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頭看了一眼紫幽,她雖然在打架,卻不可能不發現我們要離開。

果然是隨手擰斷了鬼王的脖子,速戰速決之後,也疾步跟上來。

鬼王風光一世,帶着血的腦袋,就這麼隨意的丟棄在一堆帶着哀然之氣的靈魂碎片之中。悽慘的沉浮了幾下,緩緩的沉入海水的底部。

紅色的血液慢慢的從頭顱的腔子內,往外暈染開來。

身子被海水沖刷的往遠處飄去,一代鬼王在時間錯亂之下,竟然是這樣一個下場。 非法成婚 她要是早這樣死了,也許後面就不會造那麼多孽了。

“凌翊,唐穎小,你們是不是想丟下我,自己去找……”紫幽跟上來,要同我們興師問罪,差點就要把找鮫珠的事情說出來了。

鮫人族的老頭本來就是有一樣重要的東西要託付給我們,她一旦說出口了,人家老頭心頭起了警惕,必然是不會交出來了。

看來紫幽變成女人,那腦子真的是一團漿糊。

凌翊將食指立在脣邊,“你覺得我們能丟下你嗎?紫小姐,你還是跟上來看看吧。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你還怕得不到嗎?”

她的眸光微微一凜,剛準備出口的話又生生的嚥了回去。

在這片海域纔跟着那鮫人族的老頭踩水前行沒多久,居然就看到了一處巨大的珊瑚礁。這個珊瑚礁在祭臺附近不遠,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

就覺得它大的嚇人,整個的一個半球形的樣子,而且似乎是一直一直延伸到了海水的海平面了。

應該是一座珊瑚島的下層建築,否則不可能這麼大。

珊瑚壁上遍佈了無數的洞穴,每個洞穴都閃着光,就好像裏頭點着燈一樣。通過洞穴裏面的情況來看,很容易就判斷出來鮫人族是穴居的族羣。

而且並不能真的在水下生活太長時間,到了固定的時間,是需要上去換氣的。

每一個洞穴都是聯通的,爲的就是能上游到頂部去換氣。

等到走進了這些洞穴才發現,洞穴裏一隻活的鮫人都沒有,全都是鮫人族的屍體。還有不少小魚在啃食那些早已經腐爛的屍身,只是因爲某種特殊的原因,這些屍骨腐爛的速度尤爲的慢。

好像是墓穴和居住的地方,它們相依而建。

一般是墳墓,一般是生活區。

死去的鮫人的懷中,都抱着一顆明亮璀璨的鮫珠,所以看上去。左半邊是一片的黑暗,而右半邊光明的就好像天堂一樣。

我被這一幕震撼了,低聲問道:“鮫人族不會有死後抱着自己的鮫珠入葬的習俗吧?”

說了一半,馬上掩住了嘴。

看我這張嘴,怎麼就亂說呢,我們喊原始部族叫原始部族人家肯定會不高興。每個部族都有自己的名字,喊別人的名字纔是一種尊敬的表現。

我都要被自己蠢哭了,低下了頭顱,“是……是後羲族。”

“這位夫人說的正是,我們後羲族都有擁抱自身鮫珠長眠的習俗。”老頭兒聽我改口了,似乎心情纔好些。

它領着我們游到了珊瑚島的正下方,到了近前地上堆滿的大蚌才引入眼簾。而且還有一顆巨大的乳白色的蚌,大小起碼有小半截火車廂那麼大。

這東西的四周,還冒着淡淡的熒光,美的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我去啊。

這下面居然藏了這麼多大蚌,也不知道蚌殼裏是不是藏了很多大珍珠?

剛纔在遠處,被礁石遮擋了視線還沒有看見。現在走進了,把這裏的一切都看清了,卻不知道這個老頭的用意。

就見白髮亂飄的老頭,走到碩大的乳白色的大蚌旁邊,拍了拍蚌殼。

這大蚌居然自己就張開了嘴巴,裏頭頃刻就溢出一絲的光亮來,照的人眼睛疼。我迷上了眼睛,完全沒有辦法直視那東西。

只要睜開眼睛,眼前就是一片白茫茫的物事。

但是他們好像不受影響,就聽老頭兒的聲音顫抖的說道:“這是吾後羲族至寶,唯今獻給您!”

是……

是萬年鮫珠橫空出世了嗎?

