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傾瓷卻是一臉不以為然地努了努嘴,然後再很是得意地昂了昂下巴尖兒,自誇道。

「這我倒是信!你這丫頭的演技啊,我可是相當滿意的。一點兒都不像個新人的演技,這天賦啊,簡直不要太好!」點點頭,夢影萱說完這話以後,便站了起來,說道:「行了,既然事情都問清楚了,那我就先去劇組那邊簽合同去了。

簽完以後啊,我再去公司那邊,給你申請保姆車和助理。再怎麼說你現在也是大IP劇里的女一號了,總不能還天天打車,或者騎你那哈雷車吧,那太招搖了一點。助理什麼的,也總該有一個了!不然平時都沒人照顧你。」

說到這裡,夢影萱再問了一句,「對了傾瓷啊,你確定你不住在公司之前給你安排的公寓你,還繼續住在寢室?要知道,等劇組那邊官宣以後,你的名氣可就大了啊!這時候,如果你還住在學校寢室里,多多少少是會受到影響,或者遭到騷擾什麼的。」 「暫時我還不想搬出去,你知道的啦!我們寢室三人關係很好,誰都不願意分開,依然和我也是一樣的。」慕傾瓷笑了笑,眼巴巴地看著夢影萱,帶著點點撒嬌語氣地對她開口道。

「行!你和依然啊,還真是兩個奇葩特列!而且吧,以你這丫頭的本事,我倒也不擔心你會被騷擾。那就這樣吧,我先走了。劇組那邊有什麼新通知,我會告訴你的。」

嗔怪地睨了慕傾瓷一眼后,說完這話,夢影萱就站了起來,然後提上包包,準備走人了。

「拜拜啊萱姐!」

————

JRE國際總裁辦公室。

「哥,劇組那邊我已經通知下去了,他們也已經派人通知了嫂子的經紀人,讓她去劇組簽新的合同了!明天重新拍定妝照,拍攝完定妝照以後,立刻重新開機!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了,我辦事,你就放心吧!」

夜霆修直接坐在了夜擎深的辦公桌前,悠閑瀟洒地晃蕩著他的那雙大長腿,再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給夜擎深彙報著情況。

「嗯。」埋頭看著手裡的文件,夜擎深頭都沒有抬一下,只淡淡地應了一聲。

「哎喲哥,你可不知道,在我告訴柳月晗,我要慕傾瓷來當女一號的時候,那柳月晗的臉色有多難看。直接就質問我,問我是不是要因為一個戲子,而和她撕破臉。艹!你是沒看到那女人的那副嘴臉,真他媽的噁心!

年紀都一大把了,還是結了婚的人,在圈子裡還包-養了好些小鮮肉,簡直不要臉。她那個侄女啊,跟她差不多也是一路貨色!仗著自己的姑姑是我們順昌娛樂的股東,暗地裡,不知道和多少小鮮肉發生過關係。嗤……」

說起柳月晗和柳韻鈴,夜霆修就不禁一臉的不屑和鄙視。

尤其是那個柳韻鈴,他真的是懶得用正臉去看她。

「識時務者為俊傑,見你如此強硬地,非要小瓷來當這女一號,我想……那柳月晗的心裡,肯定也能知道,小瓷是由你罩著的。她要是聰明點,就肯定不會選擇對小瓷下手!至於她那個侄女嘛,那可就不知道她會不會犯這種蠢了。」

停下了手裡的筆,夜擎深性感的唇角微微一扯,帶上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眸色沉了沉,再沉聲說了這麼一句。

「說到這兒,那自己的角色被別人,還是被一個,她看不順眼,而且還算是個新人給頂替掉,那柳韻鈴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啊!誒哥,到時候,若是柳韻鈴真的做了點什麼損害嫂子的事……你打算怎麼對付他啊?」

夜霆修那漆黑又明亮的眼珠子微微轉了轉后,再一臉正色地看向了夜擎深,詢問著他。

「小瓷說,她自有對付柳韻鈴的招,讓我不用管。」夜擎深語調淡淡。

「嫂子有招?嗯……想想倒也是哈,嫂子的手段,從唐心可那兒,就能看出來了!那既然如此,我們倒也不用再為她擔心了。」夜霆修眉梢微微揚了揚,隨即再笑了下,一臉隨意地說道。 而就在這時,某隻小八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他猛地看向了夜擎深,然後再蹙起眉頭,略顯煩躁地問了一句,「哥,我總覺得,那司御沉主動提起,讓嫂子來飾演女一號,這個事兒……怎麼都覺得有些奇怪。」

但是夜擎深卻是一臉不以為然,「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難道你忘了,小瓷救了司瑞陽的事?估計這次司御沉也是想著借這次機會,還小瓷一個人情吧。而且……柳韻鈴和小瓷的演技,有眼睛的都能看出,到底是誰更好!

