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

蕭默微微挑眉,望著虛空某處,「有些不同了啊……」 蕭默挑眉望著虛空中高懸的紫陽!

如今蕭默已經是煉經巔峰,相比五六年前那不可同日而語,感知力已經強大太多,在他的感應下,虛空中的溫度也比之以前要高了不少,虛空的那一抹紫意更濃郁了,隱隱都透著一股邪異。

就彷彿……那紫陽也有生命似的,而如今,這生命正在茁壯成長。

當然,這都是蕭默作為一個煉經巔峰修士的感覺,尋常人這都是感覺不到的。

而按照這個趨勢繼續上升的話,蕭默猜想,或許在數千年以後,這一方世外天的獨立空間的溫度將會達到一個十分可怕的程度,屆時,不但凡人無法承受,即便是強血煉經修士都無法在此空間內存活。

「這紫陽究竟是生命?」蕭默臉上不露絲毫,一副冷漠的表情,一邊思考,一邊疾步往山門走。

進入世外天空間后,蕭默明顯更謹慎了,臉上不敢有絲毫表情。

正當蕭默思索之時,忽然,脖頸處一陣異樣,蕭默用餘光掃過,才發現居然是許久沒有動靜的石珠!

「居然是石珠!」蕭默震驚,儘管如今對石珠的依賴近乎於無,可蕭默依舊不敢有絲毫的小覷。

即便是如今,對於石珠,蕭默依舊看不透,它彷彿就是個謎!蕭默曾私下用青龍殘片試著觸碰過石珠,按理說,一般的石頭乃至下品靈器在青龍殘片的觸碰下,多半是要報廢,可石珠卻是沒有一點異樣。

單是堅硬程度這一點,石珠就非同一般。

同樣的還有那把同心鎖,定情信物一般的同心鎖,這也是個謎,相比石珠,這同心鎖就更頑固了,從被蕭默佩戴起,就沒有一絲動靜,和尋常掛件擺設沒區別。

茲茲

這時,脖頸處的石珠震顫越加劇烈了,若不是有細繩子牽著,隱隱都有離開蕭默衝天飛去的趨勢。

「怎麼回事?」蕭默駭然,石珠從來沒有這般激動過,因為啥?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是天際的紫陽嗎?

最讓蕭默恐懼的還是,此地是在世外天空間內,而在此空間,紅衣老者就是帝王,空間內的任何人一舉一動都可能被紅衣老者窺伺,這萬一被紅衣老者發現端倪……

「小石頭,你可否平靜下來,我們此時身處極為危險的空間啊……」蕭默腦海靈光一閃,嘗試著在心頭呼喚了一聲。

片刻,石珠宛若真能聽見蕭默的呼喚似的,緩緩平靜下來,不再動彈。

就在此時。

「蕭默,上來。」 請妻再婚 一道蒼老的呼喚直接從蕭默心頭響起。

這是紅衣老者的聲音。

蕭默心頭凜然,連忙收攏心神,向青磚樓閣走去。

世外天空間內的殺手依舊很多,來往匆匆,無人搭話,殺手一般都是獨行俠,沒有搭檔,少有朋友,性格孤僻,如蕭默,此番進入世外天空間以來,一個熟悉的人都沒見到。

很快,蕭默便來到那數百座樓閣中,最顯眼位置的青磚樓閣,邁步進入二樓。

二樓,某間密室內。

密室不大,僅有不到十丈方圓,其內陳設簡單,一株檀香靜靜燃燒,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兒。

紅衣老者盤膝坐在蒲團上,眸子微微眯著,在其身邊,還有一尺余高成塔狀的白色未知器件。

「呀」

蕭默一進屋,目光就被紅衣老者身旁的白色塔狀器件吸引住了,以蕭默的眼力,瞬間就辨認出來。

這居然是……通天梯!

外觀與通天梯一模一樣,甚至連顏色也是一般無二,只不過如今縮小了無數倍而已,此時安靜盛放在紅衣老者身邊,沒有一絲靈力氣勢散發,宛若尋常器具擺件。



紅衣老者睜開眼,淡漠的目光盯著蕭默,片刻,猛地一聲大喝:「蕭默,交出源石莊園!」

這一聲大喝,震得密室牆壁都顫抖著,帶著絲絲魔力,傳入蕭默耳朵。

蕭默一愣,隨即兩眼便是茫然起來,腦海陷入一片混沌,彷彿在一瞬間,靈魂便離體了一般,失了魂魄。

就在此時,胸口處一陣清涼之感傳來,腦海瞬間又恢復清明。

蕭默大駭,這紅衣老者太強橫了,僅僅一句話便讓自己陷入了無盡黑暗,宛若木偶!

