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裡知道張靜在想些什麼,只是見她氣色潮紅,滿身顫抖,看樣子很像是紅酒皮膚過敏,所以撐著醉眼點頭同意。看了看錶也覺得應該離開,於是便站起身準備和她一起走。

付了錢之後,我與張靜兩人一起離開了這家豪華休閑吧,可是剛走下樓梯,我越來越覺得身旁張靜的不對勁。望著她那搖搖晃晃的走路摸樣,我不由奇怪起來。明明剛才紅酒基本都是我喝的,怎麼她倒是比我還醉態實足了?在她又一次穩定不住自己身形之時,我連忙抱住了她的嬌軀,擔心的皺眉道,「張靜,你是不是真的生病了?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不……不用……」此刻的張靜覺得渾身酥麻,下身一片潮熱,但是她卻知道這種感覺並不是痛苦,更不可能會是生病時才有的那種無力感覺,所以她也以為自己是喝了紅酒可能過敏,在加上酒精的作用起的反應,她倒在我的懷中,重重呼吸道,「送,送我回家……」

「哦,好的。」我扶抱著她的嬌軀點頭想走到街上找輛計程車送她回去,這時候只感覺到脖子上一癢,一陣女人特有的芳香進入我的鼻中,我低頭一看,只見張靜扭頭一起完全倒進了我的懷中,那酥白柔嫩的雙胸由於擠壓而從粉紅色的襯衫中微微露出一絲春光,看的我不由酒勁都去了不少,充滿誘惑的女人就躺在我的懷中,這種感覺真的非常要命! 「嘭……」當我扶著張靜倒在柔軟的床上時,我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望著眼前呼吸急促,滿臉紅暈媚態眾生的她,我實在不知道自己這段路是怎麼走過來的。剛才走在街上才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她家在哪,可是問她之時才發現她似乎已經睡著了。無論我怎麼叫她都沒醒,所以我只能到旁邊的酒店開了個房間,將她送到了這裡。

一路上,我真的有些懷疑張靜到底有沒有睡著,她的身子一直不停的在我懷中摩擦著,不時發出淡淡的呻吟之聲,那淡淡的女人芳香,那明艷動人的粉嫩紅潤的美麗臉蛋,一切簡直就是在誘人犯罪。還好我此刻酒已經醒了很多,要不然還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勾引的失去理智。果然,充滿誘惑的女人最致命啊……

休息了會,我便將她的身子輕輕的在床上擺正,蹲下身子將她雙腳上的黑色高跟鞋脫去。當見到那雙包裹在肉色絲襪下的可愛小腳,我的心臟不由又是一陣不規律的跳動。暗自猛咽了口口水,強制恢復了平靜,這才拖著她套裙下的性感美腿到了床上,將床側的雪白羽絨被躡手躡腳的將其蓋在她的性感嬌軀之上。搞定這一切后,我不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狠狠的呼吸了幾口空氣。

這可是十足的誘惑,床上睡著的可是充滿芳香,是個男人都想撲上去咬上幾口的肉香嬌軀。能在這樣充滿曖昧的氣氛下鎮定自諾,我真有些自嘲的感覺自己像是柳下惠了。其實張靜真的很漂亮,很美麗,身材更是幾乎讓所有男人垂涎三尺,可是正因為她實在太美麗,太完美,所以更加的讓我保持警惕。

「這天下可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是我對自己所說的話。

搞定了張靜,我已經累的滿頭大汗,不管是身體上的,還是心裡的。我走出了卧室,來到了客廳,打開電視,在茶几上泡了杯茶,喝了幾口壓住又有些冒上來的酒意,這才開始打量起這個寬敞明亮的客廳起來。這是一間豪華客房,也是這家三星級酒店裡最豪華的房間。哦,不要搞錯,並不是我花錢大手腳,而是在這深夜,已經沒有房間,只留下了這間豪華套房。不過躺在舒適的真皮沙發上,我還是覺得花幾千塊住一晚這樣的房間還是值得的。當然,我只能睡客廳。其實我原本就沒打算回家,只打算找個地方買醉然後找個地方一個人住一晚。所以在下午的時候就已經和老媽說過住在張力家裡,由於張力我媽也知道,所以也沒說什麼便同意了。可是現在,原本打算自己睡的床卻被一位充滿誘惑的性感嬌軀所侵佔,而自己難得的外宿夜,便只能在沙發上打發打發了。

喝著綠茶,望向窗外那美麗的夜景,我的思緒逐漸又回到了中午,那個街頭,那對情侶……伴隨著內心的傷痛,我神色一黯,深深的嘆息起來。蘇欣,我心目中的女神,就這樣要從我的世界中被抹去。我真的不甘心,不願意。可是這又能怎麼樣?看她和那男人在一起的表情是那般的開心,那般的幸福,難道我忍心故意為了自己的私慾而拆散他們,使她傷心,使她更加的仇恨自己嗎?

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在學校見到她,我應該如何在面對她?難道,真的要自己和她做朋友,和前世一樣,痛苦一輩子嗎?我想到這裡,不由黯然的搖了搖頭!不,我絕對不能在像前世一樣!既然上天給了我重生的機會,我便不能把自己這一生再次浪費。既然,既然事情是這樣的話,那我還是遠離她吧。如果愛一個人而得不到她,做朋友只會令自己深陷下去。倒不如遠離她,選擇逃避來彌補自己的傷痛。對於愛情,也許這是最好的療傷方法吧。

緩緩有抿了口濃濃的綠茶,我的心也隨之安定了不少。無論如何,重生的我雖然出乎意料的失去了蘇欣,但是我的目標絕對不能失去!我,我蕭強,要創建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成為站立在都市巔峰之人!我要活的精彩,要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傳奇人生,我的重生傳奇,絕對不能失敗!

