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好就碰到了另外一對兒從房間里出來,眾人見怪不怪的打了聲招呼,喻言因為剛剛睡醒,大腦還是混沌的。

然而所有人都忘記了,他們現在是現場直播,所以說,網絡炸了。

「等會,喻言和九月怎麼是從她們房間里出來的?」

「是不是兩個女孩子先醒了,就去房間里叫他們起床了呀?」

「不是,你這話說的你信嗎?」

「該不會……我們磕到了真的吧?」

於是好巧不巧的,因為這一個重磅消息,整個網絡癱瘓了!

喻言坐在哪裏吃飯,方瀛就先說話了,「我們現在應該想一想明天怎麼辦了?節目組也是夠狠的,說給留一天的食物,還真就給留了一天的,多一點兒都沒有。」 出售完材料后,白羽就直接離開,回到明月小區自己的家裏。

陪父母閑聊半天後,白羽才上樓。

回到自己房間后,白羽立刻拿起平板,打開武者商城,立即下單購買了一台拳力測試儀,一台神經反應測試儀。一台速度測試儀。

這台拳力測試儀,最高可以測試出中等戰神的力量,不過價格也是非常的昂貴,即便白羽有三星級貢獻度,可以打對摺,也需要5個億的價格,而神經反應測試儀和速度測試儀則便宜很多,可以測試中級戰神水準的級別,半價也就1個億。

這也正常,畢竟能夠抗住中等戰神的力量測試,其中的拳靶需要一種昂貴的材料製造,而神經反應測試儀和速度測試儀就不需要,價格自然就便宜了。

另外,武器,防護服等等裝備,白羽又重新購買了一套,A8系列的全套作戰服,極影系列的A8武器,這個級別的裝備大部分都是戰神級彆強者購買的,足夠他使用一段時間了。

武者商城全套防護服全價15億,半價7.5億,武器稍微便宜一點,全價5億,半價2.5億。

A8型號作戰服可以抵擋中等領主級別的怪獸攻擊而不損壞,而A8型號武器可以和絕大多數中等領主怪獸廝殺,而不用擔心武器壞掉。

好在這些裝備只需要三星貢獻度就可以半價購買,要不然全價購買的話,就要花完他所有的資金了。

「秘籍方面,《霧劍》的後續先不着急兌換。」

雖然三星貢獻度已經可以兌換全本了,但是白羽現在連第一層都還沒練會,即便買了整部,也只能先放着。

「劍法類。」白羽點開攻擊秘籍中的劍法分類。

《旋風劍》,《雷光劍》,《八卦劍》,《大衍劍》……

上面的秘籍密密麻麻的一大堆。

雖然說跟刀比起來,用劍的很少,但是跟一些偏門的武器比起來,算是好很多了,所以上面也累計了不少的劍法秘籍。

白羽也沒有細看,直接買買買,從幾十萬到上千萬,他直接橫掃了幾百本秘籍。

這一次白羽準備從低處入手,或許一開始就練習霧劍對於他來說起步太高,所以遲遲不解其意。

現在他準備沉下心來,從最簡單的秘籍開始修鍊,一點點的學習劍法的奧義。

接下來他準備跟着流光小隊,以磨練自己的劍法為主,順便多獵殺一些獸將級怪獸,算是給流光小隊的回報。

畢竟之前拿了他們八千多萬,確實對白羽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正是因為有這麼多的金錢,他才能快速的發展起來。