所以,又能還人情,又能讓自己在拍戲的時候,過程更順利,心情更舒暢,司御沉選擇推薦小瓷,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他知道我和小瓷的關係,也料定,我們這邊是一定會同意的。」

「話雖如此,但是哥,我總覺得,司御沉對嫂子,好像不一般!你可得防著點他啊!尤其這接下來,他和嫂子還要一起拍同一部戲,兩人又都是男主角和女主角,這接觸時間更多,親密接觸也更多。而且那司御沉又長得這麼帥,難免嫂子不會春心萌動啊!」

夜霆修覺得,他還是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他這個情商低下的哥哥,得讓他有點危機感才行。

聽到夜霆修的話,夜擎深的反應,依然平淡無奇,臉上半點漣漪都沒有。他也只是很平靜地從那薄唇里吐了一句話出來,「不用防,小瓷註定會是我的。有我在,別的男人,也入不了她的眼。」

夜霆修:「……」

他有些頭疼地伸手扶了扶額。

哥啊!這有自信是好事兒,但是你這……未免也自信得過頭了吧?

再說了,雖然說,慕傾瓷有可能就是他命中注定的那個人,但是……但是這並不代表,慕傾瓷就一定會因此而愛上他啊!

她也有喜歡上別人的權利和自由啊!

再者說了,感情這種東西,是最說不準的了!

命中注定的那個人……也有可能會出現變數,和被人在一起啊!

這些事,誰說得准?

「哥……你別不把這件事當回事。我跟你說啊,你可一定得好好地防著嫂子身邊出現的異性!保不准他們那個人,就是你的情敵呢!那萬一,我說萬一啊,嫂子真的和別人在一起了,那你怎麼辦?到那時候你再哭,再後悔,可就晚了我跟你說。」

夜霆修覺得,他真的很有必要把事情的嚴重性告訴他哥,而且得說得誇張一點,嚴重一點,給他敲個警鐘。

「永遠不會有這種萬一!」夜擎深的臉色,卻是倏然變冷了起來,那張俊朗的面龐上,也像是覆上了一層凍人的寒霜。他眸光冷冷地逼視著夜霆修,從那性感的薄唇里,森然地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我說過……小瓷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他再三重複了這句話,而且聲音越來越冷,渾身上下所散發著的那種壓迫感,也越來越甚。

某隻小八頓時不敢再說出什麼有悖於他的話了,只弱弱地咽了一口唾沫,然後點頭如搗蒜,「是是是!」 夜霆修的話音落下以後,夜擎深才逐漸收起了他身上所散發出的那種威壓。

那種泰山壓頂的感覺,慢慢散去,某隻小八也忍不住在心裡長長地吐了口氣。

他哥可真是兇殘!他可是他弟啊!這麼對他,真的好嗎!

夜霆修也明白了,在夜擎深那裡,慕傾瓷就是他的逆鱗,輕易觸碰不得。

他總覺得,慕傾瓷是他的命定之人,就該是他的,也會是他的。但是他卻忘了,這世上啊,還有一種東西叫做感情……還有一種意外,叫做變數。

現在的夜擎深,完全沒有這個意識。但是他聽不得你在他面前說,慕傾瓷有可能會和除了他以外的別人在一起。

哎……夜霆修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等他自己默默摸索了,總得讓他在這件事上吃了虧啊,他才會知道,這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是要有感情支撐的,而不是什麼所謂的命不命定。

————

晚上,慕傾瓷帶著景依然,還有童瑜雪,三人一起前往了【上青雲】。

慕傾瓷請客。

夢影萱那邊已經來了電話說,合同已經簽了,屬於女主姜荼蘼的劇本,也已經給她寄過來了。她現在啊,可是《戒不掉的情殤》劇組的女一號了,這片酬,自然比沈零兒要高多啦!

