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嘴角一勾,笑的曖昧:「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換睡衣的。」

葉簡汐要瘋了,抬腿就要踢他。

可慕洛琛輕輕鬆鬆的便閃開了,「嗯,既然你不願意,那就自己換吧,我在外面等著你~」

咔嗒一聲,門關上。

葉簡汐對著浴室的門,在心裡默默地把慕洛琛用刀砍了無數遍。

艱難的換好睡衣,葉簡汐走出了浴室。

慕洛琛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聽到她出來的動靜,單手支撐起腦袋,擺出一個誘惑的姿勢,聲音沙啞的說:「簡汐,你終於出來了。」

葉簡汐想到他剛才看光了自己,還幫自己擦了身體,臉熱的快要被煮熟了,低聲說了句流氓,就轉身默默地背對著他,走到床的另一頭,然後縮進了被窩裡。

可沒等兩秒鐘,被窩就被人扒開。

然後慕洛琛那張俊美的臉,放大的出現在眼前。

「你幹嘛呀~」葉簡汐不滿的嗔了一句。

今晚他鬧她鬧得已經夠多了,還想幹嘛?

慕洛琛原本是想跟她鬧鬧的,可她剛沐浴過,皮膚因為害羞而變得粉嫩可口,讓人忍不住的想親親,還有她這一聲,尾音微顫,像是羽毛一樣,騷動在了他的心上。

慕洛琛的眸子漸漸的變深,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看。

葉簡汐被他專註的目光盯得頭皮發麻,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剛想張口,再說話,卻見他壓下了腦袋。

葉簡汐心裡忽然閃出一句話——又來了

他最近總是親親,她的嘴巴快被親破了。

五分鐘后,慕洛琛依依不捨的放開被吻得迷迷糊糊的人,笑著說:「我去洗澡。」

葉簡汐緩過神來,看著他起來,視線落在他有些奇怪的走路姿勢……

愣了兩秒,然後刷的一下,拉起被子,把自己像只鴕鳥一樣埋進去。

慕洛琛嘴角帶著笑容,面色坦然的進了浴室。

……

慕洛琛從浴室里走出來,回到床上,大手一撈,便把躲在床邊的人撈到了懷裡,緊緊地抱著。

葉簡汐原本快睡著了,現在被他這麼一鬧,也醒了。

他洗浴完,身上帶著一股清涼的味道。

只是……

他的身體緊緊地貼著她的,葉初夏渾身都僵硬了起來。

葉簡汐小心的挪動,挪動,再挪動……

想要擺脫這個尷尬。

可還沒挪動走,就被慕洛琛再次撈了回去。

「別動,好好睡覺,我們今晚不幹壞事。」

他貼著她的耳根子說的,呼出來的熱氣,噴的她耳朵動了動。

葉簡汐有些不相信他的話。

可接下來,慕洛琛還真的沒做什麼。

一夜相安無事。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葉簡汐覺得渾身都透著一股舒服,這是從她父親出事以後,她睡的最好的一覺。

嗯……

如果能睜眼,不看到慕洛琛,就更好了。

「小懶蟲,起床,我們去領證。」 一不小心嫁冤家 慕洛琛自然而然的摸著她的腰側說。

葉簡汐怕癢,被他摸得,直彎腰:「你別碰、碰我,我這就起來。」

她說話斷斷續續的,透著一股笑意。

慕洛琛眼睛微微的眯起來:「怕癢?」

「我才不怕呢!」

「不怕,那我們試試。」慕洛琛說著,兩隻手在她的腰側輕輕的撓。

葉初夏尖叫了一聲,然後發出哈哈的笑聲。

「別,別,這樣,我求求你了~」

「你快給我住手,哈哈哈~」

「慕洛琛,再不住手,我就生氣了~」

終於停下來的時候,葉簡汐感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的一乾二淨,身上也出了不少的汗,攤平在床上,成了一個『大』字,有氣無力的說,「慕洛琛,你太壞了……」

「嗯,我只對你一個人壞。」

葉簡汐:「……」

她才不要他對她壞!

從床上正式起來,已經是早晨九點鐘。

這天的祭祖安排在下午開始,所以也沒有人催促兩人。

葉簡汐沒有看到慕婉如,想來是昨天跟慕洛琛談過話之後,也不想見到她了吧。

葉簡汐心裡有些遺憾,也有些擔心,但沒了愧疚感,就像慕洛琛說的,在和陸少安的事情上,她沒做錯什麼,所以也談不上對不起婉如。

吃過早餐后,慕洛琛和葉簡汐乘車去民政局。 第77章千萬婚戒!