等這一次的荒野狩獵結束后,白羽就會退出流光小隊。

如果達到了進入戰神精英訓練營的標準,他就直接加入訓練營裏面,如果沒有達到,他會繼續在荒野之中磨練,不過那時候就是單獨一人了。

次日。

一輛貨車載着貨物來到了白羽的別墅門口。

在儀器搬入練功房一番調試無誤后,白羽就簽下名字確認簽收。

等到所有人離開后,白羽關上練功房的大門,把黃一召喚出來。

「黃一,用你最大的力量攻擊這個拳靶。」

黃一捏緊拳頭,猛的朝着拳靶揮出一拳。

這一瞬間,白羽聽到了拳頭在空氣中劃過產生的巨大的音爆聲。

「砰!」

拳力測試儀的屏幕上面立刻顯示出一個數字——64000公斤,也就是說64噸的拳力。

這是戰神級別的最低門檻了,也就是說黃一有着低等戰神的實力,黃巾力士二階的實力是低等戰神。

緊接着白羽又讓黃一測試了神經反應能力和速度,都到達了低級戰神的最低標準。

「好!」白羽興奮的道。

這可是戰神級別的力量,即便是最垃圾的戰神,那也不是其他普通戰將能夠抵擋的。

更何況他馬上就會有1000個低等戰神實力的黃巾力士。

要知道整個人類,也就是三千多名戰神級武者。

當然這是指基礎力量達到64000公斤的標準,不計算秘法振幅。

整整1000個戰神,只要不去惹行星級別的武者或者王級怪獸,其他的戰神或者領主級怪獸,有誰能夠擋得住1000個戰神的攻擊。

不過白羽也不會太過張揚,畢竟地球上還是有一些惹不起的存在,安安穩穩的發育才是王道。

只可惜洞天升級之前,最多兌換1000個黃巾力士,要不然他也不會決定先建造智慧殿堂了。

「接下來該測一測自己的實力了。」白羽大概能確定自己是中級戰將的力量,但是具體是多少就無法確認了。

「喝!」

白羽低喝一聲,右臂瞬間發力,重重的落在拳靶上面。

——26781KG。

這數字已經不低了,即便在那些中級戰將當中也算是不錯了,當然,跟那些資深的中級戰將比起來還是差上一點。

接下來白羽又對神經反應進行了測試,測試結果是中級戰將,優秀。

對於這個結果白羽還是略微不滿,畢竟他很早之前就達到了入微級身法,但是經過這麼久的磨練,距離完美層次還是有不小的距離。

至於速度方面倒是平平常常,跟其他戰將沒多少差距。

「可惜白靈米種子和靈水這東西都屬於不能升級到物品,要不然,我的實力還能提升的更快。」白羽無奈的搖了搖頭。

黃巾力士能夠升階,也是靠着血脈化生池才能晉級。

「接下來就是給黃巾力士他們配上合適的裝備了。」

有了一身的裝備后,黃巾力士他們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

白羽來到之前租賃的一處隱秘倉庫,喚出那二十多個有身份的黃巾力士,然後把材料分成二十多份,裝滿他們的背包,讓他們前往HR聯盟出售。

至於剩餘的材料就留待下一次出售了,因為明天就要出發去荒野了。

他們出售完材料后,然後又買了白羽吩咐過的裝備,就會回到各自的租房裏面,等待白羽通知。

等到了荒野裏面,他們才會回歸白羽的隊伍里。

「任重而道遠啊!」白羽感慨一聲。

1000個黃巾力士都要換上全套的裝備,而這些裝備最少也要A8級別,這樣才能給他們帶來較大的幫助。

而這樣一套,連帶着全身防護服,武器等等,在HR聯盟裏面最少需要花費15億。

而想要所有人都穿上這一套裝備,至少需要15000億,這可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他剛剛出售的材料也不過賣了64億。

白羽只買了1套留給黃一使用,剩下的錢全部都用來購買戰刀,買了12把A8級別戰刀。 如果說現如今,這個馮璐和蘇衛他們兩個少年的年齡之上也並不是特別大,也僅僅處於二十左右的年紀而已,他們的年齡都非常的年輕,因此他們兩個人都非常想要順利的壓倒對方,不過奈何他們兩個人的實力都非常的有限,首先由於這個馮璐的修為境界目前也僅僅處於武魂境七段而已,雖然說他現在比面前的這個蘇衛的修為境界要高一些,但是卻高的並不多,因此這時候的他雖然說非常想要直接將這個殺死掉,但是由於這個蘇衛也同樣擁有自己的底牌,這個底牌當然就是沈建送給他的培元丹和妖化丹,如今這個蘇衛能夠利用這些丹藥,極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所以說這時候的馮璐如果真正的想要殺死這個部位的話,其實非常的困難,在這種無奈之下這個蘇衛,一直能夠和他一直堅持下去,不過眼前這個馮璐,修為境界方面也僅僅比眼前這個蘇衛高上一個小等階而已。

