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會願意爲我支付很多錢給你,而且我是他唯一的兒子,如果你殺了我,他一定不會放過你,他是末卡維公爵,是末卡維家族的領導者,你不可能扛得住末卡維家族的報復”

話音剛落的強森感覺眼前一花,夏楓的臉近在咫尺,一股力量快速流失的虛弱感襲遍全身,由於對夏楓的恐懼,他下意識想後撤,卻感覺自己無力擡腿

緩緩低頭看向胸前,他的表情變得驚恐—只見夏楓的手臂已經沒入自己的胸膛

“你-你—”可惜他的話終究沒能說出口

“囉嗦”

夏楓一臉不耐地抽出手臂,如同拖死狗版拽着強森的領子朝別墅走去—

幫狼人簡單治療了下,爛攤子留給他收拾,夏楓厭惡地看了看身上的血跡,走進浴室沖洗

雖然自己沒受傷,不過這身衣服算是報廢了,剛剛戰鬥時他並不能完全躲開對方的攻擊。所以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利爪撕扯的不成樣子了

站在淋浴下,他很無良地嚴重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應該假裝答應合作,等對方把錢匯給自己後再翻臉,現在貌似有點虧了…… 輕輕把貝娜的嬌軀擁入懷中,夏楓這貨感覺心情激動不已,感受着她的柔軟和細膩,他的身體快速升溫,又變的蠢蠢欲動,貝娜善解人意地伸手握住了它,令這貨倒抽一口冷氣

“跟我說說末卡維”雖然口頭上無視對方的威脅,但夏楓心裏並沒有輕敵,最主要還是擔心有人私下裏針對身旁的幾女,夏楓強忍着問

當夏楓出去戰鬥時,貝娜在客廳裏目睹了全過程,戰鬥結束她才又回到了地下室,所以夏楓的問話她明白是爲什麼,於是整理了下思路,開始給他介紹一些相關的情況:

由於教會勢力的不斷打壓和清除,血族勢力受到了極大的削減,這令血族不得不選擇低調,全都隱匿起來,並且以不暴露身份爲第一宗旨

任何一個血族成員不得私自初擁普通人,這是血族爲了自保而制定的鐵律,如有違犯就會被清除,發現確實很優秀的對象時可以申報上去,由目前身份最高的血族長老決定

血族目前分爲十三個氏族,末卡維侯爵是末卡維氏族現在的首領,由於內耗和教會的打壓,血族實力被大大壓制,除了長老,侯爵是目前血族的中堅力量……

“長老是什麼實力?”夏楓問

“應該相當於公爵, 金牌陪練[綜+劍三]

“你現在什麼實力?”

“我感覺自己目前介於公爵和侯爵的實力中間”貝娜若有所思地回答

“那你分析我現在大概是什麼實力?”

“感覺應該跟公爵差不多,不過你總是能給我驚喜,所以我不太肯定”

跟公爵差不多—看來血族的實力也不能小視,夏楓皺眉繼續問道

“末卡維會不會爲了給兒子報仇來華夏?”

自己的安全倒是不用擔心,他擔心的還是會有人來針對自己身邊的人,男爵等人目前的實力還有所欠缺,自己獨自一人有點顧此失彼

“呵呵—這個你不用擔心,華夏的神祕歷來被血族視爲禁區,血族不會輕易涉足華夏,再說還有教會在一旁虎視眈眈,所以血族根本不可能冒着暴露的風險來對付你,末卡維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但他只能打碎牙齒往肚裏吞”

貝娜嬌笑着說,幾個月的相處令她目前已經成了一個華夏通,華夏的成語典故信口拈來

貝娜的解釋令夏楓的眉頭舒展開來,感受着貝娜手上逐漸加重的力道,他體內的邪火瞬間被點燃,猛然翻身而上,直搗黃龍—

密閉的空間內響起疾風暴雨般的‘啪啪’聲和喘息聲,並且頻率在逐漸加快,喘息聲最終變成了嘶吼,體質近乎於變態的貝娜事後都有些心有餘悸……

平靜的日子過得很快,雖然已經放假,但夏楓和小丫頭還沒出發,因爲小丫頭的父母要到春節的前兩天才能放假,他們很忙,往返的機票已經定好,也通知了孫侯,他說到時候會去接機

