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晚回去在局裏開會了,聽王九月說,你們村兒鬧鬼,不是一次兩次的事兒了?你是上過大學的人,難道就沒有想過,這一切好像有點怪異。爲什麼這麼邪門兒的事兒,偏偏讓你們給趕上了?”女警說道。

“王九月是誰?”我詫異道。

“就是我的那個胖子同事,九月生的,所以名字就叫王九月。”女警說道。

“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人爲的了?我說姑娘,這事兒您就別摻乎了,剛開始我也堅信這個,好歹我也是中國人民少先隊隊員,可是之後的一切的事兒,都讓我不得不信。”我說道。

“你上車。”她直接不接我的話,等我上了車,直接就開拔,目的地林家莊。

等到了村口的時候,我就看到村口的柳樹旁,蹲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林小妖,她這一大早的,蹲在村口乾嘛?

“相好的?你口味挺重啊!”女警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說道。

我本來對這個女警印象不錯,其實是個挺可愛單純但是又要強裝淡定的小姑娘,這種人一般都特別的堅強,可是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忽然心裏疼了一下,在我的潛意識裏,不允許任何人說林小妖。

我瞪着她,打開了車門,道:“再說她一句,我大耳光抽死你,你可以試試我是不是開玩笑!”

“喂!玩笑也不能開了?”她在我下車之後,氣的再一次拿胳膊摔向方向盤叫道。

我沒有理她,走到林小妖的面前,她看到我走過來,又看了看我身後的警車,眼睛立馬就紅了,要是在平時肯定朝我撲過來嘴巴里叫一聲小凡哥,此時卻一臉的絕望轉身就走。

“小妖!”我叫了一聲,心裏的難受勁兒就甭提了,瞬間就空蕩蕩的,三步兩步追了上去,道:“小妖你怎麼了?”

“去找你的女警察去!既然走了還回來幹什麼!”林小妖一邊走一邊哭道,鼻涕一把淚一把的看着相當的可憐。

我拉住她的胳膊,道:“小妖,不是你想的那樣兒!”——也就是現在,我才明白這個女人在我心目中竟然有如此深的地位兒,像是一顆種子一樣的,在不知不覺之中慢慢的生根發芽。

她一把甩開我,加速跑掉了。

女人吃醋起來真的太可怕,我奶奶都能一鞋拔子把我爺爺給抽死,怕不怕?看着她遠去的身影,我緩緩的停下了身形,現在她正激動呢,看來她大早上的蹲在村口,就是等我回來,甚至可能是等了一整晚了。

結果今天早上是捉姦在車。這事兒真的是黃泥巴掉褲襠裏不是shi也是shi。

我停住身形,這個警察剛纔被我罵了一句,我也不好意思說上車,我在前面走,她就開了個車慢悠悠的跟着我,真的到了村子裏,那些大嬸兒門大叔們看我的眼神兒都變了,紛紛對我豎起大拇指道:“小凡,真有本事!”

在村子裏走了一圈,我可算是知道林小妖是怎麼吃醋的了,現在我幾乎成了林家莊的傳奇,村民們昨天在場的,誰知道警察裏面有一個美的冒泡的警察妹子?跟我林小凡站着站着都抱在了一起,倆人幾乎就是一見鍾情,那姑娘還有錢的很,昨晚就把林小凡給拉到城裏去了,一晚上都沒回來,傳的那叫一個有鼻子有眼,甚至還有人說我拉着直接就去見對面父母了,以後我林小凡前途不可限等等云云。林小妖昨晚聽到這個消息就崩潰了。——別說林小妖,就是我都哭笑不得,這他孃的都叫什麼事兒?我說大媽大嬸兒們你們能不能天天這麼閒着蛋疼?

今天這姑娘又跟在我身後回了村兒,指不定他們又給我傳成什麼樣子呢。估計在這麼傳下去,我都成他們教育孩子的典範教材了:“好好學習,考上大學,看看你小凡哥!”

豪門溺寵:薄性老公奪心妻 想到這裏,我都想找個地縫鑽出去,更不想這個女警在跟着我,搞的我跟吃軟飯的一樣,就這樣一路到家,還沒走進家門兒呢,又看到了哭紅眼睛的白珍珠,現在我看到白珍珠頭更疼,看到她哭全身都疼,趕緊道:“嫂子,二蛋不是昨晚都沒事兒了嗎?”