不過從目前來看,這個蘇衛如果想要殺死這個馮璐,其實也並不是非常的容易,畢竟如今他的修為境界比對方弱上一些,因為在武魂境界的武者當中,每提升一個等階的話,尤其是在前期中期後期這三大階段裏面,武魂鏡的武者的作戰實力和作戰手段,都是有着天壤之別的,武魂境中期的武者也僅僅推動出元力凝兵而已,然而到了武魂境後期卻能夠進行元力象形,所以說在他們這時候進行作戰的時候,馮璐自然是佔有一定的優勢的,因此這時候這個蘇衛如果是真正的想要殺死這個馮璐,其實是非常的困難,在這種無奈之下這個馮璐和這個蘇衛他們兩個人幾乎誰也無法打得過誰,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只能依靠自己的丹藥,對自己體內源源不斷的能量的補充,從而互相攻防,他們就看一看誰最後能撐到最後。

這一點就能夠充分的體會出丹藥在作戰時候的重要性了,品質越高的丹藥對於武者自己自身實力的提升就會越是明顯,馮家正是由於通過和歐陽家族進行聯盟,從而得到了歐陽家讀得很多,但要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歐陽家族的子弟們,才能夠真正的得到馮家的功法武技,並且得到馮家高手的指點,而這些馮家的武者們由於得到了歐陽家族送給他們的這些丹藥,以至於讓他們這些人的作戰,實力擁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馮家自然能夠漸漸的壓倒蘇家一頭,以前蘇家對於他們馮家是完全不服氣的,然而時至今日,情況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這時候這些馮家的武者幾乎每一年房價的武者都可以做到揚眉吐氣因為他們完全可以藉助歐陽家送給他們的這些丹藥,充分的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只有這樣的話,他們才能夠對那些蘇家的高手進行致命的進攻。

不過,這時候這個蘇衛由於清晰的聽到了那個馮璐對蘇夢的侮辱,所以說這時候的富貴感覺到非常的生氣,所以說這時候這個服務也非常想要真正的將眼前這個馮璐直接去殺掉,這時候顯然這個部位已經動了殺心,如果這個部位能夠直接順利的將這個馮璐殺死的話絕對不會拖延哪怕一秒鐘。

「馮璐我現在就能殺你,你信不信?」

此時此刻這個蘇衛在說話的時候,幾乎每一個字都是咬着牙根說出來的,因此再加上現在這個不畏身上冒着燃燃的烈火,讓他的身體之上能夠擁有着非常強大的熱量,即便是周圍的溫度也開始迅速的提升,雖然說他身上的這種火焰力量遠遠的比不上沈建所施展出來的九陽焚天火,不過這時候他身上的火焰也是同樣非常的強大的,以至於讓眼前這個馮璐感覺到非常的害怕,因為馮璐的武魂,可是金錢豹金錢豹武魂今晚的物理攻擊和身法速度方面非常的強大不過這時候的這個馮璐的金錢豹武魂。也是同樣非常害怕火焰的一旦這個思維,在此時此刻利用火焰攻擊技能來攻擊這個金錢豹,武魂的話,可能這個馮璐根本就無法抵擋住這個服務對他所進行的攻擊。所以說這時候的這個馮璐非常想要逃跑,他並不想和這個蘇衛一直糾纏在一起,然而蘇衛由於能夠施展出來,金焰神鷹的利爪來糾纏他,在兩個利爪抓住他的頭顱之後,以至於這個金錢豹武魂根本就無法逃走,而且他的一隻手甚至都扣在了這個馮璐的身上,讓這個馮璐此時此刻根本就無法進行動態,這個馮璐在無奈之下只有向這個不為暫時示弱,他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如果戰鬥起來的話,可能完全不是這個所謂的對手,因為此時此刻這個富貴由於得到了沈建送給他的極品培元丹,因此這時候體內擁有着源源不斷的元力能量,這種能量在極品培元丹的作用作用之下,可以說這種能量非常的濃郁,而且作用力非常的強大,這時候的他完全能夠利用自己充分的強大的實力,攻擊這個馮璐,在加上如今他能夠調動金眼神鷹的火焰之力,而火焰之力卻正是馮璐害怕的一種火焰力量,所以說這時候這個部位已經看出來了如今這個馮璐的金錢豹武魂的充分的弱點,所以說這時候這個富貴牌前要對這個馮璐進行致命的進攻,這時候既然找到了這個馮璐的弱點,那麼這個蘇衛接下來對馮璐進行進攻的時候就方便多了,畢竟有一句話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所以說,現在這個服務也可以說完全不用再懼怕這個馮璐了。

