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說啊,你快說秦瑤在哪兒?”我爬着過去抱住了秦姐,可是這女人盡然支撐不住直接就沒有了呼吸,“次奧……剛纔還這麼牛哄哄的,怎麼說死就死了!”

“喂,江子,你快看張海山!”月如指着我,臉色要有些恐懼。

我擡頭一看,那張海山站在我面前,正好用一雙直勾勾的眼睛俯視着我,他的眼珠子活動範圍很廣,就跟那變色龍一般:“嚇……張……海山,你要幹什麼?”

“江子,你被什麼東西嚇傻了嗎?”張海山這句話說得很奇怪,按照吃掉蛇仙內丹那個張海山已經死都了,而第二個張海山也就是弓萬長也死掉了,現在的張晶便是我見過的第三個張海山,“你不認識我了?”

“請問你是……”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說話了。

張海山揚了揚自己已經大溼的裙子,再我面前一跳道:“我是張晶啊,你不是跟我一起來找秦瑤妹妹的嗎?”

“你又是張晶了!”我看到張海山的身體穿着裙子,還做出一種女人的動作就差點吐掉了,“你……你沒發現自己變成了男人!”

張晶聽到這裏,一耳光給我打了過來,那力度絕不是一個女人能夠使用出來的:“廢話江子兄弟,我不是男人難道還是女人了!”

“哎呀,我去……”我鼻血都被打出來,可是看着張海山那一本正經的樣子,我又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你這是唱的哪一齣!”

月如腦子轉得快,她提醒我道:“我明白了,張晶的記憶已經混亂了,至少她體內的有關張家人的記憶是混亂的,我甚至都分不清楚自己是男是女,是張晶還是張海山了,我以爲原來的張晶就是張海山的模樣,而且是個男的!”

“怎麼江子兄弟,你還覺得我有問題。”張晶一隻手直接勒在了我頸子上面,她笑得倒還開心,“我終於又抓到一個殺人兇手,我們一定要去好好喝一杯慶祝慶祝。”

“呼……”我都快要被搞懵掉了,“那張晶大哥,你不覺得你一個大男人穿個裙子,有點……有點……”

張晶揮了揮手,十分大氣道:“爲了執行任務,我經常男扮女裝,這都是小意思了。”

我重重地吐了一口氣,要讓我接受一個性感大美女,瞬間變成男人的事情真的是很難:“張大哥,那你還記得我們的目的是過來找秦瑤妹子的嗎?現在可以到處找找了嗎?”

張晶點着頭,當即就靠在了牆邊上:“我在夢境中見到過秦瑤妹妹,她應該被藏在了某一面土牆裏邊。”

“啊,這你都知道,怎麼不早說!”我狠了他一眼,當即走向了走遍的牆,“這張家古樓這麼大,你打算怎麼找。”

“噓……”張晶示意我安靜,他自己將耳朵貼在了牆面上,一步一步往前面走動,“秦瑤妹子還沒有死的話,就有呼吸聲,只要聽到那聲音……”

“哈……呼……”聽他這麼一說,我好像真的聽到安靜的環境之中有一種節湊均勻的聲音,那聲音越來越響亮,好像故意要我們找到一樣。

此刻張晶突然停留在了一處牆角,他猛然揚起手臂,將那五爪活生生地刺入了堅硬的牆面,再等到他帶着沙土衝出來的時候,居然直接抓出了一個人形:“就是這裏了!”

“真的是瑤妹子!”月如拉着我過去,一把手接過了張晶手中的秦瑤。

秦瑤全身被裹着一層黑色的風衣,她臉上全都是泥土,整個人好好睡覺了剛剛甦醒一樣沒有精神:“江子哥……江子哥……”

“瑤妹子你怎麼了?你醒醒啊!”我抱着她就一個勁兒地搖動,身怕她就這麼死掉了,“你不要死啊,千萬不要死了,你死了我怎麼辦!”