就在我堅定自己的信念之時,忽然從卧室中傳來了一陣似痛苦又似快樂的呻吟之聲,我一聽,心猛的一沉!難道張靜真的生了很重的病?剛剛就已經明顯感覺到不對勁,現在更加證明了我的想法,我連忙放下茶杯,從沙發上蹦起,直衝卧室而去!

「咔嚓!」在我快速的推開卧室房門撲進去之時,嘴中幾乎擔心有責怪的脫口而出道,「張靜,還說你沒病,我現在就送你去……」

正當我想將醫院這兩個字從口中說出來時,我的嘴巴張了張,嗓子里卻在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眼前的一切,在我眼中此刻出現的一切,讓我瞬間目瞪口呆,完全僵直住了身體!

雜亂的衣物扔的地毯到處都是,羽絨被已經被完全的踢翻,在床上,只有一副絕美的酮體!這是怎麼樣一具美麗的軀體啊,那白潔粉嫩的皮膚,那性感豐滿的翹臀,那高聳堅挺的雙峰,那渾圓白皙的美腿,在加上,在加上那隻柔軟秀麗的小手撫摸中的粉色深處,我已經完全的被眼前這一切所驚呆了。偶滴個神吶……我怎麼會知道,這小妮子發出的聲音,原來,原來是在”自我安慰”…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的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可是當我望向張靜那通紅的脖頸以及那美麗的臉蛋時,她那美麗動人的雙眼居然朝我掃了一眼,臉上則露出無比歡快的神情,沒有一絲的害羞與慌亂。隨著從她口中發出的淡淡喘息由緩慢而變的越來越急,她的秀眉突然一皺,整個嬌軀猛的朝上躬起! 獨家婚寵:顧少,高調寵 在我急速的心跳聲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那激射流出的晶瑩液體……

「砰!」我猛的朝後一退而出,將房門重重關上!下身早已經起反應的我直接衝到了沙發旁的茶几上,口乾舌燥的連灌了三杯茶水,這才把沉重的呼吸和滿腦子的慾望給徹底的消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她真的喝酒喝多了?可是喝酒喝的在多,也不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難道她本身就是這樣的人?我想到這裡,連忙搖頭,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剛才在酒吧中我聽的很清楚,她那男朋友追了她半年都沒有能碰她,她怎麼可能會是這种放盪的女人。既然酒沒有喝多,她又不是這樣的女人,那麼為什麼她會和喝醉一般失去行動能力,為什麼她會在床上做這樣的事情?再怎麼樣,做為一個矜持的女人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啊?

下藥?思前想後的我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樣的想法,對,她一定是被剛才那周子生和那王胖子下藥了!要不然以她剛才言語中透露出的性格是決然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不,應該說女人自慰很正常,但是絕對不會在我衝進門后,還會為了即將來臨的高潮而不剋制自己,而且更加不會如此坦然,如此沒有一點做為女人的羞恥心,就算是賣身的被陌生人看到這樣還要尷尬呢,更何況她還是位女強人,一位叱詫商界的女商人!這一切絕對不符合邏輯,所以唯一的解釋,就只能是她被人下藥了。

既然明白了事情發生的原因,我心中的疑惑也就漸漸消失了。雖然我是個處男,但是並不代表我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嘿,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呢,前世看了那麼多的A片,怎麼說這方面還是比較精通的。不過這時候我腦海里又閃現出了剛才那完美無比,性感而充滿誘惑的雪白嬌軀,不由嗓子又是一陣乾渴起來。

在狠狠的鄙視自己一眼后,我終於勉強壓制住了下面蠢蠢欲動的小弟,加上一晚上幾瓶紅酒的作用,漸漸的,我躺在沙發上終於支撐不住,昏昏欲睡起來。管他呢,有什麼事,還是明天問清楚在說吧……反正這時候,絕對不能趁人之威,安心睡覺才是正道! 「同學們,數學幾何公式雖然需要記背些公式,但是其真正的精華卻並不是照搬照套。數學是種很美妙的東西,一旦你迷上它,你會發現,其實數學比任何學科都需要開動自己的腦筋,需要靠自己的抽象思維去理解並運用。下面,我就教大家一些實際的想法,那拿到題目前,我們應該先……」

望著台上任教授手上那支點點劃劃的粉筆,我的思緒早已經飛離了這間教室之外,落到了早上離開時的酒店套房之中……

清晨,當我從沙發上醒來之時,已經發現卧室里的美人兒已經悄然離去,只留下一張寫著涓涓細字的小紙條。這是張靜唯一留下的東西,上面只寫了一行字:蕭強,昨夜的一切已經讓我無法面對你,無法與你成為朋友。我沒有任何臉面站在你的面前,希望從此我們在也不要見面,再見。

我知道,張靜晚上的瘋狂一定讓清醒后的她羞憤欲加,以至於連見都不敢在見我便離開了房間。我由於酒喝的過多,也根本沒有發覺她的離開。其實我很想與她當面說清楚,畢竟現在這樣除了永遠的尷尬之外,也許她都還不知道自己是被下藥才會如此為之。想到此處我不由聯想到,如果她發覺自己是被人下藥,而胡思亂想以為下藥的那人是我怎麼辦?不過這個想法才剛從腦海中冒出,就被我完全的否決了。開什麼玩笑,如果是我下的葯,我晚上還不睡了她?這點擔心根本就不會成立,倒也讓我不由緩緩舒了口氣。如果兩人見面尷尬的要死,那還不如不見來的好。想到這裡,我突然心中一痛,發現這句話,其實用在我和身旁的蘇欣也比較合適……

「蕭強?在想什麼呢?雙休日過的好嗎?」就在我暗自悲傷之時,身旁卻響起蘇欣那天籟般的快樂聲音,只聽她輕笑道,「呵呵,我和你說啊,我這個雙休日過的可開心了,真的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

