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的覺得這樣挺好,可是心裡卻有些說不清的抑鬱,我承認我還想著宋清漪,我抱著卻不是她,這真的挺傷感的。

我決定刪掉和宋清漪的一切,拿出手機首先刪掉她的聯繫方式,然後又刪掉她的微信,我真的狠下了心,下定決心從此不再和她聯繫。

就在我剛刪掉她微信時,我微信突然有人發來了一條消息,仔細一看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宋清漪的妹妹宋清姍。

想來,自從上次她威脅我后,我就從來沒和她聯繫過來,她這突然找我幹嘛呢?

我點開她的消息,是一條語音信息,我害怕驚擾剛睡著的蘇夏,於是小心翼翼的下床,跑到外邊點開語音聽了起來。

她對我說:「向楠,你被開除了吧?」

我用文字回復道:「我被開除了,和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和我有關係了,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好過的,這才只是開始,後面我們接著玩。」

「你什麼意思?」我頓時警惕起來。

「你猜我什麼意思?」

我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仔細一想,當時她是說過不會讓我好過,宋清漪也告訴我小心她報復我。

難不成我在公司發生的這一切都是她乾的?可她都不在公司里,怎麼會呢?

難道尹天宇是她的人?

想到這裡,我心裡頓時「咯噔」一下,如果尹天宇真是她的人,那麼宋清漪不就真的危險了嗎?

我正打算回復她時,身後忽然傳來蘇夏的聲音:「你在和誰說話呢?」 突然聽見蘇夏的聲音,我又是一驚,嚇得手機都差點掉在地上。

我哆嗦著手,趕忙將手機放回睡衣口袋裡,轉身對她笑道:「沒幹嘛,和一個朋友說點事,怕吵到你。」

「是嗎?」她一臉懷疑的看著我說,「可我聽聲音好像是個女的吧!」

「是女的,」我點點頭,盡量讓自己很冷靜的說道,「是我以前公司里的一個同事,她問我一些工作上的事。」

「都這麼晚了,還問你工作上的事,什麼同事呀!」蘇夏一邊質疑著,一邊向我走來。

「真的只是同事,你別多想了。」我害怕她檢查我的手機,心裡頓時有些不安起來。

她冷「哼」一聲道:「你都已經離開公司了,所以和你沒有關係了,把她刪了吧。」

「這……」

「你不願意?」

我輕輕嘆息道:「好,我刪掉。」

她就那麼看著我,其實我留著宋清姍的微信也沒用,只是我有點不開心的是,她用命令的口氣讓我刪掉微信,而且是很霸道。

我只好當著她的面刪掉了宋清姍的微信,然後將手機遞給她說道:「現在行了吧,給你看。」

她拿著我的手機認真檢查了起來,不放過每一個聯繫人,連我以前的一些女客戶她都要質問半天,然後親自動手幫我刪除掉。

我沒好說的,反正這些客戶留著也沒用,就由她刪吧。

原本我微信里有三百來人,大多都是一些客戶和以前的同學和朋友,她刪掉以後我微信上就還有一百八十來人,其中百分之九十的男人,僅有的幾個女的就是她認識的。

我也覺得沒什麼,畢竟我留著這些也沒用,只是有些反感她這麼做。

我只能安慰自己說,她只是在意我所以才這麼做,如果一個不在意自己的人,當然不會這麼仔細檢查自己的朋友圈了。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這還沒完,她竟然給我設置了不準任何人添加我好友,只允許我加別人,雖然我很反感她這種做法,可我不想和她發生爭吵,也就忍住了。

將手機還給我后她才安心睡下,這讓我鬱悶了好一會兒,我當時就在想,如果是宋清漪她會這麼做嗎?

顯然是不會的,因為她很有自信,如果她是我女朋友,絕對會給我很大的私人空間,因為她自信我不會愛上別人。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她叫醒的,說做好了早餐讓我記得吃,然後便去上班了,說是她們公司組織新員工學習,就連周六也得去。

這一點倒是讓我挺暖心的,沒有她的時候,誰會給我做早餐啊!