“小凡,你趕緊去看看,我去找那個胖子劉先生,他還在睡覺不肯醒來,二蛋是一大早就醒了,可是現在的他根本就不對勁兒啊!”白珍珠說着說着,就又要掉淚。

“你先別哭,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問道。

“他醒來之後就開始吃東西,不停的吃,你知道的,二蛋以前瘦的跟猴子似的,都吃不下飯,一頓最多吃一個饅頭,可是他今早醒來之後,一頓飯吃了八對饅頭,還叫着沒吃飽。這。。”白珍珠說着都撓頭。

“是不是因爲昏迷的太久了,所以餓的慌?”我也撓頭道,農村的饅頭都是自家蒸的,那叫一個瓷實,個頭還打,一頓吃八個,那是什麼水平?所以說完這句話我也感覺不可思議,就道:“走,我去看看二蛋。”

我一扭頭,看道哭泣的林小妖剛好進家門兒,看到我身邊站着的女警,立馬轉頭又走了。我轉身對家裏坐着的吳妙可道:“嬸兒,小妖可能有點誤會,你去勸勸她,我先去看看二蛋。”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吳妙可在我領着女警進門之後臉色也就不太對勁兒,此刻我跟她說話,她哭喪着臉道:“你自己惹得事兒,自己解決去。”

說完,她扭着身子就進了房間。——我倒是給忘了,我跟這個女人也車不清道不明的。

出了院子門兒,我這麼一會兒都沒理這個警察,她追到我身邊問我道:“剛纔那個少婦,是村口兒那女孩兒的媽?也就是你丈母孃?可是我怎麼感覺她的醋味也這麼大呢?”

我被她的話給嚇的一個哆嗦,恨不得堵上她的嘴,道:“不廢話沒人拿你當啞巴!”心裏卻在巨震,他孃的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太可怕啊太可怕。

“喂,你還生氣呢?對不起行不行?”這個女警道。

我對她的氣,也就是那麼一會兒的功夫,現在也明白了這可能就是這個富家女孩兒的口無遮攔,可是我還是不想理她,指不定她等下說出什麼話呢。等到了林二蛋家裏,還沒進門兒呢,就聽到林二蛋的聲音道:“媽!我餓!你爲啥不讓我吃?!”

“娃兒啊,你歇會兒,歇會兒,這都吃了一天了。”林二蛋的老孃說道。

我走進屋,看到林二蛋的老孃背後藏着饅頭,林二蛋在那邊搶。

看到我過來,林二蛋對我訴苦道:“小凡,你可來了,你看吧,我都餓死了,我媽不給我吃東西,這還是我親媽嗎?”

我沒理她,問林二蛋他老孃道:“嬸兒,二蛋今天吃多少了?”

“本來想燉個雞湯給他補補身子,他連雞帶湯都給吃的乾乾淨淨,又吃了不下二十個大饅頭,你說這孩子剛撿了一條命回來,這下要吃東西給自己撐死?你說我的命咋就這麼苦呢?!”

說:

晚上還有一章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這……」葉盛嚇了一跳甚至以為他瘋了,剛想要上前奪過這本書進行阻止,卻不想在火光之下,這本早已爛透的古書並沒有隨著火焰化成灰燼。

只見隨著火焰的烘烤,這本書居然緩緩的顯露出來另一道墨痕。之前上邊所寫的字跡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深奧的醫學知識。

