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自己在江南的時候,凌甜甜會那麼喜歡捏自己的臉呢!

所以,許昌碩雖然說不願意被凌甜甜捏臉,可是,他卻是喜歡上了這種捏人家臉的感覺。

只不過,讓許昌碩沒有想到的是,林嘉茵卻是非常喜歡這種感覺的,每一次自己捏完她的小臉,她都會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哦,對了,嘉蔭,之前你不還是火急火燎地打電話過來告訴我說伊一和伊夢兩個人吵架了,我看你們三個人這不是玩兒的挺好的麼?”

許昌碩一邊說就一邊朝着伊一和伊夢看去。

這都玩出真空裝來了,看來女人們之間的友誼還真的是好培養的很啊。

只不過,在許昌碩看來,女人們之間之所以會成爲好閨蜜,那無非也就兩個原因了,要麼是喜歡同一個男人有共同的話題,要不然就是討厭同一個男人或女人有共同的話題,真的不知道這三個美人兒是因爲什麼原因聚在一起的。

“我哪裏有說她們兩個人吵架,我們玩的很好的好嗎?”被吃了豆腐的林嘉茵纔不肯承認她背後告了人家的黑狀呢!

說完之後,還狠狠地瞪了許昌碩一眼。

要不然以後姐妹還要怎麼做了!

她好不容易有了這麼志同道合的好姐妹,她必須要留下一個好印象給她們二人啊!

“真的嗎?”許昌碩眯起眼睛問道。

說實話林嘉茵最怕許昌碩這個眯起眼睛的動作了,因爲這是她要被吃掉的信號,可是她的腿到現在都還軟着呢,她可不想要再被吃一遍。

“當然了,不信你問伊一和伊夢!”林嘉茵說着就慢慢地退回到了牀上,和伊一、伊夢並排坐在了一起。

看着並排而坐,卻都是酥胸半露的三個美人兒,許昌碩卻是就有了一種想要就地推倒三個人的打算。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個..二位美女,你們不打算回你們房間睡了嗎?嘉蔭之前可是收拾了兩間房間出來的。”許昌碩問道。

伊一和伊夢對視了一眼,之後便是一起說道:“不要,我們要跟嘉蔭姐睡!”

艹!

真不愧是雙胞胎,那麼長一句話,竟然也能夠一起說出來,還絲毫不差!

“好啊,不過我不摟着嘉蔭姐睡,我會睡不好的。”許昌碩笑着說道。

“什麼意思?”伊一有些懵逼了!

我們都說了要和嘉蔭姐一起睡了,你還說你沒有嘉蔭姐睡不着,所以,你是想要怎樣?

“流氓!就知道你沒有好心思!”林嘉茵小聲嘟囔道。

這句話許昌碩自然是聽到了,不過他卻是沒有介意,因爲他知道,林嘉茵也就是那麼一說罷了,畢竟,這拿下伊一和伊夢的事情還是她主動提出來的呢!

“當然是我們四個一起睡了,就是這牀吧,稍微有些小了,沒關係,我們擠一擠就好了,等明天我去換一個超級大號的牀,到時候我們就不會擠了!”

許昌碩一臉邪笑地說完之後,還真的就開始脫起了衣服!

伊一和伊夢對視一眼之後,直接就丟下一句“大流氓”然後就掀開被子跑出了房間。

許昌碩看着伊一和伊夢那奔跑的時候,不斷晃動的大波,不由得吞嚥了一口口水,真的好可惜,差一點兒就可以摟着睡了。

就算是什麼都做不了,那睡覺的時候,誰還沒有個愛動的毛病啊,那到時候自己藉機吃個豆腐啥的也是好的啊!

“砰!”

就在許昌碩感覺到好可惜的時候,許昌碩就看到臥室的門竟然就這樣子被人關了起來。

美景自然也就看不到了。

“碩哥哥,你也太心急了吧!你呀,小心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呀!”林嘉茵環抱住許昌碩的脖子,小嘴嘟嘟着說道。

說實話,對於深愛着許昌碩的林嘉茵來說,看着他對別的女人有興趣,她心中沒有想法不會吃醋那是不正常的,要不是她實在受不了許昌碩那精力旺盛的勁兒,她纔不會給他張羅別的女人呢!

