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林浩神色的變化,中年人低頭掃了他一眼,指著龍殿笑道:「這龍殿是先祖所留,雖然奢侈至極,但也不是沒有作用,整個龍殿乃是一座陣法,能夠連通我龍族的祖地,只是有些年未曾開啟了,」

「祖地,」林浩眼前一亮,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龍族的祖地對於龍族來說乃是至關重要的所在,這老哥為什麼要告訴自己,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林浩不禁暗自警惕,

「好了,我們進去吧,」中年人揮手,龍殿自動開啟,頓時霞光萬丈,仙霧噴薄,道道彩霧將中年人和林浩籠罩,載著林浩到來的那幾頭巨龍敬畏的看向龍殿,匍匐在地,沒有入內,

林浩則跟隨中年人邁入龍殿,龍殿之後是長長的走廊,廊道四周儘是美輪美奐的雕刻,彰顯著龍族獨特的品味和極高的藝術欣賞,長長的走廊過後,是一個極為寬闊的廳堂,有一塊紫金牌匾懸挂其上,三個金光閃耀的大字標誌著它的名字,龍神殿,

中年人在龍神殿門前停下腳步,轉過身,面帶微笑的看向林浩:「小友,我族的幾位宿老在裡面等你,稍後你便會知道我帶你來此地的原因了,」


話音落下,中年人擔心的看了一眼林浩肩膀的兔子,兔子感受到中年人的目光,身體陡然繃緊,瞬間僵硬,林浩感受到兔子的變化,將它抱在懷裡,擔心的傳音道:「兔子,你怎麼了,」

「我……我沒事,」兔子咬牙道,與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模樣大為迥異,


兔子的回答令林浩蹙眉,但他沒有繼續追問,只是疑惑的看向中年人,

中年人搖了搖頭,轉身面對龍神殿,躬身一拜道:「各位長老,我們找的人來了,」

「帶他進來吧,」片刻后,蒼老的聲音從大廳內傳出,緊接著,一抹濃郁的金光驀然從大廳中釋放而出,光芒熾盛無比,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林浩眼中,急速放大,使他不禁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他閉目的瞬息,他體內的九口洞天自動懸浮,熠熠生輝,甚至前四口洞天中的寶術真靈都一一顯化,在虛空中散發出寶輝,神聖而強大,

彷彿僅僅過去一瞬,又彷彿極為漫長,林浩幽幽轉醒,睜開雙目,

他驚訝的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大廳中,使他亡魂大冒,這群老龍果然實力強橫,苦笑中,林浩也鬆開緊緊蹦起的神經,因為不管他如何反抗都沒有用,

心態調整后的林浩開始大量四周的環境,這座大廳建造的比外面更加奢華和精美,簡直是藝術的殿堂,

每一件飾品拿到外界都能拍出天價,不單單因為它們的材質極為稀缺和強大,更因為它們雕琢的精美和造詣,甚至在幾件飾品上林浩都感覺到明顯的道韻氣息,

一件物品一但擁有道韻,將會價值連成,因為這樣的器具佩戴在身上,將極大的增進自己感悟此物品蘊含道的速度,乃是地階修士趨之若鶩的神器,

在大廳中央此時正端坐著七名老者,他們周身被仙霧縈繞看不清容貌,身上的氣息卻如海般浩瀚,帶給林浩極為強烈的衝擊,

「晚輩見過各位龍族前輩,」林浩心神一凜,彎腰行禮,

「小友不必多禮,此次請小友過來多有冒昧,但事關我龍族興衰,不得已才將小友請來,」坐在最前方的老者傳出話語,「老夫知道小友多有疑惑,龍皇你解釋一下吧,」

「龍皇,」林浩看向身旁的中年人,想不到這個和自己吃肉喝酒的人竟是龍皇,

「是,大長老,」龍皇對說話的大長老行了一禮,轉身看向林浩道,「此事說來話長,首先要從我龍族祖地說起,我龍族的祖地乃是先祖龍神以莫大神通法力構建的一處洞天福地,其內自成一界,內蘊大造化,每一個進入祖地的龍族弟子走出后,盡皆功力大進,日後成就不可限量,」

