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還不趕緊棄掉這顆廢子,趕緊連一個小號。

「你笑什麼?」希爾維利亞說道。

這個葉龍不僅對自己無力,竟然還敢嘲笑自己。

龍神怎麼樣,人在厲害還能跟大型冷兵器對抗嗎?

既然今天自己敢來,那自己是做好充分準備的。

到時候如果可以帶着葉龍的頭回到鐵武,那該是一件多麼威風的事情。

「既然希爾王子知道我是誰,那不會自己就帶這點人過來吧。葉龍淡淡的說道。」

這些人的戰鬥力,根本不夠自己做開胃菜的。

希爾維利亞得意一笑:「你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說完,他拍了拍手,轟隆隆的機器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緊接着,希爾維利亞的打手刀郎與澀谷推着什麼就走進來了。

謝天昊定眼一看,竟然是大型的軍隊大炮。

不知道謝天昊的老父親看到,會不會氣死。

希爾維利亞興奮的摸了摸冰冷的大炮,好像這是什麼無價之寶一樣。

希爾維利亞一邊撫摸一邊對大炮出道:「兄弟,今晚成敗看此一舉,看你的了。」

「我們要走嗎?」看着刀郎推進來的大炮,謝天昊皺了皺眉頭。

「不急。」葉龍慢條斯理的坐在了門前的躺椅上。

好戲還沒開始,他走那麼早去幹嗎。

希爾維利亞看着葉龍悠哉的表情,更加的生氣了。

他對着澀谷和刀郎吩咐道:「給我炸,一個不能留。」

「我到要看看是鼎鼎大名的龍神厲害,還是我得意的小胖更加厲害。」、

「你儘管試。」葉龍坐在躺椅上,動也不動。

希爾維利亞說道:「你以為我是那個蠢貨,這麼容易就能被人識破心裏。」

「我今天就要一局把你殲滅。」

「幹嘛?鐵武就只教會你說大話了?」葉龍乾脆閉着眼睛跟希爾維利亞交流。

「你說什麼?」希爾維利亞震驚了,葉龍怎麼能知道自己參加了武鐵。

這件事情連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因為父親一心想讓自己繼承王位。 就在詹台慕情使用妖元的時候。

秘境中的無塵突然一陣心悸。

「怎麼了?」這八卦的好好的,突然做捧心狀是怎麼回事?舒珏關心的問著弟弟。

「姐,出事了,她出事了?」無塵這麼說的時候,眼中是不加掩飾的恨意。

要不是當初他的狀態不好,怎麼可能會讓妙言出事。

「什麼出事了?她是誰?」舒珏有點猜到是自家弟媳婦。

「姐,我的心上人,她現在很不好受。」這麼說着的時候,無塵已經起身,準備離開秘境。

幸好當初他自願承受那樣的牽引,他不可能幹看着妙言出事而什麼都不做,即便這樣的結果對他有很大程度的不利,但他就是甘願。

「到底是怎麼回事?」舒珏認為自己還是需要問清楚。

她是知道無塵的心上人是因為女主角出事的,但具體是因為什麼她沒有收到多餘的消息。

「姐,我們趕緊出去,我在路上跟你說,或者直接把記憶印刻給你。」無塵在感受到心上人狀態越來越不好的時候,實在是按耐不住,就要離開秘境。

「你直接把記憶印刻給我。」這樣快點,直接讀取記憶,她能夠知道前因後果。

「姐,你要是知道了,可能會跟仙界發生分歧,更會更一位仙君直接成為敵人。」無塵這話不是在試探自家姐姐,而是先提示提示。

「趕緊的,廢話那麼多。」不就是跟女主角直接杠上,她怕什麼。

再說要是男主角幫詹台慕情的話,她有的是辦法讓撫風旁觀就好,不用出手。

就這段時間的接觸,她發現這個撫風仙帝似乎跟她關係挺微妙的,舒珏只是性子很直,情感不全,又不是傻子。之前撫風的出言幫助她是承情的。

既然撫風仙帝沒有要幫着女主角的打算,那她就不需要再多顧忌什麼,只需要稍微防著點就行。

無塵對自家姐姐打了一個結印,直接把那段記憶交給姐姐,讓姐姐明白事情的前因後果,就算真的要動手的話,也不至於什麼都不知道。

就這樣,一行人一起離開秘境,跟在無塵身後,朝着虛妄之地的某個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前進。

「舒珏。」撫風一直不近不遠的跟在舒珏身側。

看着舒珏讀取那些記憶時表情的細微變化,他的心也跟着一緊一收的。

「真是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皮的仙人。」就因為弟媳婦的特殊身份,居然就圍追堵截,想到弟媳婦跟弟弟在修真界時還是一對苦命鴛鴦,她就非常氣憤。

講道理,她看着弟弟跟弟媳婦就好好過自己的日子,沒有招惹誰的,就被盯上了,她看了那些記憶,很客觀的看法就是,那群歷劫者一個比一個不要臉,尤其是以詹台慕情為首的一行歷劫者,簡直把歪理說的比大道理還要理直氣壯。

