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宋清漪能吃辣嗎?她點頭說沒問題,於是我就讓老闆娘先上了一份紅燒豬蹄,然後又來五十串碳烤牛肉,和超級無敵麻辣的田螺。

就這麼和宋清漪吃了起來,我是不敢喝酒了,自從上次出事故后我對酒和車都產生惡劣陰影,宋清漪也沒喝酒,我們就要了一瓶5L的飲料。

這裡味道還是原來的味道,我一手拿著一個豬蹄,一手拿著兩串牛肉串,毫無形象地啃食著。

相比於我,宋清漪就有些規矩了,他拿著筷子細嚼慢咽的吃著,看上去文文靜靜的,一點都不契合這裡的氛圍。

我啃完了一個豬蹄后,又將手指含進嘴裡唆了一下無根手指,宋清漪一臉鄙視的看著我,終於說道:「你能不能注意點形象,太噁心了吧!」

我毫不在意,向四周指了一圈說:「可不是我一個人這樣,你好好看看別人也這樣。我告訴你,來這種地方你就得敞開了嗓子吃,要不是我現在腿沒有好利索,我今天還得大喝。」

宋清漪顯得十分無語,搖了搖頭沒再跟我掰扯,她仍然小口小口的吃著,我知道她不是故意裝作這副模樣,而是她天生就是這樣,人家能和我一起來這裡吃飯就已經是一種恩賜了。

但是在吃田螺時,她還是用了手,只不過戴了一次性手套,依然很文明的樣子,不像我似的,拿著一顆田螺就用力往嘴裡吸。

只有這樣我才覺得爽,特別是跟自己喜歡的人坐在一起,那種感覺就更爽了。

好在宋清漪吃得辣,這種辣度並沒有阻止她,雖然和我一樣已經吃得滿臉通紅,但還是一個勁的吃著。

我說:「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她便點著頭邊吃著,看著她吃得這麼開心,我心裡也很開心。

記得有句話說: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吃東西,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

就點的這些吃的,我跟宋清漪倆人全部消滅關了,吃飽喝足后也躺著不動了。

我這才發現店裡許多男的都像我們這座投來目光,並且那些目光都是投向宋清漪的,她的美麗可以讓所有男人都折服,這無可厚非。

我是有點擔心的,於是站起來叫來老闆娘結了賬,便帶著宋清漪一起離開了大排檔。

此刻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夜市街卻熱鬧非凡,到處張燈結綵,到處都是吆喝聲。

夜市街並不只有吃的,還有一些小攤販會來夜市街做生意,路邊有很多這種流動攤位,賣一些小飾品和氣球,還有一些風格各異的小店。

宋清漪在其中一個攤位前停了下來,我也跟著停下腳步,見他盯著攤位上掛著的絲巾看著,一副想要的模樣。

我對她說道:「喜歡就拿下來看看啊!」

老闆這時也湊了過來,給宋清漪介紹著這些絲巾,但宋清漪只看中了一條天藍色的絲巾,她讓老闆取了下來,然後很隨意地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瞬間就多了一份神韻和嫻雅,舉手投足之間風情萬種,展現出淋漓盡致的女人味。

「怎麼樣?」她轉過身來問我說。

「好啊,挺好看的。」我點頭答應。

她開行得往脖子上繞著,絲毫隱藏不住心中的喜悅,系好后快速地往前走出兩步,突然多了一種欲語還休的嫵媚,還有一種端莊恬靜的氣質,在她渾身上下不經意地流露了出來。

「清漪,你真漂亮!」我由衷地讚賞道。

我很少這麼叫她,她的臉龐頓時掠過一絲羞愧,接著便問老闆多少錢。

老闆說看你和這條絲巾這麼搭,平時要二十塊,今天就收你十塊吧!