不過反之這個馮璐在現如今卻非常的害怕,他當然在作戰理論方面要超過這個所謂的,不過畢竟如今對方的火焰力量是他所懼怕的,所以這時候這個馮璐如果想要真正的攻擊這個部位的話,卻充滿了劣勢,因為它根本就無法對付蘇衛接下來所施展出來的火焰進攻。

「我說蘇衛如果你能夠見好就收的話,或許我們房間的子弟們能夠網開一面,最起碼能夠饒你一命,如果這時候你非常的執迷不悟,非常想要和我頑抗到底的話,那麼我今天可就告訴你,今天死掉的肯定會是你,因為你以你現在目前的實力來說,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真正的想要和我之間心情作戰的話,可能今天將會是你們,因為你現如今的作戰實力方面和作戰經驗方面,是非常的欠缺的,我就搞不懂,本來如果你們這些人如果要是投奔我們馮家的話,你們這些虛偽的語言天賦非常高的武者,可能會擁有非常好的前途,因為我們馮家很快就能夠統一薊州城,成為薊州城裏面的第一大家族,不過你們為何非要以卵擊石呢?」

馮璐對眼前的這個蘇衛說道。

然而讓這個馮璐此時此刻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蘇衛聽到了馮璐的勸說之後,不僅僅沒有去哄他,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我說馮璐你這個人還有臉沒有臉了,你明明在作戰實力方面可能就不是我的對手,而現如今你非要硬撐著和我之間進行作戰,現如今我的火焰力量馬上就能夠將你擊敗,而且這時候你顯然已經窮途末路了,你根本就無法對我進行長時間的作戰,可這時候你更可笑的是竟然對我口出狂言,竟然打不過我就像我直接認輸就可以了,給我磕幾個響頭的話或許我還能給你一個非常體面的死法。不過這時候你非要在這裏強硬的支撐著,不過以你目前的實力來講,即便是你勉強支撐在作戰實力方面也完全不是我的對手,所以說這時候的你見好就收是最好的結局。然而你如此的執迷不悟還非要讓我們投奔你們馮家你覺得你們馮家有多強的實力了,我告訴你我們蘇家的實力馬上就要迅速的增長起來在沈建兄弟的幫助之下我們這些普通的子弟,們都會擁有非常多的妖化丹在這種妖化丹的。幫助之下,我們這些普通的子弟們也能夠擁有非常強大的戰鬥力。你們這些馮家的武者們,如今想要和我們蘇家武者進行作戰的話,你們可要掂量掂量,因為現如今來講,你們的底蘊非常強大,只不過我們蘇家自然也有我們蘇家的底蘊,我們畢竟都是發展了上百年的大家族所以說你們馮家消滅掉我們蘇家完全是不可能的反正我們附加在得到一定的契機。之後如果想要在這個時候,滅掉你們馮家的話,可以說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因此這時候的馮璐你不要再說對我口出狂言了,我也不想聽你所說的,那麼多的廢話,我就問你現在服不服?」

很顯然如今這個蘇衛在說話的時候已經表露出了非常威脅的口味,顯然如今這個馮璐,不屈從蘇衛所說的這些話的話,這個部位很可能就會迅速的直接將他殺死掉,而不會留絲毫的情面。