葉簡汐以為兩人的婚姻登記,和其他人沒什麼差別。

可到了民政局,她才知道他們登記婚姻是和別人隔開的的,有人專門處理,所以登記的過程很快,前後不到十分鐘就結束了。

出了民政局,葉簡汐還有些恍惚,感覺像是做了一場夢似的,沒真實的感。

「今天是我們結婚第一天,找個地方慶祝吧。」慕洛琛心情很好,攬著她的腰肢說。

「去哪裡?」葉簡汐都快適應他的親密舉動了。

「你決定。」慕洛琛說。

「我不知道。」葉簡汐搖了搖頭。

「那就慢慢想,不著急,咱們先去逛逛,順便選下婚戒。」

葉簡汐:「?」

這效率也忒高了點吧,不止結了婚,連戒指都要買了。

……

上了車,司機便往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開。

半個小時候,車子停在了外灘的一家大型購物中心。

中午十一點鐘,真是最熱的時間。

慕洛琛挽著她的手,嘴角帶著寵溺的笑容,大步的往購物中心的珠寶專櫃走,到其中一家商店前停下。

慕洛琛對服務員說:「把你們這一季最好的婚戒都拿出來。」

服務員見到他,眼睛彎的像月牙似的:「好的,慕先生,請稍等。」

片刻后,服務員把當季最好的婚戒拿出來,眼睛放光的,一對對的介紹。

慕洛琛看了一遍,取出其中的三對婚戒,三款婚戒造型各異,但都漂亮到了極點,拿出其中一對藍寶石戒指,執起葉簡汐的手試了一下。

葉簡汐微不可察的皺了下眉頭,這件太貴了,價碼都到六位數了。

但想到慕家也不差這些錢,也就沒說什麼。

慕洛琛又一一將另外兩款試了一下,問:「喜歡哪一個?」

「哪一個都可以。」

「那就三個都買了?隔幾天換一個?」慕洛琛單手支在玻璃展示台上,臉上露著發自心底的笑。

「別,太浪費了。」葉簡汐連忙搖了搖頭。

「那你就選一個吧。」

葉簡汐看了看三款戒指,最後指了其中一對,說:「要這款吧。」

戒指是三款里鑽石最小的,但造型很獨特,分開是兩顆心型,合在一起同樣是一顆心。

服務員見她挑了這一顆,誇讚道:「葉小姐,你可真有眼光,這是巴黎設計師ERO為他逝去的妻子做的戒指,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呢,叫『傾世之愛』,我們老總花了好大力氣,才讓ERO割愛的,剛到我們專櫃,你們就來了,可真是有緣。」

葉簡汐聽服務員這麼介紹,心頭一跳。

她以為這款是三款里最便宜的一對,可聽她這麼說,怎麼感覺是最貴的?

葉簡汐伸手,把價碼牌轉過來,看到上面的價格,手一抖,差點把戒指扔到地上去——一千萬!

把她賣了都買不起這麼貴的東西!

「呃……我看了看,還是喜歡這對。」葉簡汐收回手,指著最開始慕洛琛拿起的那對藍寶石戒指。

服務員臉上的笑容瞬間滯了一下,但很快反應過來:「其實這對也不錯,是新銳的設計師柳承……」

「不用介紹了,要這款。」慕洛琛打斷服務員的話,拿起REO設計的那款對戒。

葉簡汐抬頭看著他。

「如果你喜歡這款,那可以一起帶走。」慕洛琛揚眉。

葉簡汐:「……」

最後還是選定了ERO設計的鑽戒。

葉簡汐戴著鑽戒,手捂著不敢鬆開,生怕有人衝過來,把這價值一千萬……哦,不對是五百萬的鑽戒給搶走了。

小心翼翼的上了車,葉簡汐鬆了口氣。

抬眼,見到慕洛琛正滿臉笑意的望著自己,葉簡汐怎麼看怎麼覺得他笑意里,有看自己好戲的意思,「你看什麼呢?」

「看我老婆。」慕洛琛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很熱,那熱度傳到她的肌膚上,漸漸的聚集,她的手心便出了汗。

而他那一聲老婆,更是燙到了她的心。

葉簡汐有些不好意思,「你亂叫什麼。」

邊說邊想把自己的手抽出來。

慕洛琛笑著,把她的手握的更緊,「沒亂叫,在法律上,你就是我老婆,老婆~老婆~」

「你別叫啦,再叫我就不理你了。」

慕洛琛聽了,輕笑出聲,「好,那我不叫了,免得老婆不離我了。」

葉簡汐抿緊了嘴角。

慕洛琛見她麵皮薄的緊,也就不再打趣她:「等回去,我們把婚訊告訴大家。」

「嗯。」

……

一路上,慕洛琛沒再鬧她,葉簡汐的心也就漸漸的放鬆了下來。

到了慕家,車子停下,兩人剛從車上走了下來。

王媽匆匆的走過來,面帶急色的說:「琛少爺,老太太叫你,你趕緊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慕洛琛斂了笑意,冷聲問。

「是婉如小姐,她、她……」王媽喘著氣,一時說不出來。

慕洛琛聽到婉如的名字,臉色冷了下來,不等王媽說完,撥開她,大步的往大廳里走。

葉簡汐看了一眼王媽,然後跟上了慕洛琛。

慕洛琛走的又快又急,沒多會兒就看不到他的身影。

葉簡汐正要加快腳步,一個人影忽然攔住了她的去路。

「著急了?你是著急著看婉如的笑話,還是真的擔心她?」慕溫婉穿著一身鵝黃色的裙子,唇瓣塗的鮮紅,嘴角掛著一抹譏諷的笑。

「讓開!」葉簡汐不耐,繞過她想要離開。

可慕溫婉又纏了上來,抓住她的胳膊,面目扭曲的說:「賤人,別以為你可以順順利利的嫁給洛琛哥,沒那麼容易。你搶走了琛哥哥,還害的婉如落到這地步,早晚我會讓你得到報應的。」

「我沒搶走慕洛琛,也從沒害過婉如!」葉簡汐眼裡帶著怒意。

慕溫婉輕笑了一聲,「到現在你還狡辯,賤人果然是賤人。」

「你嘴巴放乾淨點。」

葉簡汐話剛說出來,慕溫婉猛地伸手,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