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全部處理好的,請大人放心!”

軍警探長拍着胸脯道。

南天點了點頭,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直接離開了。

剛出學校大門,南天的手機就接二連三地響了起來。

“報告隊長,玉洛大學的社長和社教等關鍵人物,已經被控制住了。”

“報告隊長,玲瓏大學的社長和社教等關鍵人物,已經被控制住了。”

………

“報告隊長,克利斯大學的社長和社教等關鍵人物,已經被全部控制了起來。”

南天會意一笑。

這些隊員們,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在很短時間內,就把目標學校的惡霸們全部抓住了。

“全部就地槍斃!”

南天淡淡地吩咐道。

“是!”

“是!”

……

手機那頭,就立馬就傳來了:“砰砰!”響亮的槍聲!

南天知道那些人都被處決掉了。

最起碼,軍事機器審計職業學院明面上的敵人,現在全部死亡了。

翌日,各大新聞媒體都沸騰了。

把剛門大學和裂空大學算上,就有二十一個大學了。

這二十一個大學在星陽市當中,也算頗有影響力。

可是一天之內,這些大學機甲社團內的高層人物,俱皆被殺。

一股神祕的勢力,被新聞媒體們擡了出來。

一些記者爲了博人眼球,都說這股神祕勢力的首腦,是一個什麼殺人魔王,又會什麼摧毀整個星陽市。

但是,很快軍警局權威人士就出來,闢謠。

軍警局把裂空大學等人都說成了恐怖的罪犯,是罪有應得。

他們爲什麼會死亡,則是軍警局方面派出了特戰士兵,將他們給殺掉了。

媒體風波,這才平息。

但是,真正有權勢,有消息來源的人,可不會相信軍警局這樣的解釋。

星陽市長葉定天看過軍警局高層傳過來的視頻,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與此同時,葉定天也收到了海藍星督發過來的絕密文件。

葉定天一嘆:“黑市大比武又要開始了!”

“只是沒有想到,那個小子南天,竟然這麼快就成爲了銀河軍內部編制的一箇中尉軍官,而且還是星羅基地的代表隊長!”

“是我小看了他的潛力!不過,還好我與南天的關係還不錯。我的女兒葉甜,也對南天別有意思。嘿嘿,或許,我們還可以成爲親家呢!”

葉定天想到。

星陽市第四附屬區的無冕之王羅達男爵,一臉驚訝地端坐在大椅上,羅達男爵的上頭老闆,一個真正的黑市巨擘,也給了羅達男爵一些資料。

羅達男爵看完資料,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古武者,果然是潛力驚人!這麼年輕,就是銀河軍內部編制的中尉軍官了,還能成爲了一個軍事基地的代表隊長。南天日後真是潛力無窮!不行,南天大人,現在回到了海藍星,我怎麼也得去拜訪一下!”

羅達男爵雖然在海藍星星陽市第四附屬區呼風喚雨,是無冕之王,但是放在海藍星之外就不行了。

對於浩瀚星辰來講,海藍星終究是有點落後欠發達了。

金陽證券交易公司的總經理楚鐵生雖然不知道南天的具體身份,但是楚鐵生的關係絡也很深。

楚鐵生和軍警局的不少人都關係匪淺。

楚鐵生大致上知道了,南天回來了!

小珍站在楚鐵生的身旁,對楚鐵生說道:“南天現在今非昔比了!一舉奪得百校機甲聯賽第一,就憑這個資歷,就有傲視羣雄的資本了!上一次,南天走得急,我們沒有多加拜訪。現在,南天大人回來了,我們必須要趕忙去籠絡一番。”

“嗯,嗯!”

楚鐵生點了點頭。

“走,我們立馬去南天大人的別墅!”

楚鐵生揮了揮手。

夜氏家族的夜二,在地下世界頗具手腕,南天迴歸的消息,也是很快傳到了夜二的耳朵中。

夜二激動無比:“師傅,回來了!快快,備車!我要立刻去拜訪師尊!”

……..

南天處理掉了剛門大學,裂空大學那些惡霸雜碎,便一身輕鬆地回到了審計學院會計系(2)班。

班上人,聚在一塊,看着新聞。

巴萍萍一見南天進來,高興地揮了揮手:“南天快來看呀!裂空大學,克里斯大學等等那些雜碎,全部死掉了!“

“我們再也沒有危險了!”

