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盡辦法,但是最後依然誰都拿星辰塔沒辦法。

只能看著眼饞。

連他們的巨斧創始者,要不是有王毅這個怪胎,到現在都沒有一件至強至寶。

宇宙最強者想得到一件至強至寶都這麼困難,可以看出其珍貴稀罕。

至強至寶,鎮族之寶,能夠讓一個族群擁有底蘊,長盛不衰,也能讓一個強者實力提升到新的高度。

無價之寶!

「這是靈魂類至強至寶,是我送給老師你的,請老師收下。」王毅微笑道。

星獄之主一啰嗦,從無限遐想中驚醒過來,馬上搖頭。

「這太珍貴了,我不能要!」

這禮物太燙手了。

雖然是師徒,但也不能這麼來啊。

徒弟,你知不知道你這禮物能把老師活活嚇死。

「這至強至寶,這可是至強至寶。」星獄之主激動起來,「你應該留著自己用,再不濟也得給巨斧,給混沌……你怎麼能給老師我……」

星獄之主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心裡感動,但星獄之主是何等人物,依然拒絕這份誘惑,要知道這可是至強至寶,說實話這很不容易,有些強者性格就是這樣,說他們倔強也好,古怪也罷,但是都有自己獨特的性格。

這麼占徒弟便宜,星獄之主心裡很不安。

這可是至強至寶,價值無量,都能讓宇宙最強者眼紅,各方勢力為此血拚,無數強者瘋狂了。

但是就這麼一件至寶,徒弟居然送給了他。

星獄之主心裡很複雜,但是他還有理智,還知道顧全大局,讓王毅把這至寶送給其他族群適合的強者。

這至強至寶給自己真的浪費了。

王毅認真的道:「老師,我身上已經有靈魂類至強至寶了……」看到老師嘴角又開始抽搐,王毅咳嗽一聲,「這至強至寶是我專門為老師你準備的,老師你有了它,以後分身出去闖蕩,這至寶留在你其他神體坐鎮靈魂,再也不怕被靈魂滅殺控制了……」

王毅又淡淡的道:「而且這是弟子的至寶,弟子想送給誰就送給誰,如果不是老師的話我還不送了呢。」

星獄苦笑起來,這還真是他徒弟的性格,讓他這個做老師的也沒辦法。

看著面前的三件至寶,樣樣珍貴,隨便一件都能讓宇宙之主為此不惜代價的廝殺,當然最珍貴的還是靈魂至強至寶。

星獄之主猶豫一下,「另外兩件……」

「哦,是巔峰鎮封宮殿至寶和領域類至寶。雖然不算什麼,但是想到對老師你還有點用處,就送過來了,畢竟老老師你分身都需要麼。」

王毅輕描淡寫的態度讓星獄一下子噎住了。

王毅之前其實就送過巔峰宮殿至寶,那「獸頭船」,不過巔峰領域類卻是沒有的,想到老師神體不止一個,王毅自己又不稀罕,乾脆他就都送過來了。

星獄之主真的無語了,這是什麼態度,巔峰至寶不算什麼?而且還是珍貴無比的宮殿至寶和領域至寶,要知道在原始星,一件這樣的寶物出世,那些宇宙之主都能殺得血流成河,宇宙最強者都會出手,宇宙之主為此隕落幾個都很正常,還不一定能搶得到。

星獄之主看到王毅堅決的樣子,嘆了口氣,這師徒也怪,一個執意要送,一個猶豫不決。

「那老師我就厚著臉皮收下了……」星獄之主還是拗不過徒弟的心意,「對了,這至強至寶,我也許會借給族群其他強者……」星獄之主猶豫一下,還是和徒弟說明。

至強至寶給他也太浪費了,他平時躲在人類疆域核心還是很安全的,至於靈魂滅殺,能瞬間滅殺宇宙之主的靈魂攻擊還是很罕見的。

王毅點點頭,他知道星獄之主會借給誰,無非是巨斧創始者和混沌城主,至於其他人?就算他們想借,星獄之主都不一定敢借,畢竟至強至寶太珍貴了,更別說這是靈魂類至強至寶,整個宇宙海只怕都沒幾件,老實說就算把整個人類族群賣了都不夠這至寶一半的價值。

「這至強至寶,是從通天塔那裡得到的吧?」決定把至寶收下了,星獄之主鬆了一口氣,好奇問徒弟,「你現在身上到底有多少件至強至寶?」

老實說,不止他,整個人類高層,自從王毅「地獄君主」的分身在原始星一舉滅殺二十多位宇宙之主,都好奇他身上到底有多少至強至寶,不過星獄一直忍住沒問。

但是現在終於忍不住了。

徒弟都拿出來送人了,雖然送的是自己。還是讓他有種大罵敗家子的衝動。

「嗯……應該是……」王毅心裡盤算了一下,炎星巨獸身上有『浮屠斬』、『通天塔』、『烏侯甲』、『天羅地網』、『蜃樓珠』,那就是五件,其他三個神體都有至強至寶兵器,那就是八件,剛得到的真神傀儡應該也算是,那就是九件……

再加上老師的……

星獄之主看到王毅思考的樣子,眼皮子都快跳起來。

你這是什麼表情,你該不會連自己身上多少至強至寶都算不清了吧?