“啪!”瑤妹子一聽到這個死字,一個耳光又甩到了我的臉上,她這一次說話的語氣可就強硬多了,“我只不過是還沒睡醒,我這幾天生病了,你不好好照顧我,還把我帶到……”

原來瑤妹子的身體沒有絲毫的問題,她已經恢復了健康,只是此刻她一晃眼之間看到了身後的張海山,她幾乎都不敢再移動步子了。

張晶也很詫異地看着秦瑤,好像對於這個秦家人並沒有太多的敵意:“秦瑤妹子,你這麼看着我是什麼意思?雖然你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但是我可是認識你的,這江子兄弟爲了找到你可是費了一番苦心啊。”

我直接拉着秦瑤過來,小聲解釋道:“你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你現在要記住他雖然長着張海山的面貌,可是他好像對你沒有任何惡意。”

“呀!這是……”秦瑤眼神稍微往下一動,一把推開爲了跪到了秦姐的屍體旁邊,她拉起了秦姐修長的手臂,竟然沒有一絲的哭泣,“這是大嬸……我大嬸……”

我原本以爲秦瑤看到這麼血腥的一幕應該會發狂的,可是現在的狀況未免也太過安靜了:“秦瑤你沒事吧,想哭就哭出來吧。”

秦瑤依舊只是跪着,她握住秦姐那隻手似乎更加有力了:“江子哥,你說哪兒去了,我跟她完全就沒有什麼感情,真的!”

“呵呵,秦瑤妹子既然找到你了,我們也應該出發了吧。”張晶聲音粗獷,那意思之中似乎還帶着一點的強制性,“我想有一個地方,我和江子是需要你的幫助才能進去的!”

秦瑤低垂着腦袋,冷冷地站了起來,她看着張晶微微一笑道:“好啊,張大哥,你好歹也讓我回去換洗換洗才走吧。”

“行啊,沒問題,我正好想和江子兄弟一起去泡個澡!”張晶伸了個懶腰,又勒住了我的脖子,“這裏太髒了,我們趕快出去找個地方泡澡。”

“一起泡……泡澡”這句話要是以前那個女兒身的張晶跟我說,我不知道是要迸射出來好多鼻血,可是現在這個傢伙是張海山,是一個記憶錯亂的張海山,這男人和男人一起泡澡,是要搞哪樣呢?

張晶可管不了那麼多,拖着我就往古樓門外走去:“那既然划船的老頭子死掉了,這船就交給我來吧,秦瑤妹妹快跟上啊。”

“嗯,我來了,我會來的。”不知道爲什麼,我聽到秦瑤的聲音總感覺怪怪的,按照常理一個小妹子的聲音應該這麼意味深長才對,“對了,不知道張大哥指的是什麼地方呢?”

“呵呵,當然就是你們秦家坳了!”張晶咬着嘴脣,這男人咬着嘴脣說話,可不能用性感來形容。

“哦,是那裏啊。”秦瑤回答得也不拖拉,感覺像是自己已經料定一樣,“那我們就快走吧。”

我掙脫開張晶的手臂,卻覺得這兩人說話味道怪怪的:“喂,我們你們兩個應該不熟吧,怎麼感覺有點火藥味呢?”

張晶走在前面,他絲毫沒有再去理會我,而一向都和我有說有笑的瑤妹子,經過這一出事情之後也變得異常的冷靜,她只是低着頭,時不時地搖動着那怪異的手臂。

“江子,我剛纔都感覺到秦姐手臂之上有一種力量傳導向了秦瑤。”月如這個時候躲在後面提醒我道,“我覺得秦瑤可能通過那道力量知道了什麼事情!”

“我也覺得奇怪,明明知道是張晶殺了秦姐,身爲秦家人的秦瑤居然不殺紅眼,還要陪他到秦家坳祕境!“我一直爲秦瑤的情緒奇怪,這張、秦兩家人的故事恐怕非要在秦家坳祕境之中才能見得分曉了。 迴轉之後並沒有休整幾天,張晶和秦瑤兩個傢伙居然都急着要前往秦家坳祕境,我也有好奇,只能跟上她們兩人。

這個時候的張晶十分正常地穿上了男人的服裝,只是那品味有一些問題,居然是一件紫色的西服,讓人看了都想遠離。

“喂,瑤妹子,你知道那秦家坳地下室的存在?”那個位置本來是我和張晶發現的,按照道理秦瑤不可能知道的。

秦瑤也換了一身緊身的運動服,看樣子今天是要有所作爲的:“張大哥都這麼說了當有人,你要跟就跟,幹什麼這麼廢話。”

“呼……”我十分不悅,這個瑤妹子從張家古樓回來,整個人說話的語氣都變了,“那你們說那祕境裏邊應該有什麼?”