我聽到她的話,臉色更加一陣黯淡,低頭沒有扭頭去看她,只是冰冷的回道,「你開心就好。」

「恩,很開心呢,你呢?這兩天在幹什麼呢,我打你電話好像你家裡都沒人接,害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呢。」

那幽幽的略帶埋怨的聲音在我的耳旁響起,若是在平常,我一定會開心的要死,可是現在,只會更加讓我難過而已。我搖搖頭,「不勞大小姐你操心,像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出事。」說這話的時候,我的目光狠狠的掃了眼斜角那不時盯向我看來的夏建仁,胸口的怒氣不言而喻。

「你……你怎麼了?」蘇欣看到我臉上那慘白的表情這才發現似乎有些不對勁,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擔心道,「你沒事吧?」

「我?我怎麼可能會有事,不需要你擔心。」我的言語聲冷的嚇人,就連我自己都沒發現,原來對蘇欣,我可以如此硬的起心腸。我不恨她,但是我怨她欺騙我!表面上說我是她唯一的男性朋友,可是昨天的一切都是我親眼所見!想到這裡,我的內心不由怒火中燒。無論怎麼樣,她不應該這樣對我,既然已經明白我喜歡她,為什麼不向我坦白一切,難道真的是想要耍我玩嗎?

「你到底怎麼了?蕭強,你……」蘇欣聽到我的話,看到我鐵青的臉龐,不由有些慌亂道,「怎麼了?難道你家出了什麼事?」

「我說了不需要你管!」我一時氣極,扭頭便朝著蘇欣怒吼一聲,可是當吼聲傳出后,我才發現這是在上課的時候。這下,全班的同學不由幾乎同時望向我看來,就連一向偏袒我的任教授也是臉色微紅,頗有怒意的罵道,「蕭強!你這是幹什麼?這是在上課!」

「對不起,任老師。」我煩躁的起身道歉,然後重重的坐回椅子上,趴在桌子上絲毫不理會蘇欣此刻的表情,埋頭睡覺起來。也許這一次,我真的要和蘇欣分開了吧……

蘇欣抿著小嘴,滿臉的驚訝與羞憤,她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像吃了火藥一般的朝自己吼嗓子,在她從認識我開始,就從來沒見到過這樣的我,不由一時委屈的雙眼中閃露出點點淚花。見我埋頭睡覺,她的脾氣也上來了,不禁冷哼一聲別過臉去,不在理睬我。

很快便到了中午時分,經過幾十分鐘的冷戰,蘇欣這時似乎已經沒有了剛才氣呼呼的摸樣,顯然似乎已經消了氣。我站起身收拾好東西后,她剛想朝我說話,我連忙一拍前面張力的後背,笑道,「張力,別一天到晚和王莉莉打情罵俏的,走,我們吃飯去,王生閣,你最愛吃的水晶餃子,我請客。」

張力一聽,頓時高興的連忙點頭道,「好啊,老大,你今天可真大方,居然請我吃這麼好的,莉莉,你沒去吃過吧?我告訴你,那的水晶餃子絕對是一絕,很棒的。」

聽到張力的長篇大論,我有些不耐煩的又拍了他一記,笑罵道,「走了走了,你是吃餃子還是說餃子啊?快走。」

張力嘿嘿一笑,連忙點頭拉起身旁輕笑的王莉莉一起走出了座位,我站起身時,連看都沒看蘇欣一眼,楞是扭頭便拉著張力便朝著教室門口走去。這下蘇欣可是真的火了,那憋紅怒氣的小臉紅撲撲的,可是卻怎麼也發不出火來。怎麼發?我又不是她的誰,為什麼吃飯就要名正言順的叫她一起去?只不過是平常都是我叫她陪著一起吃飯,今天如此冷落她,她心裡定然不好過。我餘角憋了眼窗戶中那滿臉怒氣的美麗俏臉,神色一陣黯淡。

「怎麼了蘇欣同學?座在位置上做什麼呢?沒人一起吃飯嗎,那正好,我也一個人呢,不如我們一起吃吧,怎麼樣?」就在我即將走出門口時,一個讓我想砍人的聲音在教室里響起。不用問,這個聲音正是我的仇人夏建仁的。

蘇欣冷冷的望著我的後背,突然冷笑一聲點頭道,「好啊,今天沒什麼食慾,夏同學,我想吃餃子。」

「餃子?沒問題!你要吃什麼餃子我都帶你去!」夏建仁一聽蘇欣同意了,早就樂的不知道東南西北,這可是他數百次請蘇欣吃飯而成功的第一次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討厭的蕭強居然沒進醫院,不過看樣子他是真的被打怕了,居然對蘇欣這麼冷淡。這樣多好,才第一天,我就有機會請蘇欣吃飯了,那以後還不是……」他想到這裡,不由滿臉笑容道,「蘇欣,說吧,要吃什麼餃子,只要C市有,我們就去!一會我叫我老爸的司機把車開出來,我們吃完了直接讓司機送我們回來。」他得意的瞟了一眼走到門口的我,簡直像只鬥勝的公雞。

「水晶餃子,還要王生閣的!」蘇欣突然冒出的這句話,讓夏建仁剛才開心的心情頓時閹了一半。「去王生閣?這不明擺著和那蕭強一起嗎?」他憤憤不平的想著。不過難得一次請蘇欣的機會,他也不管其他了,瀟洒的一笑道,「好,我們就去王生閣!」

PS:書看的爽大家別忘了投票收藏哦,如果有興趣可以加群.1群11278932 蘇欣真的有些奇怪,自從今天開始,她就發現我的冷淡似乎根本不是因為心情不好,而是有意而為之只針對她一個人的!看看旁邊餐桌中和張力聊天聊的正歡的我,她不由秀眉一皺,暗自思索起來。「我到底怎麼惹到他了拉,我,我好像根本就沒有和他說過什麼話啊?難道關心他問問雙休日過的怎麼樣也不對么?他……他怎麼能這樣,真小氣,好歹我也是女孩子也,就不能大方點么。」她越想越覺得的委屈,一張漂亮的小臉蛋不由的拉長起來,狠狠的用筷子叉了只餃子,用力的塞進櫻桃小嘴中咀嚼起來。彷彿她在吃的不是餃子,而是在吃一位令她如此生氣的罪魁禍首……