「啊,原來如此,華佗為了將自己的傳承能夠保留下來,也真是煞費苦心!」

此刻許曜才知道原來這上邊確實另有乾坤,在這一層獸皮之下,確實蘊含了一層真跡。

兩種字跡都是用不同的顏料進行書寫,一種在平時可以隨意看到,但是遇到了強烈的熱度後會漸漸的消失。而另一種則是平時看不見,在遇到強烈熱度後會漸漸浮現出來。

葉盛看到許曜的這波操作也是震驚不已,原本那些專家都有研究和分析過。但是因為這本古籍實在是太破舊了,而且看到了上邊的文字后也覺得沒有什麼繼續研究的必要性。

原本這本古籍葉盛一直是當作收藏品來對待,沒想到許曜能夠再次揭露其中的奧秘,這倒是讓他心中暢快了一把。至少讓他知道了,自己高價買來的東西是真貨。

「若是許會長喜歡,這本東西送給許會長倒也無妨,只不過我希望你能以華夏醫療協會副會長的名義,給我開一張證明。」

「這個東西放在我的藏寶閣已經很久了,始終沒有人來證明他的價值。現在他遇到了你,如同良馬遇到了伯樂!」

葉盛越說越激動,許曜得到了這本秘籍也十分的開心,他隨手一收如同變戲法般,又將秘籍收進了自己的納戒之中。隨後十分感激地對葉盛行了一個禮。

葉盛看到許曜雖然年輕但是不驕不躁,頗有一番豪傑之風,不僅有勇有謀,也懂得禮數感恩。心下也對這個新時代的年青人十分的敬佩,低頭與他回禮。

隨後兩人一起離開了這個藏寶閣,秦雪見他們在裡面磨蹭半天終於出來了,立刻湊上去問道:「許曜你終於出來了!你選了什麼東西啊?」

「選了一本關於中醫的古籍而已,正巧那本書是我所需要的。」許曜沒有明說,僅是大概的透露一下。

果然秦雪一聽居然是關於中醫的古籍立刻就沒了興趣,跟在許曜身後,憋著嘴不說話。

畢竟她對中醫並不感興趣,甚至還一竅不通。

許曜與葉盛十分愉快的來到了大廳,又聊了一會後,葉盛看到天色不著,於是就準備要送許曜出去。

重生九零:肥妻,要翻身 這個時候老管家悄悄地走了過來問道:「金老闆今天拿來了不少古玩,但是為了那塊石頭,你都沒有好好的過目,要不要讓他留一份名單?」

說到這裡的時候葉盛才突然想起,自己當時注意力全在那塊價值一千的愛心石頭上了。

畢竟他以前跟金老闆所做的交易,沒有一樁是低於上萬的。現在突然抬了個才一千的石頭過來,自然而然的他的注意力也集中在了石頭身上。

結果在許曜開出了價值連城的鑽石后,金大豆所帶來的那些古玩在剎那間都淡然無光,金大豆也是無心交易了。沒想到這一場會面,居然就這麼不歡而散。

想到這裡葉盛也僅是低頭嘆息,該是自己的,始終會是自己的,自己沒本事拿的現在後悔也沒有用。

於是在送許曜出去的時候,葉盛對他說道:「到底是誰對我們葉家下的殺手我自然會去調查,既然他對許會長也下了手,那麼我們也會把調查的結果告知於你。」

「只不過今天你開出了海洋之心一事,那個金大豆必定不會服氣。很有可能會對你再次下手,你回去可要多加小心。實在不行,我找人開車送你回去吧?」

葉盛好意的提醒了一聲,許曜卻不慌不燥的點了點頭,似乎完全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自己的心上。

葉盛怕他不夠重視還想要再提醒,突然想到許曜身上有著自己看不懂的實力,自己再多的關心也是多餘的。

換句話來說,如果遇到連許曜本人自己都無法解決的問題,那麼他再怎麼說也是無濟於事。

「如果方便的話就借我們一輛車吧,這麼走回去也怪麻煩的。而且我不想讓其他人牽連進來,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

如果他們就這麼走回去肯定是不現實的,畢竟這個地方距離醫療協會還是有一段的距離。但是如果打車回去,路上真的遇到危險,也會將司機拖下水。

思來想去后,許曜覺得還是他們自己開車回去比較安穩。

隨後葉盛十分大方的直接送了一輛賓士車,許曜打開了車門一屁股就坐在了副駕駛上。

秦雪有些目瞪口呆的看了許曜一眼,然後指了指駕駛座:「你的意思是說,由我來開車?」

許曜面帶笑意的點了點頭:「是的,我不會開車,而且也沒有駕照。當初聽說考駕照需要一筆錢,所以就沒有去。」

要知道當初他為了省錢,可是連醫療資格證都拖到了畢業才打算去考。所以這個駕照,他甚至想都沒有想過。

「好吧……」秦雪翻了一下白眼,坐在了正駕駛的位置上,發動了汽車。

雖然秦雪開的車不快,但勝在非常的穩。過了一會就駛出了風度林,隨後就順著手機的導航,一路朝著醫療協會的方向走去。

「沒想到那麼快就有人跟上來了,看來這個海洋之心的誘惑力還真是大呀。」

才剛剛走出風度林,許曜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周圍已經潛伏著一片殺機。

玉真子在許曜的耳邊對他笑道:「我來看看到底有多少,十輛,二十輛,三十輛……哦,足足有五十多輛車,從各個不同的地方,都緊盯著你呢。」

他的語氣中沒有一絲的緊張,反而透露著一種勝券在握,唯恐天下不亂的情緒。

「不管他們來了多少人,只要將他們所派來的人,全部都擊退就可以了。難道說他們覺得人多,就能夠對付我?」 其實在聽道林二蛋他老孃這麼說,我挺想笑的,二蛋小時候挑食經常被打,現在一猛的吃的多了,反倒是把他老孃給嚇的,我走近過去,對二蛋子道:“二蛋,你確定你現在身體沒問題嗎?”