我可真想看看是什麼樣子! 奈何是什麼也看不見,唯獨能感受到的時候,水流過面頰的時候所帶來的那種輕柔的觸感。遇到這樣的寶物,局勢變成什麼樣了,我此刻也是完全看不清。

手指頭緊張的握成了拳頭,卻絲毫不敢表達自己看不見的事情。

白光一片當中,就聽到凌翊推辭這件鮫人族的至寶,“這東西貴重,我不能領受。”

“我們的大祭司早就推算過,這件寶貝非您莫屬。不過您要當心了,必須雙手把它拿出來。否則就是對寶物不敬,它會攻擊您的。”鮫人族的那個老頭眼見東西送不出去,竟然要凌翊伸手去拿件藏在大蚌中的寶物。

凌翊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他低沉的嗓音繼續響起,“我可是一片好心要幫後羲族,沒想到您卻要伏擊我。這寶貝再貴重,我可都受用不起。”

“伏擊您?冥王大人說笑了!”那鮫人族的老頭蒼老的聲音變得深沉,在那股子忠肝義膽,掏心掏肺的那種語境中出現了變化。

它似乎是因爲被拆穿了陰謀,所以纔會突然改變口氣。

說也沒錯,鮫人族也不是傻瓜。

沒的緣由的哪怕是在時間座標裏,說給它們的至寶就給,這樣的好事比天上掉餡餅還難遇到吧。

凌翊的口吻依舊是那種放蕩不羈,甚至帶着戲虐的態度,“這可是有名的食人蚌,吃人可不吐骨頭。要是尋常的也就罷了,這種千年老蚌,恐怕我的手剛剛伸進去就會被它給吞下去吧?”

這一句話似乎是拆穿了所有的陰謀,那個老東西鮫人長老沒有回答。

“想想也對,鬼王被她打死了,幽都能說上話的只有我。你不殺我……殺誰啊!”凌翊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人艱不拆,繼續把這個老不死的臭魚的陰謀說出來,“想來你們想攻佔幽都的心,早就醞釀已久了吧?我可不做把它拿出來的二傻子,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周圍一片的安靜,也不知道接下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失去光明瞭,雖然並不害怕,可是內心難免焦慮。進來這個時間座標,已經找到了鮫珠了。

這麼說來,只要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回到陽間。

立刻就能着手,從南海打撈出這一枚珠子。

可是……

這樣一枚強大的珠子,真的要讓給紫幽這塊爲禍人間,絲毫沒有三觀的存在嗎?那將來又要有多少人,會因爲她的自私和貪婪死去呢?

忽然,雙眼之上多了一雙冰涼的小手。

那雙小手遮住了我眼前的白光,讓眼睛自然而然的接受到有些暗的環境。雖然不知道是誰的手,不過卻能感覺到他是踮着腳尖的。

我小心翼翼的問道:“是……是安北嗎?”

“是,把光遮住,眼睛會好受一些的。”安北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出現在我的耳邊,能感受的出來這個孩子是在臨陣的時候挺身保護我。

眼下凌翊在跟各方勢力鬥智鬥力,是肯定沒法子分神管我的,唯有安北這個旁觀的少年纔有機會伸出援助之手。

擡手我就用自己的手,和他的手一起遮住了眼前的視線。

慢慢的雙眼竟然是能看見自己的手指頭縫了,還有外面明亮的光亮,那個光亮來自於蚌殼之內。

亮的就好像是電焊的那種光一樣,不過轉過身去背對它。似乎刺傷的眼睛的作用,便沒有那樣的強大了。

背對着那光,雙眼頓時就恢復如初。

卻剛好撞上了紫幽那張冷峻美豔的面容,她看着我身後的東西,眼底深處是一絲的狂熱,“那是……是萬年鮫珠,原來藏在這裏!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有些癲狂,好像意思是自己終於要找到了什麼自己夢寐以求的絕世寶藏一樣。

“凌翊,你說過,她是佛宗後裔,你才帶她來的!讓她來取,那蚌絕對不會傷害她的……”紫幽在看到那東西嫣然狂笑之後,忽然冷靜下來,淡掃了一眼我。

我心頭一凜,我曾經擁有過佛法之力。

只是後來因爲繼承沿襲了唐門的道術,所以這份力量被老天爺削弱,沒有以前那麼的強悍。

尤其是我觸犯了天威,擅自劫運兩次,非毒魄出現了嚴重問題以後。

佛法的力量,才徹底的在我的身上消失了。

隱約間,我是有些擔憂的。

但是卻聽凌翊說道:“這個法子倒是可行,不過,她的眼睛受不住萬年鮫珠帶來的強光。你得等等……”

紫幽沒說話,她只是用一種十分不信任的,好像在說你不要耍花招一樣的眼神看着凌翊。意料之外,凌翊什麼也沒多做。

只是站在我的身後,往我的眼睛上綁了一條白色的綁帶,“小丫頭,別怕,你是佛宗後人,可以應付那巨蚌的。你還不知道吧?立刻江城的那天,我還去了一次佛宗……”

佛宗?