被她叫醒后我就睡不著了,起床洗漱吃完早餐已經是上午九點過了,我給安正發了微信,讓他中午到江楓的酒館等我,同時也給江楓發了信息。

……

中午,我們一幫朋友再次聚在酒館里,老四炒了幾個小菜,我們一邊吃著一邊聊著。

安正率先向我問道:「說說看,你現在到底什麼情況?」

「就這麼個情況,我現在和蘇夏在一起了,也已經從原來的公司辭職了,今天約你們出來一是告訴你們這個消息,二是想讓你們幫忙出個意見,看我做什麼比較好。」

當我說完后,所有人都很驚訝,包括昨天已經知道的李青,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驚訝。

張琳最先說道:「不是吧?向楠,你真和蘇夏重新在一起了?」

「千真萬確,她沒有告訴你嗎?」

張琳搖搖頭道:「沒有,我看她這兩天忙著入職的事情,也沒有和她聯繫,沒想到這兩天發生這麼多事。」

江楓在一旁拍手道:「好呀好呀!你小子終於開竅了,終於不再纏著你那女上司了。」

「嗯,這得慶祝,來,我們干一杯。」安正端起酒杯大聲說道。

所有人舉起酒杯碰了一下,我又說道:「現在幫我出出主意,你們覺得我做什麼好呢?本來想浪幾天再說工作的事,可這沒錢吶,心頭慌。」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安正說道:「你要不嫌棄,可以來我們商場,我隨時歡迎。」

「不入職場,什麼都好說。」

「那當我沒說。」安正大手一揮。

李青又附和道:「昨天我說過和我一起擺地攤,考慮好沒有。」

「這個在考慮範圍之內,還有沒有更靠譜的?」

眾人一陣沉默后,江楓忽然站起了身來說道:「我來說兩句,過兩天我要和莎莎回她老家一趟,我們以後可能就很難回來了……」

他話還沒說完,安正就開口打斷了他:「什麼!你要走?」

江楓點了點頭,拉著盧莎莎一起站了起來,說道:「是的,我們回去準備結婚的事了,我們結婚在座的各位可都一定要來啊!」

「你怎麼能走呢?咱們三個老男孩不都說好不到四十不結婚嗎?你咋就先飛了呢?」安正很不樂意的說道。

江楓訕笑道:「那是說著玩的,我想你現在也遇見了對的人,也不可能等到四十才結婚對吧?」

安正瞟了張琳一眼,不再說話。

江楓又看著我說:「現在好了,向楠也戀愛了,咱們可都不是老光棍了,以後就比誰的孩子叫誰的孩子哥吧!」

眾人笑,我端起酒杯站了起來:「什麼都不說了,全都在酒里,莎莎老家離重慶也不遠,以後大家還是可以常見面。」

眾人都紛紛端起酒杯只愛一次碰了起來,江楓坐下后又繼續說道:「那麼,我想說的就是這個酒館了,我肯定不會繼續開下去嘛,得轉讓……正好向楠你也辭職了,要不你來接手?」

「我……」我猶豫著。

江楓又說道:「你別說不行之內的話,你小子鬼點子最多,酒館落在你手上我放心。」

「不是……我是想說我沒錢,我怎麼接手?」

「放心吧!目前酒水這一塊我已經訂了三個月的量,所以你大可不必擔心前期的消耗,只負責老四和小陳還有李青他們的工資就行了。」

我饒有興緻的問道:「那你打算多少錢轉讓?」

「本來打算二十萬轉讓的,但是你我都那麼熟了,十五萬轉給你。」

十五萬轉一個什麼都齊全的酒館,說實話我是賺的,儘管酒館生意不好,但每個月的營業額倒不至於虧損。

獨寵妖嬈妃 只是現在別說十五萬,就是一萬五我都拿不出來,我只是滿臉惆悵的嘆了口氣。

江楓像是知道我為何嘆氣似的,他隨即又說道:「沒讓你現在就給,什麼時候有什麼時候給我就行了,你現在就來做這個酒館的老闆就行了。」

「這怎麼行。」

「我說行就行。」

李青突然舉手道:「我要入股,我有兩萬的現金,我要入股!」 李青突然的一句話,讓我們所有人都向她投去了目光,都以為她開玩笑呢。

我卻很正經的向她問道:「你真想做?」

「真的,所以我要入股。」

我當即點頭道:「可以,那你來接手酒館,我負責幫你運營。」

「我……這,這不就讓我來承擔風險了嗎?」這臭丫頭還挺機靈的。

我摸著鼻子訕笑道:「放心,不會讓你承擔風險,我能保證在半年之內讓你還上這筆錢,而且還能有很好的收益。」

「如果做不到呢?」李青一臉認真的看著我。

「如果做不到,我就來還這筆錢,反正大家都聽見了,如果不信,咱們可以立個字據。」說完我轉頭看向江楓,「兄弟,你說呢?」

江楓聳了聳肩道:「我隨便,反正只要你承認負責酒館的生意,不管誰來接手都可以,等於說我只交給你。」

接著我又看向李青,問道:「考慮清楚了嗎?」

李青猶豫了一會兒,點頭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這樣,那我就干。」

我當即站起身來,拍手道:「那就這麼說定了,你來當酒館的老闆,我來幫你運營,反正這也是我最擅長的事。」

「行,我現在就去把錢拿出來。」李青說著便跑回裡間,她看上去十分急切的樣子。

安正訕笑道:「這小丫頭片子還真想干啊!不過向楠你心裡得有個底,這丫頭來路不明。」

我知道他要說什麼,頓時附和道:「放心,她就是單純,不是你想的那樣。」

地獄名媛 片刻后李青將錢拿了出來,直接給了江楓,連合同這些都沒有,她這不是單純是什麼?

