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卻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緊緊盯著封時奕,看著他臉上淡淡的紅暈,甚至耳朵都有些發紅。

「你看著我幹什麼!」被盯的越發有些不好意思的封時奕強撐著開口,只是明明有些兇狠的話語卻讓剛剛,有些生氣的慕卿,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你好可愛。」慕卿從來不吝嗇自己對封時奕的感覺,只是明顯這種感覺的話語,並不是封大總裁喜歡的。

臉色忍不住的有些發黑,兇巴巴的開口說道:「笑什麼笑,不許笑。」

「好好好,我不笑。」慕卿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雙眼瞪大,嘴巴鼓鼓的可可愛愛像一個小倉鼠,身體有些微微顫抖。

「算了。」看著她這副樣子,封時奕倒是不好再說什麼。

「走吧,帶你去吃飯。」說著就發動了車子,慕卿看著他這副樣子,挑了一下眉頭,乖乖的系好安全帶,盯著窗外的暮色看著。


暮色像一張灰色的大網,悄悄地撒落下來,微微的陽光,透過稠密的樹葉灑落下來,成了點點金色的光斑,隨著時間的流逝,夜色抹去了最後一縷殘陽,夜幕就像劇場里的絨幕,慢慢落下來了。

有些事情,慕卿並不想問的太多,男人嘛有自己的小心思,很正常。

這種也不失為一種情調。

等著他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講給你聽。

果然,等到了地方,慕卿沉迷點菜的時候,旁邊感覺自己受到冷漠的封時奕就有些忍不住的開口了。


「你都不接著問問嗎?」語氣中充滿了鬱悶。

#自己老婆完全不好奇自己是為什麼?#在線等,挺急的。

「啊?你說啥?」慕卿心裡發笑,面上卻是一副什麼,你在說什麼的模樣。


「就是你不好奇我剛才為什麼那個樣子嗎?」看著慕卿這副樣子,封時奕突然就想打死剛才的自己,你沒事開什麼口,你開口就開口,提這個幹嘛!!!

「好奇啊,不過你不是不講嘛。」即使心裡已經快要笑瘋了,但是慕卿還是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掩飾著自己真正的想法,將點好菜的菜單遞給服務生,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封時奕,只是身體微微顫抖著。

「你就不能……」想要在說什麼的時候,封時奕抬頭看到的就是慕卿努力憋笑的模樣,頓時氣的就不想說話了。

「慕卿!!」

「哎呀,好了嘛,我不笑就是了。」慕卿擺擺手,趕緊止住自己的笑意,只是因為停的太急促,反倒是咳嗽了起來。

這可把封時奕嚇了一跳,也不在裝樣子生氣了,趕緊過去輕輕拍撫著慕卿的後背。

過了一會兒,終於是緩了過來,慕卿擺擺手表示自己沒事了,讓他不要擔心。

只是封時奕的眉頭還是緊蹙著,慕卿看著他這樣,平復好氣息以後,只好墊腳親了他一口。

「不夠。」封時奕也沒想到,慕卿會這樣做,這樣的行為自從他們結婚以後就很少了,不虧。

「好嘛。」看了看,服務員還未將菜送過來,慕卿大了大膽子就墊腳親了上去,卻沒想到封時奕這個老流氓早就在這等著她了。

等到慕卿親上的一瞬間,封時奕就摟住她的腰,將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慕卿被親的神智都有些不清晰,只感覺漫天的花朵在腦中開放。

直到服務生敲門的聲音才拉回了慕卿的神智,她伸手推開摟著她的封時奕,雙眸瞪著,親的開心的封時奕安心的接受著她眼神的洗禮,不過想著時間也不早了。

沉聲叫服務生進來,將菜上來,服務生抬頭準備離開的時候就看到了慕卿現在的顏色。

被親的眼角都有些發紅,櫻桃般的小嘴更是有些殷紅。

「下去。」看著服務生靜盯著慕卿的視線,封時奕皺起眉頭,含著冰雪般的聲音直接砸向服務生,嚇的他趕緊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封總。我不是故意的。」服務生欲哭無淚,早知道自己看啥啊看,這不是找死嗎!

