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傷好得很快,到輜重營第三天的時候我已經走路正常了,早上起來我練了兩趟拳,又練了兩個時辰的刀法,練完後我突然想去看看青牛營我的這個百人隊,我去找肖鬱明統領,肖鬱明統領穿戴整齊剛好要去訓練場,於是親自帶我過去。

肖鬱明統領的軍階高出我很多,按正常職位他是千夫長,但他除了和劉吉總管八百人的青牛營外,還和我們一樣每人帶一個百人隊,聽說他和劉吉是追隨了龍將軍十年的老部下,本來他們可以每人帶一個萬人隊去前線打仗的,但念及和龍將軍的情義他們沒去,我也是道聽途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訓練場中有八個方陣,每個陣有一百人在訓練,練的是槍術。本想走近去看看我那個百人隊,但我今天穿的隨便,一到校場就感到和這裏的氛圍格格不入,我在校場門口就止步了,肖鬱明統領也看出我的不自在,他一指離我最近的一個方陣道:“這一隊就是你的兵士,整整一百人,餘將軍要好生訓練他們,定不叫龍將軍失望!”

我趕緊道:“末將一定竭盡所能練出精兵,請統領和大將軍放心!”其實我也是僅僅在表態,我還沒想好怎麼訓練這些人,把過去的訓練方式拿出來按部就班,還是有些新意,當然,做到新意我現在是沒有任何思路的。

“青牛營的兵很好管教,因爲每一個人都視榮譽如生命,每一個人都堅決的只服從聽命於龍將軍,只要餘將軍訓誡的方向沒錯,他們放到哪裏都是一支驍勇善戰的精兵.但也不好管理,這裏的每一個人極其兇悍和驕傲,若餘將軍沒有些過人手段,恐怕這支百人隊的戰力將很難凝聚…!”

肖鬱明統領微笑着向我娓娓說來,我卻聽的心一陣下沉,肖鬱明統領雖然在笑,可他的眼底根本沒有笑意,只有一絲冷冽的寒光。

他是在審視我,也是在提醒我,他告訴我在青牛營當百夫長有難度,我想起來了,那個我的前任,因爲訓練不力被降職爲侍衛了,他就是我的前車之鑑.

我覺得傳言不是假的,是真的,肖鬱明和劉吉是鐵了心追隨龍將軍的,肖鬱明剛纔說道每一個人都堅決的只服從聽命於龍將軍時,我就覺得心裏一突,他說這話擺明了一件事,青牛營是龍文苑將軍的私兵。

正德帝二十年前就下令任何人不得有私兵,要求天下無私兵,有私兵會以叛國罪論處,會處以極刑。

但事實上我來琥珀城後發現,每個將軍都有嫡系營,王芳將軍有近一萬多人的嫡系營,石御虎將軍也有近一萬,這些嫡系營其實就是這些將軍的私兵,這些嫡系營不但待遇好而且戰力強,對自己的主帥極其維護和尊崇,但他們從沒有很直接的說只服從自己的主將….我從肖鬱明的話中聽出了他們對龍文苑將軍的尊崇,還有對青牛營的自信還有…對大帝天下無私兵命令的無視。

我想起了龍文苑將軍曾經說過的話,兵者兇器也,不兇之兵可棄之如履,兵不兇悍就如刀不鋒利,不鋒利之刀就如廢鐵,不兇悍之兵就如山兔,只有在和敵人對陣中臨危不慌驕橫無懼,纔可使敵人戰志潰散心生怯意。

看來龍文苑將軍把他的這套思路充分的體現在練兵上了,也許這八百人真的無懼大帝之命,這倒是練成驕橫無懼之兵的一個好辦法。

也許我是多慮了,僅僅八百人,就算是私兵又能怎麼樣,隨便的一支軍隊都成千上萬,拉出去被別人砍都會被嫌棄人少,說自己有八百私兵,會把平原國所有大將軍的牙都笑掉,這些兵力塞他們大軍的牙縫都不夠份量。

我也突然想到我爲何來這裏了,從我來的第一天打架開始,到戰場的表現,再到和金瑞鬥武,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好勇鬥狠心狠手辣的一面,雖然這一面是多麼的不真實,但衆口鑠金,這個和事實相悖離的悍勇一面,變成了大家眼中我真實的表現,在所有將軍都對我心生芥蒂的時候,渴求無畏無懼戰士的龍將軍看上了我,他覺得我足夠驕橫,符合他的要求,他想將我打造成一把寒光閃閃鋒利的無比的刀,而且是屬於他的私刀,他覺得我是個可造之材…。