「撫風,你應該知道九尾天狐的根腳來歷。」舒珏繼續讀取那些記憶,她要看看那些歷劫者到底還能多不要臉。

「知道,就是九尾天狐本就稀少,不管是下界還是上界,九尾天狐都是極少存在的。」撫風聽到這話后,也是眉宇微微一皺,因為他已經猜到無塵佛子的心上人便是九尾天狐。

「我要是沒有記錯,九尾天狐擁有神族血統。」就是因為這神族血統,弟媳婦就被生生按上懷璧其罪的罪過,被那樣逼迫。

不就是想得到九尾天狐身上的妖元,以此強大自身。

「確實沒錯,九尾天狐的血統與神族有關,身上也具有……」具有神性,擁有屬於自己的神韻。

所以那位九尾天狐是遭了大難。

「撫風,我要是跟仙界為敵,甚至可能會斬殺某某的話,你會怎麼樣?」舒珏問了撫風一個極為敏感的問題。

「幫你。」撫風連考慮都沒有。

聽到撫風的話,舒珏眼皮上挑。

看向撫風的眼神極為平靜,可就是這份平靜,讓撫風緊張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這可是你說的,事後我會報答感謝你的。」好一陣后,舒珏這樣回應着。

「不用,不用感謝報答。」就差對舒珏說,不用這麼客氣,他自願幫忙的。

不過撫風還是很想知道事情到底糟糕到何種地步,才會讓舒珏做下不惜與整個仙界為敵的決定。

「我能不能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撫風問的有點小心翼翼,畢竟這是人家的私事,又是那麼敏感棘手的事件,撫風也拿不準舒珏的心思。

畢竟從一開始正式接觸的時候,他就看不懂這個人。

「喏,拿去看。」舒珏沒有二話,直接把弟弟的記憶珠子交給撫風,再沒有比直接觀看當初是怎樣發生變故最有利的證明了。

撫風接過記憶珠子,也看了起來。

他們都被無塵的力量籠罩着,這樣能夠被無塵直接帶到目的地。

「對了撫風。」

「嗯。」撫風即便是看着記憶珠子,消化著記憶珠子裏的實情,也有分神關注著舒珏。

「你仙帝哪個層次了?」舒珏問的隨意。。

但撫風卻直接抬眼看向舒珏,一時間沒有想明白舒珏為什麼會提起這個話題。

別說,在舒珏這麼發問的時候,正在操控飛行結界的無塵,還有同行的佛修們都驚呆了,是不是他們耳朵出了問題。

撫風仙君也是……不會吧?

「我已經是仙帝,自然能夠看出你身上的不同,之前我還是仙君,同為仙君,同等境界,我看不出你的實力境界那是情有可原,可我現如今已經是仙帝中期,卻還是看不透你的實力境界是不是很奇怪……撫風仙帝,藏得夠深的。」舒珏倒不是刻意要泄撫風的底。

其實這樣挑明了,接下來辦事都能夠順當不少。

「還以為你不會問……」不會在意的。

撫風看向舒珏,眼底是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絲絲寵溺。

「所以你現在……」舒珏見撫風沒有氣惱的反應,繼續問著。

「想什麼時候歷神劫都可以。」既然舒珏問了,撫風也沒有要繼續藏着掖着的打算。

直接說出自己目前的實力境界。

這麼一說后,飛行結界差點潰散。

「弟,能不能好好飛行。」舒珏吆喝了一聲。

無塵真是欲哭無淚。

姐,親姐,不是他不謹慎,實在是你們二位的話題太讓人驚駭了。

他們沒有當場驚呼出聲已經很能忍了。。 幾分鐘之後,方霏霏打完了電話回來。

與此同時,辦公區里也走出來一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

「您好,您就是方霏霏方小姐吧!」那中年男人迎上來說道。

方霏霏點頭,「沒錯,我就是方霏霏,你是?」

「我是董事長秘書,我叫吳明。」那人自我介紹道。

「嗯,那就麻煩你帶我去見你們董事長。」

「好的方小姐,您這邊請。」

在吳明的帶領下,王野和方霏霏到了辦公區的酒樓,董事長辦公室。

萬龍珠寶行的董事長沈萬龍,是位六十多歲的老者。看起來,倒還是非常的健壯,氣色也非常不錯。

梳著大背頭,一臉的傲氣。

「沈董,這位就是方霏霏小姐!」吳明介紹道。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沈萬龍點點頭,便示意吳明下去。

等吳明離開之後,沈萬龍才看了方霏霏一眼,然後開口道:「方霏霏小姐,你找我,什麼事兒?」

「沈董,我是想來跟你談談,原石供應的事情。」方霏霏直奔主題。

「原石供應?你們方家的原石供應,不是一直都有其他的供應商嗎?怎麼會想到,來找我呢?」沈萬龍不咸不淡的說著。

方家說起來,可算是一個大客戶。但他竟然,沒有把方家放在眼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