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 話音落下,聶炎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一股驚天動地的波紋自他所在的原地震蕩開去。

看到這一幕,白袍人也是大吃一驚,然後歇斯底里的一聲大喝:「殺了他們,殺了冥荒學院的這些小雜種。」

話音落下,韓幽子一行人的身後數道人影瞬間朝他們的頭顱斬了下去,但他們才剛剛準備動手,一道快如奔雷的衝擊波瞬間朝他們衝擊而去。

白凰等人在此刻沒有絲毫猶豫的瞬間出手,可即便如此,還是有著近三分之一的學生死於這些人之手。

畢竟他們之間離的太近了,白凰不可能兼顧到所有的學生。

另一方,聶炎已經被三頭鷲鷹獸攔截下來,兩者在天空瞬間戰在了一起,唯有穆凌還算清閑。

將韓幽子一行人接到手中他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只是看向那些白袍人的神色更加冷漠了起來。

「穆凌,帶著其他學生離開這裡回學院,我先收拾了這頭畜生再說。」

聶炎一聲沖穆凌一聲大喝,顯然,他害怕還有其它的變故發生,畢竟這也是一頭六級玄獸,就算是聶炎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輕易的戰勝它。

穆凌點了點頭,然後和韓幽子幾個人相視一眼直接奔著天際飛掠而去,而穆凌也是轉過頭看了一眼。

那裡,一道白色的身影踏在一頭白色的仙鶴之上靜靜的看著穆凌遠去,她很想追隨穆凌而去,但這裡,她的族人還沒有脫離危險,她無法割捨祭月島。

「祭月族會為你祈禱的……」

她的眼中出現了一絲不舍,但緊隨著,目光之中卻又多了一分堅定,然後白鶴帶著她朝祭月族飛掠而去。

「百人小隊,給我追上去,殺了穆凌他們,奧巴斯,你也去!」

白袍人冷笑一聲,之前那轟擊邪鍾印的百名神海境強者猶如一支小型的軍團直奔穆凌所在的天空而去。

「你休想,給我攔住他們。」

白起大喝一聲,祭月族和黑冥所在的天陽族也同樣出動了所有神海境的強者,有聶炎在這裡,他們的底氣自然也是足了幾分。


而且他們可以趁機攀上冥荒學院,為此就必須要做點什麼,而這可就正是一個大好時機,解決穆凌這一批有潛力心生的麻煩。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只能攔住五分之一的神海境強者,還有著近二十名神海境的高手脫離了他們的掌控在飛速的接近著穆凌他們。

奧巴斯更如一條泥鰍一樣,白袍人剛剛把話說完,他已經朝著天際飛掠而去,想要攔住他已經是來之不及。

看到這一幕,聶炎的心臟瞬間收緊,腳步一踏虛空,身形化為了一道浮影瞬間掠過了近萬米的距離。

但三頭鷲鷹獸明顯也不是什麼慫貨,那雙遮天蔽日的翅膀扇動的瞬間,它直接來到了九天之上。

無數龍捲風暴剎那間形成,方圓萬里之內的玄氣幾乎都是在一瞬間被完全抽空,一道高大萬丈的黑色虛影出現在了九天之上,而聶炎的道路也是被這虛影瞬間阻攔。

「聶爺爺,不用擔心,這些傢伙就由我們來對付吧。」

穆凌的聲音出現在了聶炎的耳中,後者也是身軀一震,旋即有著不可思議的盯著遠方那極速離去穆凌的背影。

他相信穆凌不會無故放矢,這個學生可以說是聶炎這些年來見到的最為滿意的學生了。

可即便是這樣,聶炎依舊是抱著一絲懷疑的態度,要知道那可是二十個神海境的強者啊,而且奧巴斯可是神象境的高手。

以穆凌他們這些學生的實力,想要攔住他們的幾率實在是太低太低了。

「這小子,希望你沒有空口說大話吧……」

出於對穆凌的信任,聶炎還是選擇了相信他,穆凌似乎總是能給他帶來一些意外的驚喜,希望這次也不會例外吧。

「喂我說穆凌,你看到身後那些討厭的混蛋了嗎,咱們怎麼辦,是不是要分頭跑?」

穆凌神色冷冽,聽到唐婉婷的話他卻是搖了搖頭:「不行,這裡只有我和你,還有韓幽子三個人進入了神海境,一旦分開跑的話,他們各個擊破的幾率更大,不能冒這個險。」

唐婉婷惡狠狠的看著身後緊追不捨的高手道:「那怎麼辦,二十名神海境強者,咱們逃不到學院就會被追上的。」

穆凌沒有再說話,他目光如炬,俯身看著身下那一望無際的海面,上面時不時的有些龐然大物浮出水面來透透氣。

「走,下去,貼著水面飛行。」

穆凌一聲令下,十幾個人朝著海面俯衝而下在離海面不到三米的距離飛速的朝前飛行,身下的海水被他們強大的玄氣沖開浪花朝兩面飛濺而去,一條筆直的線路在他們的身後飛速的形成,然後又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穆凌將感知力提高到了極限,韓幽子也沒閑著,他同樣明白穆凌的用意。