神奇石珠又救了他一命!

蕭默根本來不及多想,只得裝出一副機械、獃滯的模樣,「稟主上,我…沒有……源石莊園。」

「沒有?」紅衣老者狐疑地看著蕭默,可瞧了好半晌,也沒瞧出是哪裡不對,他略微遲疑了一下,又道:「青龍之血呢?」

青龍之血?

蕭默心中咯噔了一下,紅衣老者果然還是問了。

來的時候蕭默就有預料,像青龍遺迹這般重大的事件,紅衣老者不可能不在意,只不過因為某種緣故,他沒法親臨而已。

可青龍遺迹內發生的事,紅衣老者肯定是有所知曉的,至於青龍心臟,紅衣老者肯定不知道,因為……那是在青龍化身內由青玄親自交換的!

青玄何許人?上古時期的大陸巔峰強者,哪怕只是一縷殘魄,也是強橫得可怕,所以,在青龍化身之內發生的事兒除了蕭默本人,就只有藍薇知道,而與藍薇如今雖已陌路,可蕭默斷定,她還不至於下作到高密的程度。

可是,要矇混過關又豈是易事?

紅衣老者何等眼力,只要一看出蕭默的逆天修復力,屆時,該如何解釋?

「稟主上,青龍之血也未尋得。」蕭默機械回答。

蕭默只能賭了!

賭紅衣老者不會如石三僕人一樣戲耍自己,賭自己在紅衣老者心中能有那麼一丁點的用途!

須知,像石三、天之子、紅衣這等超強者都是由諸多特殊手段的,比如一句話便令蕭默陷入混沌,甚至蕭默還知道有一種秘術,可以搜查魂魄,探尋過往記憶!

只不過,這種秘術的副作用很大,稍微不注意,被搜索之人便會變成痴獃!

「青龍之血也未尋得?」紅衣老者眉頭皺得更深了,他明顯猶豫了,正當他想施展搜魂秘術之時,忽然,眼中微微閃過一道亮光,嘴角也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冷笑。 片刻。

密室門再度被打開,一道魁梧的身影邁步走了進來,垂手站在蕭默身邊,神色木訥,不發一言。

蕭默不用眼睛看就知道!眼前之人便是近兩年沒見的洪鈞!

兩年未見,洪鈞身材更魁梧更挺拔了!膚色也更黑,宛若黑炭,這要是在夜裡,往哪樹林子里一站,就是最好的保護色,渾身上下,就沒見一塊白的,而他的衣袍,也換成了黑色。

黑袍殺手!

蕭默莫名有些緊張起來,紅衣老者喚洪鈞進來是作甚?

紅衣老者不可能不知道往日里,自己和洪鈞的關係,莫非是……

蕭默暗自一咬舌尖,強行讓自己冷靜,腦海在極速轉動著,思索著對策。

「蕭默,斬下他的右臂。」紅衣老者淡漠一指洪鈞。

洪鈞眸子里沒有一絲神采,宛若未聞,至始至終都沒有看蕭默一眼。

「斬下他的右臂……」儘管在洪鈞進來之時,蕭默已經有所預料,可當紅衣老者真正下令之時,蕭默還是感受到了一絲悲哀。

就是悲哀!

論實力,紅衣老者至少強蕭默三四個大境界!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哪怕蕭默再逆天,此時在紅衣老者面前也依舊是螻蟻,翻手可滅之。

論勢力,世外天傳承百萬年,乃當世最強殺手組織!如當下這般世外天空間,世外天一共有五個!蕭默甚至猜測,紅衣老者也僅僅是世外天殺手組織的冰山一角而已,而非真正的首領!

而蕭默……

忍!必須忍!

否則一旦紅衣老者查探出有哪怕一絲端倪,搜魂秘術之下,一切秘密無所遁形,青龍心臟、青龍後裔、藍血人藍微……



蕭默抽出一把凡品戰刀,隨手一刀就將洪鈞右臂砍下。

「噗」

洪鈞右臂斷裂,鮮血暴涌而出,而蕭默,也不曾看他一眼,宛若陌生人。

洪鈞濃眉微鎖,面向紅衣老者,雙目無神,不閃不避,對地上的斷臂視而不見。

「斬他左臂。」紅衣老者又道,雙眸淡漠,聲音聽不出絲毫感情波動。

蕭默如同一隻木偶,再次舉刀,刀光、血光迸射,凄紅的血濺到他的臉上,他連眼皮都沒眨一下。

「噗」

失了兩隻胳膊的洪鈞依舊站得筆直,腰很挺,抿著嘴唇,黑炭臉上多了一分異樣的蒼白,他一聲不吭。

「斬下他的頭顱。」紅衣老者再開口。

蕭默心頭狂震,斬下他的頭顱?這不是往絕路上逼嗎?看來這紅衣老者已經完全瘋了,鐵了心是要捨棄洪鈞了。

蕭默心在滴血。

洪鈞並未修行到問鼎之境,也無自己這般有青龍心臟護佑,修復力逆天,頭顱斷了豈有能活之理?

