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提絲看他出來長出了口氣,苦笑道:「你去看看吧,門口一大群英靈武士要拜你為師呢!我說你在閉關也不行,每天都要在這裡守上十來個小時。」

「不是吧,我這兩下子至於嗎?」卓越心裡驚奇不已,這亞薩園高人多了去了,怎麼也數不著自己啊,他們幹嗎非要拜自己為師?

出去一看果然如忒提絲所說,光輝神殿門口站滿了人,一個二個的正翹首以待,一見卓越出來,整齊劃一地一起跪在地上,口中也是高呼師父。

卓越趕緊過去把為首的馬格尼給攙起來,苦笑道:「各位,各位!先起來再說,這到底怎麼回事,我怎麼搞不明白呢?」

馬格尼快人快語,指著幾個英靈武士高聲道:「他們想你學習那套槍法。」又指了指自己憨笑道:「我是想學您傳授給齊格飛的那套金剛生死訣。」

卓越對著眾人苦笑道:「那套槍法我和你馬格尼對戰的時候他們也都看到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學它幹嘛!至於金剛生死訣,這種挨打的功夫不光練起來痛苦不堪,而且很講求天賦,我練這麼多年都沒別人三個月有效果。」

剛說完就聽一個聲音道:「所謂一力降十會,你肉搏不是馬格尼的對手,並非是槍法的原因。至於修鍊痛苦嘛,他們都已經是死過的人了,還會忍受不了?大伙兒說是不是?」

「是!」眾英靈武士一起高聲答道。

卓越一聽那聲音哪裡還不知道是誰,笑道:「好嗎,我就知道肯定有人背後搗鬼,只是沒想到會是你提爾這麼嚴肅的神靈。」

提爾這時從後面走出了,微笑道「這可不是我的主意,我只不過把你話里的破綻指出來而已。」

「老武,那套槍法是你的,你說要不要傳授給他們?」卓越在意識海里道。

武什卡特雲淡風輕地道:「那隨你,反正我已經死了,不過我覺得教給他們也沒什麼不好。」

卓越暗暗點了點頭,向著眾人沉聲道:「行,這兩種都傳給你們也可以,不過我得先把來歷給你們說清楚。」

說完抬手招出戰神槍插在地上,高聲道:「誰能看出這是把什麼武器?」

「我老爹說你那是次神器,比我那黃金錘強多了。」馬格尼大聲道。

卓越肅然地點了點頭,沉聲道:「這的確是次神器,它的名字叫戰神槍,曾經是東南赫梯神界的戰神武什卡特所使,那套槍法也是武什卡特的槍法,所以就叫戰神槍法。我回頭就代他把槍法傳給你們,不過希望你們能記住出自哪裡,也不辱沒了戰神的名頭。」 卓越決定把兩套功夫都傳給那些英靈武士后,眾人一起向大校場趕去,提爾笑道:「不凡,你不會怪我太強人所難吧?」

「那倒不至於,只是我到現在也沒搞明白亞薩園神靈這麼多,為什麼要學我這兩套功夫?」卓越疑惑地道。

提爾苦笑道:「沒錯,亞薩園神力比你強的有許多,實戰比你強的也有不少,但是不凡你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諸神這能力大多是天生的。」

「這有什麼問題嗎?」

提爾沉聲道:「當然有問題,我問你,你搏鬥打不過馬格尼是因為武技不如他嗎?」

卓越知道他什麼意思,這就是一力降十會,諸神之間的戰鬥基本都是這個路數,就像一個輕量級的拳手和超重量級的拳手搏鬥,那輕量級的拳手技巧再高也難贏比賽。不禁苦笑道:「我就是傳給他們,他們該打不過不一樣還是打不過嗎?」

「這就牽扯到另外一個問題:當兩者的力量或者法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一般都是技巧更高者獲勝。」

提爾說著一指前面的英靈武士道:「他們都是你們人類,力量已經不大可能再突破,那只有從技巧上突破了。而我們亞薩園偏偏沒有槍術高強的人,所以我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還望不凡能體諒我的一番苦心。」