說話之間,我們已經跨過了白骨河流,而秦家坳冰封完全融化,已經恢復到了之前的樣子。

張晶在前面帶路,她十分熟練地找到了那個人首蛇身的雕塑開關,這一按下去,震耳欲聾的地裂聲音再現,那秦家坳祕境階梯再次露了出來。

這地門一開,秦瑤拿着手電筒就往裏邊跳,沒過多一會兒就聽到她在下面吼:“快點啊,還想不想開門了!”

“你能開門?”我急忙跟了進去,那洞穴之內原本有一扇擴大的石門,那石門上雕刻有一條鱗片翻飛的巨蟒,那巨蟒超然石板而上,上身竟然是一個面目猙獰的沒有手臂的人。

秦瑤眼神堅定,她死死地盯着張晶道:“你看到牆面上的兩個石洞沒有?”

張晶前一次來過,對這扇門十分熟悉,她一躍下來當即把自己的手臂探入到了黑洞之中:“呵呵,秦瑤妹妹,我想只要我們兩個聯手起來就能夠打開這扇門,怎麼樣?”

“我也是這麼想的。”說道這裏,秦瑤也一手伸了進去,如此一來那人身的雙臂兩邊的黑洞直接被兩隻雙骨蛇臂填滿,那巨大石門直接就抖動了起來,上方不斷地掉落着沙土。

“哇哦,想不到秦家坳的石門居然要秦家和張家人合力才能打開?”我大爲震驚,急忙靠近那緩慢擴大的門縫處查看,“這裏邊到底是什麼?會這麼神祕!”

縫隙裏邊黑乎乎一片,反而時不時地有冷氣冒了出來,那冷氣打在我身上,真是讓人不寒而慄:“次奧……好冷!”

“轟隆隆……”等到石門朝着兩邊完全打開,一條寬闊古石板大道當即呈現在了我們面前,那牆壁兩邊排着的火把也在同一時間打亮了,正好爲我們照明瞭道路。

秦瑤上前一步,輕輕地觸摸到了牆壁的石板上道:“這種石磚可不是現在能有的,秦家坳下面到底埋了什麼?”

“呵呵,你們秦家人本來就是撈墳的,老家下面有個墳墓也很正常啊。”張晶開始變得很小心,她挪動開步子往前走着,“不會是秦家哪個老人自己的墳墓吧。”

按照秦百川所言,秦家人撈骨已經上千年了,都可以追溯到秦漢時期,所以如果真是秦家人的墓地,裏邊用上各個朝代的裝飾都很正常,只是哪兒有墓地會出現這麼寬大的甬道,這未免也太鋪張了點。

“嗖嗖嗖……”這個時候甬道另外一頭突然響起了急促的聲音,原本就陰冷的甬道好像也一下子顫抖了起來。

“月如,是什麼?”我斜着眼睛看着火光的盡頭,可還沒看的清楚只感覺腳下被什麼東西拉住了,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哎呀,我去!”

“下面,石頭縫隙裏有東西!”這個時候秦瑤驚恐地吼叫了一聲,原來就在我們站立的石板分析力,一條條藤蔓模樣的東西正花枝招搖地探了出來,它們上面帶着尖刺,且人勁十足,起靈活程度甚至超過了蛇。

“別光說啊,救我……”我話還沒出口完,那紅色的蔓藤直接拖着我就要甬道深處去了,我想要用手扣住地面石板,可是那縫隙之中又探出一條藤蔓,直接纏繞在了我的手上,“月如!”

月如也是心急,可是場面之下一點能用的尖銳物體都沒有:“江子,用你背後的髓骨,快拿出來切了它們。”

“哎呀呀!”我被拖得生痛,一個勁兒的罵道,“我倒是想啊,可是我要用什麼手!”