從貝娜嘴裏確定狼人的忠誠度絕對沒問題後,夏楓幫他選擇了一篇合適的魔族功法,同時把天魔舞也傳給了貝娜,魔族的功法絕對適合她們

夏楓目前有些迫切想要培植自己的勢力,培植一個在這個世界裏凌駕於一切之上的勢力,貌似這個願望有點任重而道遠,不過有些事情只能慢慢來,強求不得……

當夏楓協同小丫頭走出機場,小丫頭雀躍着撲進一對中年男女的懷中,夏楓對着孫侯打了個招呼,隨即指了指小丫頭那邊,意思讓他稍等,然後走到小丫頭旁邊

“夏楓吧?”中年男人收回對小丫頭溺愛的目光,看着夏楓

小丫頭的父母長相都很優秀,看來小丫頭的的優秀是遺傳於父母,不過打扮都很大衆化,典型的學術型,她們身後站着兩名實力相當不錯的保鏢,很盡職的巡視着周圍


“錢叔叔、阿姨你們好”,因爲是小丫頭的父母,這貨態度表現的很老實

“謝謝你對雪兒的照顧”小丫頭的父親明顯交際能力一般,只是一句簡單有些公式化的感謝,她的母親明顯就好了許多,輕笑着很家常地說

“叫我卿姨吧,小楓看着就是個好孩子,以後雪兒還要麻煩你,當我們是一家人就行了,別生分,中午我們一起吃個飯,好好聊聊”

小丫頭乖巧地抱着她母親的手臂,臉上帶着幸福和自豪的看着夏楓

“好的卿姨,我先去跟朋友打個招呼”小丫頭父母的面子必須要給,夏楓毫不猶豫地回答,正想移步,看見孫侯被雷暴推着過來,就又止住了步子

“錢伯伯、伯母你們好,我是小楓的朋友孫侯”孫侯很客氣地打招呼,其實他們並沒有孫侯的父母年長,孫侯這樣稱呼是因爲尊重

“孫家的孫侯?”小丫頭的母親帶着疑問的表情看着他

“是”

“既然是小楓的朋友,中午大家就一起吧”


孫侯知道對方是客氣,連忙很善解人意地說

“謝謝伯母,我中午還有事,就不給伯父伯母添麻煩了”隨即又對夏楓說

“小楓忙完再聯繫我吧,我安排人來接你”

夏楓點點頭,大家客氣着離開—

午餐的氣氛還不錯,小丫頭的母親明顯知道夏楓的身世,嬌笑着說要夏楓當她們的乾兒子,不過還沒等夏楓開口,小丫頭就有些急切地打岔說這是形式主義,沒必要

她母親輕笑着看着撅着小嘴的小丫頭,臉上有些若有所思,不過並沒影響她對夏楓的熱情,飯後,夏楓委婉的拒絕了對方邀請他去家裏住宿的要求,說孫侯有事跟自己商量

其實這小子還是感覺有些生分、彆扭,畢竟不是太熟,不過小丫頭的表情明顯有些不高興,她知道明天夏楓就要回去,心裏想讓夏楓多陪陪自己,但沒好意思張口,夏楓對她有些幽怨的眼神故作未見

孫侯親自來接夏楓,車子啓動後他說

“本來想幫你安排住處的,鄭姐發話讓你住在田園會所,倒是省了我的事”

“無所謂,我明天就回去了”這貨埋汰的心想:估計孫哥是不敢違逆鄭姐的決定吧—

“鄭姐跟我出面安排了一個聚會,晚上就在田園會所舉行,到時候給你介紹一些人認識,以後你有事這些人多少能幫點小忙”

