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道:「跟人?別嚇唬我行嗎,我也沒惹他,真不行待會兒你們帶我去給他燒倆紙錢磕頭賠罪說說好話。」

「你燒給人家,人家也未必稀罕,這荒郊野嶺的。」查文斌抬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道觀道:「這裡起碼荒廢了有一百年,這種地方建個道觀本身就有疑問,我早上看了一下,此處乾、震、坎、艮,坤、巽、離、兌八個位置,此道觀唯獨居居中西南坤宮,我想我的先祖們是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的。」

查文斌對顧老說道:「坤宮屬土,與艮宮生門相對,因萬物春生秋死,春種秋收,所以這個位置又叫做死門。死門位,種瓜不結果,住人不得活,怎會偏偏修一間道觀在此,這不是自尋死路嘛?稍有點風水常識的人都能看出其中蹊蹺,我不信這建造者會是偶爾為之。」

顧老問道:「那查老弟,什麼人才會把建築放在死門上呢?陰宅嘛?」

「任何建築都不會修在死門位,死門是大凶象,入葬者必定不能安息,後輩不能萌祖上陰德,於情於理都不可以。過去我聽聞有人想禍害他人便尋道士給仇家尋穴,那人收了錢財便找了個死門位哄騙大戶人家說是良穴,結果家中祖輩過世下葬過後不到三年,那戶人家便從此絕跡。用風水殺人於無形是很為歹毒的,既是道觀更不該如此,過往修行的道人居士若有不知的在此地隱居,輕則病重,重則暴斃。」查文斌回頭看了一眼那道觀道:「看似三清護佑,一派清閑,實則是個藏污納垢的鬼地方。」

顧老道:「那是任何都不宜?」

「除了弔喪和捕獵之外。」查文斌一說到這兒又喃呢了一句,他回頭又看了一眼道:「弔喪和捕獵,適合這地方肯定不是捕獵,難道是弔喪嘛……」

我說道:「如果是弔喪,那昨晚我們可就是睡在靈堂里了,誰來弔喪,那個玩意嘛?」我頓時心裡有一個想法,該他娘的不會是那些東西來吊我們的喪吧……

「趕緊的收拾一下全都走。」查文斌好像有所察覺了招呼道:「葉秋你帶路,我們過去瞅瞅。被小憶這麼一提醒,我突然心裡覺得有些毛,真是這樣昨晚我們可就是被朋友來串門了!」

串門,誰來串門?串誰的門?這是一個非常難以解釋的想法,但是我卻有點明白,如果這片地方從來就不是屬於活人的,那又該是怎樣,對於我們來說是去祭奠死去的人,因為我們的世界是陽的。那麼陰間的人呢?按照顧老和查文斌的說法,這個世界的確是可能存在著陰司的,或者說是陽間的人看不見的世界,按照陰陽相對的理論,有生必有死,有陽就有陰。陽間的人自然是去弔唁死去即將陰間的人,那麼若是陽間的人突然闖入陰間的世界它們該是會怎樣看我們?它們是不是也會有一套自己的社會體系,來弔唁我們這些誤入的陽間人。

答案是未知的,可是當我們踏入那些從未有人涉足的林地里,撥開那些比人高的的灌木后,一切就有了頭緒。


諸如葉秋所描繪的那種土丘,這裡遍地都是,大的小的,石頭的,磚塊的,無一例外它們被修建成了四面三角的形狀,當顧老看到其中一座大的用石頭壘砌纏滿了蔓藤的建築時他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金字塔,中國第二次發現了金字塔!」

我沒有去過埃及,但是不代表世人不知道金字塔是什麼模樣,可我明明聽到了他說第二次……接下來顧老的一番話則更加讓眾人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幾年前在你們中國的另外一個地方,東北西部的喀喇沁牛河梁村第一次有人發現金字塔形的陵墓,大大小小有數百座之多,根據測算,這些墓的形成時間是在公元前5500年,其中發現了一具男屍嘴裡含著有一塊玉環,他的胸部還佩置一碧綠色無頭無尾無足的玉烏龜,這些消息都成了禁秘,我也是剛剛不久才通過內部人士確定它們的存在,尤其是那個玉環剛好可以把烏龜卡進去轉動。可是後來你們的玉雕大師照著玉環和烏龜重新做了一比一的複製品想進行研究卻發現無法卡進去,這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謎團。」