所以,帶著她們來這裡搓一頓,那還是完全可以的啊!

因為現在她們三人里,就只有景依然有自己的車,慕傾瓷和童瑜雪都是沒有車的。所以自然是景依然開車了。

在路上的時候,景依然不禁趕緊問道:「荔兒,什麼情況啊這是,怎麼突然想著帶我們去【上青雲】啊!那裡吃一頓多貴你不知道啊,怎麼著啊,這是突然發橫財了?還是已經打算從了夜先生,所以高興,然後準備帶我們去吃頓好的呀?」

慕傾瓷:「……」

就不能盼她點兒好呀?不是發橫財,就是從了別人!就不能是她自己自身的原因啊!

「去你的!」瞪了景依然一眼后,慕傾瓷這再輕咳兩聲,然後揚唇笑道:「咳咳,現在坐在你們旁邊的,就是新劇《戒不掉的情殤》女一號姜荼蘼的飾演者啦!快恭喜我,快恭喜我呀!」

「真的呀!」景依然一聽這話,立刻就激動起來了。頓時雙目放光地看著慕傾瓷。

「當然是真的啦!我還會騙你不成呀!」翻了她一記白眼,慕傾瓷再吐槽道。

「恭喜你呀傾瓷。」童瑜雪也很由衷地沖著慕傾瓷笑了笑,對她說道。

「怪不得今天要請我們吃大餐呢!媽的,一會兒老娘點餐的時候,什麼貴點什麼!」在等紅燈的時候,景依然驀地拍了一下大腿,奸笑著看著慕傾瓷,這般說道。

慕傾瓷:「……」

合著逮著機會就得好好宰她一頓了是吧!

「快說說具體情況,具體是怎麼回事兒呀?怎麼你突然就變成女一號啦?不會是夜先生在這當中操作了什麼吧?」等綠燈過後,景依然一邊開車,再一邊側頭看了慕傾瓷一眼,繼續出聲問道。 猛翻了景依然一記白眼,慕傾瓷這再吐槽道:「喂喂,能不什麼事都想著夜擎深么?這事兒跟他……哦不,不能說跟他沒有半點關係,那最後的抉擇權,可在他手裡,他那裡啊,是最關鍵的那一步。事情是這樣的……」

慕傾瓷這便把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都向她們倆娓娓道來了。

「贊啊!簡直不要太6啊!」景依然一聽完,立刻就大笑了起來。看著慕傾瓷,那簡直是滿滿的自豪之色。

「那是!我是誰啊!」慕傾瓷也瞬間就昂起了下巴尖兒,很是嘚瑟地挑了挑眉。

……

到了【上青雲】后,三人下車,將車鑰匙交給了門口專門泊車的工作人員,三人便一起進去了。

「三位小姐好,請問你們有預定位置嗎?」穿著漂亮的服務員,立刻就朝著她們迎了上來,再恭敬地詢問著她們。

這些高檔酒店裡的工作者,都是極有素質的。哪怕你們穿的衣服也許不那麼華貴,但是只要穿著正裝進了這【上青雲】,就是客人,他們都會恭敬對待。

不會出現那種,看你穿的衣服檔次不高,就各種瞧不起,或者不搭理。【上青雲】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有,我姓慕,電話是134xxxxxxxx。」慕傾瓷道。

「好的,請跟我來。」驗證了信息以後,服務員便將慕傾瓷帶去了大堂的某個角落裡。

像包廂那種地方,首先必須得提前預定,而且還不是一般人能預定得上的。所以慕傾瓷她們,當然是坐大堂了。

坐在位置上,點好餐以後,服務員便離開了。

「我可是第一次來這裡吃飯啊!不愧是七星級酒店!裝修實在太豪華!剛我看餐單的時候,真的差點手軟誒!三位數的菜品都少之又少,天吶!吃頓飯,少說也要花掉好幾萬,甚至上十萬,實在太奢侈了。」

等服務員一走,童瑜雪不禁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再咽咽唾沫,這般感嘆道。

「你其實不是吃不起,而是你啊,平時把賺來的那些錢,都拿去給白眼兒狼啊!」景依然說到這裡,就不由得極為鄙視地瞪了童瑜雪一眼,一副極其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她。