“那就謝謝孫哥和鄭姐了”夏楓有些無所謂,不過沒拒絕兩人的好意…… 路上孫侯跟夏楓索要他答應的好處,這貨有些不好意思地讓他再等等

因爲他雖然安排了貝娜和商嬋收集材料,不過材料一直沒有蒐集齊全,這讓他有些無奈,正暗自思量着是否找個什麼理由再張口跟趙復國訛點,不過暫時還沒找到合適的藉口

“如果方便,你跟我說說需要什麼材料,我安排人蒐集,然後再交給你熬製—”孫侯想了想忍不住有些躊躇着說道

夏楓想了想,然後擡頭說

“行,有空我把材料目錄交給孫哥,你搜集好材料後安排人送給我,我幫你熬製”

人多力量大,再說以孫侯的能量應該更有效率,到時候熬製的藥膏自己留下一部分當好處費就行了,這又是一個增加感情的紐帶,自己不吃虧

“沒問題,熬好的藥膏多少給我點就行了,我留着自己用,也不是需要太多”

孫侯問他時有些忐忑,害怕夏楓誤會自己這樣問,是對藥方有什麼想法,現在看來是自己多心了,所以夏楓的回答令他心情大好

其實夏楓這貨根本就不擔心配方外泄,熬製的過程和火候的掌握完全憑感覺,任何人就算知道藥方也沒用,沒有經驗根本就不可能熬製出符合要求的藥膏

“這種藥膏的熬製過程完全憑感覺,孫哥無需擔心藥方外泄,這個世界上絕對沒人能夠熬製出來合格的成品,貿然嘗試熬製出來的百分百是毒藥”

夏楓不放心地叮囑道,他沒說謊,這種藥確實是不成功便成仁,失敗的產物絕對有劇毒,至於孫侯信不信他並不在意,反正話自己已經說到了

“嗯”孫侯有些古怪的隱晦看了他一眼,他剛剛還真的下意識冒出過這種想法,不過夏楓的話立刻令他收起了這個小心思,他知道夏楓不打誑語,也不可能是嚇自己,這不符合夏楓的性情

還是那間小別墅,孿生姐妹對夏楓的到來有着毫不掩飾的欣喜,她們張羅着給夏楓兩人泡茶,說鄭姐還有事處理,晚些時候再過來

孫侯感覺該說的話在路上跟夏楓已經說的差不多了,於是說自己去前面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讓夏楓留下休息,然後讓雷暴推着自己去了前面的大樓

夏楓看着眼前有些興奮和緊張的姐妹,笑着說

“都坐下吧,跟小楓哥哥說說,你們這段時間怎麼樣?”

“謝謝小楓哥哥”兩人心念同時一動,連以前下意識對視的動作都省了,默契地說道,隨即坐下,她們的表現讓夏楓明白,她們倆應該是已經學有所成了,靈魂交流的能力又有了增長

“正好沒人,說說你們在修煉上有什麼疑問,乘着這個機會我幫你們好好解釋解釋,這種沒有外人的機會可不多”既然她們已經體會到了修煉的效果,便不用再浪費自己口舌了

姐妹兩人心情有些激動複雜,她們當初還以爲夏楓留給她們的是什麼邪法魔功,但出於好奇和對夏楓的一點信任,她們終究沒忍住進行了嘗試,由於有藥膏的輔助,很快就有了效果

她們感覺自己的身體素質飛速增長,力量、反應速度暴增的很明顯,而且兩人的交流能力也越來越強,不但更加順暢,而且交流的有效距離在不斷增加

這些無法解釋的現象讓她們有些茫然和忐忑,但出於對夏楓的良好印象和信任,她們決定堅持修煉,她們自己都不明白爲什麼會這麼信任夏楓,這種信任有些莫名但確實存在

針對她們修煉遇到的一些無法理解的問題,夏楓都給予了詳細的解釋,對於她們來說:修煉是個全新的領域,有問題是很正常的,不過大多都是關於理念上的

夏楓的解釋依然讓她們很疑惑,主要是他的解釋很玄幻,很多地方跟她們從小接受的理念大相徑庭,看着姐妹兩人依然疑惑的表情,夏楓無奈地說

“不要去糾結哪個纔是對的,你們儘管相信我說的就行了,不然會影響你們的修煉速度,等以後你們實力到達了某些層次後,自然就會明白了”