二蛋子拍了拍胸脯道:“你還別說,真的感覺倍兒棒。”

我看了看他的肚子,也感覺奇怪,一隻老母雞燉湯全乾掉,二十個大饅頭,竟然肚子不大,人還沒多大的問題?

“你不撐得慌嗎?”我問道。

“餓,餓死了你知道嗎小凡,上次你不是答應請我吃一頓好的?走,鎮上去!”林二蛋拉着我的胳膊就要走。

“白珍珠啊,我去找那個劉胖子去看一看,二蛋的身體裏估計有兩個鬼,這才趕走了一個。”我道。

林二蛋的家人身子一看就軟了,他孃的還有一個鬼呢?

“還有一個餓死鬼沒趕走。”我道。我這麼一說,這個女警撲哧一聲的給笑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她笑,看的我那一刻甚至有點愣神,果真的那一笑的風情。我這信口胡說的一句話,林二蛋的家人還真信了,拉着我一起去找人劉先生,也就是胖子,現在他可吊了,在村民們心中絕對是鹹魚大翻身,呼聲比徐麟可是高了去了,這一場百鬼夜行,估計讓村民們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敢夜晚出門兒。

看的見的鬼,可比那個紅色的棺材來的恐怖的多。——玩笑話歸玩笑話,我還是準備去找一個林二蛋,這麼吃下去,就算是林二蛋身體沒事兒,好好的一個家也被他吃垮了不行,林二蛋的家人跟着我也沒什麼用,那個胖子就是個六親不認的人,他不想幫忙的,誰去請都沒用。

等我到了林三水的家裏,這個胖子食慾也很好,正在院子裏,也在大口的啃着雞肉,我偷瞄了一下吳妙可的雞籠,眼見着以前慢慢的母雞就成了幾隻,不禁的替吳妙可肉體,農村家裏養老母雞誰捨得殺吃了?都是吃肉的!

看到胖子吃飯,知道了他的壞脾氣,我乾脆就站在旁邊等,我可忘不了上一次打擾他吃飯直接拿個雞骨頭就丟了過來。可是女警並不買胖子的帳,直接走上去道:“胖子,問你個事兒。”

“你誰啊你,沒看到胖爺正吃東西?胖爺吃東西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擾你知道嗎?”胖子滿嘴流油的道。

這個女警下一刻的動作讓我目瞪口呆,直接端起雞湯的盆子,對着胖子的腦袋就扣了下來,做完這個動作之後,雙手並在胸前。

胖子一下就跳了起來,指着女警察道:“小丫頭,信不信胖爺我施法讓你每月來二十九天大姨媽?!”

“信不信我可以現在以恐嚇警官罪拘捕你?”女警察道。

胖子抹掉臉上的雞湯,嘟囔了一句好男不跟女鬥,對我道:“小傢伙兒,去把毛巾給胖爺拿過來。”

“不準去!”女警似乎跟胖子槓上了,立馬就我叫道。

我本來還不準備去的,現在女警這麼一說,我還真的去了,你算是個什麼玩意兒,敢這麼命令我?長得好看能當飯吃嗎?

我不僅去幫胖子拿過來,還雙手遞給他道:“胖爺先擦着臉,別跟着潑婦一般見識,好男不跟女鬥。”

胖子點了點頭,笑道:“小夥子,我越發的看你順眼了,前途無量啊!”

緊接着我的屁股上就捱了一腳,差點讓我跟胖子抱在了一起,我回頭罵了一句:“你神經病啊!”罵完,我就看到林三水提着兩瓶酒回來了,看到警察他臉色一變的問道:“警察同志怎麼又來了?站這幹嘛,走,屋裏坐。”

我們進了屋,林三水打開了酒,這次是牛欄山二鍋頭,看到我就想起上次我幹掉的一大瓶燒酒,有了上次,我聞到酒氣就想吐,趕緊制止道:“三水叔,咱先別喝上,我這次來找劉叔,是有事兒要問一下,那個林二蛋現在是醒了,可是出了問題,一頓飯吃三天的量。”

林三水開始還笑道能吃還不好?餓了一星期補補也行,可是一聽到他一頓飯吃的量,眼神兒就變了,道:“還他孃的有這種事兒?”

說完,他有問胖子道:“劉先生,你看這事兒,真的像小凡所說,是二蛋子被餓死鬼給投胎了?”

胖子磁了一口酒,道:“屁的餓死鬼,不過說起來這事兒,我也得去看看,你們林家莊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邪門兒的很,鬼附身胖爺我見的多了,但是陰靈能把人的三魂七魄擠出身體的,還是頭一次見,走,過去看看這傢伙怎麼個能吃法兒。”

胖子在說到林家莊的邪門兒的時候,我跟林三水對視了一眼,那叫一個心照不宣,邪門兒事兒是從爺爺過世開始,那真的是一件接着一件。所以說,這裏面有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呢?