「蘇欣,來,慢點吃,這裡還有很多呢,要是不夠我在點。」望著蘇欣那絕美的面容,夏建仁不由的有些痴了,看著她吃餃子的摸樣都是那麼的美麗動人,他實在是覺得自己以前玩過的那些女人貨色太差。這不由的更堅定了他要追蘇欣的決心,輕輕一笑道,「蘇欣,聽說你父親是C市的市委書記是嗎?呵呵,我叔叔正是C市的市長,其實,其實我越來越覺得,我們兩個真的好配。一個才子,一個佳人,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嘛。」

「撲……」蘇欣正在瞪眼盯著我猛咬嘴中的水餃呢,一聽夏建仁的話差點沒咬到自己小舌頭,強忍著笑意的她連忙喝了口水掩飾了下,乾咳了兩聲,不由正色道,「恩,夏同學,其實,感情這種事情是沒有什麼天作之合的,配不配呢,也不是光才子和佳人就符合條件的,那個……哎呀,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反正,反正就是我們配不配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你根本不熟,懂嗎?」她其實很想說,才子佳人絕配是不錯,可是不好意思,你顯然不配當才子,當個花花公子還勉強。

夏建仁聽了半天楞是沒聽明白蘇欣在說什麼,可是最後一句他是聽的很明白的,立刻反駁道,「那你和蕭強那小子就很熟,就可以在一起了?蘇欣,為什麼不給我一個機會呢?以前一直都是蕭強在霸佔你,現在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嚇跑了,你就給我次機會吧。」

「什麼?嚇跑?你,你對他做了什麼?」蘇欣一聽夏建仁的話,立刻對嚇跑這兩個字明顯的感覺到了刺耳,連忙緊抓不放道,「夏建仁,你把話說清楚,你對他到底做了什麼!」

「沒……沒什麼……」夏建仁的話一說出口就知道自己說錯了,連忙慌亂的轉移視線道,「蘇欣,那窮小子有什麼好的,為什麼你老這麼關心他?他今天是怎麼對你的難道你沒看到嗎?你怎麼還那麼為他著想?難道,你喜歡上那小子了?」

一聽到喜歡兩字,蘇欣的小臉騰的便紅了起來,胸口的心臟也不安分的急速跳動著,她的眼神中明顯的露出一絲迷茫……「我喜歡他嗎?我真的喜歡他?不,不對,我和他是朋友,我關心他是當然的!可是……可是為什麼他一冷起臉,我就這麼的擔心,覺得這麼委屈呢……我心裡,真的已經有了他嗎?怎麼……怎麼可能,他,他一個不學無術的傢伙,一點上進心都沒有。在說,在說我才和他認識多久啊,怎麼就……」蘇欣越想越害羞,越想越覺得可能性越大,搞到後面她整個嬌軀都微微的有些顫抖,有些無力起來。「這種感覺,難道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嗎?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他了?」

夏建仁一見蘇欣那臉紅羞卻的摸樣,不由立刻認定了她喜歡我,心裡妒嫉萬分連忙冷哼道,「蘇欣,其實你不用自責,你喜歡他那是因為你根本不知道那小子的真面目,我和你說,星期五我找了幾個兄弟一起把他扁在地上,你都沒看見他那慫樣,被我在地上連踩了好幾腳,大叫求饒呢,還說以後在也不和你在一起了,他和你只是玩玩的。你看看,他現在不就被打怕了么,居然連喜歡的女人都能隨意的放手,這種男人怎麼值得你去喜歡?要是換了我,就算拿槍指在我面前,我都不絕不動搖!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就算粉身碎骨那也是在所不辭的!」他得意的吹噓著自己的戰果,一來他也是豁出去故意添油加醋的拿我被打的事情讓蘇欣看扁我,二來他也正好以次來表達自己的好,自己的偉大。

「你……你說什麼!!」蘇欣豁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失聲道,「你,你居然找人打蕭強??夏建仁,你……你簡直就是個流氓!」

「我……蘇欣,你聽我說啊……」這下夏建仁可真傻了,他還以為蘇欣聽了之後會去找我算賬,可是他卻沒想到,一個嬌生嬌養的高中生,怎麼可能會像小太妹一樣打打殺殺呢?更何況還是幾個人打一個!

「不用說了!夏建仁,從今天起,我為和你做同學而感到恥辱!你簡直就是個紈絝子弟!」蘇欣怒氣沖沖的一甩衣袖便離開了夏建仁,更加氣沖沖的朝我這邊直接衝來!「可惡!夏建仁縱然混蛋,可是蕭強則更加的混蛋!他以為我是什麼?他以為我是件東西嗎?說扔就扔,說送就送嗎?我說他為什麼今天對我這麼冷淡,還朝我吼,原來,他是看得不到我,便想冷我,想踢走我!卑鄙,無恥!原來,他只是個追美女的花心大色狼,我算明白了,看樣子,我拒絕他真是對的!他這樣的人,根本不值得我去喜歡!」

氣的渾身顫抖的蘇欣幾步便衝到了我和張力王莉莉坐的餐桌后,此時的我哪裡知道夏建仁和蘇欣說了些什麼,只是當我剛吃完一口餃子時,就發現一旁的張力似乎像見到鬼一樣的望著自己身後,不由疑惑的扭頭望去。