蕭默雙目依舊無神,渾身卻有絲絲煞氣瀰漫開來。

我蕭默雖非君子,又豈能屠戮自己兄弟……

「嗯?」紅衣老者微微挑眉,冷厲地盯著蕭默。



蕭默再次舉刀,與此同時,心神沉入青玄戒內,所有的時光泉水全被聚集在了一起,只要心念一動,即能全部射出來。

這是蕭默最後的倚仗!

時光泉水絕不是萬能的,如青玄這等強者,一念時光倒退,哪怕是青玄的一絲殘魄,時光泉都傷不了絲毫,但時光泉可以殺死意境級高手,這讓蕭默多了幾許希望,即便當日的白眉是在肉身崩潰的情況下被時光泉殺死的。

然而,紅衣老者比之當日的白眉還要強大許多,可蕭默已無退路!

正當蕭默舉起戰刀,再也沒法忍耐,想與紅衣老者一決雌雄之時。

忽然。

胸口的石珠驟然滾燙,一股灼燒感覺傳來,蕭默甚至都能感受到胸口處的皮膚被燒焦。

與此同時,世外天空間也發生了劇烈變化。

圓台之上,距離蕭默那一批人離開不過兩年,此時又有了數萬少年被擄掠而至。

大多是十歲左右的少年,面黃肌瘦,衣不蔽體,而此時,這數萬少年們確實躁動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溫度突然這麼高?」一瘦的像竹竿,僅穿一條褲衩的少年驚恐著說道,須臾,他的頭髮竟直接燃燒起來,少年當即一聲慘叫,抱頭瘋狂尋找陰涼處躲避。

「啊——」

「這紫陽太毒了!」

「大家快看,天空的紫陽好像變大了?」

無數道驚恐、慘叫聲混作一團,所有人都在找能遮蔽紫陽陽光的陰涼之地,尋多人頭髮直接就被燒焦了,冒著青煙。

虛空中,紫陽詭異地增大了十幾倍,宛若一巨大磨盤,紫意凜然,灼熱的陽光投向天地,數十萬大山中,須臾邊有無數大樹自燃,噼里啪啦的大火中,偶爾,還能聽聞許多獸類的哀嚎。

顯然,這般恐怖的高溫下,連妖獸都沒法適應了。

密室內,紅衣老者陰沉個臉,當即起身,飛速離開。

片刻后。

「你倆可以走了。」一道聲音在密室內響徹。

聞言,洪鈞從須彌戒內掏出一粒紅色丹藥,直接吞下。

片刻,洪鈞肩膀傷口開始止血、結痂。

不過,蕭默看得出來,洪鈞所吞服的丹藥只是尋常的療傷止血藥,他這兩臂怕是很長時間都不能恢復了。

蕭默面龐有些僵硬,邁步就往密室門口走,快出門時,蕭默源念傳音說了一句:「東陽縣莫愁酒館,我等你!」

洪鈞陡然轉頭,冷冷地盯著蕭默。

蕭默不曾回頭,直接離開密室。

出了密室這才發現此時,世外天內的溫度比之以往高出了太多,這種高溫下,即便是蕭默也不得不催發內息抵禦,這才感覺略微好受些。

喧囂、哀嚎聲直衝雲霄,和往日有條不紊的情況大為不同,蕭默一刻也不想多呆,匆匆下樓。

一樓是綜合性大廳,其內有晉陞櫃面、秘法櫃面、丹藥櫃面,這裡的青衣、黑衣殺手很多,甚至還有好幾位紫衣殺手,蕭默徑直走到晉陞櫃面前。



蕭默從青玄戒內掏出一張黑色玉簡遞了過去。

這玉簡代表著蕭默在世外天的身份,是伴隨世外天殺手一生的玉簡,其內記載著蕭默每次接取任務的詳細內容以及完成程度。

一個長發中年接過玉簡,催發內息一掃,片刻后便將黑色玉簡以及一套純黑色長袍退給蕭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