半晌過後,穆凌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驚喜,然後數人驟然改變方向朝左邊而去,盞茶的功夫過後,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島。

眾人相視一眼,然後直奔小島而去,此刻,身後那些神海境的強者距離他們已經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離。


「這個島上似乎有氣息波動很強烈的玄獸。」

唐婉婷皺了皺眉,穆凌則是笑了笑,陡然,他手中出現一股劇烈的玄氣波浪,右臂一揮,一股強橫的玄氣波動朝小島的邊緣激射而去。

小島帶動周圍的海平面似乎都是震動了一瞬,做完這一切,穆凌則是和韓幽子一行人從另一個方向沒入了小島的內部。

半晌過後,一聲驚天怒吼自小島內部傳來,緊隨著,一道道震動大地的聲音由遠至近來到了小島的邊緣。

與此同時,無數巨大的飛行玄獸從小島之中來到了天空之上,而無巧不巧,以奧巴斯為首的二十一名高手正好趕到了小島的邊緣。

看到眼前那一頭頭兇悍的傢伙,奧巴斯的臉色也是瞬間陰沉了下來。

「這個小雜碎,這個小混蛋……」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實力榜第五牛蠻,從他的名字就可以聽出實力的側重點。

牛蠻,外號狂戰士,實力榜第五,乃狂系戰士家族牛家新一代新星級人物,自誕生之日起便預兆着此子的不凡,從小在同齡中便傲立羣雄,實力巨強,也在短短十年之內達到八級巔峯的境界,並且藉此實力一舉闖進實力榜第五,最終惜敗實力榜第四的邪暗,從此穩固在實力榜第五的位置,幾年來不斷有人挑戰其位置,可惜終究敗北,也讓牛蠻的名號一時間在大陸向亮起來,雖然不如實力榜前四名那麼輝煌,但確實是一個實力極強的隱形高手。

而這次實力型牛蠻對戰本次比賽一大黑馬紫魂,亮點多多,戰鬥還未開始,觀衆便已經掀起不小的騷動。

同往常一樣,藍海飄然而下,風采翩翩,加上英俊的外表引起不少人側目,而對手牛蠻,則一步一步大踏步而來,每一步都將地面震動。

牛蠻的體型非常巨大,神武兩百斤的體型在同齡中已經非常龐大,但在牛蠻面前卻像個孩子一樣,很難想象一個十六歲的孩子竟然可以長到這麼大,不知道的還以爲吃了激素。

其實牛蠻家族乃較爲古老的狂戰士後代,體內流淌着狂戰士的血液,只不過這麼多年過去,大多數牛家人體內的都非純種狂戰士血液,而到了牛蠻這一代終於出了牛蠻這個返祖般的純種狂戰士,頓時牛蠻被像祖宗一樣拱了起來,得益於此,牛蠻本就不錯的天賦加上家族傾盡全力的培養,終於在年僅十六歲是成長爲現在這怪物一般的實力。

而體型的異常高大不但沒有讓族人擔心,還被當做是救世主的象徵,因爲在遠古狂戰士就是這樣高大的存在,牛蠻同樣沒有辜負家族的希望,成爲了新一代青年中的佼佼者,雖然實力八級巔峯,但爆發出全部實力那絕對是分分鐘秒殺九級的人。

現在, 我最親愛的你 ,不得不讓人擔心,這個小子到底能堅持多久。

比賽開始,裁判退場,牛蠻邁着大步子像藍海衝來,果然身爲狂戰士的牛蠻不會用什麼陰謀技巧,完全用自己的實力碾壓對手。

面對牛蠻的攻擊,藍海識趣的進行躲避,畢竟自己沒有必要和一個力量型的對手比力量,一個華麗的轉身外加一個重重的手刀。

可惜藍海的手刀並沒有起到作用,手掌打在牛蠻較爲脆弱的脖子竟然讓藍海產生一種打在鋼鐵上的感覺。

揉了揉手掌,藍海端視其自己的對手來。

牛蠻身材巨大,力量極強,但靈活性稍差,僅僅一個轉身費的時間就比別人多,但防禦力同樣驚人,全身弱點很少,普通人的罩門恐怕無法用在牛蠻身上,不過,肯定有弱點。

藍海利用短暫的時間分析了對手後,主動上前試探牛蠻。

轟!