我一陣苦笑,我現在才知道自己在軍中原來是這麼一副形象,這和我真實的內心簡直風馬牛不相及。


但我也有些開心,畢竟有人賞識我,不管是什麼目的,他沒有嫌棄我小瞧我,這對現在的我是多麼重要,士爲知己者死,我雖不會爲龍將軍去死,但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做到讓他滿意,我不能讓他對我失望,我要向他證明他的眼光是多麼的正確。

我眼前的這一個百人方陣看到肖鬱明統領帶着我在校場外觀看時,他們也在打量着我,他們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我發現他們大部分人看我時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甚至眼神裏充滿了輕視和挑釁,我的心繼續往下沉,這個百夫長不好做。

肖鬱明表面對我客氣,其實看來也僅僅是客氣,如果我帶不好這支百人隊,不用龍將軍出馬,他可能就會把我打回原形,把我扔到馬廄就餵馬。


我有些怯意,但馬上就大罵自己窩囊,魔鬼巫師黑巴蛇都奈何不了我,還怕這些活生生的人,這一百人加起來沒有一個魔鬼可怕,沒有一個黑巴蛇恐怖,更沒有五雷轟頂的驚天威力,怯他們的場真是自喪志氣自墮威風,現在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機會,證明自己的機會,我要證明自己不但會殺人,更會帶兵,現在如果沒有勇氣做好一個百夫長,那以後的建功立業光耀門楣的理想都豈不是空談。

我挺了挺胸迎着那些人涼嗖嗖的目光看了一個多時辰纔回來,本來我一直有些不安和心虛,但現在我坦然了,我之前一直是不自信的,我當初當上百夫長是在挫折壓抑不安中上任的,難道我現在還要在這種戰戰兢兢的情緒中過下去嗎?

不了,以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最後還混了個被貶回輜重營的結果,現在我放開了,怕他們個鬼。

主要也是青牛營這個只向內部開放的世界,向我張開了它寬闊又寬容的懷抱。

這裏的人個個凶氣畢露,我也不用再害怕自己不小心露出的凶氣是一種錯誤,而被人指指點點自尊掃地。

也許,這裏纔是我一個不錯的歸所.

(大大們,賞點票票和收藏啊,點擊不足,哭求啊!) 「這傢伙的速度好快,即便我用上迦樓羅之翼也甩不掉他!」葉峰迴頭看著後方疾奔而來的巨刀客,臉色凝重。

「你確實甩不掉他,除了殺掉他之外,你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選擇。」天魔水仙忽然傳音給葉峰。

「以我現在的修為,即便用上大劍道種和吞噬道種也不是他的對手!」葉峰說道。

「前面不遠處就是天龍秘洞,天龍秘洞附近充滿毀滅之力,如果能把那些毀滅之力吸收,你或許有機會做到氣場外放。在你的毀滅氣場之內,他不僅要抵擋毀滅之力,還會受到毀滅氣場的壓制。」天魔水仙說道。

「就算如此,我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葉峰皺眉,他知道自己和巨刀客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即便能突破到第三重氣場外放,他也不可能是巨刀客的對手。

「你別忘了還有我!」天魔水仙傳音道。

葉峰臉色微變,天魔水仙說過,木劍可以幫助她療傷,現在天魔水仙的實力已經恢復了很多,足以媲美陰陽境武者,有天魔水仙配合,說不定真的能重創巨刀客。

「巨刀客就在我們後面,我根本沒有吸收毀滅之力的時間!」葉峰皺著眉頭傳音道。

「即便不靠毀滅氣場,我們也能重創他!」天魔水仙非常肯定的傳音道。

「哦,莫非你有什麼好辦法嗎?」葉峰傳音問道。

「據說天龍秘洞的入口處共有九十九個殺陣,最外圍的五個殺陣可以擋住陰陽境大圓滿,越往深處,殺陣的威力越強,最深處的殺陣,連輪迴境大圓滿的大能陷入其中也必死無疑。」天魔水仙傳音道。