「玉環?」查文斌腦海里頓時想起了什麼,他從懷裡摸索了好一陣子拿出一塊紅布包著的東西道:「顧老,今天您就給看看這個東西,說起來它和您也是有點關係的……」。

… 「暴風號」回到GM53的時候,M博士事前說的那批製造機動戰士WSII的關鍵材料也差不多要到貨了。於是風宇主動承擔了護航任務,前往指定地點等待那艘走私船。

這是一個沒有開發價值的K型星域,又不在主航道上,所以地球聯邦乾脆都沒有為之命名,僅僅是在星空圖上標個點表示這裡有顆恆星而已。

宇宙之大,恆星無數,單單銀河系就有幾千億顆,哪怕都用最簡單的編號來命名也是個麻煩事,就算有編號也沒人會記得住。就像地球上的那些著名山脈,也就是比較出名的幾個山頭有名字,其餘的都是無名的荒山野嶺。

而這個K型恆星域對於銀河系來說,就是一個荒山野嶺,正是適合進行走私交易的好地方。雖然這裡距離GM53才不到6光年,可是一年下來除了偶爾有一艘走私船飛進來,其餘時間都是荒無人煙。

「暴風號」在柯伊伯帶的指定區域中等待了兩天,終於有一艘運輸船出現在洛雲曦的「偵查」範圍。通過精神力看到這艘飛船時,她心中頓時有種人生何處不相逢的感覺。

這不就是當初「暴風號」偷渡時所掛靠的那支商隊里的其中一艘商船么,而且還是莫蘭蒂護航的那艘。只是這艘飛船的速度比較慢,「暴風號」都已經大鬧銀河一圈回來了,他們才姍姍來遲。

原來大家始終是一路的,這就是緣分。

如果當初沒有那支商隊,「暴風號」也沒那麼容易過關。反過來,如果沒有「暴風號」,莫蘭蒂護航的商船也就到不了銀河系,風宇的新座駕也就無法如期完工。

根據莫蘭蒂與船東的合約,貨物押送到目的地之後就算履行完成。他可以隨時離開,也可以隨船返回新非洲之後再走,反正聘金不會再給一份。

而「暴風號」恰好因為魯坦星域的戰鬥損失了阿亞拉,整備艙里騰出了一個位置來。風宇覺得既然緣分如此神奇,也就不再浪費時間去走那些流於形式的入會流程,直接將這位剛剛覺醒不久的高階機師叫了過來。

莫蘭蒂也是驚喜莫名,以他護航的這艘商船的二代引擎,在銀河系與新非洲星系之間行駛一個來回就是半年。原以為自己還得浪費幾個月時間才能在傳奇機師「風暴」麾下戰鬥,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

再次回到「暴風號」上,他已經成為「准王牌小隊」的預備隊員,等回到Awa-ker總部之後,由擁有特殊覺醒能力的反間諜人員評估確認沒有問題之後,就可以正式加入到後續的作戰序列中。

不過既然已經來到了GM53,風宇也不能浪費這大好的機會,立刻讓M博士給他提供一架AM原型機作為座駕。而最終分配給莫蘭蒂的是風宇這段時間駕駛的這就灰色雙刀AM,並根據他的駕駛習慣進行了一些技術性調整。

莫蘭蒂對於自己有幸連續兩次與風宇使用同一架機動戰士深感榮耀,而AM原型機的優越性能也讓他著迷,幾乎天天都要把所有精力都花費在模擬器練習上,很快就掌握了這架灰色雙刀。

而且憑藉莫蘭蒂豐富的戰鬥經驗,以及對覺醒能力「加速」的靈活運用,很快就能與「准王牌小隊」的其他人打個難分軒輊。雖然看得出他的天分比起洪巨星他們確實稍差,但經驗就是他最大的本錢。

莫蘭蒂其人穩重內斂,雖然和「准王牌小隊」其他人因為年齡差距較大而存在代溝,無法融入他們的生活圈子,但也不會招人討厭,彼此間的相處倒也算是融洽。

在風宇的計劃中,只要這些人繼續成長下去,「准王牌小隊」遲早是要解散的。幾位未來的覺醒者王牌都是要獨當一面的,不可能一輩子跟著風宇混。而其他成不了王牌的,比如莫蘭蒂,將會安排到「暴風藍」艦隊,成為機動部隊指揮官。