卓越點了點頭,小聲道:「戰神,真有決戰這回事嗎?」

提爾聽得神色一變,看了卓越好一陣才道:「這事整個亞薩園知道的不超過五人,你怎麼會知道這事?」

卓越苦笑道:「世界之樹告訴我的,看來你們的一切真的都是在往決戰上準備。」

「不凡,此事重大,還希望你不要外傳。」提爾神色肅然,沉聲道。

卓越點頭道:「我就是再蠢也知道這種事不能亂說。」

不久來到校場,卓越認真地把兩套功法都教上幾遍,讓他們有事問齊格弗里德,而後轉身向住處走去。齊格弗里德趕緊來到他身邊,一臉歉意地道:「師父,對不起啊,都是因為我才讓他們知道金剛生死訣的。」

卓越瞪了他一眼道:「臭顯擺了吧?」

「沒有,師父!」齊格弗里德急道,「只是那天我和哥哥對練,不小心讓他在身上砍了一劍,他看我沒流血追問怎麼回事,我就把金剛生死訣的事說了一下。誰知被幾個英靈武士看到了,他們都說我刀槍不入,後來一傳開戰神就問起這事,哥哥一個沒注意說漏嘴了。」

卓越心說你可能是無意,你哥哥的漏嘴就未必了。沒好氣地道:「笨蛋,那根本就是龍血的原因,你的金剛生死訣才幾層,哪裡到了刀槍不入的地步!」

「我說了啊,可他們根本不相信我的話。」齊格弗里德委屈地道。

卓越搖了搖頭,心說畢竟還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這點委屈都快受不了了。沉聲道:「算了,傳給他們也無所謂。不過你以後記得多留個心眼了,別把什麼老底都抖摟出去,否則到時吃虧的還是你自己。」

「嗯,我明白了!」齊格弗里德見師父沒有怪罪,趕緊答應下來。


回去后發現光明之神巴爾德夫婦和神后弗麗嘉都在,三人一見卓越回來都是起身相迎。卓越看巴爾德依然是精神不振,臉色也不大好看,心說難道這傢伙又出什麼問題了,不會他那老感覺會被殺的心魔還沒去掉吧?

一問果然如此,巴爾德雖然不再有噩夢了,那種無形的恐懼感卻還是時時籠罩心頭,怎麼都祛除不掉。

這種事只能自我調節,卓越哪裡有沒什麼好辦法。把丹巴拉招出來一問,他也是一臉的困惑,按他的話說,衣索比亞人根本沒這種後遺症,要麼早死了,要麼恢復過來正常地活下去。

卓越這時突然想到世界之樹預測的大決戰,他這不會是預示著未來的決戰結果吧?想著又自失一笑,這也太荒誕了點,他怎麼可能預示出那麼久遠的事。

想了想沉聲道:「神后,這並不是什麼疾病,而是一種心理暗示,治療是沒什麼效果的,你只有想辦法讓光明神相信沒人會傷害他才行。」

巴爾德苦澀地搖頭道:「我做夢都在對自己說沒人會傷害我,可是沒用,那種被強大的陰暗生物窺視的感覺依然存在,似乎它只要一個撲擊我就將一命嗚呼。這種感覺真是難過,我有時甚至想還不如死了算了。」

「胡說八道,有我們在,誰能動你一根頭髮!」


弗麗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扭頭對卓越笑道:「不凡,洛基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那詛咒若真是你傳的法,你又豈能會救治我兒,我弗麗嘉對你一直是感激不盡的。」

卓越暗暗搖頭苦笑,若沒有洛基挑破,你弗麗嘉最多也就有點起疑,這一挑破就像在心裡種下一粒種子一樣,平時沒什麼事,一旦兩方關係變差,很快就會生根發芽的。

弗麗嘉又道:「不凡你能再幫我出個主意嗎?你也是有兒女的人,該知道孩子受罪父母的心情,他現在這萎靡不振的樣子實在讓我看了難受。」

「我又不是驅魔人,哪有什麼好主意。」卓越想著心裡一動,突然想到辛德里兄弟留的那份扯淡之極材料說明書,心說我給你出個根本辦不到的主意,你就不會再老這麼糾纏下去了。於是沉聲道:「神后,俗話說萬物有靈,你若能想辦法讓這亞薩園的所有一切發誓不會傷害光明神,估計他那心頭的陰影就沒了。」

弗麗嘉聽完沉默了一陣,最後道:「嗯,雖然難辦,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那就試試吧!」