「我今天就不服你怎麼了,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能夠攻擊我,你也僅僅是依靠沈建送給你的妖化丹讓你的作戰實力得到短時間的提升罷了,然而這種短時間的提升接下來會讓你陷入大大長時間的虛弱,而在你虛弱的時候,這就是我殺死你的時候,因此這時候的你,束手就擒還來得及,一旦你身體虛弱起來之後,我想殺你,便如同踩死一隻螞蟻還容易,我真的不知道如今哪來的底氣,如今向我們強大的馮家挑釁。」

「哼,馮璐,既然你如此的執迷不悟,那你就受死吧!」

蘇衛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迅速的張開了大嘴,讓如今眼前這個馮璐完全想不到的是,這個蘇衛在妖化丹的幫助之下,自己的身體得到了短時間的變形,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所謂的身體短時間內將變成金焰神鷹的樣子同時能夠施展一些金焰神鷹的火焰技能和各種攻擊天賦,不過這時候的這個,蘇衛在身體變身的時候,絕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經變身了,比如說它的利爪,翅膀都已經變了過來,唯一沒有變化的就是他的頭顱,本來這個所謂的投入依然是人類的投入,不過在忽然之間隨着這個所謂的醫生哈哈大笑,他的這個頭顱忽然之間,也變成了金焰神鷹的投入,隨後他便張開她的猙獰的大嘴,迅速從自己的口中吐出一股火焰,這股火焰當然也是經驗的血脈天賦技能這種技能,屬於非常明確的火焰攻擊,這種火焰攻擊可以說是非常的強大,這種強大的灼燒之力,讓眼前的這個馮璐根本就無法進行有效的抵抗,這個馮璐在現如今雖然說非常的想要。躲開金眼神鷹的火焰對他所發出來的強勢的攻擊,不過這個經驗實際上做噴塗火焰的時候,這種速度真的是太快了,這種超快的速度讓這個馮璐根本就無法躲避,再加上如今這個金焰神鷹的兩隻前爪用力的扣在了這個金錢豹的和馮璐的本子身上,以至於讓這個金錢豹武魂和馮璐的身體根本就無法動彈和逃跑,所以說,這時候這個紀念神鷹,完全將這個馮璐束縛住。

忽然之間,一股火焰迅速的噴吐在了眼前的這個馮璐以及他身前的金錢豹武魂的身上,這個馮璐頓時感覺到一股非常濃烈的火焰力量進入到他的身體以至於讓眼前這個馮璐根本就無法抵擋住它的火焰攻擊,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馮璐如果真的想要。真正的想想要通過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來阻擋這股火焰的話,其實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他的武魂畢竟是金錢豹,因為每個人的武魂,決定他元力的屬性,金錢豹武魂的元力屬性屬於木屬性木是最怕火的,所以說這時候這個金錢豹武魂,在金焰神鷹的灼燒之下,能夠感覺到自己從內到外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疼痛感和灼燒感。

無奈之下,這個馮璐為了不至於被金焰神鷹的這種強勢的烈火將它燒成灰燼,只能夠用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來進行阻擋,不過這種元力能量的阻擋可以說是非常的有限的,因為這種火焰力量幾乎是無處不在的,很快這個馮璐的身體便燃燒成一個大火球。

更加可怕的是,這種火焰力量不僅僅迅速的進入到了這個馮璐的身體之上,與此同時還攻擊到了他眼前的金錢豹武魂的身上。

「壞了,這個馮璐竟然被這個蘇衛直接打敗,如今這個蘇衛,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很快就能將眼前這個馮璐擊殺掉!」

現如今很多的這些馮家的武者們非常的着急,因為這個馮璐儘管說在他們馮家算不上是核心子弟,在馮家的這種少年一代的地位也並不是特別的高,然而這個馮璐也畢竟是馮家耗費很多的資源才培養出來的少年武者,因此這時候這個馮璐一旦被這個蘇北直接殺死掉的話,不僅僅對於馮家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損失,同時也會真正的減弱他們方向的事情,到那時候一旦這件事情傳出去的話,幾乎外面的人都會知道馮璐這位修為境界在武文靜7段的武者竟然被蘇家一位普通的就5塊錢6段武者直接打敗掉。