「啪!」一聲清脆而響亮的巴掌重重的打在我的臉上,頓時形成五道紅紅的小手印,茫然的我一時之間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等到我看清楚站在身後的人是蘇欣時,不由怒火上升,猛的站起身,想咆哮般的質問她,可是當看到她面帶梨花,整張小臉氣的滿是通紅,渾身顫抖之時,心不由的一軟,重重的冷哼道,「蘇同學,你這是幹什麼!」這巴掌雖然打的不輕,但是絕對沒有夏建仁和那些混混打的重,我身上的傷經過兩天已經好了很多,可是還是有些隱隱做痛,這樣的巴掌,我已經是完全的麻木了。我只是很奇怪,蘇欣為什麼會發這麼大的火?不過當我看到旁邊那桌鐵青著臉的夏建仁,頓時已經有些明白。

PS:大家看的爽別忘了投票收藏哦,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1群11278932 「蕭強,好,好!我蘇欣今天才發現,原來我的同桌,是這麼了不起的人,算我看走了眼,算我傻,居然會和你這樣的敗類人渣做朋友!」蘇欣滿臉怒氣,看這摸樣她真恨不得把眼前的我給生吃了下去!

「我無恥?你到底想說什麼!」雖然我不知道夏建仁到底和蘇欣說了什麼,不過我知道絕對不是事實。略微思索一會後,我淡淡皺眉道,「夏建仁和你說什麼了,你居然這麼生氣。」

「哼!怎麼?真面目被我看穿了,心裡害怕了?我告訴你蕭強,從今天起,我們在也不是朋友!我會和班主任說明白的,我在也不要和你做同桌了!」蘇欣一邊說著,一邊氣極中豆大的淚水劃過自己的俏臉,那楚楚可憐的摸樣別提多動人。

「什麼真面目,我不知道你到底說些什麼!你要不和我做同桌,好,不做就不做。不和我做朋友,也可以。但是,你把話說清楚,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不做朋友,不做同桌,是我早已經想到的未來,經蘇欣自己提出,我並沒有意見。畢竟既然蘇欣不愛我,我也沒必要自己在繼續痛苦下去。可是她說我是人渣是敗類,這句話我怎麼能受的了!

「人格?呵……你現在還在和我說人格?」蘇欣怒急而笑,那笑容讓我看著心痛不已。只見她一把擦掉臉蛋上的淚水,深吸口氣,雙眼充滿傷痛道,「我真沒想到,原來你也和那些想故意接近我的男同學一樣,只是看我漂亮,只是看我美麗,只想追到我來炫耀,我天真的以為,你是真的想和我做朋友,真的想和我在……」她說到這裡,俏臉微微一紅,轉而又是怒嗔道,「你以為我是什麼?你以為我是件東西,想扔就扔,想不要就不要嗎?你,你被夏建仁打怕了,居然把我就這樣讓給了他?你,你竟然就因為害怕他,而故意冷淡我,故意不理我?更讓我生氣的是,你居然說你只是和我玩玩?像你這種男人,不是無恥是什麼!」

「我說的?哈哈哈……你認為,我會說這種話?」我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頓時氣的暴跳如雷般扭頭便死死的瞪著遠處的夏建仁,伸手便罵道,「賤人!夏建仁,你個下賤的男人,我說過,我會讓你後悔的,你等著,你等著!!啊——」我怒極而狂吼起來,前世今生,我從來沒有這麼恨一個男人,我從來沒有這麼想殺一個男人!我瘋狂了,雙眼緋紅的便要朝著夏建仁狂沖而去,卻被張力慌亂中一把拉住,我朝著他狂吼道,「下賤人,你果然很賤,我會讓你很慘,很慘!!」

整層樓正在吃飯的所有人都被我的怒吼聲吸引了過來,齊齊望向我和坐在座位上呆住的夏建仁,我那憤怒的吼聲,充滿殺氣的眼神,讓夏建仁不由的渾身一顫。他冷冷的注視我一眼,許是因為害怕單打獨鬥搞不過我,他便咬牙在所有人的視線中走下樓去,消失在了樓梯之中。

「你……你這是幹什麼,冷靜點啊……」蘇欣全然沒有想到她的話會讓我氣到瘋狂的地步,她是真的有些害怕了,面對一個男人如此充滿殺氣的表情,她剛才的埋怨和怒氣頓時嚇的煙消雲散,感受到其他人不滿不目光,她不由朝著張力使了使眼色,想讓張力拉著我離開這裡。

可是張力剛想拉我,卻被我一把給推開了。我雙眼緋紅的抓住蘇欣的小手,慘笑道,「原來,我在你心裡就是這樣的人,原來,別人的話語能讓你如此相信。我無話可說,我也不會辯解什麼,如果你覺得夏建仁那混蛋說的是真的,那你愛怎麼想便怎麼想!朋友,不需要在做下去,就算你不和班主任說,我也會要班主任給我換位置!不好意思蘇大小姐,讓你傷心了,讓你難過了!我一個無恥之徒,本不配和你講什麼道理,可是你呢?你難道就是真心的對我嗎?你難道不覺得你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嗎!」

「我?我做錯了什麼事?」蘇欣被我這一說不由楞住了,她疑惑道,「你說,我做錯了什麼事?」

「哼,現在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說出來只會使大家更尷尬難堪而已。好了,從今天起,你是你,我是我,謝謝這些日子以來你對我的幫助,蕭某不勝感激!」我冷掃了蘇欣一眼,已經懶的把一切說破。其實說與不說又有什麼意義?一切都已經成事實,在去追究,也只是徒增傷感罷了。對於蘇欣我沒有責怪她的理由,但是對於夏建仁,我是真的恨之入骨!等著吧,以後他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就算傾盡我所有,我也一定不能容忍別人對我的侮辱,尤其,是當著我最愛女人的面!