「然而先祖考慮到洞天福地的資源有限,便限制了進入祖地的龍族等級,同時限制了祖地的開啟條件,未曾渡劫成仙的祖龍才可入內,而且開啟條件極為苛刻,需要在至少一位龍族後輩,曾在涅槃境達到極境方可開啟,」

說到此處,在場的所有龍族臉色都有些難看,龍皇也是臉色微羞赧道:「然而千年以來,我龍族雖然自認肉身強大無雙,卻未曾有一位後輩突破桎梏,達到涅槃九重天的極境,龍族祖地因此也始終未曾開啟,我龍族近千年以來繁衍生息,高手無數,也無外來強敵,因此祖地的開啟始終未曾放在心上,更多的是作為對龍神的精神寄託,然而……」

龍皇恭敬的看了一眼坐在首位的大長老,道:「然而大長老前些日子耗盡百年壽元,窺探到一絲命運啟示:天地大劫降至,我龍族有萬劫不復之像,唯一的出路便是在祖地,此言一出,我龍族上下大驚,拼盡所有資源開始培養涅槃境的龍族子弟,可涅槃極境乃是天塹,沒有一個龍族能夠達到,因此我們才把目光放在外面,」

林浩聞言,略一思索問道:「晚輩有倆個疑問,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但說無妨,」為首的龍族大長老說道,

「第一,我涅槃境突破到九重天,無人得知,各位是如何只曉得,第二,我乃是人族,並不是龍族,不符合你們先祖的定下的條件,」林浩冷靜說道,對於這倆個問題,他最關注的還是第一個,他突破第九重天後,知曉的人除了兔子之外,都在絕仙洞中,

「對於這倆個問題,我倒是可以為小友作答,」龍皇笑道,「因為此次開啟的蠻荒秘境等級限定乃是涅槃境巔峰,我龍族尋找突破涅槃境極境之人,自然有所關注,最初我等也不能確認小友突破了第九重天,但小友絕對是最有可能突破的修士之一,」

「直到小友踏入大澤,與那頭水魔豹爭鬥,流露出的氣息才令大長老有所懷疑,便派我前去查看,不想小友果然突破了,這實在乃是我龍族之大幸啊,」

「至於並非龍族之事,我族內各大長老早有解決方法,若是小友能夠答應為我龍族開啟祖地,我等會用祖龍之血為小友洗身,以成我龍族之身,而且小友在祖地所得,我龍族一概不過問,」

「祖龍之血,」

林浩大驚,眼中爆出璀璨的光芒,就連林浩肩膀上的兔子也是發出一聲驚呼,這對林浩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龍族祖地,雖然定是危險重重,但造化也將是蠻荒秘境的數倍,

「若是小友答應,你的好友麒麟子也可一同入龍族祖地,接受龍神洗禮,覺醒麒麟血脈,」坐在首位的大長老在林浩猶豫的時候,再次開口,

「大長老,這不符合規矩,」

「麒麟子雖然暫住我龍族,但不是我龍族之人,豈能讓他進入祖地,佔據一份寶貴的名額,」

「以前的麒麟子還好說,如今的他深受詛咒,修為進境還不如普通妖獸,再多的培養都是浪費啊,」

「是啊,那傢伙在我龍域沒少折騰,前些日子才消停下來,」

龍族大長老話音剛落,大廳中的長老立刻三眼倆語的議論起來,

「麒麟子,」林浩聞言詫異,但他也是心思玲瓏之人,繼而震驚的看向懷中的兔子,驚道,「兔子,你是麒麟,」

兔子抬頭看向林浩,臉上露出歉意,嗖的一聲從林浩懷中竄出,霞霧蒸騰中,顯化出真身,龍頭、獅眼、虎背、麝鹿身威風凜凜,龍鱗遍布全身,金光閃爍聖潔無雙,其尾巴毛狀像龍尾,頭頂極圓,一對龍角崢嶸而立,竟與傳說中的麒麟聖獸一般無二,

「你,你……是兔子,」林浩吃驚結巴道,這前後差距也太大了, 「不過是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已,神韻早已消散了,」