我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徒弟?

「加上老師的,剛好十件。」王毅認真的道。

「十件……」星獄之主心裡一抽,還好早已經有心理準備,雖然還是很震動,但是表面還能保持平靜。

孤身一人就能夠擁有如此多的至強至寶,整個原始宇宙,不!應該是整個宇宙海也只有他徒弟才能做到吧。

他徒弟,還是一個宇宙之主,身上的至寶就比宇宙最強者都厲害了。

星獄之主莫名感到驕傲。

隨後又感到莫名心酸,哎,他這個老師太沒用了,以後只能躺著養老,讓徒弟帶飛了。

不行了,先喝杯酒壓壓驚。

王毅看到老師一臉淡定從容的端起酒杯,又笑了笑,道:「其實老師那靈魂至寶也很珍貴的,大概相當於十五件巨斧的那至強至寶兵器吧。」

「噗……」

不行了,誰來幫我收了這妖孽的徒弟!

7017k 天牛城

費流火看着下面一個天刀幫的人,表情很豐富,甚至有一點不可思議。

「你說的是真的?」

剛剛他已經從下面這個人嘴裏得知了嚴刀的動向,同時也知道了嚴刀這兩天做的事情。

說實在的,他有些不敢相信嚴刀已經殺了上千人,男女老少全不放過。

如果是真的,那嚴刀接下來還要繼續屠殺的事情也絕對是真的。

他有些想不通,一次失利為什麼會讓嚴刀變成這樣?

「大人,我說的都是真的,現在我們天刀幫的人全部不願意再跟着嚴刀,只要大人前去截殺,我們天刀幫的人全部會幫助大人!」

費流火漏出一抹狐疑:「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他有些懷疑這是嚴刀的陷阱,就一個人過來說兩句他就相信,那麼他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大人,嚴刀現在完全著魔了,所作所為連畜生都不如,如若我所言半句虛假,任憑大人處置!」

說着這人腦門狠狠的磕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鮮血從他腦門流出來,浸染了地面。

費流火散去面上狐疑,沉聲道:「好,既然嚴刀現在如此畜生,那我不管從哪方面講都必須出手制止。」

「來人,先帶這位天刀幫的兄弟下去休息。」

天刀幫的人沒有絲毫反抗,跟着下去了。

路線他已經告訴費流火了,現在費流火這是軟禁他,只要證明他說的是假話,那麼他就死定了。

費流火在座位上沉思。

答應對方當然不是因為完全相信了對方的話。

對方嘴裏的話最多只能信六成,那還是因為對方說的真實。

答應對方的理由主要還是兩個。

對自己實力的自信,為那位被折磨死的兄弟報仇!

這兩個理由他就足以出手。

至於對方會不會有什麼陰謀詭計,他統統不在乎,實力才是根本!

「來人!通知下去,找到嚴刀的下落,準備出發!」

不一會後,費流火就帶着流火幫上百精銳出了天牛城。

「幫主,我們現在去那個方向?」

「去紫花村。」

那是被嚴刀屠殺的第一個聚集地,他要去看看,那人說的是不是真的。

一群人快馬加鞭,濺起無數塵土。

半小時后,他們來到了紫花村。

還沒靠近,他們就聞到了沖鼻的血腥味,十分的濃烈。

進去之後。

滿地的屍體浮現在他們眼前,有的被砍成了兩半,有的頭被砍掉了,有的四肢分離…….

一副人間地獄的景象出現在費流火面前。

現在是末日,他們並沒有被眼前的場景嚇到,只是想想這是嚴刀造成的就有些冒火。

「全速前進,找到嚴刀!」

…….

石九小隊,經過小半天的長途跋涉,他們已經來到了天牛城門外。

木奎一邊進城一邊吐槽:「你們說快到的那段路上怎麼會有那麼濃烈的血腥味。」

石九說道:「不知道,可能是附近死了一堆怪物吧。」

進城后眾人按照商定好的行動。

簡單來說就是自己逛自己的。

路聖先是找了一家商會把手裏的紅囊販賣出去了一部分,只留下了五十枚,這些他打算找個機會給衛良。

販賣紅囊讓他收穫一筆巨款,612枚一階源珠。

這是有史以來他收穫最多的一次。

帶着這筆巨款,他來到養殖店。

老闆還是那個老闆,路聖認識對方,不過估計對方已經不認識他了。

這家店很大,人流也很大,路聖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顧客,沒什麼值得老闆記住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