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明白此,江晨拱了拱手,誠懇地說道:「陳公,您如此一說我就汗顏了,陳總管於我有恩,我怎能知恩不圖報,又怎能挾功而圖利?我現在所住所食皆為陳總管所賜,所還敢再有所圖啊!」

陳方臉色一整,哼了一聲道:「別說什麼知恩不圖報的事,對於我陳家來說,這是兩碼事,不然我陳家如何立於長安?此事就如此了,你既然攀了太子的高枝,我陳家是不敢再留你。此後大家各走一邊吧!」

江晨哪想到這陳方說就變臉就變,根本沒再虛與委蛇,赤果果地就說了出來,心裏也沒再存什麼心思了。 第1014章

少部分人知道這件事,事後都被帝宮親自出面。

頂級的人物,進行了封口。

不在頂級的人物,直接清除了他們的記憶。

就連古劍晨這等人,從中州回來,也是一愣一愣的。

他明明記得有什麼事,卻又想不起來。

天刀數萬名將士,不管是本來就清醒的,還是被陳天選從閻王殿里拉出來的人。

所有人,一一嘉賞。

天刀之王的位置,還是由蒼狼王暫持。

……

另外一邊,陳天選從帝宮出來,外圍的天刀將士已經被驅散。

記住網址et

白兔在宮門之外,等著陳天選。

看到陳天選歸來,白兔很是不甘。

她一把拉著陳天選,搖頭問道:「陳王,為什麼所有的獎賞都下來了,這些上面卻沒有你。」

陳天選看到白兔難受的樣子,並沒當一回事。

如今的他,錢,權,一切於他,如同浮雲。

陳天選最想看到的,不是這些。

而是,方糖。

他朝著門外,一圈圈的看過去。

人群之外,並沒有看到方糖。

只看到了從帝宮出來的古劍晨。

古劍晨見到陳天選,筆直走過去。

他冷眼笑著,故意嘲諷道:「嘖嘖,陳天選,好久不見。難怪之前方糖一直對你猶猶豫豫,原來你是天道之王。不,準確的說,你是前天刀之王。」

「哈哈哈,天刀十萬將士都有封賞,唯獨你沒有!」

「你這個前天刀之王,當得也真是憋屈。」

古劍晨的話很刺激人。

就連一旁的白兔,都想衝過去,直接打人。

白兔剛要出手,陳天選已經攔住了他。

古劍晨又笑著說:「對了!我差點忘了!十二天王,也沒有獎賞。」

「難怪其他天王,現在還沒來。倒是你這妞長得還不錯……要不這樣,你跟著我走,以後還能吃香的喝辣的。」

「古家的待遇,絕對不會比天刀之王的差。」

白兔冷哼一聲,不爽的盯著古劍晨說道:「你,想得美!!」

古劍晨不當一回事,哈哈哈大笑,轉身便走:「沒事,小美人!你以後,會求我的。相比於方糖這種窈窕淑女,本少爺其實更喜歡你這種身材臉蛋都有的女人。」

「另外,順便告訴你!本少爺想要得到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

語畢,古劍晨揚長而去。

白兔聽到這話,氣得胸前都要炸了。

「主人,你就讓他這麼說。」她癟癟嘴,不高興看著陳天選。

陳天選只是把帝宮內的事,都給白兔說了。

白兔一聽。

一年內,要讓陳天選進入皇級。

這,比登天還要難啊。

「主人,這絕不可能的。我聽說,廖玲玲進入皇級用了五年的時間,陳頂進入皇級用了三年的時間。而陳金龍作為陳家天才級別的人,進入皇級……至今都沒達成。」

「皇級不是多難的問題,而是大夏的資源有限。」

陳天選反而輕鬆的笑著:「不管多難,我都要做到。」 等到謝晚晴說完,吳大夫忍不住開口問道,「姑娘,你師從何人?」

「恩師正是鎮上名醫堂的鄭大夫。」謝晚晴笑意盈盈道。

「鄭繼仁鄭大夫?」吳大夫不由得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近日來,鎮子上傳的沸沸揚揚,說他師兄鄭繼仁新收了個女徒弟,且鄭繼仁十分看重這個女徒弟。

時常在人前吹噓他這女徒弟如何的天資聰穎,如何的勤奮努力,將來必成大器。

大家自然不把這話放在心上,只認為是那鄭繼仁老糊塗了,被女色所惑,才會如此吹捧。

他還想着抽空要去見見師兄,好好勸勸他,可不要老了老了,再干出什麼糊塗事來!