至於最初培養王牌機師與自己組隊,以對付NO可能同時出現的大量退役王牌這種想法,在獲知機動戰士WSII的設計性能之後便已經煙消雲散了。有此超級機型,一般的王牌機師還真不是依靠數量就能把他怎麼樣的。

一周之後,風宇的新座駕完工,內部型號為WindStorm_II型,對外代號為「風暴」,和風宇的機師代號一樣。所有人第一次看到這架水藍色的超級機型時,都有種為之瘋狂的感覺。

20米的身高,放在「暴風號」的整備艙裡頭幾乎已經是頂天立地,給人一種非常強的壓迫感,差一點就進不了彈射裝置。也幸好當初Awa-ker設計暴風級驅逐艦時就考慮過風宇可能晉陞超級王牌的問題,對整備艙和彈射裝置的尺寸進行了預留,否則這會兒就尷尬了。

「風暴」站在整備艙里的四架AM原型機之中,頓時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不止是身高,就連合金軍刀都比原型機長了一截。據M博士說,這還是眼睛看得見的表象,更勁爆的東西是表面上看不見的。

「風暴」的裝甲和原型機是不同的,是加入了稀有材料的超級合金,每一片裝甲板的價值都超過了一架四代AM量產型。這種合金材料有極強的韌性,可以很好地剋制合金軍刀的鋒銳。形象一點地打個比方,這種合金就像自帶「鐵壁」能力,一般機動戰士砍一刀只能切入機體幾厘米深。

據M博士說,這種材料已經昂貴到連UAC都不敢隨便用,只有超級機型才會擁有,而且在戰鬥中受損的殘片還要全數回收,回爐再造。不然很難找到這麼多的材料給超級機型製造裝甲板耗材。

「風暴」的武器系統繼續沿用風宇習慣的那些,但是肩部高斯炮的口徑卻加大了,變成了150mm。據M博士的解釋,原先的120mm高斯炮對於同樣使用新型合金的超級機型的殺傷力不夠,做不到一炮斃命。考慮到風宇以後可能會遇到超級王牌,還是及早做好武器升級。而且「風暴」的整體尺寸變大了,肩部武器換個更大口徑的也在情理之中。

性能方面,秒速300公里,再次將四代機型遠遠拋開。駕駛艙也採用了動態位移補償抗荷技術,即駕駛艙在機體提速的瞬間做出相應的位移,以抵消作用在機師身上的部分G力,使其能夠承受更強的提速效果。單單這一項就能實現對四代原型機的碾壓。

還是M博士說的,只有20米高的機型才能使用這種補償抗荷技術,因為這項技術需要更大的內部空間供駕駛艙進行動態位移。這項技術的關鍵就是在駕駛艙外部包裹上一層幾十厘米厚的膠狀層,當機體向任何一個方向做出加速機動時,駕駛艙就向反方向位移,抵消一部分G力。

然而這些都還只是原先就存在的技術和設計理念,早已被各國運用在超級機型身上。之所以沒有普遍運用在量產機甚至專屬定製機型上,還是那句話,機師能力決定其所能駕駛的機體性能。超級機型那變態的提速能力,交給一般機師去操作,結果只能是自尋死路。

拋開那些技術不說,「風暴」的真正精髓在於克萊格為風宇設計的兩種特殊能力上,那才是覺醒者的專屬定製。而這兩項能力也屬於「風暴」的最高機密,在風宇使用之前,連他的專屬整備技術官老邱都不知道。

可以預見,在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風宇都不太可能動用那兩樣殺手鐧,除非被一群王牌機師圍攻,或者遇到一個超級王牌。

「風暴」一共有兩架,一架為備用機。畢竟風宇的主要活動區域暫時還是在戰亂的新非洲星系,距離GM53太遠,真要出現無法修復的損傷,肯定是趕不及回來維修的。

新座駕入手,「暴風號」也到了回家的時候。但是在此之前,GM53還有點事要先處理一下——NO的機動戰士生產中心。 86_86095這塊玉環就是查文斌從狀元村帶回來的,那一趟礦坑之行,胖子至今下落不明,葉秋失而復得卻又忘得一乾二淨,查文斌是三人裡頭唯一一個安全回來的人,自他醒來手中便憑空多了這麼一塊玉環。那一次顧清和也是跟著一塊兒去的,只是他和我一樣蹲在上面沒最終下地,說起這段往事的確是讓人唏噓。