「而且詛咒鎖魂,深入骨髓,甚至耗費我族龍神的一滴精血也毫無作用,」

「他已經廢了,廢物一個,」

未等兔子作答,周圍的龍族長老再次譏諷,

林浩聞言蹙眉,他細細觀察著恢復了麒麟身的兔子,他發現兔子鱗片雖然光亮耀眼,卻只是表面泛光,裡面正如龍族長老所說失去了神韻,成一片灰敗,在鱗甲之間,毛髮之下的皮膚也有一絲絲隱晦黑氣翻滾,林浩的神念微微碰觸,便感到一股極為強大的詛咒之氣撲面而來,

下一刻,似乎是感受到林浩的神念,那道詛咒之氣竟從兔子身體中凝形而出,幻化成一頭黑色骷髏頭,張口吞向林浩的那一道神念,

林浩大驚,連忙收回,卻驚駭的發現那道神念與本體永遠失去了聯繫,

「好厲害的詛咒,」林浩臉色發白,

「詛咒的力量又強大了,若是找不到化解之法,不出十年,麒麟子會被詛咒之氣徹底吞噬靈魂,成為一具行屍走肉,」龍皇搖頭嘆息,

麒麟子聞言踉蹌一步,倒向一側,緊緊這一會功夫,他身體中的詛咒竟強了一分,

「兔子,,」林浩一步邁出,伸手想要去扶麒麟子,

然而林浩卻發現一股無形的柔和力量,將他的雙手輕輕推開阻止他碰觸麒麟子,在這股力量一阻的間隙,兔子的身體轟然倒地,面色露出痛苦的掙扎和濃濃的不甘,

「為什麼,」林浩蹙眉看向龍皇,

龍皇臉上露出苦澀,道:「現在詛咒的力量連你的神念都能吞噬,若是你徒手碰觸,詛咒之氣可能鑽入你體內,若是那樣,你……」

林浩聞言,臉色一凜,隨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在龍皇的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他卻輕輕地彎下腰,伸出雙臂去攙扶化身麒麟的兔子,

「你要找死嗎,」

「不可以,麒麟子可是詛咒之體,」

「混賬東西,要死也等為我龍族開啟祖地再死啊,」

在場的龍族長老看到林浩的動作,全部驚呼出聲,

兔子掙扎的睜開眼睛,與伸出雙臂的林浩對視,這一刻,眼淚順著麒麟子的巨大雙目流下,這一刻,麒麟子臉上露出了微笑,那微笑透著濃濃的感激,透著濃濃的依戀……

昔日那些龍族見到自己如避蛇蠍,厭惡的神色,在眼前晃過,與林浩的身影成了鮮明的對比,


感動,也許只需要一個動作,

麒麟子掙扎的向後靠去,躲過了林浩的攙扶,它對林浩搖了搖頭,隨後顫音道:「浩子,謝謝你……真的,謝謝你……這些年,跟隨你的日子,我很開心,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我活不了了……可是,我真的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我想活下去……」

低聲的嗚咽在大廳中回蕩,兔子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它將自己身體用力的靠向牆壁,蜷縮成一團,

「兔子,你會好起來的,一定會有辦法的,」林浩面露不忍,柔聲安慰道,

「浩子,我活不了了,答應他們吧,不管那神龍之血,還是龍族祖地,對你來說都是天大的機緣,」麒麟抬起頭深深的看了林浩一眼,堅定道,「等你接受祖龍之血洗禮的時候,我會利用我族的秘法將體內唯一乾淨的真靈之血逼出,一同助你煉就龍身,」

「真靈之血,」

「麒麟子竟能逼出一滴真靈之血,太不可思議了,這些年他竟瞞著我們,」

「有了這一滴麒麟之血,我族的族人有極大的可能突破桎梏,達到涅槃九重天,」

兔子的話,立刻點亮了龍族長老眼中的貪婪,引起了他們高亢的議論,甚至幾位龍族長老都開始為麒麟真靈之血的歸屬爭吵不休,為自己的族人爭取這個天大的造化,彷彿那真靈之血本來就是他們囊中之物,本來就屬於他們龍族的,