「我……」童瑜雪瞬間被噎住,然後很是委屈地扁了扁嘴,不出聲了。

慕傾瓷忍不住笑道:「行了依然,你就別再拿這個事來說她了。」

「我才懶得說那個渣男呢!快快,繼續說你的事兒。」景依然繼續一臉八卦又一副非常感興趣的表情看著慕傾瓷。

「沒啦!事情就是這樣的啊,我不是都說了嘛。」聳了聳肩,慕傾瓷眨眨眼,一臉無辜地回答。

「好吧……但是不管怎麼說啊,你能飾演姜荼蘼,那可真是太好了!本來《戒不掉的情殤》這部劇里,最適合你的角色,就該是姜荼蘼!只是那柳韻鈴是個關係戶,投資商那邊硬把她給安插進來,內定了女一,導致姜荼蘼這個角色不能試鏡,所以你才只能退而求其次地選擇了沈零兒!現在好啦!瞧,該是你的,總是跑不掉的吧!」 說起這個事,景依然就高興,就興奮,就激動。

「其實說起這個事吶,我自己到現在都還覺得有些……有些不可思議。沒想到自己真的會拿到女一號……現在想想,都覺得還有點不真實。」慕傾瓷輕輕抿了抿唇,單手手肘放在桌上撐著下頜,眨眨眼,這思緒好像都有些飄忽的樣子。

「害,現在還感嘆這幹啥?拿下了女一號,這可是好事兒啊!也證明了你自己的實力。」伸手拍了拍慕傾瓷的手,景依然笑道。

那麼穆亦漾 「但是……但是吧,我怎麼總覺得,總覺得傾瓷這樣做,好像有些不應該呢?」然而這時,童瑜雪卻一臉愁容的樣子,她蹙了蹙眉,然後看向她們兩人,小聲地說了這麼一句。

「不應該?為什麼?」被童瑜雪這麼一說,慕傾瓷倒顯得有些疑惑了。她睜大瞳孔看著她,再眨眨眼,問道。

「對啊!荔兒這怎麼不應該了?」對於童瑜雪的話,景依然也表示很好奇。

「傾瓷這,這不就等於是搶別人的角色了嗎?那……那之前那個唐心可搶傾瓷角色的時候,你們不也很生氣嘛,怎麼現在,現在傾瓷反倒去搶別人的角色了呢?這的確……的確不應該呀!」童瑜雪很是認真地解釋道。

好吧,慕傾瓷和景依然聽童瑜雪這麼一說,也立刻懂她這意思了。

景依然嘆了口氣后,再看向童瑜雪,道:「拜託親愛的,荔兒這情況和當初唐心可那情況,是完全不同的好么?我們先從唐心可說起,首先,那唐心可並沒有去參加試鏡,而是直接傍上了劇組副導演,才把荔兒給頂替下去的。這……就是搶!

因為沈零兒這個角色,荔兒已經通知試鏡,得到了,但是唐心可卻使用了不正當的手段,搶走了這個角色。那荔兒通過自己的手段,把屬於她的角色給搶回來,這是不是應該的?」

點點頭,童瑜雪回答,「這的確是應該。」

「吶,接下來我們再來說說柳韻鈴這個事兒。首先,柳韻鈴是屬於空降到劇組裡,成為女一號的,這本來就不公平,起點就不一樣了。再說了,也不是荔兒主動提出要女一號這個角色的,是司影帝提出來的啊!他也沒有說,就讓荔兒演這個女一號了,而是給了荔兒和柳韻鈴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荔兒的演技,獲得了方導的讚賞,方導很滿意,所以她才頂替了柳韻鈴,成為女一號的。荔兒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拿下這個女一號的,怎麼能和那唐心可比?童瑜雪你是腦子被門給擠了吧!居然拿荔兒和那個女人比。」

說到這裡,景依然又忍不住翻了童瑜雪一記白眼。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當時沒想通而已。那……那聽你這麼跟我解釋了以後,我不就知道了嘛。我真的沒有惡意的,你們相信我。」童瑜雪卻有些委屈地扁了扁嘴,然後再趕緊搖頭擺了擺手為自己解釋道。 「我知道你沒有任何惡意,依然也沒有那個意思,只是跟你解釋下這個事而已。」慕傾瓷笑了笑,再對童瑜雪說道。