幾人又說了會話,巴爾德夫婦和弗麗嘉起身告辭。等他們走後,卓越苦笑道:「忒提絲,你說她有什麼方法能讓萬物都保證不傷害巴爾德,我實在是想不出來。」

「你自己出的餿主意,我怎麼知道!」忒提絲瞪了卓越一眼,沒好氣地道。她如何看不出卓越故意出難題,只是也沒想到弗麗嘉竟然當真了。

「不管她了,正事要緊。」

卓越說著拿出一粒雪魄丸遞過去道:「這東西吃過後按照我之前教的法子運功,全部吸收后能增加你的水屬性修為。」


忒提絲接過瞬間感覺一股涼意直竄全身,一皺眉道:「這有寒霜之氣,我不喜歡。」

卓越苦笑道:「我的姑奶奶耶,修鍊的事,怎麼能僅憑喜不喜歡就決定,你實力一般,肯定也是不認真修鍊造成的。」

「咯咯,那我就勉為其難試一試。」

忒提絲說著拿起就要吞下,卓越趕緊道:「到房間里去,正好我也要服用一粒,咱們來個靈肉雙修如何?」

「滾,整天沒個正型!」 卓越看著忒提絲服丹后盤膝坐在那裡,開始慢慢運功化丹,心中不禁再次感嘆仙靈之體的秒處,相對於普通修鍊者來說,她的修鍊速度簡直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從一個毫無根基之人修鍊到現在的化神中期,等這雪魄丸完全消化吸收之後,肯定能到化神後期境界。照這個速度修鍊下去,追上自己也不過三五年的事。

「娘的,怎麼也不能被她超過,不然丟人丟大發了!」

卓越想到在內米森林吸收太陽和太陰之力的事,自己的混沌氣海就是在陰陽二力的相互作用下形成的,現在有三陽增元丹和雪魄丸,一同服下應該和上次差不多,菩薩指引的引導方法自己記得一清二楚,最多再承受一番痛苦,不過為了早日突破也值得。

想著吩咐火麟獸和卓瑪看家,拿出一粒雪魄丸和一粒三陽增元丹,在意識海里道:「老武,我這次打算來個冰火兩重天,不過可能有些危險,記得幫我多留些神。」

「你這是在玩火,一個不好就會出大問題,至於這麼拚命嗎?」

武什卡特雖然不清楚到底有多兇險,不過見過他服用三陽增元丹后的狀況,那種全身熱力膨脹的情形已經很恐怖了。這次再加上一個完全相反屬性的烈性丹藥,危險程度以及身體所要經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哈!你之前不還嫌我的修鍊進度太慢嗎,這次咱就來個快的。」

卓越說著把兩粒丹藥一同吞下,瞬間就感覺胃裡冰火交加,丹丸消化產生出的兩股冷熱能量在體內縱橫翻滾、左突右通。趕緊按照菩薩教授的方法運起陰陽二力帶動能量,然後由十二經脈導入奇經八脈分流蓄洪。

設想的雖好,可他卻忘了最主要的是當時那幾股能量很小,所以才能快速引導融合。這次則不然,兩粒丹藥說爆發出的能量要強大的多,那些奇經八脈很快被填滿,蓄洪作用完全體現不出來,而下丹田混沌氣海的轉化也遠不及爆發的多,不久全身的經脈就脹大數倍,經脈被強行擴張的感覺如寸寸撕裂一般疼痛難忍。

開始那些能量還能按照他的指揮走,當兩粒丹丸完全消化之後,狂放的冷熱之力很快就不受控制,開始四處出擊,想要突破經脈的束縛,最後竟然上行到天頂泥丸宮的元神之處。

卓越嚇得大驚失色,連試著控制幾次都沒有效果,趕緊求助道:「老武,快幫忙想些辦法吧,不然這次縱使不死也要被衝擊成白痴,我沒想到兩股力量會這麼大。」

「早就說你小子瘋了,找死也不是你這麼找的。」

武什卡特嘟囔了一句,想了想道:「你把那個大海王蟲招出來,分出第二元神進去控制,然後按我說的方法試試能不能把能量轉移過去。」

「不是吧,這也成?」

卓越雖然滿心的疑惑,不過也知道形勢危急,再這麼下去非爆體而亡不可。趕緊把大海王蟲招出來,讓第二元神進去控制身體,然後抬起兩隻顎足和卓越雙手相接,卓越則開始試著向它輸送能量。

別說,還真管用,正無處可去的能量找到這個埠后狂瀉而出,很快又把大海王蟲體內充滿。卓越第二元神引導兩股能量在體內慢慢融合,本體繼續轉化,危急終於慢慢消除。

轉化的混沌之力自中田而入四肢鍊形,以下還上而後補腦煉頂,五行顛倒,三田返復,上中下丹田的能量相與渾融,化成渾虛太空之境,卓越也慢慢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