「你不會想然我去殺陣裡面對付巨刀客吧?」葉峰色變。

「最外圍的五個殺陣,按先後順序,分別是烈火焚天陣,太陰雷絕陣,九煞陰風陣,癸水滅絕陣,黃金輪迴陣。」天魔水仙傳音道:「你有吞噬道種和毀滅氣場,只要不去黃金輪迴陣和癸水滅絕陣,其他三陣你都有自保之力。」

「你呢?」葉峰問道。

「你別忘了,我在木劍裡面,殺陣根本傷不到我!」天魔水仙笑著傳音。

「好,我們現在就去烈火焚天陣!希望巨刀客看到我進去烈火焚天陣后……不會再追上來。」葉峰目光一閃,他根本不怕烈火,相反,他還可以吞噬火焰之力,並且利用吞噬到的火焰之力攻擊巨刀客。

至於在烈火焚天陣內的巨刀客,他必須抵擋火焰,這樣一來,他的實力勢必會大打折扣。所以,一旦看到葉峰進入烈火焚天陣,巨刀客說不定會放棄追殺葉峰。

嗖!

葉峰朝著天龍秘洞所在方向疾馳而去。

巨刀客冷哼一聲,追了上去。

半個時辰后,葉峰終於來到天龍秘洞入口處,在葉峰前方,方圓數百里之內,赫然是一片火海!火焰高達數千丈,炙烤著蒼穹,在烈火的炙烤下,天空已經變成了火紅色。

好可怕的火焰!

葉峰的臉色有些凝重,雖然火焰很可怕,可是進入烈火焚天陣,是他擺脫巨刀客的唯一一個辦法,所以他最終還是運轉吞噬道種,用吞噬之氣護住身體,沖了進去。

巨刀客顯然沒有料到葉峰會沖入火焰中,短暫的吃驚后,他冷哼道:「即便你死在裡面,我也要看到你的屍體!」

說著,巨刀客運轉罡元,罡元化作鎧甲,覆蓋他的全身,這是他的所修鍊的一套防禦性地階武技,罡元化鎧!這種武技非常消耗罡元,使用之人無法堅持太久。

嗖!巨刀客也沖入了熊熊烈火當中。

巨刀客剛剛進入火海中,便看到一個渾身皆是黑色霧氣的人朝他撲來,祭出一把六尺長的黑色巨劍,一劍劈向他的頭顱。

攻擊他的人,正是釋放出吞噬之氣裹住自己的葉峰!

「巨劍客!」巨刀客臉色一變,往後急退幾步,一刀劈了出去。

當的一聲,刀劍碰撞,巨刀客蹬蹬蹬後退了三步,地面如蛛網般撕裂開來。

巨刀客尚未站穩,忽然又有十幾片葉子從遠處火焰中射來,直逼他的喉嚨、眉心等要害部位。

「地爆天星!」巨刀客大喝一聲,一刀插在了地面之上,地面轟隆一聲爆炸,無數刀氣居然從地面飛射而出,巨刀客恰好被這些刀氣籠罩在了中央。

碰碰碰……

天魔水仙的葉子射在了密密麻麻的刀氣之上,頓時被刀氣震飛。

這時,葉峰連忙運轉吞噬道種,把四面八方的火焰全部吞噬,吞噬了火焰之後,他大步沖向被刀氣籠罩住的巨刀客,一劍斬了下去,他的大劍之上瀰漫著火焰,火焰蒸騰,如無數火蛇。

「轟!」大劍斬在了刀氣之上,刀氣層層崩塌。

終於,籠罩住巨刀客的刀氣全部崩潰,巨刀客又出現在葉峰眼前。

「斬!」刀氣崩潰的剎那,巨刀客突然一步邁出,一刀劈向葉峰的大劍。

當一聲巨響,刀劍相交,葉峰悶哼一聲,被大劍上傳來的反震之力震飛,沒入熊熊烈火之中。

「即便我要分出一部分力量抵擋火焰,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巨刀客譏笑,拖著九尺大刀沖入烈火當中。

嗖嗖嗖嗖……

巨刀客剛剛沖入火焰中,四面八方就射來無數片墨綠色的葉子,鋒利如劍!

「即便你有幫手今天也必死無疑!」巨刀客冷哼,一刀橫掃八方,震飛了所有葉片。

「那可未必,死的人或許是你也說不定!」

巨刀客前方憑空浮現出無數符文,葉峰從符文中走出,一劍劈向巨刀客的頭顱!