「蕭強,你把話說清楚我在走,剛才你說我有錯,我到底做錯什麼了?」好奇心往往是女人的天性,我那句說到一般的話已經讓蘇欣給盯上了,她已經不管女孩子的矜持,連聲詢問道,「今天你不把話說清楚,我是不會回去的!」

我掃了一旁的蘇欣,心中又是一痛,慘笑道,「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反正今天豁出去了,既然她想把事情說絕了,那我又有什麼好怕的!我坐直了身子,語氣冰冷道,「蘇欣,我承認你很出色,很漂亮,而我,從見你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你。」

我的話一出,蘇欣小臉頓時刷的紅了起來,也許是因為張力和王莉莉在一旁我說出這麼露骨的話,她害羞的不禁低下了自己的小臉蛋。

「可是,我蕭強可以對天發誓,我喜歡的女孩,我絕對不會放棄,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在星期五放學的那天,我被人打的很慘,真的很慘,如果不是有個好心人救了我,也許我真的會和夏建仁那混蛋說的一樣,被送去醫院住上幾個月。一切很簡單,夏建仁想讓我離開我自己喜歡的女孩,離開我一直想要保護的女孩。哎……你太看扁我蕭強了,難道你不會想想,如果我真的願意離開你,會至於被夏建仁打嗎?如果我真的說了那些話,夏建仁還需要打我嗎?當你用這些話質問我時,我真的很傷心,因為,我發現,原來在我喜歡的女孩心中,我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人……」我說到這裡,臉色漸漸的有些蒼白,苦笑道,「我好傻,我真的好傻。明明被人打的和狗一樣,但是我卻一點都不疼,因為,我為了守護我心中的那個女孩,我認為吃在多的苦都是值得的,都是幸福的。」

當我說到這裡,張力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臉崇拜又同情的目光。而蘇欣此刻滿臉的害羞已經全然轉變為了內疚與羞愧。她現在才發現我說的有多對,剛才夏建仁說的那些話根本就不符合邏輯。而她,卻居然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我一巴掌,內心不自責才怪了。

PS:推薦下朋友的書超級霸王,聯接在首頁有哦. 我望著她那羞愧的眼神,不由慘笑道,「不,你不用內疚,也不用自責。我從始至終都沒有怪過你,因為這一切都與你無關,根本不關你什麼事。我恨的是夏建仁,與我有仇的也是夏建仁!」我臉色一冷,痛苦道,「但是,我唯一埋怨你的是,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你,可是你卻不和我說……說你已經有男朋友了!」

「什麼!!」我的話一說出口,張力和蘇欣幾乎同時驚叫了起來。我見她一臉的驚訝,還以為是被我發現這事才震驚無比,當下苦笑搖頭道,「你不要擔心,我不是流氓,我不是無理取鬧者,我更不會死纏爛打的那種人。對於喜歡的女孩,我只希望她幸福。放心吧,我不會打擾你和你男朋友的,更不會因為這樣而恨你。我只是想,既然你已經有了愛的人,我不打擾你,干擾你,我選擇逃避總可以吧?所以……所以我早上便想不在理睬你,想你生氣以後便和我永遠分開,從此成為陌生人……呵呵,好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完了,既然你這麼想知道,現在明白了,可以了吧?」

「你……你什麼時候看見我有男……男朋友的……」蘇欣羞紅著臉,咬著銀牙朝著問來。真相大白之後的她,非但沒有一絲慌亂與尷尬,話語間竟然露出淡淡的嬌羞,讓我看的不禁一楞,茫然道,「昨天,大街上,我親眼看到你挽著一個男人的手……」

「哼,那個男人是不是還很英俊啊?」蘇欣此刻輕輕噘起小嘴,滿臉得意的笑道,「你個獃子,搞了半天,原來是為了這個……我說呢,你怎麼今天一大早就對我這樣……」她瞧了我一眼,不由嬌嗔道,「你想歪了拉,其實……其實那個人,是我的表哥嘛,就是,就是我上次和你說的那個玩計算機很厲害的華夏大學的……」

「啊?」我聽到蘇欣的話,頓時整個人完全蒙了……

敢情,敢情這搞了半天,原來是一場誤會??搞了半天,原來其實都是我在沒事找事?我瞪大了雙眼,赤裸裸的盯著眼前滿臉通紅的蘇欣,很認真的問道,「蘇欣,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恩……」蘇欣小聲的應了聲,我「嘩」的頓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媽的,自己簡直就是在發神經,簡直就在自找苦吃啊!好歹這是被蘇欣追問下說出了一切,要不然以後我真要怎麼哭都不知道了!我激動的一把拉住蘇欣柔嫩的小手,興奮道,「太好了太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對不起,蘇欣,是我太混蛋,太相信自己親眼看見的事情了……我,我該死!」

「別……別這樣了……」這一刻,她小聲羞澀道,「這件事,我們都有責任,蕭強……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對你,是這麼的重要……對不起,是我耍小性子以前拒絕了你。那時候其實我心裡也很亂,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所謂的愛情,所以才以男性朋友的借口推託……」

「恩?她這話是什麼意思?以前不清楚自己的感情?那難道現在她是在說……」我一聽她的話,頓時魂都快樂沒了,無論如何,這一次我一定要趁熱打鐵了!我充滿深情的望著她,淡淡輕笑道,「蘇欣,無論怎麼樣,我都會等著你,一直等著你,我愛你,所以我會一直等下去,直到你同意的那一天到來。」

「哼,獃子,我……我現在又沒不同意……」當她嬌羞無限的神情望向我時,我已經知道,等待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了!我激動的一把樓住了她柔嫩的雙肩,溫柔的輕喚道,「蘇欣,我一定會好好疼你,會好好愛你,我要讓你,成為這個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哎呀,你幹什麼……邊上還有人呢……」蘇欣一付小女人摸樣輕輕推開了我的懷抱,看到張力那付暗笑的表情頓時羞的低下了腦袋。

「哈哈,哈哈哈……」我傻笑個不停,從來沒有覺得幸福來的是這樣的快。剛剛還是要老死不相往來的冷漠兩人,僅僅在片刻之後,竟然成為了相愛的情侶,我實在是沒有想到。今天這頓飯,真的是我這輩子吃的最不開心,也是最開心的飯!我好想對全世界宣布,我得到蘇欣了,我終於擁有這個,我前世暗戀十幾年的女孩!