我搶在宋清漪的前面拿出十塊遞給了老闆,宋清漪又對老闆說了聲「謝謝!」

我是真沒想到宋清漪還會對這種小攤位的東西感興趣,看著她那愛不釋手的樣子,那一刻我真的挺恍惚的,突然間覺得她真的就是我的女朋友了,我們一起吃飯、一起逛夜市、一起有說有笑。

繼續在其它攤位上逛了逛,宋清漪又買了一些小飾品,還給我買了一條圍巾,我說這都馬上夏天誰還圍圍巾啊!她說今年冬天在戴唄。

離開夜市街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不知不覺我們就逛了一個多小時,我知道她穿著高跟鞋走那麼遠的路很累,還要開車,而我卻幫不了她,因為我現在是沒有駕駛證的。

我說要不我們請個代駕吧,可她還是堅持說沒問題,但是上車前卻向我換鞋子,說要穿我的平底鞋開車。

我開著玩笑說:「你確定嗎?我的腳可是奇臭無比的,你不怕被我傳染腳氣嗎?」

「我穿了絲襪的,沒事。」她笑著說,絲毫不介意。

「那來吧!」我脫掉鞋子遞給她,她動了動鼻子聞了聞說,「也不是很臭啊!」

是的,我腳並不臭,本身就和她開玩笑而已。

她換上了我的鞋子,顯然腳碼沒有我的大,我問他能行嗎?她點頭表示沒問題,然後便啟動了車子。

她的高跟鞋我是穿不上了,就拿在手上看了看,鞋子很漂亮,不過是一雙細跟的高跟鞋,這種鞋子穿著和我走了一個多小時,腳不痛才怪了。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太多交流,大概是因為逛了這麼久太疲憊了,況且宋清漪還要專註開車,我也沒有主動找她說話,怕她分神,畢竟她的駕駛技術也並不是很嫻熟。

沒一會兒她就將我送到了弄堂口,我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一邊又向她問道:「你能行嗎?」

她從容一笑,說道:「我都把你安全送回家了,你說呢?」

「好吧!路上慢點,別著急……」說著,我下了車,然後將她的高跟鞋放在副駕位上,對她說,「鞋子我給你放這裡了,我的鞋子改天還給我就行了。」

「你就這麼光著腳回去嗎?」

「沒事,反正沒多遠。」說完我關上了車門,可是下一刻我就聽見開車門的聲音。

我回頭一看,宋清漪竟然從車上下來了,一邊朝我走來,一邊對我喊道:「你等等,我還是送你進去好了。」

「真不用,你走吧!」我朝她揮了揮手。

可宋清漪固執起來誰都說不通,我也沒辦法再拗過她,只好答應了下來。

然後便扶著我深一步淺一步地往弄堂里走,深夜的弄堂安靜得可怕,四周靜悄悄的,除了風吹動樹葉的聲音外,還有幾聲讓人毛骨悚然的貓叫聲……

一邊走,我一邊對宋清漪說道:「你還記得上次我給你講的那個傳言吧?」

「你少來,我可不信這些。」

「你不信也得信,上次雖然是幾隻流浪貓,但我還真的告訴你這裡確實發生過許多靈異事件,不然為什麼這周邊都開發了,唯獨這裡沒有被開發?」

宋清漪膽子是不小的,她根本沒再害怕的回道:「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怕了嗎?告訴你,我從來不相信這世上有鬼!」

就在這時,一陣風從我們正前方的衚衕里吹了過來,這陣風一吹過就隱約聽見一個小孩的哭聲……

當時聽見這聲音時,我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可仔細一聽真的是一個小孩的哭聲,而且這哭聲若有似無,毫無節奏……

我猛的咽下一口口水,心跳驟然加速,心說難不成這條巷子里真有不幹凈的東西嗎?我也只是聽說這裡鬧鬼,難不成是真的?

哭聲越來越大,宋清漪也聽到了,她還算鎮定,但聲音已經緊張了起來:「向楠,你聽見了嗎?」

說實話這一陣哭聲也讓我頭皮一陣發麻,可接著我又隱約聽見了一個大人的聲音,這聲音似乎是在哄那個孩子別哭了。

我才反應過來,重重吁了一口氣,看樣子應該是鄰居家的孩子半夜尿床了。

不過宋清漪似乎沒有發現,我故作一副緊張可怕的樣子,對她說道:「聽見了,那聲音好像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我一邊說一邊謹慎地看著四周,宋清漪也不再那麼鎮定了,她本能地往我身邊湊了湊,一陣好聞的香味頓時迎面撲來。