江楓說等會兒就去將合同立好,然後下午便去工商所過戶,至於欠款隨便打個欠條就行了。

然後江楓又給我們幾個男的散了煙,點上煙后,又繼續聊了起來。

我們一邊規劃著,然後就莫名興奮了起來,我們已經聊到了去其他城市開分店的可能性。就好像已經靠這個瀕臨倒閉的小酒館賺了幾百萬似的。

當然我的思路很清晰,我明白做事業不是憑一嘴大白話,我和李青就是一個臨時搭建的草台班子,我們缺少合理的規劃和管理,然而在這個社會一腔熱血並不能做好一件事業。

……

下午,我們找律師擬了一份很正式的轉讓合同,然後又去工商所轉讓法人代表。

李青的真名也在這時候大白於天下,朋友們都知道她叫柳青而不是李青了。

所有人得知這個消息都很吃驚,和我當時知道一樣疑惑,紛紛問她為什麼要隱姓埋名,她也不說明原因,只說在外闖蕩總得提防點。

事實上我挺信任她的,我和她認識也不算久,反正就是發自內心的信任她。

後來,我們都不叫她李青了,都叫她柳青,喊著喊著也就習慣了。

雖然我沒有投資一分錢,但是我還是有壓力的,因為我以及立下誓言,必在半年之內將酒館做起來,不但能償還江楓那筆轉讓費,還能有很好的收益。

好在,我還有半年時間。

傍晚時分,我和柳青回到酒館,她站在那個小舞台上環顧著酒館四周,最後定定的看著我說道:「今後我就是這裡的老闆娘了,你就是我的員工了,我說什麼,你可要聽我的。」

我看著她那傻不拉幾的樣子,笑道:「你是老闆娘,那誰是老闆呢?」

「我呀,我是老闆也是老闆娘。」

我突然靈機一動:「我想到一個好的廣告詞,我們就在門口貼著告示,上面寫著:本店除老闆娘外均可出售,若想免費,你也可以泡了老闆娘!」

本是說來嘲諷一下柳青的,可她卻新奇的笑道:「咦,這個好這個好,回頭你就給我張貼出去。」

我一頭黑線,突然又覺得在柳青手下工作,或許比在宋清漪手下工作更有意思。

柳青接著又是好一陣感慨后,我的心裡卻忽然有了一種滿足感,這種滿足感來的很奇怪,我說不出它產生的根源在哪裡。

看時間不早了,我也打算回去做好飯等蘇夏回來然後告訴她這個消息,臨走時我借走了柳青的車鑰匙,反正她也是停著沒開,雖然車有點破舊,但能開就行了。

買了些菜回到家我就開始準備晚餐起來,正做著飯時,手機鈴聲毫無徵兆響了起來。

我在圍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從口袋裡摸出手機一看,是一個本地打來的陌生號碼。

我猶豫了一會兒後接通了電話,電話里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男聲:「向楠嗎?」

「是我,你哪位?」聲音有點熟,可我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

「是我,程明。」

我頓時一驚,立馬問道:「怎麼了,有事嗎?」

「現在你走了,在公司里都沒人和我鬥嘴了,還不習慣了。」

我笑道:「你要不習慣可以來我現在上班的地方,我慢慢和你斗。」

「是嗎?你那麼快就找到新工作了?」

「嗯,在我朋友酒館里,我幫她運營。」

「不錯,地址在哪?明天周末我正好可以來看看。」

我將地址告訴他后,他又忽然很正經的對我說道:「對了向楠,告訴你一個事情。」

聽著他聲音嚴肅起來,我也立刻正經起來,問道:「什麼事?是關於宋清漪的事嗎?」

「算是吧!」他停了停,又說,「你還記得上次我們在拉薩打架的事吧?」

「當然記得。」

「我後來才知道你和宋清漪根本沒什麼,你們只是一起出去了一趟,可是來告訴我的人,卻說你和宋清漪睡在了一起,我才發那麼大的火……你知道是誰說的嗎?」

當時這個問題確實困擾了我很久,直到現在我還不清楚到底是誰添油加醋的。

我問道:「誰呀?」

「你們小組,你很熟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