“唰唰……”這個時候張晶那條手臂一動,又是旋轉着身體切割了下來,他一落地那些蔓藤就被切成了兩段,“江子兄弟,這麼點花花草草就把你折騰成這樣了。”

我實在是很沒面子,站起身來拔出了鬼後髓骨:“孃的秦家坳下面怎麼還養了這樣的怪物!”

“這不是怪物,而是屍氣花而已。”秦瑤急速地從我們兩個身邊跑過了,她手臂往斜後方去,好像拖着一把利劍一般,“要殺屍氣花,必須要斬了它的頭,否則永遠都殺不完。”

“喂!”我還沒來得及叫住她,只發現剛纔被張晶切斷的蔓藤好像蚯蚓一樣在地面上亂滾,這沒滾一會兒一端又探入了石頭縫隙獲得了再次生長的能力,“張大哥,看你的了。”

張晶還在看着秦瑤的背影,哪裏知道那蔓藤還能復活,他準備不及,直接就被那些蔓藤給纏住了雙腿:“看來還得聽秦瑤妹妹的,江子兄弟你去幫忙,我來殿後。”

“好!”我高舉起鬼手髓骨,這玩意兒雖然很清,但是太長太彎了,一路衝過去我正是連滾帶爬的,很沒有面子,“瑤妹子,我來幫你了。”

瑤妹子在前面突然停住,因爲就在那火把光線的盡頭,一隻碩大的紅色食人花頭的東西堵在哪裏。那食人花頭有八瓣花瓣,每一頁花瓣上方都不滿了尖銳的牙齒,它周圍蔓藤胡亂的換動,正好形成了一個極好的保護。

“這……這也太大了吧。”月如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怪物,她合子在我的身體裏,當即開啓了隱藏能力,“我們兩個悄悄過去,用髓骨斬了它的腦袋。”

“可是這樣,瑤妹子能看得住嗎?”我有點擔心瑤妹子,可是面前這個瑤妹子早就已經今非昔比了。

她動作極快,自由來回於無邊的蔓藤之中,她手臂酷似力量,旋轉之下切割得滿地都是尖叫的植物:“江子,江子你到哪兒去!”

“噓……”我的技能可是連修爲極高的人都察覺不到的,何況是一隻花,“瑤妹子,你想辦法把所有的蔓藤都吸引到一邊,我從另外一側切了它的腦袋。”

“嗯!”瑤妹子一點就理解了我的計劃,她用力往下一蹬,整個人的方向當即迴轉到了最左邊,“來啊,來啊!”

“唧……”那食人花頭帶着身邊的蔓藤跟着轉了過去,揮舞出來整個空間裏都是陣陣狂風。

我眼看着那些蔓藤移動的軌跡,好不容易找了一個空位置躲進去,可是這食人花太過聰明瞭,腦袋後面居然還留了好些個蔓藤:“孃的,這樣一砍下去,周圍蔓藤肯定要過來,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快啊,我堅持不住了!”瑤妹子以手來抵擋蔓藤的攻擊,臉頰上,身體上全都被劃出了傷痕,“能快點不,江子!”

“我也想快啊,可是……”我雙手舉起髓骨,來回比劃了一陣也沒有砍得下去,“讓你吸引蔓藤的注意力,你怎麼就這麼沒魅力啊,這邊還有好多!”

“孃的江子!”瑤妹子大罵一聲,突然張開了雙臂,這個姿勢是要自己的胸膛完全暴露在蔓藤的包圍之中,她不大打算再戰鬥了,而是以自身來吸引敵人,“這樣總可以了吧!”

“嗖……唰……”此時此刻,那些蔓藤像瘋了一樣一根根衝向了秦瑤,它們滕尖本來就鋒利,那一陣陣如同暴雨撲了上去,幾乎要把秦瑤紮成了一個血人兒。

我實在心痛,可是這個辦法一定管用,因爲剛纔那些保護花頭蔓藤也忍受不住秦瑤唐僧肉的誘惑,跟着也就衝了上去。

“好機會,江子!”月如高叫一聲,和我合力舉起鬼後髓骨,“砍下去。”

鬼後髓骨只是一根脊椎骨,並不是鋒利的劍,它的頂端順着我的力量下去,正好觸碰到了那食人花的頭,那一刻喧囂的場面終於結束了,所有的蔓藤幾乎在瞬間停止了動作。

“唧唧……”又是一陣厲聲之後,甬道之中火光積聚閃動,一陣風從食人花頭部傳來,當即把它和所有的蔓藤衝擊得粉碎了。

“哎呀呀!”我躲閃不及正好被一瓣食人花牙齒給壓倒在了地上,這牙齒好比人的巴掌那麼大,上面的惡臭真是不堪入鼻,“次奧,好臭。”

瑤妹子計謀成功,整個人都癱倒在了地上,她的鮮血不斷往石板裏邊侵入,說話有些虛弱了:“我需要休息休息!”