「嗯,這下啊,聽依然這麼一說,我就知道啦!不管怎麼說,傾瓷,還是得恭喜你!」點點頭,童瑜雪倒也沒有再深究這個話題了。立刻笑嘻嘻地對慕傾瓷笑了笑,出聲恭喜了她。

……

吃完飯以後,三人便一起朝著外面走。

但是吧,在經過那條長走廊的時候,慕傾瓷她們三人,卻和迎面而來的某個人,碰上了。

在看到慕傾瓷這張臉的時候,柳韻鈴那張本來是漂亮美艷的臉蛋兒上,卻突然出現了一抹猙獰扭曲之色,眸光也驟然變冷。

「喲!我當誰呢?這不是我們新一任的姜荼蘼飾演者,慕傾瓷慕小姐么。」柳韻鈴冷笑了一聲,用那種不屑,又極其居高臨下的眼神看著慕傾瓷,冷嘲道。

「韻鈴姐。」慕傾瓷倒也和善,淺淺地笑著跟她打了一聲招呼。

「別啊!這聲姐……我可不敢當!要叫啊,也該我叫你一聲姐才對!畢竟……慕小姐這手段,可相當了得啊!」柳韻鈴繼續冷嘲熱諷地對慕傾瓷說道。

但是這說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她這語氣里,明顯帶上了幾分咬牙切齒還有嫉妒,深深的嫉妒。

她到現在,都還記得,她姑姑是怎麼跟她說的。

她姑姑作為順昌娛樂的股東,竟然告訴她,這次就算了!!碰上了慕傾瓷,就算她運氣不好?!

呵……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這意思就是,她柳韻鈴,還比不過她一個新人臭丫頭?!

柳韻鈴怎麼都沒有想到,姜荼蘼這個角色,竟然真的被這個該死的賤女人給搶走了!

媽的!這口氣,她怎麼咽得下去?!

面對著柳韻鈴的咬牙切齒,慕傾瓷卻是笑得一臉雲淡風輕,「不不不,韻鈴姐比我年長,所以我叫你一聲姐,也是應該的啊!這若是你叫我姐……呵呵……那我可不好意思聽。」

慕傾瓷這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我叫你一聲姐,不是因為尊重你,僅僅只是因為……你年紀比我大而已!

這臉打得,簡直是『啪啪啪』啊!

瞬間,柳韻鈴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她怒不可遏地瞪著慕傾瓷,連戲都演不下去了,面子也不想再顧及了,直接厲聲道:「慕傾瓷!不要以為你從我手裡搶走了姜荼蘼這個角色,就算成功了!我們走著瞧吧,我一定會讓你知道,我柳韻鈴的角色,可不是好搶的!!」

「韻鈴姐若是想做什麼,儘管來吧!我等著接招就是了!只是吧,我還是想要勸一勸韻鈴姐,在做事之前,最後是先考慮清楚了,別到時候……弄得自己收不了場,那可就尷尬了。」

慕傾瓷笑靨如花地看著柳韻鈴,對她的威脅,絲毫不放在眼裡。反倒是這般心平氣和地對她說道,而且還用的是一副,好像為了她著想的語氣。

她這話,這口氣,更是把柳韻鈴給氣得不輕! 好傢夥!柳韻鈴被氣得,連身子都在輕輕地顫抖著。

「那我們就走著瞧吧!」柳韻鈴到最後,也只一字一頓,又咬牙切齒地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慕傾瓷淺淺地笑了笑,再朝她揮了揮手,「那再見了韻鈴姐。」

說罷,還不等柳韻鈴開口,慕傾瓷已經帶著景依然她們走了。

上車以後,景依然第一次沒忍住,就這麼『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哎喲喂!可真是笑死我了,你們看沒看到柳韻鈴那臉色啊?說句粗俗點的話,那可真像是吞了翔一樣啊!」景依然笑得完全一副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

「主要還是傾瓷這話太毒了。而且像柳韻鈴這樣的人,身邊多數都是圍著她轉,討好著她的人。現在這突然遇上一個像傾瓷這樣的人,完全不給她任何的面子,她能不生氣么。」童瑜雪也笑著感慨道。

「管她呢!反正呢,她不招我,我自然也不會去招她;但是她若是想算計我陷害我,我也不會怕她。」慕傾瓷一臉隨意地笑了笑后,再正了正色,一字一頓地陳訴道。

「就是!我們反正一直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百倍還之!」景依然也伸手握了握拳,然後再兇巴巴地鼓了鼓腮棒子。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