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了背後的異樣,宇文天將九幽紫炎蓮和雷心炎同時調了出來,迎向對方。

「我勒個娘嘞!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兩種異火!」幽冥鬼火的攻勢被阻,看到了眼前的九幽紫炎蓮后,震驚不已,如果說有人能得到一種異火,便已經是福澤深厚了,可是宇文天卻得到了兩種,而且還都是排在它前面的。

「哼!你管不著!」宇文天不予理睬,對偷襲自己的敵人,宇文天沒有一絲好感。

「哼!狂妄的小子,就讓老子將這兩個小傢伙吞噬了,說不定我的實力提高了,自己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幽冥鬼火露出十分貪婪的神情,再次沖向兩種異火。

宇文天暗道不好,便立刻將九幽紫炎蓮和雷心炎收了回來。

自己口中的食物被奪,幽冥鬼火自然是心有不甘,怒氣橫生,它再次將怒火發泄在宇文天身上。

只是,在它靠近宇文天三尺的時候,便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給禁錮了,緊接著,它便看到了這世上最為恐怖的事情,而且還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只見,宇文天的丹田中衝出一個黑色的珠子,散發出灰色的光芒,將幽冥鬼火包住,瞬間,光華大作,幽冥鬼火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便沒有了聲息。

片刻之後,神秘黑珠回到了宇文天的丹田之中,四周沉寂下來。

宇文天內視丹田,只見神秘黑珠周圍懸浮著三朵火焰,一朵是九幽紫炎蓮,一朵是雷心炎,餘下的一朵呈綠色,骷髏狀,很明顯,這是幽冥鬼火,只不過,此時的幽冥鬼火已經沒有了靈智,徹底化成了一朵普通狀態的異火。

宇文天連忙盤坐下來,仔細感受這幽冥鬼火,趁機將其煉化,以便能完全掌控。

百多個時辰過去了,宇文天睜開了眼睛,吐出一口濁氣,才站起身來。

看樣子,幽冥鬼火肯定是被成功煉化了。

他感受了一下丹田中的情況,控制著幽冥鬼火擺弄了一陣,便向著深處走去。

就這樣,一直行走在無明業火之中,不知年月,不知春秋,他也不知道那超脫之所在何處,只是感應著那股力量,走下去。

歲月幾許短,業報何其多。

無間索輪迴,阿鼻覓超脫。


紅蓮蛻凡胎,無明知苦果。

證道應何往?佛曰不可說。

無休止地走下去,宇文天變得蒼老了,頭髮灰白,鬍鬚垂胸,似是過了千年萬年。

的確,從宇文天進入火海算起,他已經走了四百多萬個時辰了,這在人間差不多就是千年。

千年裡,宇文天的頭髮白了,鬍鬚白了,腰也彎了,但他卻絲毫沒有感覺,仍是大步向前奔去。

又過了千年,他的頭髮掉光了,鬍鬚也掉光了,步子越來越慢了,佝僂著身子,依然堅定不移地向前走去。

又一個千年後,他幾乎走不動了,可是這時候,他卻不用走了,他停了下來,看著眼前這個百丈高的玉碑。

他暗淡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起來,他的要挺了起來,無比震驚地看著眼前的玉碑。

這是一塊形體上沒有任何斧鑿過的玉碑,乃是天然形成,沒有稜角,極其美觀。

讓宇文天震驚的是,這百丈高,十丈寬的玉碑,赫然是一塊極寒源玉!

極寒源玉,神級煉器材料!

傳說中的存在!

天哪,怎麼會有這麼一大塊極寒源玉?

整個人間都難以尋到頭顱大的一塊,而這地獄深處卻有這麼大一塊,真是匪夷所思。

廣闊的背面上刻著一段古樸的奇異文字,現今已經沒有這種文字了,不過宇文天卻認識。

南無阿彌多婆夜,

哆他伽多夜,

哆地夜他,

阿彌利都婆毗,

阿彌利哆,

悉耽婆毗,

阿彌唎哆,

毗迦蘭帝,

阿彌唎哆,

毗迦蘭多,

伽彌膩,

伽伽那,


枳多迦利,

娑婆訶!

這是一段經文,名為《往生咒》,宇文天肯定不知道這是什麼經文,不過此時他已經被這簡單的不到百字的經文給吸引住了了,情不自禁地朗誦了起來。

誦過第一遍之後,宇文天的頭髮長了出來,誦過第二遍之後,他的鬍鬚也長了出來,誦過第三遍之後,他恢復了輪迴之前的模樣。

誦過第四遍之後,他身後顯現出了三十三道法相,每一相各不相同,卻都是宇文天自己。

他盤坐在地上,開始誦讀第五遍,漸漸的,他身後的法相匯聚成一,盤坐金蓮之上,寶相莊嚴。

誦讀第六遍之時,他的身體漸漸升至十丈高空,盤坐火蓮之上,胸口「卍」字光芒大作,照耀千里。

誦讀第七遍之時,宇文天舌燦金蓮,聲傳萬里。

誦讀第八遍之時,火海邊沿的幽魂全部都聽到了,跪倒在地,頂禮膜拜。

誦讀第九遍之時,地獄的一處大殿之中,高堂之上的一道沉思中的身影慢慢睜開了眼睛,看向無邊火海的深處,嘆道:「大世來臨!」

誦讀第十遍之時,幽冥界最宏偉的殿堂之中,一道冥想中的神秘身影也動了一下,幽然嘆道:「大劫將至!」

誦讀第十一遍的時候,無間地獄之中眾生皆跪拜在地,傾聽梵音,此時,天上下起了花雨,九色九瓣,美麗無比。

梵音清唱,天花亂墜!