慕卿看著這副場面嘆氣一聲,出聲說道:「下去吧。」

服務生很快的就退了出去,彷彿裡面有洪水猛獸一樣,不過裡面的人,說是洪水猛獸也不為過。

「你看你,把人家嚇的。」嬌嗔一聲,慕卿不贊同的看著封時奕,每次只要別人看她看的久了,就兇巴巴的不行。

「我不喜歡別人看你。」我想你永遠只能在我的視線下,眼裡永遠只有我一人,可是我不能。

這是封時奕心裡最真實的想法,他曾想把慕卿困在那座宅子里,乖乖的,讓她的生活里只有自己,可他捨不得,捨不得讓她難過。

她在外面的光彩,讓人矚目,讓人心動。

慕卿也不是不知道他的這種想法,只是沒想過在一起這麼久了,他這個想法還沒消失,每次她一漏光彩,只要太引人矚目,回家就是一身痕迹做警告。

「你這樣,以後都沒人跟我玩了。」裝作很苦惱的抱怨著,慕卿其實沒覺得怎麼樣。因為她也不喜歡別人盯著她的男人看。

「我跟你玩。」封時奕抬頭擦了一下嘴邊的油跡,淡定的說道。

「跟你玩有什麼意思,你個老男人。」慕卿小嘴一撇,一副覺得這個提議不怎麼樣的表情,但眼裡充滿了笑意,感覺心裡甜蜜蜜的。

「那要不要試試?」封時奕眉毛一挑,饒有興趣的盯著慕卿笑,臉色隱約有期待的神情出現。

慕卿只是笑了笑沒說話,兩人吃完飯出門,卻沒想到碰到了…… 「我靠!以後你們親嘴要不要我陪著你!自己去吧!勇敢點,你就把她當作是獵物,你是獵人,手中的玫瑰花是弓箭,你射她!懂了嗎?」江帆用手比劃著,做了一個拉弓射箭的姿勢。

黃富點了點頭,鼓起勇氣,心裡默念道:「我是獵人,你是獵物,我手中的玫瑰花是弓箭,我射你!」


黃富到了胡莉的辦公室門口,胡莉正在備課,手握筆埋頭寫字,黃富出現在門口她絲毫沒察覺。黃富心裡蹦蹦直跳,手中的玫瑰花急忙放到了背後,輕輕地敲了敲門。

胡莉抬頭看見是黃富,微笑道:「江富同學,你有事嗎?」

黃富緊張冒汗,支吾道:「胡,胡老師,我,我沒事!」話出口,黃富立即罵自己嘴笨,立即想起江帆說的話。

胡莉驚訝道:「江富同學,你怎麼了,進來坐吧!」胡莉站起身來,朝黃富走了過來。

黃富的心跳加速,口不擇言道:「胡,胡老師,我,我想,想射你!」話一出口,黃富頓時想打自己一個嘴巴,怎麼亂說話,臉立刻紅了。

胡莉見黃富緊緊張張,神秘兮兮的,「江富同學,你說什麼?什麼射我?」她一頭霧水,射什麼啊?

黃富鼓起勇氣,把背後的玫瑰花拿出來,塞在胡莉的懷裡,不小心手碰到了有彈性的地方一下,慌忙道:「送你玫瑰花!」急忙轉身就跑出了辦公室。

胡莉臉立即就紅了,她緊張道:「你!」話還沒說完,黃富已經跑出了辦公室,她望著鮮艷的九朵玫瑰花,笑了。

她把玫瑰花放在窗台上的花瓶里,這花瓶已經空了很久了,已經有好幾年沒有插花了,特別是插玫瑰花。胡莉插上玫瑰花后,心裡亂糟糟的,她透過窗戶往下看,看到黃富的背影,想起剛才黃富笨拙的樣子,立即笑了。