“那我要是吃不到熱豆腐的話,我就換塊豆腐吃好了!”許昌碩捏着林嘉茵的下巴,將她的小臉一點點的靠近了自己。

因爲林嘉蔭和他有着身高的差距,所以說,林嘉茵想要夠到許昌碩的嘴巴,就必須要使勁貼着許昌碩的身體才行。

懷中的美人兒頓時就帶給了許昌碩一種擠壓感,看着那嬌豔欲滴的紅脣,許昌碩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內心的衝動,直接就把她推倒在牀。

片刻之後,房間內便是就傳出了不一樣的交響樂!

正所謂“春光無限好”,大概就是如此了,只不過,這等美景這一次卻是沒有人在偷看了。 這一次因爲關了房門,再加上隔音效果非常的好,所以,即便是伊一和伊夢兩個人知道此時許昌碩和林嘉茵在做什麼,想要看一眼,卻也是沒有辦法的。

所以最後,她們二人便是就直接就回了房間。

只不過,二人走進的卻是同一個房間。

正是之前林嘉茵在這裏收拾房間的時候,許昌碩進來上演世紀大戰,她們二人也觀看了的那個房間。

林嘉茵本來是打算再換一套牀單過來的,可是,伊一和伊夢二人卻是同時拒絕了,美其名曰說是她們在這裏住已經是非常的不好意思了,哪裏好再麻煩她這個主人呢!

林嘉茵犟不過她們二人,便是就任由她們去了,可是後來她們二人便是就開始吵了起來,而原因竟然就是因爲是誰住那個房間的問題。

林嘉茵頓時就無語了,一個房間而已,至於爭得你死我活嗎?

因爲林嘉茵不知道伊一和伊夢二人已經知道在這個房間發生過什麼了,所以說,給她搞得也是一頭霧水,所以就直接打了電話給許昌碩。

這一次再進入到這個房間,伊一和伊夢誰都沒有再爭,反正牀那麼大,睡兩個人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進入到房間,關上門,兩個人便是直接就把那套已經很是涼快的睡衣給除去了,兩個人不喜歡被束縛的感覺,在家裏其實兩個人也是都有着這個習慣的,只要是自己一個人在房間,那就一定要讓自己徹徹底底地放鬆。

兩個人爬上了牀,非常有默契地躺在了那被戰鬥過的牀上,最後更是不自覺地閉起眼睛來回想起了下午在這房間裏面發生的一切。

可能是想的太投入了,兩個人竟然也是不自覺地發出了聲音,自己的手更是在自己的身上來來回回地遊移着,恐怕她們兩個人怎麼都不會想象得到她們此刻的樣子是有多麼的迷人吧!


只怕是任何一個男人看了都是會猶如餓狼一樣撲過來。

只不過,很可惜的是,她們兩個人從小就不能讓自己家人以外的男性靠近,不然的話,就會渾身難受,喘不上氣來,這麼多年,家人不知道帶着她們看了多少醫生,可是都沒有用!

慢慢的也就放棄了,直到許昌碩的偶然出現,要不是王珊珊,恐怕是她們現在都還不會想到這個世界上除了爸爸爺爺之外,竟然還會有另外一個男人在接近她們的時候,不會有排斥的感覺。

尤其是在親眼目睹了許昌碩和林嘉茵的世紀大戰之後,二人內心的躁動就更加的強烈了。

她們多麼希望輾轉於許昌碩身下那個人是自己啊,二十三歲的她們,也想要嘗一嘗這種感覺。

所以,她們纔會厚着臉皮住進了許昌碩的家中。

“姐,我們很漂亮吧?”伊夢突然小聲問道。

“嗯!”伊一閉着眼睛回答道。

“那我們什麼時候纔可以…”伊夢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伊一給打斷了。

“只要我們想,隨時都可以!”伊一說道。

“你說什麼?”伊夢一臉的驚訝!

伊一坐起來之後,也拉着伊夢坐了起來,笑着說道:“剛纔在嘉蔭姐的房間,難道說你沒有發現他在偷看我們這裏麼?”

本來伊夢對於伊一摸自己是不樂意的,自己這個可不是留給她摸的,可是在聽到伊一的話之後,便是立刻就挺直了身子,問道:“是真的嗎?”

隨着她的這一挺身,那大波便是晃動了一下,似乎也是更加的大了。

“當然!睡覺吧,明天我們再看看情況!”伊一提議道。

“好!”

伊夢也是很聽話的就睡下了,一夜好夢,因爲夢中她真的變成了許昌碩身下的那個女人!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伊夢還滿臉春光的,伊一問她做了什麼夢,她竟然還不說!