男人天生就喜歡逗女孩,上學那會兒我們男生就喜歡故意去找女生們的麻煩,然後讓女生們追著男生們到處跑。

現在長大了也不例外,我還是喜歡逗宋清漪,喜歡在她面前表現得很爺們兒的樣子。

我知道那是鄰居家的小孩在哭后,也頓時沒那麼害怕了,我伸手將宋清漪攬到身邊,鄭重其事的對她說:「別怕,有我在,神來殺神,鬼來滅鬼!」

「趕緊走!」宋清漪拉著我就往前面跑,我腳下還光著腳,這尼瑪踩在青石板上,磕得我像踩在一邊碎石子上似的,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因為她還穿著我的鞋子,跑得當然比我快了,況且我的腿上還沒好利索,不過她並沒有丟下我獨自跑,見我跑不動又急忙回過頭要背我。

我實在忍不住了靠著牆停了下來,一隻手扶著旁邊的院牆,一隻手捂著小腹,大口喘息著說:「別跑了,別跑了!壓根沒有什麼鬼!……我剛才嚇唬你的,那是鄰居家孩子的哭聲。」

聽我這麼一說,宋清漪當時就抬起腳要向我踢過來,可她的腿又停在半空中,然後白了我一眼,帶著一絲氣憤說道:「向楠你還很小嗎?這樣好玩嗎?」

我憋著笑,急忙搖頭說道:「錯了,我錯了!再也不了,我保證!」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警告似的說道:「這已經是你第二次嚇我了,要是再敢有下次,我……」

「我就讓你千刀萬剮!」我接過話說道。

「哼!不管你了,自己走!」她冷哼一聲,就獨自往前面走。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我一瘸一拐地在她身後跟著,走了幾步后她又折回來扶著我,說真是拿我沒辦法。

終於將我送回到了家裡,我也累得夠嗆,趕忙往沙發上一趟,便抬起腳看自己這被石板磕得通紅的腳底板。

「現在知道痛了吧?剛才你要死不嚇我,就沒那麼多事了,你這是自找麻煩。」

「是是,我自找麻煩。」我點頭承認著錯。

她還是很生氣的樣子,但卻朝我走過來,冷聲道:「來,讓我看看。」

我乖乖地抬起雙腳,她看了一眼說:「還好,沒什麼大礙,自己待會兒去洗手間洗一下。」

說完,她站了起來,我也這才發現她穿著我這雙大號運動鞋的樣子,真是……毫無違和感!

我頓時「噗嗤」一笑,她橫臉我笑什麼,我努力憋著笑說:「沒,沒有……」

她也低頭看了一眼,怒視著我說:「你在笑話我是吧?」

「真沒有。」

她白了我一眼,又低頭仔細看了一眼,她可是穿的一雙肉絲,配上我這雙運動鞋,這搭配簡直無敵了,我敢說但凡是個人看見她這搭配都會忍不住笑的。

我最終還是沒能忍住,「哈哈」大笑起來。

宋清漪顯然已經很生氣了,當即便脫掉鞋子朝我扔了過來,怒道:「還給你,我不穿了!」

說著她就光著腳準備離開,我趕忙站起來沖她喊道:「哎哎哎,別走呀!我不笑了還不行嘛。」

她可不聽我的,顯然是真的生氣了,我急忙追了出去,可明明她前腳剛走出門口,我後腳追出來就不見她人了?

我在院子里左右看了看,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聽見「哐當」一聲關門聲。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她調虎離山了,我立刻轉身對著門一陣猛拍:「好你個宋清漪,竟然玩我!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開門,你給我開門!」

「我偏不!誰叫你笑話我。」宋清漪躲在我屋裡咯咯咯的笑著。

「你快給我開門,要不然我要你好看!」我威脅道。

「喔,是嗎?那請你先進來再說吧!」她語氣十分嘚瑟。

心網 「行,你給我等著。」

我被氣得不行,只是沒想到她會給我玩這麼一出,也讓我有些對她刮目相看! 這門我是打不開的,她已經從裡面反鎖了,外面的窗子也被上了防盜網,卧室的窗子倒是可以進去,可得繞很遠的路去後面的弄堂,唯獨只有洗手間那扇狹窄的窗子可以翻進去。