“呼……你說這鬼玩意兒到底是什麼?”這個時候張晶也拖着疲憊的聲音走了出來,從她全身的鮮血可以看出來,後面的惡戰也不輕鬆,“什麼是屍氣花!” 秦瑤慢慢地爬了起來,她身上的傷口突然亮出了白光,開始了一層一層的修復:“哼,屍氣花是吸收了屍氣才長大的話,一般也長不過巴掌大小。”

“什麼?剛纔那玩意兒才只巴掌大點?”我恨不得再砍死那隻花一次,“你們秦家坳的祕境究竟是什麼地方,居然還能長這樣的東西。”

秦瑤從我身邊走過,此刻的手臂上的皮膚已經完全恢復了:“我要是知道就不用下來了,還不快走。”

“呵呵,秦瑤妹妹的皮膚還不是一般的好呢?”張晶看到秦瑤這個樣子也沒有驚訝,反而比任何人都要適應,“繼續往前走吧,說不定會有好東西在等着我們。”

我搞不懂這兩個傢伙的想法,只能在後面死跟着。可是那屍氣花霸佔的地方之後居然是變成了黃色的沙土地:“這地底下還有這種黃沙?”

這一片沙地說來也奇怪,洞穴之中的微風輕輕一吹拂出來,竟然能將周圍的沙子全都揚起來,那漫天風沙的場景好像電視裏邊的沙場一樣。

“要不,咱們比比誰先到達那中間的案桌!”秦瑤極爲挑釁地盯了張晶一眼,自己轉身的速度已經奔了出去,“呀呀!”

張晶動作也不慢,立馬跟緊了上去,一探出手抓就扣在了秦瑤的肩膀上:“秦瑤妹妹,難道你不覺得這下面的世界都和我們有關嗎?”

“喂,你們兩個要幹什麼?”我早就料到這兩個傢伙的古怪,沒想到都走到這裏了,才完全暴露出來,“該死的,秦家和張家都不是什麼好貨啊。”

“江子,不太對勁兒,我怎麼感覺這裏陰氣很重。”月如爬了下來,她將耳朵貼在了黃沙地上道,“這下面好像是空的,又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鑽!”

我大驚失色,當即重重地踩了踩腳下的沙土,驚起了太多的灰塵。

秦瑤快人一步,跳起一腳直接就站到了案桌之上:“呵呵,看來又有人要出來壞了我們的好事,你覺得呢?”

張晶也跳了上去,兩人正好背靠着背站立:“行啊,先解決掉這些傢伙再說……”

“吼吼……”整個時候,那案桌周圍的黃沙土全都被吹飛了起來,一叢叢沙土不斷陷落,拔地而起的居然是一排穿着鎧甲,好像石頭烤制的兵馬俑模樣的東西。

還好我躲閃得快,不然就要被地上凸起的兵器給刺穿了了:“呼……這是古代的士兵嗎?”

“確切地說是秦朝時候的,江子,你真的一點書都沒有讀過嗎?”月如又找到了機會來挖苦我,“不過你不要怕,它們的目標好像不是我們!”

那些兵馬俑面露兇光,一個個都雙手握着石制的長戟,這一排排過去差不多有二十多個,眼神全都朝向着案桌子方向:“吼吼……”

秦瑤和張晶此刻竟然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之上,他兩人一左一右拉開了那修長的手臂,當即從案桌子上面跳了下來,殺入了兵馬俑的隊伍之中:“啊!”