搞得伊一都有一些生氣了,因爲姐妹兩個人之間從小都是沒有祕密的。

“伊一、伊夢你們兩個人睡醒了嗎?”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林嘉茵的聲音。

伊一趕緊下牀打開門,只不過才一打開門,便是就看到許昌碩竟然也在門前,嚇得趕緊就關上了門。

因爲她還以爲就只有林嘉茵一個人,所以她根本就沒有穿睡衣直接就過去開門了。


這下可好,自己一下子就被許昌碩給看光光了。

雖然說晚上的時候,她和伊夢兩個人說的很是開放的樣子,但是當真正面對許昌碩的時候,卻又是不可避免地慫了下去。

“你趕緊走!”林嘉茵白了一眼許昌碩,哪裏有叫女性客人起牀,男主人卻還跟着的道理。

這心思那還不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着呢嗎”。

許昌碩嘻嘻一笑,便是就轉身離開了,其實倒也不是他不想要繼續看下去了,而是剛纔的時候,該看到的那也是都看的一清二楚了,事情既然瞭解清楚了,那自然就是離開想對策的時候了。

林嘉茵怎麼都不肯告訴他伊一和伊夢兩個人吵架的原因,所以他只好自己來探查了。

其實,想到伊一和伊夢這對雙胞胎姐妹花偷看他和林嘉茵,許昌碩也是已經猜了一個七七八八了。

今天早晨一看,果不其然,兩個人竟然是睡在了一個房間裏面,就連牀單也是之前自己用過的。

這樣一來,這兩個丫頭的心思不是就太清楚了嗎?

如果說現在許昌碩還相信她們什麼排斥男人的話,他覺得自己都是傻了。

這哪兒是排斥男人呀,這分明就是見到他這個男人就直接貼了上來呀,他現在嚴重懷疑這兩個丫頭是在給自己做了包皮手術之後,就惦記上了自己的某處!

所以纔會編了那麼一個瞎話要住到自己家裏來的。

真的是,自己看起來難道就那麼像是一個好人嗎?惦記自己那就直說啊,自己又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對不對?

想到這裏,許昌碩不由得就又在腦海裏面合計起了怎麼才能讓這件事情可以順其自然地發展,纔會讓雙方都滿意呢! 正在許昌碩想的入神的時候,林嘉蔭就已經帶着伊一和伊夢兩姐妹一起從樓上的臥室走了下來。

看這三個風格各異的美人兒同時走下了樓梯,許昌碩的心裏頭別提是有多麼的興奮了。

林嘉蔭就不用說了,全身上下已經不知道被他給吃了多少遍了,很有可能也正是這樣一種愛情的滋潤,所以,現在林嘉蔭的美已經從當初一個小女孩兒清純的美慢慢地變得渾身上下充滿了成熟女人的味道。

而且,她就像是有魔力一樣,不管她是走是坐,都是給許昌碩一種想要立刻推到她的衝動。

其實,由得時候吧,並不是就是許昌碩想要,可是,他也不知道是爲什麼,總之就是特別的想要,後來他想了想,或許,是他現在正在修煉的那個升龍訣的原因。

因爲每一次和林嘉蔭運動完,許昌碩在修煉起來,那進度都是非常的快的。

現在自己的別墅裏面入住了伊一和伊夢這兩姐妹,所以說,許昌碩的心思現在已經不僅僅是對着林嘉蔭了,儘管是對林嘉蔭依舊是一副慾求不滿的樣子,但是這也並不妨礙許昌碩覬覦其他的美女,是不是?

咳咳咳……

好像是想的有點兒多了。

“碩哥哥,你在想什麼呢?”也正是在許昌碩陷入沉思的時候,伊一和伊夢已經是來到了他的身邊。

而伊一更是毫不客氣地直接挨着她坐了下來。

伊夢呢,看姐姐坐在了許昌碩的一邊,她便是也直接坐在了另外一邊,許昌碩看着一左一右兩個美女,心中自然是享受不已的,不過,這樣一來他的嘉蔭豈不是就沒有地方坐了。

看着林嘉蔭有些尷尬的樣子,許昌碩便是直接就一拍自己的大腿,說道:“嘉蔭,來,坐在這裏!”

林嘉蔭看了許昌碩一眼,俏臉一紅,說道:“不要,我就坐在一邊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