「笑什麼啊,獃子。」蘇欣撫媚動人的白了我一眼,白的我內心不由一陣劇烈跳動。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嬌嫩欲滴的美人兒將會成為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女朋友,我真的以為自己這是在做夢,從地獄一下子升到天堂的美夢。

「恭喜恭喜啊,老大,抱得美人歸哦?」張力在一旁一臉賊笑的望著我,「我就知道,老大遲早是要把蘇大美女給搞定的,現在看來,我的觀點可是一點沒錯。」

「你少來了,本是多少多美的事情,怎麼一到你口裡就吐不出什麼好話來,真是。」一旁的王莉莉順勢便捏起張力的耳朵,一付老婆大人的架勢,「哼,什麼叫搞定了?那這麼說,我也是被你搞定的了?」

「哎呦,老婆大人,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嘛,輕點……」張力一邊為自己犧牲的耳朵而惋惜,一邊不停的求饒起來,看的我和蘇欣不由充滿笑意,頓時整個餐桌氣氛融融,成為一片歡樂的海洋。

「叮叮叮……」就在這時候,熟悉無比的諾基亞鈴聲突然從我的口袋中響起,我掏出手機一看,居然是房地產公司那位張小姐打來的,不由接了起來。

「喂?蕭先生嗎?」電話那頭傳來了張小姐的聲音。

「恩,我是,你是張小姐是嗎?找我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上次您讓我幫你留意的城西那套三層房已經有眉目了。我的一位朋友是房屋中介公司的,最近那位房子的主人正好有意向想要將房子轉讓出手,聽說那主人好像做生意破產,急需用錢。所以我想詢問下蕭先生,那套房子您還要不要?」

我一聽張小姐的話,不由立刻點頭道,「只要房子不是很舊當然可以。恩,不過在決定之前,我必須去看看才行。」

「好的,我已經和那位業主聯繫過了,不知道這個星期天您有空嗎?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去看房子。」

「好,沒問題,就定在星期天吧。那到時候在聯繫,再見。」我摁掉了電話,抬起頭這才發現周圍三位同志此刻已經像看怪物一般的望向我,不由奇怪的笑道,「怎麼了?我臉上有餃子?」

PS:大家看的爽別忘了投票收藏哦,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1群11278932 「撲……」王莉莉最先被我的話給逗樂了,可是其他兩人卻沒有笑出聲。張力那雙眼睛緊緊盯著我手上那厚重的諾基亞9000,以無比讚歎的神情道,「我的乖乖,這,這是不是最新出的那款……那廣告里的那隻……」

「你說這個?」我隨手將手機扔到了桌子上,笑道,「9000啊,最近不是廣告上經常見的嗎?」

「對對對,9000!哇,老大,你居然……居然有這麼貴的手機??」張力望著桌上那手機,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他躡手躡腳的檢起來仔細的瞧個不停,羨慕的神色不宜言表。

「張力,這手機好像很貴吧?」蘇欣奇怪的盯了我一眼,試探性的問了聲張力。手機雖然她不懂,可是這種高檔產品在我的手中出現,她實在是有些意外。

「貴,當然貴!一萬多塊呢,我老爸一看到這廣告就流水,說這手機是有錢人用的呢。」張力把玩著手機,點頭說道。

「一萬多塊!!」蘇欣嚇的俏臉一片雪白,頓時緊張的握住我的手擔心道,「蕭強,你,你該不會是偷了別人的手機吧?」

「噗……」我聽到蘇欣的話,一口將喝到口中的茶頓時全噴了出來,哭笑不得的朝著蘇欣道,「我的小姐啊,你認為我會那麼厲害,偷到這麼新的手機嗎?」

「那……那你這手機哪來的?你家裡……給你買上萬的手機?」蘇欣想想有些覺得覺得不可能,一張小臉綳起嚴肅道,「蕭強,你一定要說清楚,這手機……」

「哈哈,有人才剛做女朋友,就開始管起老公來了哦?」張力在一旁笑著說出聲,惹的蘇欣又是一陣嬌羞,不由狠狠瞪了張力一眼。

「呵呵,放心吧蘇欣,這手機是我自己買的。不光是這樣,我還想在城西買套房子,以後我會申請不住校,住到那房子里去。」我笑呵呵的摸了摸她那過肩的柔順秀髮,溫柔道,「其實啊,這還要感謝你呢,做你蘇欣的男人,要是沒本事那怎麼行。」

蘇欣聽到我的話,露出一陣甜蜜,不過還是疑惑的問道,「感謝我嗎?為什麼要感謝我?蕭強,你怎麼會這麼有錢的?」

「呵呵,你忘拉,我曾經在你家寫過軟體,你那位楚叔叔不是還問我買來著嗎?結果我把軟體賣給了米國的危軟公司,一下子就賺了一百萬呢。」我可不敢說我現在已經是億萬富翁了,要不然這小妮子還不給嚇壞。畢竟她是富家子弟,一百萬還是能接受的了的。

「一……一百萬??我的天,就是楚叔叔肯花五萬買的那軟體?」蘇欣在見我點頭后,不由吐了吐那粉嫩的小舌頭,感嘆道,「天吶,那麼個軟體就能賣一百萬,蕭強,你真厲害……」

「嘿嘿,那是,做你的男朋友,不厲害怎麼行。蘇欣,我會給你最大的幸福,我會讓你做這個世界最開心的女人!」我握著她的小手,深情的望著她,微紅的小臉,那似羞似甜蜜的美麗神情,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讓我神魂顛倒,她,是我這輩子絕對不放棄的女人,我要給她最美麗的回憶,最幸福的人生!