誦讀第十二遍的時候,整個地獄都聽到了,眾生皆頂禮膜拜,身上的業力漸漸散去,痛苦的嘶吼聲,所有的聲音停止了。

誦讀第十三遍時,金光照耀了整個無間地獄,眾生一片安詳。

誦讀第十四遍之時,光明遍及了地獄,化去了眾生的一半業力。

誦讀第十五遍時,許多的幽魂得以進入輪迴,再世重生。

……

誦讀到第三千遍后,宇文天身上披上了一層九彩光衣,天地法則涌動,一股神秘的力量將其卷了起來,瞬間消失了蹤影。

宇文天雖造了無邊殺業,卻救濟一界,化去地獄眾生的一半業力,福澤無雙,他已經超脫了。

宇文天想著,這次應該是輪迴到天道了吧!

六道輪迴心魔劫,五道已安然渡過,所獲甚多,心境上的收穫是最大的,尤其是五世為人和地獄中數千年的行走,他感悟了太多太多,這比他收穫的功法靈寶還要好。

光華散去,宇文天出現在了一個無比玄妙的地方,星辰閃耀,不分晝夜,難辨四季,靈氣充裕,仙音渺渺,往來者,皆是一臉喜色,相處和睦。

這裡便是天界嗎?

所謂天界就是神界,乃是正直福德的靈魂所居之境界,此境界雖然享福,但是福報總有享受完的時候,就是修善到非想非非想處天,此天是三界最高天,但一墮落,仍然要輪迴的。

六道之中,天道的天界分為欲界天、色界天及無色界天。

在欲界天中,享福及壽元是很大的,沒有像人間的生苦、老苦及病苦。

欲界天的眾生,據說入胎時是男女一對一對地投生於天界的花蕊中的。在花開時,他們便以天男及天女的形式化生。在天界中,並不需日、月來報時,而以花開花合為一天。

這一道中的眾生一生享樂不盡,但是有很多天界眾人在享樂中墮落,墜入輪迴。

那些所謂的聖人不會墮落,那是因為墮落的籌碼不夠!

由此可見,天界雖為六道中福報最大的一道,但卻並非修持佛法的一個有利地點。正由於此原因,佛徒求生於凈土中,而不求生於天界享樂。

天界雖無生苦、老苦及病苦,但天界眾生在死前,一樣有極可畏的痛苦。他們的壽元雖極長,但始終亦難免一死。又由在天界投生時,他們的善業福報皆用盡了,下一生多投生於三惡道中。

!! 在死前的一段時間,天界眾生會出現天人五衰的情況,例如其身上的花會枯謝、身上不再放出光明、本來自然散發香氣之身現在發出陣陣體臭及身上開始流汗。

於此時,其天界友人都會遠遠避開他,任由他一個孤獨地等死。由於天界眾生自然有神通力,他們能預見下生將墮惡道。

天界眾生天生愛乾淨,而且一生享樂,在預見將生為世間的畜牲、地獄或餓鬼道眾生時,他們的恐懼及無依感是多麼的大呢!

至於色界及無色界天的眾生,情況雖不同,但他們仍然逃不出痛苦的結果,最終仍難免一死。

總的來說,不論人類是生於地獄的最深處或最大享樂的天界,仍然逃不離痛苦,也未脫出輪迴的循環,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經歷生及死。

只要一天仍被無明、貪、瞋、痴等煩惱所主,人類就一天不得自在與真正的安寧。

不過,對於這些書籍中記載的東西,宇文天卻不敢全部相信,要了解事物,必須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聽,用自己的鼻子去嗅,用自己的舌頭去嘗,用自己的皮膚去觸摸,用自己的思維去滲透。

不過,既然天界是神界,為什麼卻看不到神獸的存在呢,這裡全部是人!

難道是虛擬的天界,或者是人類的聚居地?

宇文天出現的地方沒有人影,若是有人影他便丟人丟大發了,到了現在他才發現自己是赤身光著身體,來不及多想,迅速在空間戒指里找了一套衣服,將自己過來起來,然後檢視了一下自己,發現沒什麼問題之後,才放下心來。

他向著前方走去,將注意力全部放在過往的無憂無慮的人身上,清凈無染,喜樂無為,這讓宇文天記起了古籍上的一段話。

「天人初出三界,結習頓忘,清凈無染,喜樂無為,氣入神觀。」

這是關於天界四種民天第一天太虛天的介紹,莫非這裡就是太虛天?


宇文天心中篤定,這裡可能就是無色界的太虛天。

他駐足在玉橋之上,看著清澈澄凈的池水,游魚嬉戲,自在怡然,毫不畏懼過往的行人。而池中七彩蓮花綻放,光芒閃爍,迎風輕曳,仙鶴飛來,停留在蓮葉之上,看著水裡的游魚,卻不去啄食,相處融洽。

他心中豁然開朗,沒有一絲停留,向著遠處仙山走去,那裡也有一座金碧輝煌的龐大宮殿,裡面相約奏響,其樂融融,與周圍的七彩霞光相映,玄妙無比。

這裡遍地都是靈草,滿山都是靈果,尤其是那七八階的靈草,就像是野草一樣,生長在路邊。


踩著霞光,踏著彩雲,宇文天攀上了仙山,看著眼前巨大的宮殿,讚嘆不已。

他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這個宮殿,似乎人類創造出來的詞語無法將其的美麗壯觀描寫出來。

宮殿大門之上的巨大匾額上有四個大字——去煩惱宮!

去煩惱?

這是何意?

如何褪去煩惱憂愁?

宇文天很不解,顯然,他已經被這四個字給震懾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