經快達到了五重武士巔峯

旁邊緊隨的是大傷初愈的王追誠,他的臉色依舊慘白,臉上的殺機卻不必王虎少多少,他看着王虎的背影,一臉欣慰

他,幾乎見證了王虎的成長

從一個悠閒自得,無憂無慮的王家大少,變得殺伐果斷,獨擋一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