顧老端著那隻玉環,帶上眼睛翻來覆去的仔細看了幾遍道:「像,真的挺像,我敢肯定這隻玉環和我見過的那張照片原圖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就是這玉環裡頭的雕刻的這條龍略有不同,你這條的朝向和他們發現的那條是相反的。」

查文斌說道:「這東西就是那次在狀元村發現的。」

「哦?」顧老拿著那玉環簡直當做了寶貝,左右仔細查看后再次確定:「沒錯,就是它,這東西的做工相當精緻,是決計不可能用現代工業能複製的,查老弟,你這算是大發現了啊。」

「那它有什麼用嘛?」我問道。

顧老有些不舍的把那枚玉環還給了查文斌道:「目前還不得知,據說他們也成立了專家小組專門研究那對玉飾,尤其是那隻沒頭沒四肢沒尾的烏龜,藉助現代儀器,有人在上面發現了銘文,不過這銘文暫時還沒被破譯出來,這事兒我也是聽何老跟我說的,他是中國古文字的權威學者。」

查文斌自言自語道:「希望他早點,顧老,有一事相求。」

「你說。」

他說道:「如果有人知道了這塊玉環的信息可否告知我,如果有必要,我願意獻出這塊玉環。」

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到顧老的眼睛里有一絲閃爍,只是一絲,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他對查文斌說道:「查老弟,這塊東西說是有多值錢,很難講,因為沒有人知道它背後的故事是什麼。但是在我眼裡,它是屬於國寶級的,是無價的,你能有這樣寬闊的心胸,老朽很是佩服,若是有消息了,我一定會第一個告知你,畢竟那位兄弟的事兒我也很難過。」

「那就謝過了。」查文斌抱拳道:「多費心。」

我看著那一地圓錐模樣的墳包道:「好了,你倆就別在那文縐縐的,這地兒是你們要來的,看過了,現在打算怎麼辦?人可是纏著我來的,你總得給我想個辦法。」

「光是想避禍相對簡單,我的意思是先不動它,回頭再看。」查文斌好像是在詢問葉秋的意思,沒想到那傢伙居然點頭同意,這不把我朝死里坑嘛!

查文斌轉身對我說道:「你也別急,我保你三天之內無恙,把手拿來。」

「幹嘛?」我下意識的把手縮了回來,他一準沒好事,果不其然,他把我的手一下就給強行拉了過去往劍鋒上一抹,頓時手指就開始出血。這傢伙,當即把腿弓起當板凳鋪上一張白紙,就勢捏著我的手指當做筆在那紙上畫了起來,歪歪扭扭的也沒看清他就給寫完了。

寫完之後他把那紙給疊了起來附身去抓了一把黃土往我頭上輕輕撒下去,就跟花灑洗澡一般,不等我開罵,他就喊道:「真龍寶穴佔得寬,破土埋上紫金棺;先賢留下風水地,墳塋安在卧龍灘!龍鬚流水過的好,千年綿延來上曌;亡人西天成正道,今有故人與君邀!」


突然他一把把我的脖子往地上一按,又一腳踹在我後腿上,我一個吃痛當即就跪下了,就這麼不明不白的磕了一頭,他在那大喊道:「鍤血為盟,三日為限,三清賜福,地府安康!」

等我反應過來,那傢伙已經把一團紙給點燃了,就地旁邊河裡打了點水,把那紙灰往裡一丟遞到我跟前說道:「喝了這碗同河水,你們就是朋友了,三日之內,絕不會再來找你,但是三日之後你必須再來負荊請罪,要金銀元寶各一擔,長香短香各七副,葷腥酒水十三大盤,你可要記住!」

我當即就站了起來道:「憑什麼?我還和他朋友呢,你怎麼不去跟他喊哥們啊。」

還沒等我抱怨完,我的嘴巴就被人給捏住了,那力道大得我眼淚都要騰出來了,我就看見查文斌拿著那碗往我嘴裡就倒水啊,一大口硬是給我嗆了進去。等葉秋放開我的臉頰,那廝倒好,把剩餘的碗中水恭恭敬敬得往地上一倒還做了個揖退了回來,全然不顧我都快要被嗆死的事實。