“哦”雖然依然茫然,但姐妹兩人卻默契地齊聲迴應着夏楓

她們的修煉速度將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她們對夏楓的信任,其實是對那些讓她們感覺很玄幻的功法的信任,等到她們的理念真正被轉變過來後,纔不會再有這種疑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鄭姐還沒出現,小丫頭的召喚倒是來了,命令他儘快趕去,夏楓開着孫侯的車子出發,在導航的指引下到達約定地點,一個咖啡廳

進門時看了眼靠近門口坐着的兩名錶情嚴謹地男人,是機場出現在小丫頭父母身後的那兩個保鏢,走到小丫頭身旁坐下,小丫頭已經搶先開口

“你晚上住哪兒?”

“孫哥安排的有地方,找我什麼事?”怕她不知道鄭姐,夏楓懶得解釋,敷衍道

“我爸爸媽媽的新產品”小丫頭把一個紙盒放到他的面前,他掀開盒蓋,裏面靜靜躺着五支小玻璃瓶,裏面裝着天藍色的液體,給人一種很純淨的感覺

“什麼東西?”

“最新型的進化液,有個很華夏化的名字—洗髓三號,睡前服用一支就行了,可以大大增加身體素質”

小丫頭臉上有些討好、賣弄的表情,這是她磨了父母很久才弄到手的,父母本來說爲了感謝夏楓,送給他一支的,因爲服用第二支意義不大,但小丫頭知道夏楓手下有人,才撒嬌多要了幾支

“替我謝謝你父母”

夏楓的話令小丫頭立刻耷拉着臉

“這是我給你的”

“呵呵—那就謝謝小丫頭了”

“沒誠意”

這貨嘿嘿乾笑兩聲,這裏是公共場合,不適合搞點小曖昧哄哄小丫頭,他只能打哈哈

小丫頭的態度最終還是令他妥協了,小聲跟她賠了好多不是,小丫頭才嬌笑着放過他,好在她怕出門時間久了父母會擔心,夏楓也就幸運地得到了解放,驅車返回田園會所

兩姐妹說鄭姐回來又走了,交代他回來後就去前面,聚會已經快開始了,夏楓在她們的帶領下進入聚會大廳,姐妹兩人沒進去,又返回了別墅

裏面已經有了一些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的人,個個衣服鮮明,滿臉優越,不過沒夏楓認識的,這貨還沒吃飯,看着玲琅滿目的各種食物,旁若無人地開吃— 周杰上次從ZZ回來後不久,就發現自己不行了,開始他還以後有可能是驚嚇造成的,但情況一直沒有改變他纔有點慌了,面對各種性感女人的嘗試無果後,他開始四處求醫

作爲一個二世祖,那玩意兒不行了比殺了他還難受,二世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泡妞,一個不能泡妞的二世祖還算什麼二世祖,這是二世祖最大的悲哀

可惜,求醫的效果好像不怎麼樣,根本沒有任何改善,而且經過哥哥周濤的分析,自己很可能是被夏楓動了什麼手腳,不過沒有證據,周家現在也無能爲力,畢竟在他們心裏認爲:

夏楓身後站着商耀陽,而且他還是一個祕密部門的一員,不是個能隨便捏把的普通人,否則他們有無數辦法讓他就範,整的他永無翻身之日

連續奔波後一直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這種打擊就讓周杰的情緒變得很暴躁,心理有些扭曲,他開始變態地對待那些愛慕虛榮自動送上門的女人,不過事後手下人自然下了封口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