開開心心的吃玩中飯,我與蘇欣獨自兩人走回了學校。一路上,蘇欣像是害羞的鳥兒般依偎在我的身旁,我則緊緊拉著她的手,感受著從肢體中傳來的淡淡溫暖。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很好……

下午的課程是我從開學起感覺到最短暫的,在我與蘇欣彼此愛意濃濃互相吐露情話中,三節該死的化學課很快就結束了。這時候班主任劉春華走了進來,宣布從下個月開始,全校開始留宿,並且進行晚自習。一時間,所有同學都叫苦不已,留校則意味著高中生晚上最後一點自由都沒有了。而隨後他更宣布第一次摸底考試將在這個月月底,也就是下個星期五進行,這更讓所有同學發出一片不滿的叫聲。

「呵呵,同學們,都打起精神來!高中三年本來就是道坎,人生是一定要走過的。這次的摸底考試也是證明你們這個月以來的學習情況以及你們以前的功底,希望大家努力好好考,等到高二分文理班后這次的成績可是也要算在裡面的。」劉春華掃了一眼滿臉不高興的同學們,不由笑道,「好了好了,下面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下周在摸底考試前,也就是星期四,我們學校將舉辦全國計算機大賽Z省C市的分賽,很榮幸的,我班的蕭強同學已經通過我報了名,到時候大家可別忘了一起鼓勵他。呵呵,如果蕭同學能拿到前三名名次的話,還有機會參加全省的比賽。」

「唰!」當劉春華含笑說到這裡時,幾乎全班的同學全部朝我這邊望來。我露出淡淡的笑意朝著身旁的蘇欣小聲道,「欣,我和那千金大小姐的第一戰和第二戰,就要到了。下個星期,我會讓那個傢伙好好嘗嘗失敗是什麼滋味!」

「呵呵,少吹牛了,計算機是你厲害,可是考試不見得哦。你這個上課就睡覺的懶豬還想贏別人?除非你真是天才。」蘇欣白了我一眼,一付不相信的表情。

我輕輕的湊到她的耳邊,小聲笑道,「嘿嘿,你說對了,你老公就是個天才!」

「去……誰是我……我那個,油嘴滑舌,不理你了,哼!」蘇欣臉色微紅的別過臉去,我暗暗一笑便也不在說話。這時我突然想起一句歌詞,美好的明天在等待著我啊……

在班主任的一陣嘮叨之後終於放學了,我拉著蘇欣的小手悄悄的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帶著她穿過學校的小樹林,一路歡笑著走出了學校大門。

望著遠處停著的紅旗車,我臉色微微有些不高興了。蘇欣哪裡不知道我在想什麼,輕輕拍了拍我的臉頰,笑道,「好了拉,我要回家了嘛,明天不是又能見面了,這麼不開心做什麼呢。」

我輕輕點點頭,不甘心的反駁道,「哎,我還不是捨不得和你分開么,蘇欣,你什麼時候才能不坐車回家啊?」

「不坐車回家?難道讓我做公交車呀?」蘇欣有些好氣的嗔了我一眼道,「好了,我要走了,不能被司機發現我們在一起,要是被我老爸知道肯定要罵我的。再見了,蕭強。」

「恩,再見,回家給我打電話。」我依依不捨的抽回自己拉著她手臂的小手,朝她揮揮道,「明天見。蘇欣,我喜歡你。」

「恩……我也是。再見,蕭強。」蘇欣充滿幸福的朝我擺擺手,轉身便朝著那輛紅旗車走去。我望著她那一身雪白的上衣和短裙,不由感嘆造物主的偉大……

得以此妻,夫復何求!我望著她離去的身影,不由的有些痴了。可是,我卻根本沒有意識到,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一些我想和不想發生的事,正即將逐漸誕生……

PS:請大家多多諒解,由於是新書所以前期發的比較慢哈,等上架后就會大爆發的. 張汶一直不覺得這個世界充滿奇迹,只是自從前幾天出現身旁這個男人後,她相信了。原本這個月不知道飛向何處的獎金有了,更加讓她充滿希望的是,只要眼前這幢高樓上的那套房他看中的話,中介公司的那位姐妹給她的傭金更是比獎金更加的充滿誘惑力。

「呵呵,蕭先生,我們到了,這裡叫做金元小區,這是小區里的第7號樓盤,也是最高的小高層,一共三十三層,下面三十層是普通商品房,而上面最上面三層,便是你要的三層連套房了。」張汶笑意盈盈的面對著眼前這位穿著休閑裝的年輕男孩,雖然她並不知道這位公子的父親是誰,可是能買下這三連套的商品房,那肯定是有錢人了。其他的她根本不用理會,她只要知道,眼前站著的就是她的金礦,那就行了。

當然,張汶身邊的那位公子爺正是在下,我才懶的思考身旁這位售樓小姐到底在打著什麼心思,我只想著一定要在月底前搞定房子,這樣才能免與住校。我朝她點頭道,「恩,這小區的風景還不錯,城西有這種樓盤也算是高檔的了。對了,我要看的那套房是裝修好的嗎?」

「那當然,因為是二手房,買房子的業主已經住過一段時間,肯定裝修過了。不過如果先生你想自己裝修的話那也可以的。」張汶勤快的拉著我走進了開門的電梯,按下了三十層的按鈕。「這三層套房的門是在最下層的,最上層還附送一個花圓天頂陽台,那是絕對的划算。」

「好,我如果看中的話,肯定不會虧待你的。」我點頭應了聲,售樓小姐就是推銷員,真正好不好還是要自己去看看才行。

「哦對了,剛才來時我和業主聯繫過了,她好像今天在家,一會我們進去看房的時候請先生最好不要亂動裡面的東西,畢竟人家破產了心裡也不好過,而且沒過戶裡面的一切都算是她的私人物品,還請先生……」

「當然,我理解的。」我笑著點頭,「聽你說,業主是因為破產才賣房抵債吧?那價格是不是能壓低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