他拍著我的肩膀道:「你和它之間有了這個契約,它會遵守的,我們有兩天時間先登頂,最後花一天來解決這個事兒。」

「哥。」我都要哭了,我他媽的就這樣被這倆貨給賣了:「我這人說話可從來就不算話的啊。」

查文斌笑道:「人鬼契約,三清為證,到時候你要不來,神仙都救不了你。」

這是什麼心態,都這時候他還在笑,我耷拉著腦袋看著葉秋,剛才就是那傢伙捏我的嘴巴,我現在是敢怒不敢言,也只好聽天由命了,於是對著那一堆墳包作揖道:「各位前輩,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大哥大姐,三天之後我一定來好吃好喝伺候著,求你們一路保佑。」

說罷,接過查文斌的三根清香給恭恭敬敬的插在一堆泥土上,又拜了三下,眾人這才開始走。因為這樣一個插曲,所以隊伍里的情緒也開始有點放鬆,誰也不曾回頭,其實那柱香在我們離開后不久就熄滅了……

路上我聽查文斌說,這陽間的和陰間的是可以簽訂契約的,據說這是當年張道陵張天師在平了蜀中六大魔王后和地府之間達成的協議。道教史載:先時蜀中魔鬼數萬,白晝為市,擅行疫癘,生民久蒙其害,自六天大魔被降之後,張道陵斥其鬼眾,散處西北不毛之地,與之為誓曰,人主於晝,鬼行於夜,陰陽分別,各有司存,違者正一有法,必加誅戳。於是幽冥異域,人鬼殊途,大利蜀民。

自此陰陽兩界各不往來,各自都有一套自己的管理體系,但是為了溝通,所以張天師又和敏捷達成了一個協議,人鬼之間可以簽訂契約,此契約一旦成立,三界六道皆要遵守,違者天罰誅之。

這獅子峰越往上走,天就越暗,這還是晌午的時刻,頭頂的太陽竟然穿不進這茂密的林子。也不知有多少年月沒有人來往,這裡也早已沒有路,只能是一路用柴刀劈砍,用木棍做拐,一步步的往前挪,這些灌木深的地方可以沒狗人頂,灌木外面還生長著近乎是原始森林一般的大樹。這地方真的如同洪村人所說,一兩個人進來是決計容易走丟的,因為根本分不清方向,我們也只是順著山勢再盤旋而上,陡峭的地方得用繩索拉扯。尤其是女人和老人,這大大減緩了我們行進的步伐。

中午路上沿途啃了幾塊餅子,我真的挺佩服顧老和小白,一個年紀那麼大,一年曾經是嬌滴滴的大小姐,這倆人路上可沒吭過一聲,吃住都跟我們在一起。休息的時候我檢查了一下,光是我褲腿裡面就爬了九條螞蝗,那肚子脹得就跟球一樣,早就吸滿了血,癢的人鑽心。其他人也好不到哪裡去,這山螞蝗個頭可比水裡的要大,都有拇指長短和粗細,我說:「這要是還不走出去,估計到晚上就要給吸成人幹了。」

查文斌給我遞過來一個小瓶子道:「加把勁吧,把這個分給他們塗上,能管點用。」

我嗅了一下,一股沖鼻的味道,好像是硫磺,於是用水混合一下把暴露在外面的身體都擦了一個遍,氣味是難聞點,可這玩意還真有效,之後那一段就不再有毒蟲叮咬了。

從林子裡面鑽出來的時候,我大概換了四節電池,那會兒天已經是黑了,頭頂一片星空,當晚的天氣還算不錯的,這山頂還真得挺好,一片開闊,山風吹得人頓時清醒了好多。

「解放了!」我躺在那光溜溜的大石頭背上嘆息道:「同志們,長徵結束了,我們勝利了!」

突然一把巴掌迎面扇了下來,我還沒明白什麼事兒就被查文斌給一把捂住了嘴道:「鬼叫什麼,別出聲!」

我掙扎著幾眼,他對我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比劃道:「自己看,你右邊那塊是什麼?」

是什麼?我第一眼見到的時候挺感動的,因為那是一排屋子,裡面全亮著光的那種,可是轉瞬我就醒悟了,這他娘的是什麼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人住著而山下的人卻一無所知呢!。

… 86_86095我在洪村生活了二十年,我的父輩在這裡生活了四十多年,我的太爺爺自從清末就到了洪村。這裡有上百戶人家,風風雨雨將近百年的光陰,我從未聽說過獅子上的頂峰是有人住的,也從未到看過這裡居然還有星星點點的燈火。

那些屋子都是用巨大的長條石整塊壘起,有兩間的,也有三間的,再大的還有兩層的,粗略數了一下,這山頂上有不下二十來戶人家,如此的規模洪村人竟然會不知?