突然有人敲門,「哇,胡莉,是誰送的玫瑰花,好漂亮哦!」一名女教師走進辦公室,她羨慕地望著胡莉。

胡莉臉微紅,支吾道:「一朋友送的!」

「胡莉,你什麼時候背著我談男朋友了,快說他是誰?是不是我認識的?」女教師調皮道。

胡莉心跳加速,「余娟,你胡說什麼,只是一個普通的朋友。」手不自然地拿起了筆。

「呵呵,你騙誰,普通朋友會送九朵玫瑰花,你還保密,是不是怕我搶走了你的男朋友!」余娟走了過去,手搭在胡莉的肩膀上。

胡莉推開了余娟的手,跺腳道:「騙你幹啥,真的是普通朋友送的,不跟你鬧了,我上課去了!」她急忙拿起課夾,急匆匆地走出了辦公室,後面傳來余娟的笑聲。

黃昏的太陽如同金色的圓盤,杭湖醫學院的樹梢,草地上如同塗了一層金色。江帆和黃富就站在學院門口,黃富有點緊張踩著地面上的石子,「小富,你緊張什麼?你喜歡的屁股就要來了!」江帆調笑道。

「帆哥,你就別嘲笑我了,我心裡挺緊張的,不知怎麼搞的,泡胡老師比泡我女朋友緊張多了!」黃富一腳把小石子踩碎了。

「那是因為你太在乎她了!」江帆笑道。

兩人正說話的時候,胡莉正朝學院門口走了,她穿了件米黃色的上衣,下身穿淡黃色緊身褲,長長的秀髮隨意地披在肩膀上,前凸后翹的身材,米黃色的高跟皮鞋,在金色陽光下,顯得格外的迷人。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胡莉走到學院門口的時候,看到了江帆和黃富。

「沒關係,我們也才剛到一會兒。」黃富緊張地道。

「走吧,我們去江麗酒店吧,那裡的菜很有地方特色,你們肯定沒有吃過。」胡莉伸手攔了一輛的士車。


三人上車后,大約十多分鐘後車子到了江麗酒店,這裡果然是生意火爆,門口停滿了小轎車,有很多是名牌的小轎車。江麗酒店是杭湖市很出名的酒店之一,酒店周圍環境十分幽雅,綠色的松柏,紫色的涼亭,宛如到了公園門口。

「胡老師,這地方挺不錯了,消費一定很高吧,今天就讓我們請客吧!」江帆微笑道。

胡莉微笑道:「這裡的消費是高中低檔次的,即適合普通老百姓消費,也適合有錢人消費,你們看,這左邊紅色的房子就是高檔次的消費,這右邊藍色的房子就是低中檔次的消費,我一個月也就兩千多塊錢,只能請你們到藍色房子去消費了。」

「胡老師,今天我們請你吧,走到紅房子去消費!」黃富指了指左邊的紅房子,那邊都是包廂,一看就是高檔次的。

胡莉微笑道:「不用了,今天是我請客,再說你們還是學生,哪來那麼多錢消費呢,紅房子消費最少都要幾千塊,多則要十幾萬元呢!」胡莉直接往藍房子走了過去。

江帆和黃富只好緊隨她身後,三人一前一後進入了藍色房子。這裡沒有包廂,每桌的位子都是用擋板阻隔開的,服務生笑臉迎了上來,「先生,小姐,剛好還有一個空位,位子在九十六號!你們請隨我來!」

三人跟隨服務生到了一桌子前,服務生遞過菜單,「你們點菜吧!」胡莉微笑地把菜單遞到江帆和黃富面前。

江帆和黃富點了幾個菜,然後把菜單交給胡莉,胡莉也點了幾個菜,服務生拿著菜單安排炒菜去了。

一旁的江帆發現黃富雙眼緊緊地盯著胡莉的臉上,這小子就這麼沒出息,胡莉被瞧的有點不好意思,「小富,胡老師,我去洗手間。」江帆臨走時對黃富使了個眼色,做了握拳加油的手式。