卻不想,還沒來得及去見師兄,卻先見到了他的女徒弟。

「正是。」謝晚晴沉聲道。

「鄭大夫是我同門師兄,你既是他的徒弟,論起來還該叫我一聲師叔!」吳大夫看着謝晚晴道。

「師叔好!」謝晚晴立刻甜甜的喊了一聲,接着道,「師叔,怎麼會這麼巧啊,我們也太有緣分了吧!」

「咳咳……」吳大夫咳嗽了一聲掩飾尷尬,他也收了不少徒弟,不過都是男的,還從未被一個女孩子這麼甜甜的叫過師父和師叔呢!

這感覺好像還挺不錯的,也難怪師兄會破例收了這丫頭了!

「既然你叫我一聲師叔,那我就不能由着你胡來!小謝啊,學醫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你這才學了多久啊,就敢給人治病了?不要一瓶子不滿,半瓶子咣當,這樣是很危險的!

就拿裴嫂子這病來說,我已經看了五六年了,難道不比你更清楚她的身體狀況?

要真是那樣,我這些年的醫術豈不是白學了?也白給那麼多人看病了?」吳大夫語重心長道。

看在謝晚晴叫他一聲師叔的份上,他也不好把事情弄得太僵。

只要她肯給自己道個歉,認個錯,並且保證日後不再胡來,那自己就寬胸大量原諒她這一次。

「師叔,您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但是我還是堅持自己的判斷。

如果師叔覺得不妥的話,那不如把師父叫來,我們三人一起會診,怎樣?」謝晚晴不卑不亢道。

雖說吳大夫相對於她來說是老前輩,老資歷,但是謝晚晴也不會因此就否定自己的判斷。

「哼,到時候你可不要哭鼻子!」吳大夫冷哼一聲,臉色冷趁著道。

「師叔,那就請您在家裏歇息一下,我這就去鎮上請師父!」

吳大夫什麼都沒說,雙手背在身後找了把椅子坐下。

裴昭立刻上前,「晚晴,我陪你一塊去!」

「好。」謝晚晴也不推辭。

裴昭去後院牽了一匹馬出來,謝晚晴看到那匹馬不由得一驚,「你們家還有馬?」

不是窮的都要吃不上飯了嗎?怎麼還有錢買馬啊?

「是我們家,這馬是我專門給你買的,你每天要去鎮上的醫館,有了馬,來去方便些。」

裴昭說着就伸手朝她,「來,我扶你上馬。」

「不用,我自己來!」說完,謝晚晴就握住了馬鞍,翻身上馬,動作瀟灑自如。

裴昭不由一笑,接着上馬坐到了謝晚晴的身後,雙手從她的腰間穿過,握住韁繩策馬飛奔。

謝晚晴能感受到裴昭離她很近,近到她呼吸都有些不自然了。

這讓她不由自主就想到了昨晚被他擁入睡的畫面,臉色越發紅了,這男人是故意的吧!

「想什麼呢?」裴昭突然發問。

「什麼都沒想。」謝晚晴立刻道。

「呵……」裴昭不由得低笑一聲,他明明看見她臉色緋紅,卻說什麼都沒想,騙傻子呢!

好在很快就到了鎮上的名醫堂,馬剛停下,謝晚晴就要往下跳。

裴昭當即按住了她,柔聲道,「慢著,我先下去接着你。”

謝晚晴還想說,自己沒那麼嬌氣,不需要。

但是裴昭已經下了馬,接着就直接伸手將她從馬上抱了下來,一時間,引得不少人圍觀。

謝晚晴臉越發的紅了起來,壓低聲音道,「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

「娘子,你害羞什麼,相公抱你下馬不是很正常的事嘛!」裴昭忍着笑意故意逗她。

正常你大爺,狗男人就是故意的!謝晚晴從他懷裏下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轉身朝醫館里去。

醫館里,不管是來的病人,還是謝晚晴的師兄們都看到了剛才那一幕,幾個師兄立刻就圍了過來,「晚晴,晚晴,這就是你相公吧?」

「晚晴,你相公長得很是清俊,和你也算般配啊!」

謝晚晴從牙縫裏擠出一個嗯字,接着就大步朝醫館里走去。

都是裴昭那個狗男人搞得事,他就是故意的,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自己的相公!

狗男人平時對誰都冷冰冰的,看着就是個禁慾男神,卻不想,背地裏比誰的花花腸子都多!

身後卻傳來腹黑狗男人清冷的聲音,「幾位是晚晴的師兄吧,在下裴昭,是晚晴的相公!

我和晚晴成親也沒請幾位來吃喜酒,真是不好意思,我備了點喜糖,各位不要嫌棄!」

「好好好,我們也跟着沾沾喜氣嘛!」

「裴公子好氣度,倒是配得上我們晚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