藍海的拳頭快速的打在牛蠻的肚子上,藍海一皺眉,發現手感不對,牛蠻此時已經轉過身來,一拳將藍海打的浮空起來,緊接着一腳踏在藍海的胸前。


所幸藍海用雙手擋下了牛蠻的這一腳,不過感受雙手傳來的火辣辣的感覺,藍海方纔瞭解這一腳的威力。

甩了甩有點麻木的雙手後,藍海準備開始正式攻擊。

快速結手印,藍海標誌性的滅天掌再現,許多人一看到滅天掌的出現頓時激動不已,因爲之前藍海便憑藉着這一雙滅天掌將巨龍掄了起來,那件事對於很多人的衝擊很大。

滅天掌的出現讓藍海有了能和牛蠻正面對抗的力量,雙手呈拳狀,快速的掄了起來,而每一拳都被牛蠻接了下來,並且靠肉拳。

藍海一個寸拳,滅天掌快速擊向牛蠻,牛蠻攻擊不及,只得被動抵擋, 若是愛,請等待 ,這時藍海收了滅天掌,快速衝向牛蠻。

顯示一個上勾拳,將牛蠻的頭打的揚了起來,然後又是一拳重擊在牛蠻的喉結處,不過這時,藍海只用了六成力,畢竟自己沒有殺掉牛蠻的打算。

可惜結果顯示,藍海的六成力對於牛蠻來說還是太輕,只見牛蠻扭了扭脖子,完全像個沒事人。

藍海快速後退,慢慢的將右手纏繞的紗布拆開,神之右手再現。

那雙讓藍海哭笑不得的怪異的右手出現了,上面青筋暴起,完全不是一個十三歲孩子應該有的手臂,並且上面再次發生了變化,變白了。

代表力量的肌肉和代表嬰兒的肌膚同時發生在藍海的右手,雖然怪異,卻比以前看起來稍微好一點,因爲自己的身體經過泣血鳥的洗禮呈現出嬰兒纔有的粉嫩,這下右手終於不再像以前那樣在顏色上都格格不入了,這也是藍海才發現的。

看來之前的小突破帶來的不僅是實力上的好處,看着自己的右臂,藍海終於沒有露出咽不下飯的表情。

而感受右手到來的力量,藍海微微一笑,因爲它,更強了。

忽然,藍海衝向了牛蠻,這一次沒有滅天掌,沒有技巧,只有一往直前的右拳。

轟!!

藍海的右拳與牛蠻的右拳對撞在一起,撞擊的力量甚至將兩人腳下的石塊擊的粉碎,以二人爲中心十米之內的比武臺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龜裂,由此可見這一拳的威力。

“你很強,當我的對手,不算虧。”

“呵呵。”

二人在攻擊的間隙還來了一個小小的互動,不過卻代表着兩個強者的心靈相犀。

接觸繼退開,二人都如此,牛蠻終於第一次有了主動退後,一直以來牛蠻面對對手都是一往直前,從未像今天這樣退後,這也讓觀衆更加期待這場戰鬥,同時也讓這一戰的結果變得撲朔迷離。

“啊!”

“啊!”

兩人一聲暴喝,再次衝向對方,黎明前的黑暗,黑暗結束了,接下來便是黎明。 身前的天空,一頭頭長相彪悍的玄獸如大敵當前死死的盯住奧巴斯等人,地面上,無數面目猙獰的怪獸同樣惡狠狠的瞪著天空。

吼……

一聲聲驚天怒吼自這些玄獸口中發出,然後這近百頭二級玄獸直奔奧巴斯等人而去,顯然,它們已經認定了這些人就是入侵者。

是他們打擾了自己的清凈,這一幕更是讓奧巴斯臉色難看了起來。

「殺了這些畜生!」


奧巴斯率先動了,強橫的玄氣波動朝周圍的空間震蕩開去,他率先衝進了那密密麻麻的玄獸群之中。

神象境的實力毫無保留的展露了出來,今天讓他處處受到憋屈,自己的弟弟身死在絕域島,單單這件事就足以讓他抓狂。

此刻這些玄獸則成了他發泄心中憤怒的最佳工具,不過憤怒的他只知道殺戮,卻是完全沒照顧到身後那二十名神海境的強者。

要知道這數百頭玄獸之中可是不乏三級玄獸的存在,三級玄獸那是相當於人類神海境的強者。

而且玄獸的戰鬥力和防禦力本就要高於人類,所以戰鬥之中能夠清晰的聽到慘叫聲不斷的傳來。

大概一刻鐘過後,海面上還有地面上,已經完全被鮮紅色所染透,此地唯有屍橫遍野、觸目驚心方可形容。

奧巴斯一人就殺了將近二百頭玄獸,而他的身邊已經只有四名神海境的強者活著,而且他們多多少少都是帶了傷勢。

不過奧巴斯可顧不上這麼多,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要殺了穆凌,只有殺了他,奧巴斯才能解開心頭的死結。

「走,那個小雜碎就在這座島上,他逃不過我們的手掌心的,進去搜!」

奧巴斯則是最顯輕鬆的,因為這裡並沒有四級玄獸出現,以他的實力橫掃三級玄獸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

頂多是耗費了不少的體力,所以對於獵殺穆凌,他依舊是信心百倍,一個神海境初期的小子他可不認為自己奈何不了他。

五人飛速的朝小島掠去,他們將感知力提高到了極限,在這鬱鬱蔥蔥的叢林上風來回掃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