他竟然知道佛宗在哪裏……

我曾經問過我的養父,問他佛宗在哪兒,以確定這個宗派是否存在。可是他說,但凡佛宗弟子,只要離開就會遺忘佛宗的所在。

也就是說,就連我母親都不知道它在哪兒。

如果非要說它存在,只能說它在我們大家的心中。

雙眼被白布蒙上之後,凌翊拉着我走了幾步,低聲的提示我,“蹲下身來,伸出雙手,對。把它給抱出來……”

那東西我的確觸摸到了,是溫的。

而且觸摸在手裏就好像摟着一個嬌柔的小寶寶一樣,能夠感覺到它生命的律動,以及調皮的伸手。

不過,它的確是圓形的。

只是似乎是被困在這個圓形的東西里,觸摸了幾下,彷彿還能聽到充滿了生機和力量的孩童無比純淨的笑聲。

摟住了這個,心情不免愉悅。

而且還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腦子裏是金光萬丈,晃過無數轉經筒上經文的模樣。原先那些我曾經以爲徹底失去的佛光,還有經文,如今似乎全都在我的鼓掌之中。

天哪!

我手裏的東西確定是一個鮫珠,而不是一個佛龕嗎?

此時此刻,我感覺自己赤身露體。

赤條條來,赤條條去。

只有一個信徒,無比的信仰。

“凌翊,抱好嬌龍。這個珠子給我……給我,是了,它就是萬年鮫珠不會有假的!”紫幽的聲音在顫抖,在嬌喘。

能聽的出來,她激動壞了。

凌翊笑了,“小丫頭,把東西用力扔出去,最大的力氣。別怕水裏的浮力,你是佛宗後人,你可以的。” 我手裏的萬年鮫珠,就是時間座標裏的一個產物罷了。

是沒有任何法子帶出這裏的,更無法吸收力量讓自己變得強大。丟了也就丟了,隨手就被我往外面用力的一丟。隨即眼睛上的綁帶被凌翊從後面解開,眼前是光芒萬丈,卻沒有到刺眼的地步。

那一刻我終於看清楚被紫幽抓在手裏的那個圓形的東西的樣子,那東西根本就不像是一顆鮫珠。

反倒是像是一顆玻璃珠子,是完全的半透明的狀態。

它本身不發光,是中間沉睡了一隻很小很小的鮫人,大概也就是嬰孩形態的鮫人。身子柔軟的蜷縮着,雙目緊緊的閉上。

身上散發出的一強烈的光芒,卻不是普通的光,而是佛光。

在觸碰到它之前,我是不能接受這樣強烈的佛光的,可是接觸了這個東西之後。身體裏好像有股溫泉一樣的力量在此刻覺醒了,這股力量順着渾身的經絡都流淌了一遍。

再看這顆萬年修成的鮫人吐出的內丹來,反倒是覺得光芒雖亮,卻有一種普度衆生的感覺。

紫幽摟着這個顆珠子,欣喜若狂,整個人都爲它徹底着迷了。

兩顆紫色的眼睛都死死的盯着裏頭那個沉睡的胚胎,都忘了這個顆珠子不能帶出去,也不能成爲己用。就連她的親生女兒嬌龍,都被這個傻子心無旁騖的交到了凌翊的手裏,凌翊臉上狐狸一樣的笑容已經是狡黠到了極致。

隱約間,我總覺得有什麼事情即將要發生了。

周遭水體的溫度從一開始幽冷刺骨,讓人凍的受不了的感覺,逐漸變得有些正常了。然後一點一點的就好像溫水煮青蛙一樣,變得溫溫的。

突然,就有一道濃烈的藍色的光芒朝這裏涌進。

那種光芒就跟個會吞噬一切的怪物一樣,摧枯拉朽的就朝所有的一切地方奔涌而來。仔細一看哪兒是什麼亮光啊,是海底可燃冰呈現燎原之勢,在海底裏面燃燒起來了。

這他媽啊的嚇人啊!

火焰遇水不滅,不需要氧氣就可以燃燒,而且溫度之高實難想象。

距離我們還有很遠一段的位置,已經感覺周圍的水體已經有六七十度了。都快要趕上三溫暖蒸桑拿了,再這樣下去,我和安北倆人就要變成水煮人肉了。

這是海底被龍火給點着了呀,剛好這下頭似乎全都可燃冰的儲藏地。越是朝我們這邊,就是燒的越來越旺盛。

很快就要火燒屁股,把大家燒的灰飛煙滅了。

那個看似沒有任何鮫人居住的,右邊那半塊的礁石洞裏,突然就傳出了羣體性的悲鳴。就跟海豚集體自殺,是一個叫聲,那叫一悽慘。

原來裏頭是住着鮫人的,只是沒點燈,我這個肉眼凡胎的看不到它們在裏面活動。死到了臨頭了,這些魚人還是知道自己要死了麼,叫的就跟殺了豬一樣。

這樣可怕的浩劫,彷彿和過去發生的歷史一樣,重新在我的眼前演練了一遍。

怪了?