我們到了林二蛋的家裏,劉胖子說要給林二蛋檢查檢查,二蛋開始還死活不肯,拍着胸脯說自己現在身體好的很,只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是力氣,哪裏用的着檢查?自己剛來了這麼一齣兒,現在又看先生,以後還能不能在林家莊混了?

胖子圍着林二蛋轉了一圈,甚至還從他的百寶袋子裏拿出一個小羅盤圍着林二蛋看看,皺眉道:“奇怪,也沒什麼事兒啊。”

“小夥子,你說你自己現在渾身上下都是力氣?來,衝胖爺我打一圈,放心,使勁兒的打。胖爺我在少林寺裏練過八年的金鐘罩鐵布衫。”胖子解掉袋子放在地上,像模像樣兒的在地上紮了一個馬步說道。

“俺不打,俺能感覺,俺一拳能打死你。”林二蛋看了胖子一眼道。

“讓你打你就打,廢什麼話,你能把胖爺我打的倒退三步,今天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胖爺我請客。”胖子道。

林二蛋本身就餓極了,一聽吃的就兩眼放光,道:“此話當真?”

“胖爺我出了名兒的言出必行,快點!”胖子道。

“好叻!”林二蛋高興的朝胖子走了過去,吹了一下拳頭,卯足了勁兒的對着胖子的胸口一拳頭就擂了上去。林二蛋瘦的乾柴一樣,在胖子面前像一隻小雞,這傢伙以前不肯幹活兒,家裏的獨子好吃懶做的,身子骨差勁兒的很,我想這他打退胖子三步懸的很。

可是接下來,他一拳擂在胖子的胸口上,然後胖子的臉色瞬間就憋成了豬肝色,在我們的目瞪口呆之中,胖子那龐大的身軀倒飛了起來,飛了足足有三米,然後撞在了林二蛋家的院牆上,農村的院牆都是泥湖的,本身就不結實,胖子撞在上面,甚至一下子撞飛了大半截的院牆。

在場的所有的人,包括林二蛋自己本人,都看着自己的拳頭驚呆了。

幾秒鐘的功夫,白珍珠和林二蛋的老爹衝向掉在地上之後吐出了一口鮮血的胖子,林二蛋的老孃則衝向了林二蛋,對着她的臉就甩起了耳刮子罵道:“你這個鱉孫!你怎麼對自己的救命恩人下這麼重的手啊你!”

林二蛋他老孃一邊打二蛋,一邊看向胖子,這一拳頭是這麼剛猛,我估計她是怕胖子被打死了。

“娘,你打我幹啥?是他讓我打的!”林二蛋還委屈的道。

胖子被白珍珠摻了起來,灰頭土臉的看起來非常的狼狽,他又吐出了一口血,再看向林二蛋,雙眼已經爆出了精光,對他們道:“胖爺我沒事兒?就這一拳,能把胖爺我怎麼樣?”

“放心吧,這孩子沒事兒,想吃多少,胖爺我管你吃多少。”胖子哈哈大笑道,聽他的說話的語氣,胖子這廝,似乎捱了一拳頭非常開心的樣子?

“這不可能啊,俺家二蛋以前還沒俺力氣大。這怎麼可能呢?”白珍珠道。

胖子沒理白珍珠,反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林二蛋道:“你出竅那幾天,到底經歷了什麼?!”

說:

多謝 獨家記憶不獨家 曦曦曦曦曦 銀通 木兆木記 悲劇族-小瞳 幾位同學的打賞!~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我在考慮要不要報警呢?把他們引到一個旁若無人的地方,然後直接報警讓華夏的警察把他們都抓了。」

許曜一邊摸著自己的下巴,邊思索著一會該怎麼解決掉這群麻煩。

玉真子則是用著一種低沉的聲音怪笑著:「這些人如果真的被警察給抓走了,估計與他們背後的勢力也只是會被拘留幾日,甚至可能只用花一點錢,就能從高層的手中救走他們。」

「是的,這樣的話他們不會漲一點點的記性,而且也完全不會害怕……」說到這裡的時候,許曜又是一聲嘆息。

「所以說最好的方法就是狠狠的給他們一巴掌,讓他們知道痛了,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只有這樣他們才會害怕,只有這樣他們才會逃跑。 狼性總裁:女人,別來無恙! 也只有這樣他們才會不敢來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