「二呆,你去瞅瞅?」我想,他的身手是我們之中最好的,即使有危險他也一定能全身而退。


查文斌給葉秋使了個眼色,看來他和我的想法一致,葉秋點了下頭反手拿著寒月弓著腰就摸了上去,他的速度極快,半蹲著身子就像是幽靈一般穿過眼前這片開闊地。我們相隔不遠,可以清晰的看到對方的舉動,我的槍口也在移動,若是有危險,我會毫不猶豫的射擊。

葉秋很快就到了離我們最近的那間房子,這裡所有的房子都沒有門窗,他貼著牆壁像個賊一般透過窗戶往裡探了兩下,那縮頭的速度比烏龜還快,一看就是老手。

我嘆道:「真他娘的專業啊,這小子以前準是個毛賊啊。」「別廢話!」查文斌喝止了我的感嘆,他也在觀察著這裡的動靜問我道:「以前聽說過這裡的情況沒?」

「沒有,我想如果有人知道,我爹應該會告訴我們。早些年他們也來獅子山活動,砍樹打獵採藥什麼的,但是從來沒有人上來過。」

「不對。」顧老轉了個身對我說道:「夏老弟,你覺得靠山吃山的鄉村人會捨棄這些資源嘛?洪村並不是一個地產富庶的地方,沒道理先人們不到這裡來尋活路。」

我一聽這話就有點不舒服了,挨著小白的面子也不好發作,只是說道:「顧老的意思是我父親沒有說真話?我打小在這山裡長大,可從沒見過這山上下來過人,更加別說這裡還有燈火。」

「你誤會了。」顧老說道:「洪村有一百年歷史,你父親對前五十年的事情是一無所知的,如果是前人刻意隱瞞了這裡呢,或者是誤導人們不要到這裡來呢?中國有句成語叫作三人成虎,同樣,這片地方,如果有一半的人都說不可以去,那另外一半的人自然也就不會去了,即使說的那一部分人自己也沒有去過。」

我尋思他說的也有道理:「這個好辦,回頭找個年紀大的問問,再說這林子這麼難走,誰會願意往上爬。」

「走!」查文斌拍了我一下,我抬頭一看,原來是葉秋在那邊發信號示意是安全的。

葉秋對站在屋外的查文斌道:「裡面沒有人,屋裡有一盞油燈你去看看。」

「哦?」查文斌跨過門檻的時候還稍稍遲疑了一下,接著他便走了進去,我則在屋外守著,這鬼地方,我是不信有人還會點油燈的。

進屋后的查文斌用手指輕輕貼著那油碗的邊緣摸了一下道:「碗還是涼的,燈沒點多久,感情這是為我們準備的。」

袁小白呵呵笑道:「你覺得會有人這麼好,他是不是坐在山頂上看著我們爬了一天累了特地給你找個地方住,指不定啊人還給你準備了一鍋飯呢。」說著,她就往屋內的灶台走去,剛一轉身她就「啊」得驚叫了一聲道:「鍋里有熱氣!」

她嚇得沒敢掀開鍋蓋只是往後退了兩步,我聽到裡面的動靜便也直接從窗戶上翻了進去喊道:「都退後,讓我來!」

這一句話喊完空氣瞬間凝結,我想怎麼有點不對勁啊,轉身一看,好傢夥,那幫子全都退的離我有幾丈遠了!這是真後悔啊,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上,一手端著八一杠一手顫抖著去拿鍋蓋,心裡暗想,要是蹦躂個什麼,老子就給你一梭子。