“吼吼……”兵馬俑身爲泥土,極其軟弱,在遭遇了秦瑤兩人鋒利的爪子攻擊之下,當即碎了一地,可是他們的攻擊遠遠沒有結束,因爲那地面之上本身就是沙土,而沙土碎落了下來,又再次形成了新的兵馬俑。

“呵呵,這樣殺下去不是越來越多了嗎?”秦瑤的身體恢復很快,戰起來自然也靈活,只是一邊的張晶動作越來越慢,“張家人,這就是你的本事?”

“江子,你還不來幫忙!”張晶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她白了我一眼道,“快來啊。”

“哎呀我去,你們兩個剛纔不是很拽嗎?現在知道想要我了。”我快步跑進了戰場,可是那些兵馬俑被秦瑤殺得丟盔棄甲,漫天的泥沙味道差點前嗆死我了,“咳……瑤妹子,你就不能溫柔點?”

瑤妹子雖然恢復得快,可是這樣殺下去一點辦法都沒有,她又退回到了案桌上面道:“江子,你不是能夠將它們冰凍起來嗎?用你的胸膛啊。”

“我的胸膛是留給女人的。”沒有辦法,誰讓跟着這兩個大爺來到了這裏,我好久沒有解開過衣服,這一下子還很害羞,“我把它們凍起來了有毛用了,碎在地上還是沙子。”

“少廢話!”張晶踩着我又上了案桌,他全身關注盯着下面道,“這案桌上面又有兩個黑孔,它們一直圍攻過來不是因爲我們……”

“而是因爲黑孔之下透露出一種奇異的力量!”秦瑤狠下一條心,一隻手當即刺入了進去,“張家人,看你了!”

“嚎……”這個時候那些突然發瘋一樣的吼叫了起來,它們現實化爲流沙,又以極快的速度粘合到了一起,當即形成一顆巨大的秦朝士兵腦袋。

我衣服還沒有撩起來,只是眼見着那腦袋上面凸起的各種人臉差點被嚇尿了:“月如,快啊……快啊……”

“撲哧……”那冰冷的射線朝着士兵腦袋上面去,一層厚重的冰渣從他的髮髻一直延伸到了頸子,卻只能凍住他整個形體的一半。

“還有我胸膛冰凍不了東西?”我不得不感嘆這顆腦袋的巨大,此刻我身體內的射線正好和它的衝力在相互抗衡,並且從某種意義上說我是在逐漸減弱的,“對……對了,月如……我問你一個問題!”

月如也咬着牙和我一起在堅持:“都什麼時候了,還問問題!看看後面兩個人把案桌子打開沒有啊。”

我斜着眼睛用餘光去瞟到了後面,秦瑤和張晶都是單膝跪倒在案桌子上,她們的表情有些扭曲,可是那案桌機關並不是那麼好破的:“她們……她們還早,我想時候的是……我體內爲什麼會有這種白色的蛇仙啊,我是奧特曼嗎?”

“該死的,這個我怎麼知道,一切都要問恩人!”月如被我的問話激怒了,她狠狠一口咬住了嘴脣,一下子那冰凍射線又頂了上去。

“嚎啊!”那士兵腦袋開始不斷的抖動,一層一層的冰渣也在逐漸脫落,他看着我的樣子好像都是在笑着的,“嘶嘶……”

“好了……沒有啊!”我整個順勢一倒,直接靠在了後面的案桌上,這案桌不靠近不知道,一靠近上面竟然散發着無比的寒氣,“怎麼樣了!”

“呀啊!”秦瑤和張晶幾乎用盡了全力,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案桌子上突然一聲響動,一道縫隙竟然從中間裂開了,“好,再把加把勁兒!”

“我……我好像不行了……”我額頭上都流下了汗水,這他孃的我胸膛的白色射線明顯是在減弱了,“月如怎麼回事?我是沒油了嗎!”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開玩笑,呀!”月如罵我完一句,當即大叫了一聲,此刻那胸口大炮好像使出了最後一擊力量,奮力將士兵腦袋給彈飛了出去。

我重重地跪倒在地上,汗水如同雨下一般:“完了,完了!它再撞過來可就完了。”

“嗖嗖……”那士兵腦袋好像聽清楚了我的擔憂,此刻他左右搖晃,還不停地撩開了牙齒,看那副欠揍的樣子就知道是想要把我們三個都給活活撞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