黃富輕微地點了點頭,也做出了一個握拳的手式,下午的時候,他請教了江帆泡妞的方法和台詞,準備等會用上。

江帆走後,胡莉臉色微紅,「江帆同學,謝謝你送的玫瑰花!」

「你喜歡,我以後天天送!」反正有泡妞基金,幾百萬呢,這些都是從大奸商宋萬財保險柜你搜刮來的。

胡莉微笑道:「你還是學生,不要讓費錢,你的心意我心領了,我不適合你,畢竟我要比你大五歲!」

給讀者的話:

晚點還有一章! 黃富立即緊張道:「胡莉老師,我喜歡年齡大的,越大越好!」剛說完,黃富立即覺得不對,心情太緊張了,怎麼說也是這過來人了,怎麼還跟初戀似的,黃富莫名其妙。

胡莉立即咯咯笑了,「小富同學,你胡說什麼,你這人說話真幽默!」胡莉以為黃富是故意開玩笑的。

黃富尷尬地抓了下頭,「胡莉老師,不知怎麼搞的,我對你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是曾相識,又好像在夢裡遇見過你,也許你是我前生未解的緣分,今生讓我們來了解吧!」黃富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渾身冒汗,這些話都是江帆告訴他的。

胡莉臉立即就紅了,她嬌笑道:「我還以為你嘴笨呢,沒想到你說出這麼浪漫的話來,真是看不出來呢!」

「胡莉老師,你喜歡月亮嗎?」黃富問道。

胡莉微笑點頭道:「喜歡月亮,只是覺得月亮太孤獨了,她總是一個人掛在空中,沒有一個伴兒。」胡莉臉色暗淡下來。

「胡莉老師,我也喜歡月亮,她怎麼會沒有伴呢,那些閃爍的星星就是她的伴!」黃富又拿出了江帆教的第二套方案。

胡莉詫異地望著黃富,「沒想到你還挺浪漫的,是啊,月亮有那麼多星星做伴!」

「胡莉老師,那今天晚上我陪你去賞月吧!」黃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緊張到極點。

胡莉臉上泛起了紅暈,搞了半天落入了這小子的圈套,「小富,護理班上有那麼多女孩子,你應該去陪她們賞月!」

「不,胡莉,你在我眼裡就是月亮,我就是那星星,我願意陪伴你身邊,今晚我在學院涼亭等你,如果你不來,我會等到天亮的!」黃富激動地站了起來,這些話都是江帆那裡學來了,總算全部說完。

胡莉緊張起來,她皺起眉頭,「小富,我們不適合,你不要這樣,以你的條件,完全可以找更好的女孩子!」

黃富正要說話的時候,服務生上菜了,此時江帆也從洗手間回來了,「小富,怎麼樣,菜好吃么?」眼睛眨了眨,那意思你懂的!

黃富一語雙關道:「菜很好看,還沒動筷子呢!」

「來,小帆同學,坐下來吃飯。」胡莉微笑招呼道。

江帆坐下后,拿起筷子,夾了菜吃了一口,味道還真不錯,點頭道:「味道不錯!」

「這些都是杭湖市的特色菜,你們隨便吃吧!」胡莉微笑道。

江帆和黃富兩人胃口很好,如同風捲殘雲一般,一桌子的菜很快就被他們掃光。兩人都打了幾個飽嗝,胡莉望著他們如此的吃相,在一旁抿著嘴笑,黃富看到胡莉的笑容如桃花般動人,心中不禁怦然。

胡莉看了看手錶,「時間不晚了,我們該會學院了!」胡莉起身朝門外走去。

江帆和黃富站起身來,緊隨胡莉身後,當他們出了餐廳的大門,到了酒店門口的時候,突然有人喊道:「這不是胡老師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