「你覺得現在你還是我的對手嗎?哈哈哈哈,我說馮璐剛才你還想着在我面前卻想讓我投降你們,然後覺得自己打不過我,又不像我認慫,反而勸說我讓我投降,今天我可告訴你今年死掉的必然會是你,接下來我們蘇家的這些強大的物種不僅僅要將你們這幾個人殺死,同樣會讓你們馮家的所有的老傢伙高手通通都殺死你們馮家,今後必將會成為歷史!」

這個蘇衛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他體內的火焰能量迅速的凝聚,然後迅速凝聚出一個火焰的巨劍,只有火焰的巨劍便迅速的向眼前這個金錢豹武魂攻擊而去。

然而這個金錢豹武魂在此時此刻根本就無法抵擋火焰巨劍對他所發出來的強勢攻擊,所以說這時候當這個火焰巨劍迅速的進入到了這個金錢豹的體內之後,這個金錢豹顯然力不能支,在火焰之力的炙烤和灼燒之下,迅速的化為了灰燼。

要知道武魂可是武者的靈魂之一,因為武者的武魂說白了也是武者靈魂的一部分,當這個金錢豹武魂,被這個部位的肌腱神經直接擊傷之後,這個蘇衛同樣能夠感覺到非常劇烈的疼痛,這個金錢豹如今也是實體狀態,利用着非常濃郁的元力能量,它變成實體狀態進行作戰,不過既然他的體內的這種實體狀態的這個金錢豹已經在漸漸適應的攻擊之下再次化為虛體,這時候這個蘇衛顯然根本就無法和他進行作戰,在劇烈的疼痛之下,閉上眼睛,忽然之間便暈了過去。

而在這個馮璐在暈過去之後,他身後背後的,你對元力失望也無法再繼續維持他飛行,所以說他的身體迅速的掉了下去。。 車裏,傅藝橫一臉的厭惡,他剛才說了很噁心的話,噁心的讓他想吐。

明明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竟然還妄想要他的珍惜,可笑。

如果自己沒有英俊的外貌,權勢,她會喜歡上自己?呵呵。

他眼底都是冷光。

突然手機響起,他看了一眼,接聽。

「我是褚逸辰」

傅藝橫握着手機的手,一緊,心裏的反胃感更重,又來一個讓他討厭的人。

「褚總,有事?我記得我們之間沒有生意往來,怎麼會打我的電話。」

褚逸辰站在游輪護欄邊,沒有拿拐杖,來往的客人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男人畏懼,女人驚艷。

褚逸辰不為所動,出聲。

「是你找人把顧匯按在水裏的。」

「是!」

傅藝橫承認,現在這個時候,他不想裝了

「你是在給她拉仇恨?」

褚逸辰生氣,他不知道顧匯把這件事算在安安的頭上。

傅藝橫不屑「我沒有想過,因為我不可能給顧匯這個機會。」

如果他還不識相,那麼就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他有這個能力。

「呵呵,不是說只做朋友,終於露出狐狸尾巴。」

褚逸辰覺得自己的直覺是對的,阮潔就是一個幌子,用來靠近安安的幌子。

「我們都是男人,你應該明白我的心思,我愛安安,永遠也不放手,現在她已經找到家人,你也知道她是沈昊穹的女兒,所以你該放手了!她往後的日子,我來接手。」

「我會給她最好的一切,強過你百倍~!」

傅藝橫眼裏都是愉悅,感覺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所以老天還是幫着自己的,給了安安那樣的身份,讓他和褚逸辰有仇。

褚逸辰髮絲被夜風吹亂冷冷地說「別做夢,你永遠也不可能有那個機會,就算我和她有仇,你也沒機會!」

「是嗎?那你們現在不是已經分開了。」

傅藝橫輕笑。

「褚逸辰做人不要太自滿,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別人花費多大的精力在背後追趕你!~」

他現在的實力可不輸給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