我當即便對宋清漪說道:「你給我等著啊!你最好給我開門,不然等我進去后你就完了!」

我邊說邊走向洗手間外面的窗子,那扇窗戶相當狹窄,我也不知道我這身材能不能鑽進去,只得一試了。

我找了幾塊板磚當墊腳石,然後就奮力往窗子里爬,我的雙腿根本使不上什麼勁兒,幾乎是用雙臂的力量支撐著我艱難地爬上了窗子。

窗子口太狹窄了,我只得先將一條腿放進去,然後再一點一點地往裡擠,這可把我憋屈得要命了,整個人完全縮成了一團。

不過最後還是成功鑽了進去,我大喘了口氣,活動了一下手上和脖子的筋骨,就往客廳走,宋清漪還在門口守著我,以為我還在外面的。

我悄悄走到她身後,趁她不注意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美女,你在等誰呢?」

宋清漪被我嚇得不輕,整個身子猛地顫抖了一下,卻不給我任何抓住她的幾乎,轉頭就跑,邊跑邊向我質問道:「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不屑一笑,一邊向她靠近一邊說道:「大姐,這是我的家,我想進來很容易啊!」

「你,你別過來!」她一邊後退,一邊伸手阻止我靠近她。

我壞笑道:「嘿嘿,我說過我要是進來了,你就死定了!我可沒和你說著玩。」

我拔腿就追了上去,她也開始滿屋子逃跑,不過我腿上有傷實在追不上活蹦亂跳的她。

最後到被她嘲笑說:「來呀,來追我呀! 邪王溺寵,王妃野得很 你這個瘸子!」

被她罵瘸子,我頓時心火上得厲害,不管腿上的疼痛繼續滿屋子追著她。

宋清漪跑進了我的我是,我想都沒想就追了進去。

她無處可逃,當即就跳上了我的床,我也毫不猶豫地撲了過去,張牙舞爪地要抓住她,她嚇得邊叫邊跳著閃躲。

我的床雖然不大,但很有彈性,我習慣睡軟乎的床,這種床睡上去特別舒服,但是踩上去就很難站穩。

加上收了我的驚嚇,結果她自己把自己絆倒在了床上,剛跳到床上的我,也被她絆倒了。

結果是我壓住了她,我吼道:「跑呀!你不是很能跑嗎?怎麼不跑了?」

宋清漪咯咯咯的笑,一邊掙扎著我說:「起開,你壓著我了,快起開!」

「我就不!」我佯怒道。

我們倆就撕扯成了一團,我抓她,她推我,兩個成年人在床上像兩個小孩兒似的翻滾著,那彈簧床「吱嘎吱嘎」的叫喚著,倆人都累得氣喘吁吁的了。

無意中我的手掌就觸碰到她的胸脯,她那裡軟軟的,熱熱的,像個雪峰一樣聳立著,很誘人的樣子。再加上她有些氣喘,那雪峰也跟著起起伏伏,好像那雪峰下面就是江河,而江河的波濤蕩漾著它似的。

吵鬧聲戛然而止,床也不響了,一切突然都變得安靜了……

我感覺這種氣氛很怪異,我是將宋清漪壓在身下的,四目相對,她的眼眸里便多出了一些不可言傳的意味,我也定定的看著她……

她那性感的唇瓣就在我眼前,觸手可及,只要稍微一低頭便能吻住,看她的樣子似乎並沒有抗拒的意思,或許我真的可以進行下一步動作,直接吻住她那性感甜美的唇瓣。

我離她越來越近,真的是很近很近……

她的嘴唇蠕動了一下,眼神也多出了一絲迷離,依然定定的看著我,喉嚨上下蠕動了一下,睫毛在我面前像蝴蝶濕了的翅膀,撲閃撲閃著……

還沒等我採取下一步行動,她就用力推開了我,緊接著便迅速下了床,一邊理著被我弄亂的頭髮,一邊說道:「不跟你鬧了,像兩個瘋子似的。」

到嘴邊的食物就這麼跑了,我心情是挺失落的,不過她要是不跑掉才更讓我摸不著頭腦。

所以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也跟著下了床,就這麼坐在床邊從包里摸出一支香煙含在了嘴裡,目光幽幽的看著她。

她抬手看了下表,說:「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記住後天上午九點半的飛機,準備好你的身份證,我會提前給你打電話的。」

說完,她就往外面走,我沖她背影喊道:「這麼晚了,就別回去了吧!」

她回過頭愣愣的看著我,我又急忙說道:「我是說,你睡我妹妹那屋,就在這裡將就一宿吧!」

她搖了搖頭表示不用,然後便離開了,我又對她喊了一聲讓她路上注意安全。

宋清漪離開后,整個房間也就徹底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我那還沒有完全平復的心跳聲,在「砰砰,砰砰」的跳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