巴萍萍歡呼雀躍着。

班上的小姑娘,秦雙雙也是高興地跳了起來。

南天莞爾一笑。

看你同學們都安全了。

南天也是很輕鬆。

朱可可款款地走了上前,對南天問道:“那些人都是你解決掉的?”

南天點了點頭:“沒錯,是我幹掉的。”

“以後,只要還有別人,敢來欺負你們。你們大膽地告訴我,我會讓他們全部付出代價!”

“我南天朋友,豈能隨意被別人欺負!”

南天豪氣無比地說道。

南天又與同學們歡快地聊天了一會兒。

南天便有點歸心似箭了!

南天爸爸媽媽了。

南天從生命之界中,開出“太谷號”飛船,一飛沖天,目標直飛家裏頭的別墅。

南天選的別墅,正處於龍脈之上。

龍脈可以匯聚龍氣。

龍氣是天地間最爲神奇的東西之一。

這種龍氣,冥冥之中,改變了別墅中的人。

南天費盡心力打造的風水格局,現在總算是發揮出了作用。

南天一打開家門,便隱隱約約地察覺到了別墅中,一股蒸蒸向上的趨勢!

“南天,我的兒,你回來了?”

南天的媽媽走出大廳,激動無比地說道。

“媽媽,我想你!”

南天笑了笑,熱情地和媽媽抱在了一起。

離家這麼久,南天實在是太想家了。 “兒啦,這些日子,在外面吃苦了吧。”

南天媽媽心疼地說道。

南天強忍着淚水。

南天自詡,自己的心在前世的古武時代,已經磨礪得鐵石心腸。

但是,正是因爲,南天古武時代是一個孤兒,缺少親情的關愛。

現機甲時代,南天和家人團聚,多麼的幸福快樂。

爸爸媽媽的關心與呵護,如同一米陽光,溫暖人心。

又如同那春雨一般,滋潤萬物而無聲。

“沒有吃苦。媽媽,我這些日子,過的還不錯的。”

南天緊緊地摟住媽媽,輕聲說道。

南天的爸爸也從臥室裏頭走了出來。

“南天,你回來了!可想死我了!”

南天的爸爸也是上去,用有力的大手,鄭重地拍了拍南天的肩膀。

時隔將近二年,時光如同白駒過隙。

但是,爸爸媽媽對自己的溫暖,對自己那一份關心呵護依在。

那淡淡的母愛與敦厚的父愛,總是讓孩兒獲得一份安全與幸福感。

“爸爸媽媽,我愛你們!”

南天再也仍不住了。

誰說男兒不流淚,只是未到有情時。

“不哭,不哭!孩兒不要哭!”

南天媽媽道。

“我們一家人又團圓了,我們應該高興纔對!”

“來,孩子,今天,爸爸親自下廚,給你炒,你最愛吃的辣椒炒雞蛋,紅燒肉燒土豆!”

南天的爸爸笑道。

南天也是抹乾眼淚,笑了笑。

南天仔細地觀察一下爸爸媽媽。

爸爸媽媽因爲有龍氣的滋養,身體素質都很棒!

本來,爸爸媽媽都不怎麼專修機甲。

但是,在龍氣的推動下。

現在,南天的爸爸媽媽都成爲了九品機甲戰士。

南天很是高興。

不管哪個時代,強身健體纔是最重要的。

南天希望父母親,永遠幸福快樂,自然而然便需要一定要的機甲修爲或者古武修爲作爲後備支撐。

南天又拿出生命泉水,給爸爸媽媽喝下。

南天用神龍真氣,又給父母親洗筋伐髓了一番。

南天用生命泉水,神龍真氣,給父母親打了一個紮實的古武基礎。

南天坐在沙發上,仔細地想了想。

南天仔細地回憶了一番,在腦海中,翻過了許多古武祕籍。

南天想到底如何給父母親挑選一個合適的古武祕籍。

“太過剛猛地,肯定不適合!”

“太需要天賦的,也不適合!”

“太耗費時間的,也不適合!”

“對了,那本古武內功心法不錯——《長生經》,很不錯!”

南天哈哈一笑。

“《長生經》專修古武心法,主修長生大大道!而且天賦不需要太好。”

南天欣喜無比。

南天當即將《長生經》謄抄了一遍,給爸爸媽媽。

“爸爸媽媽,你們把這個拿去,有空的時候,就按照心法,練習一下。”

南天笑了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