掀開鍋蓋的一剎那,我頓時覺得肚子餓了,為啥?一股香氣撲面而來,呆那蒸汽稍稍散盡我探頭一看道:「這是哪位神仙伯伯可憐我們啊,為我們準備了這麼一隻老母雞犒勞啊。」

沒錯,鍋里有一張藤條編製的飯架子,架子上有個土灰色的大鍋,鍋里有一整隻老母雞,雞湯還在冒著熱氣,那鍋里的水都能聽到「咕嚕嚕」得冒泡聲。說實話,這餓了一天了,風餐露宿的,我還真受不了,伸手就像去扯一塊吃吃,後面查文斌大喝道:「別動!」

「幹嘛啊,這是只雞,熟得!」

他快步的走了過來拉開我道:「你覺得這地方會有人給你燉雞吃嘛!你覺得會有嘛!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我愣著那一想,對啊,這山上哪裡會有人燉雞呢。查文斌把我拉開后迅速走向灶台,灶台裡頭還有點火石子,就是木柴還沒燃盡時紅的炭火,頂多也就剛熄十分鐘。這屋裡還有一口水缸,查文斌也給打開了,水缸里的水是滿的,挨著灶頭是一張飯桌,他用手擦了一下,桌上沒什麼灰,這裡的一切看著都是再正常不過的農戶,就好像十分鐘前女主人正在張羅著晚飯等著男人收工回來的場景。

另外一間屋裡有一張木床,很原始,下面鋪著一些乾草,上面的被子居然是麻制的,屋裡地上還散落著幾件衣服也是麻的,款式卻非常不同,是那種對襟開的,有點像是漢服的造型。我們把這間屋子逛了一圈后都很自覺的退了出來,幾個人一出門猶如是從監牢里放出來一般飛奔,為啥?只因為顧老那一句話,他在屋子裡隨手拿了個罐子說道:「這東西看著可有些年頭了,起碼得是兩到三千年的民間土窯燒制。」

大家都是聰明人,這句話意味著什麼不用再說,那些麻製品,那些粗糙和古老的生活用具,那盞油燈,這裡的一切都不是屬於現代文明。整個屋子裡沒有發現任何一樣塑料製品和現代工業製品,袁小白最後說了一句話比較恰當:「我感覺我們一下子就穿越到了古代,走進那個屋子就覺得是回到了幾千年前。」

穿越?屋外的星星點點的朗朗乾坤,不會因為爬一座山就穿越到三千年前,那也太扯了。可是這間屋子的一切又是那時候的擺設,你要我怎麼相信?

查文斌看葉秋的臉上有些不自然,葉秋常年只有一副冰冷的表情,可是今晚他的兩道眉毛之間多了一絲憂愁。

「有異樣?」

葉秋抓著一把泥土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道:「沒有,但是很熟悉。」

「熟悉什麼?」我問道。

他放下手中的土站起來道:「這裡的一切,我的直覺告訴我,我曾經來過這裡,右手邊第三間房子後面有個水井。」

為了證實他的直覺,那隻好便是去走一遭,當我們順著葉秋的指引到達那個地方的時候,我頓時覺得天昏地暗,確確實實是一口八角井,井水不深,藉助手電筒就能看到底。我看著他,從他眼神里我甚至讀出了一絲恐懼,他在害怕……

害怕什麼?突然間,葉秋縱身一跳,他的速度極快,以至於我的手電筒都跟不上他的腳步,三下兩下葉秋便消失在了夜幕里,只留下我們四人不知所措。

「追!」查文斌只說了這個字便也跟了出去,顧清和年紀大,小白是女人,我前面看著查文斌飛奔,後面又怕他倆出事,只好落下速度順著他們奔跑的方向走去。

「瘋了,這倆人都瘋了!」我扶著氣喘吁吁的顧老對袁小白說道:「明天一早我們就下山,這他娘的都是什麼鬼地方,還有那兩個人,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把我們當什麼了!」

顧清和喘了口氣得空說道:「夏老弟,你不覺得這裡很有意思嘛?」

「有意思?」我想你這老頭大概是也腦子不清醒了:「得,有意思你們去玩去,我反正決定不玩了,在家呆的好好的不睡覺,跑這兒來一而再再而三的鬧鬼玩,老教授,你那套資本主義的理論可教育不了這無產階級的鬼魂。」

我正煩的時候,袁小白喊道:「小憶,快看,那兒呢!他們在那兒!」

我抬眼一看,好傢夥,那兩人一前一後的正站在山坡頂上,兩人的目光都沒看著我們反而是低頭的。

「喂!」我喊道:「找到什麼了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