「夠了,」

「夠了,」

一道爆喝,一道冷哼,一前一後驀然在大廳內響起,

眾人在聽到那聲爆喝的時候,臉上陡然湧上一抹怒色,轉身看向林浩就要喝斥,甚至有的龍族長老已經將威壓釋放而出,壓向林浩,

但是,第二道冷哼緊隨而至,直接將那數道威壓震散,更是在所有龍族長老耳邊炸響,聲音隆隆如天雷,使得他們臉色大變,轉瞬變的蒼白無血,彷彿在承受著什麼恐怖的威壓一般,

「龍族的威嚴都讓你們丟光了,」端坐在首位的龍族大長老,冷冷說道,「麒麟子能夠逼出真靈之血,那也是屬於他的,他自己能夠決定它的歸屬,既然麒麟子想送給小友,那就是小友的的造化,你們不得造次,」

「大長老,那可是麒麟聖獸的真靈之血啊,若是能夠得到,我族很有可能突破一位涅槃境極境的後輩,然後在進入祖地,絕對是天大的造化啊,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絕對是天生的至尊,」

「是啊,大長老,為了麒麟子我們已經做的足夠了,以前我們為了壓制他體內的詛咒之氣,甚至動用了我族的倆株聖葯,也到了它償還我龍族的時候了,」

龍族大長老聞言,眉頭深深蹙起,沉默不已,

林浩冷冷掃向對面的龍族,面色陰沉,他來到麒麟子身前,將它擋在身後,意思不言而喻,

感受到林浩身上的戰意,麒麟子的眼淚再次湧出,隨後重重的一甩腦袋,將眼淚抹去,忽地,安靜的大廳之上,響起了一陣低低的慘笑聲,

「償還,是誰要讓我償還你們可恥的龍族,」

這笑聲陌生而冰冷,帶著無盡的恨意,一直蜷縮在牆角的麒麟子,掙扎的站起來,緩緩抬起了頭,

那是一雙透著無盡仇恨,鄙夷,痛惜,依戀重重思緒融合在一起的眼神,掃視在場的整個龍族,

龍皇緊緊皺眉,低聲道:「麒麟子不得放肆,我高貴的龍族不是你能辱沒的,還不撤去麒麟真身,你不知道維持著真身,你體內的詛咒之力會百倍擴散嗎,你體內的詛咒之力要壓制不住了,」

「哈哈哈,,龍族,好一個自恃清高,高貴的龍族啊,,」

麒麟子彷彿聽到世間最可笑的事情,仰頭大笑,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渾身殺氣騰騰,面目肌肉扭曲,猙獰無比,

「兔子……」林浩看到麒麟子的模樣,忍不住擔憂的低呼,

但此時的麒麟子神色極為激動,它越過林浩掃視整個龍族,冷冷道:「你們還要哄騙我到何時,真以為我什麼也不知道嗎,」

聽到麒麟子的話,龍皇眉頭皺的更緊,龍族長老中也有數位露出疑惑,

「你知道些什麼,」但,一位比較年長的龍族長老卻是寒聲問道,彷彿在擔心的什麼,

「我知道什麼,你在怕嗎,」麒麟子怒道,「昔日,你們所謂的高貴龍族遭逢大難,面臨滅族之禍,你們的先祖神龍求我父親相助,我父親,麒麟聖皇毫無保留的鼎力相助,更是在最後燃燒精血神魂,重創那入侵的魔煞之人,才免去你們龍族滅族之禍,我父親臨死時,唯一牽挂的就是我,」

「夠了,不要說了,,」之前開口說話的龍族長老臉色大變,驀然起身,伸手對著麒麟子一拍,澎湃的力量直奔麒麟子而去,

不明所以的龍皇以及部分龍族長老,都是露出詫異,心道這位龍族長老為何要著急阻止麒麟子繼續說下去呢,難道真有什麼秘密,不能說出來,

他們雖然這般想著,卻沒有一人出手阻攔,

「你敢,」

千鈞一髮之際,林浩一步邁出,劍芒吞吐狠狠一劃,

「咚」的一聲悶響,林浩手中的絕仙劍彷彿被一座山砸中,陡然彎曲成九十度,隨後狠狠彈開,發出一道清脆的劍鳴,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