又過了一段時間,卓越只聽得雙耳五音齊出,如鳳鳴虎嘯,接著心田開闊,慧明靜心,似乎能眼觀六路達萬里,耳聽八方極八宏,大校場萬人合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難道我已經到了天眼通和天耳通的境界?」

卓越心中暗暗驚喜,這可是自己一直求之不得的兩項神通,也表明自己已經進入煉神返虛中段了。想了想道:「老武,你怎麼知道第二元神轉移能量的事?」

武什卡特笑道:「這是化影分身的功夫。只不過別人化的影子沒用元神,只是一道神念控制,而你這是第二元神和實體結合,相當於又造了一副身軀。而且兩個元神頻率相同,我就想那具大海王蟲的身體估計也能用,沒想到還真給我猜著了。」

卓越一聽又驚又喜道:「那我豈不是可以像火影裡面鳴人的影分身一樣,兩個元神一同修鍊,而且可以得到兩份經驗?」

武什卡特哪裡知道這些,撓頭道:「應該可以吧,我也不清楚。」

「我試試就知道了。」

卓越說著趕緊加速大海王蟲體內能量的融合速度,不久全部融合后就把第二元神又返還本體,感覺元神果然壯大了不少,不禁大笑道:「果然如此,以後就相當於兩個我在修鍊了,忒提絲想追上也不那麼容易。」

武什卡特想了想道:「既然是同頻的分身化影,你應該快點把這個大海王蟲練好,能成為真正的分身也相當於多了一條命。」

卓越一指大海王蟲笑道:「自己看看,是不是已經有些像我了?」

武什卡特看著點了點頭道:「有點你的臉型了,不過還是十多隻腳啊,它那樣長了個人臉肯定會被認為是妖怪的。」

卓越笑道:「放心吧!去智慧之泉那還要它幫忙呢,我這段時間肯定能把它煉得和我本體一模一樣。」

睜開眼一看忒提絲還在冥想入定之中,於是把大海王蟲的身體放到原來那間密室,分出第二元神進入蟲體繼續煉化,卓越自己則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事情。

剛來到院子卓瑪就發覺了,趕緊來到他身邊道:「主人,女武神這些天來幾趟了,現在還在前面客廳等你呢!」

雖然女武神有多個,不過她說的肯定是斯露德了。卓越來到客廳一看,斯露德果然等在那裡,正來回徘徊不定,似乎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斯露德一見卓越出現,趕緊道:「不凡,爺爺有事要和你說,快點走吧!」

卓越點了點頭,和她一同向金宮走去。路上問道:「知道什麼事嗎?」

斯露德搖頭道:「不清楚,不過我看爺爺眉頭皺作一團,應該不是小事。」 卓越隨斯露德來到金宮,見兩條巨大的白狼正守在門口。兩狼目光幽冷,卓越心頭不自然地生出一股寒意,心說大神就是牛啊,寵物都比我的修為高。

「不凡,只管進去吧,格利和弗利基不會對你不利的。它們能分得清誰懷有惡意,誰懷有善意。」斯露德在身後道。

「早說啊,害我差點出醜!」

卓越腹誹著走了進去,發現奧丁正坐在主殿一個高大如瞭望塔一般的王座上,肩頭停著兩隻黑色的烏鴉。兩鴉一見他進去,立即眨著烏溜溜的眼珠不停地觀察,似乎對他頗感興趣。

卓越於是來到主殿前一躬身道:「卓越見過神王。不知神王叫我來有何事吩咐?」

奧丁從王座上起身,笑著擺了擺手道:「過來過來,一同看看我北地的大好河山。」

卓越來到奧丁跟前,奧丁一指王座道:「坐上向下看看。」

卓越知道這王座就是神王權力的象徵,不過見他如此說,知道肯定是另有深意。於是也沒客氣,一屁股坐在上面,按照他傳授的方法施法向下望去。

這一看卻是心頭大震,就見眼前一片光明,壯麗的高山、開凍的河流、綿延萬里的冰川、一望無際的海洋,似乎世間的一切都盡收眼底一般。心說怪不得他能知道那麼多,原來這把大椅子還有這功能。

奧丁笑道:「北地比你們南方如何?」

「雖不如南方婉約優美,卻又別有一番壯麗開闊。」卓越贊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