這火咋點着的……

難道是鬼王沒死!

我的娘啊,我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

當時紫幽走的匆忙,也就是把人家腦袋擰下來。可是紫幽是不可以殺人和的生靈的,包括時間座標裏的,所以鬼王那個小妞應該是沒死。

也就是說歷史沒特娘娘改變,鬼王依舊是懷恨在心,把那口上千噸的大鼎給踹翻了……

這下要完犢子了?

我沒想到自己也要賠紫幽一塊死,心裏真是不是滋味,擡眼看向了不遠處的紫幽。紫幽雖然得到了夢寐以求的鮫人族至寶,開心的伐得了。

可是這時候,似乎也意識到了一絲危險的存在。

她雙手抱着鮫珠,嚴峻的看向凌翊,“怎麼回事?”

“不知道,裝龍火神鼎好像被踹翻了,你把鬼王那小妞徹底打死了嗎?”凌翊也是一臉驚慌的問紫幽,眼底深處卻藏着笑。

這時候安北推到了凌翊身邊,他好像知道什麼要發生了一樣,摟住了凌翊的腰肢。凌翊就這麼似笑非笑的看着紫幽,我似乎也反映過來,走到凌翊身邊牽住了他的手。

紫幽意識到了似乎中計了,眸光一冷,“難道你真的爲了要殺我,想和我在這個地方同歸於盡。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你還真是……捨得下血本,那我……也值了。”

“你是白癡嗎?”凌翊疑惑的看着她,眼底帶着那種只有白癡纔會留在這裏陪着她一起被龍火活活的燒死。

可是這個火焰可真是牛掰啊,不僅引燃了地下的可燃冰。

還把附近的沉睡活火山都弄醒了,到處都是火焰噴射,鋪天蓋地的火到處燒的都是。我們這些人是上天不能入地無門,真的能撇下紫幽就這麼活下去嗎?

凌翊和紫幽兩個強者髮絲在火焰包圍的海水中佇立着,兩兩目光都堅定着,沒有一絲的懼意。

四目相對之下,似乎這火誰也燒不到一樣。

倏地,凌翊腳尖點地,轉眼就摟着懷中的嬌龍原地倒退着。那速度塊的我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到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和凌翊坐在了那隻巨大的白色的大蚌裏頭。

這裏面可真是寬敞,容納個五六個人,都不是問題。

凌翊低身,脣瓣在我的耳邊輕輕觸碰一下,“小丫頭,成敗在此一舉了。搔一搔這大蚌的殼……”

“哦!”我搔了搔這蚌殼。

它的蓋子居然緩緩的蓋下來,頃刻間熱流帶來的亂流一樣的水流變得幽冷起來。外頭的紫幽的雙目從堅定和懷疑,一下子閃過了一絲的恐懼。

她似乎也意識到了凌翊的計謀,飛快的衝過來,“你這個奸詐狡猾的東西……”

可是這個大蚌合併的速度極快,很快就遮住了外頭的光亮,直到最後一刻纔有一雙白皙的手指頭伸進來卡在了蚌殼的夾縫中。

“你滾出來,躲在裏頭當縮頭烏龜算什麼……”她在外面叫罵着,似乎使勁了九牛二虎之力要把蚌殼給掀開要和我們同歸於盡。

僅憑這個細縫,就能看到外頭明滅的藍焰火,看來是已經呈燎原之勢到了我們這一邊了。真是千鈞一髮,差點就要給紫幽陪葬了。

那火焰燒的她在外面慘叫,語氣終於緩和了下來,“寶貝,寶貝……我求你們了。救我進去吧……我不想死,所有的一切計謀都是易凌軒想的……我現在力量被火焰削弱了,我不能威脅你們了,救我!” “這話你要是早點說就好了,現在開蚌我們也會死的。”凌翊絲毫不爲所動,淡笑之間一隻銀色的小刀就從袖口裏滑落。

穩穩的落在他的手掌心之內,語氣涼薄輕佻,“對不起了,寶貝。”

話音未落,紫幽伸進來的四根手指頭被齊根切斷,血液從斷口的地方溢出來。在蚌殼內的水體中逸散開來,隔着這麼一小段距離,竟然都能聞到她血液裏的血腥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