「這種劍法還殺不死我!」巨刀客冷哼,一刀劈在大劍上,大劍嗡一聲巨震,葉峰頓時被震飛到了數十米之外。

「即便你有三道種又如何?今天依然要死!」巨刀客冷哼,大步流星的沖向葉峰,一刀橫劈出,刀氣居然化作巨虎,朝著葉峰撲去。

葉峰抬手一拍,吞噬之氣凝聚成大手,拍在了巨虎的頭顱上,巨虎的頭顱頓時被吞噬之氣吞噬。不過,吞噬之氣所化的大手還是被狂暴的刀氣撕裂,化作了朵朵黑雲。

與此同時,那失去頭顱的巨虎已經衝到了葉峰身前!

葉峰一劍斬在巨虎身上,巨虎崩潰,化作一道道刀氣,劈向四面八方而去。

「哼!下一刀,你必死無疑!」巨刀客冷哼,拖著九尺大刀奔向葉峰,身上血氣狂飆,如一頭人形凶獸。


葉峰釋放出靈魂念頭,化作符文,符文把他裹住,嗖一聲鑽入了火海深處。

「垂死掙扎!」巨刀客冷哼,釋放出神念一掃,很快便發現了火焰深處的葉峰,發現葉峰后,他沖入了火焰。

很快,巨刀客就在火焰中找到了葉峰,他冷哼一聲,祭出九尺大刀殺向了葉峰。

葉峰祭出伏魔鼎,朝著巨刀客鎮壓而去,與此同時,他催動迦樓羅之翼,飛到了巨刀客身後,一劍斬下!

幾乎同時,天魔水仙也控制著木劍嗖一聲飈射向了巨刀客,劍氣逼人。

巨刀客一拳轟飛伏魔鼎,反手一刀劈向葉峰,使得葉峰不得不用大劍抵擋九尺大刀。當的一聲,葉峰被巨刀客一刀震飛。

幾乎就在葉峰被震飛的剎那,木劍刺入了巨刀客左肩,血液飛濺。

巨刀客伸手抓住木劍,面不改色的笑道:「這點傷還要不了我的命。」

嗡嗡嗡,木劍劇烈顫抖,巨刀客沒有抓穩木劍,木劍嗖一聲飛出了巨刀客的手掌。

「連萬象境武者都殺不死我,憑你一個小小的混元境武者也配?」巨刀客看著葉峰,滿臉不屑。

「在烈火焚天陣裡面,我比你更有優勢!」葉峰冷笑,他身上的吞噬之氣忽然暴漲,就好像火焰一樣。

「能夠吞噬火焰的道種,能夠提升攻擊力的巨劍,藏有寶葯的木劍……」巨刀客打量著葉峰,笑道:「這些就是你的依仗嗎?」

「這些還不夠嗎?」葉峰一笑。

「三道種之體……你是我見過的人當中天賦最強的,即便是我的主上也不如你。」巨刀客笑道:「不過你的修為太弱,即便有三道種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嘿嘿,如果不是我的主上命我殺了你,我還真的捨不得殺了你,因為我實在想看一看,三道種之體會成長到何種地步。」

「不知你的主上是誰?」葉峰一笑。

「等你死了之後,我會告訴你的!」

巨刀客揚起九尺大刀,遙指葉峰,笑道:「我有一個秘密,除了主上之外,誰也不知道,今天我可以把這個秘密告訴你。」

「哦?什麼秘密?」葉峰一笑。 第四天一早敵人就來攻城,我一聽到喊殺聲心中就一陣緊張,剛開始還本能的拿刀站了起來,後來纔回過神,自己已經不用再守城戰鬥了,我鬆了口氣,但也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

慢慢的我靜下心練拳和研習刀法,我得趕快提高自己的刀術武功,現在回到輜重營就不用去守城了,個人身手提高的就不是很快了,我拳術進步最快是在幾次戰鬥後,少了真實的戰鬥提高就不是那麼快,所以現在我要勤習不輟.

超品聖手 ,我讓他請進帳來,我有些納悶,會是誰呢?

我想不是胡仲夏就是劉旭飛。

果然,劉旭飛掀帳進來,“餘…餘將軍!”

劉旭飛本來想喊我名字的,可是這是在輜重營,還有張書寧在,他一改口馬上向我行禮。

我趕緊擡手扶起他道:“免禮免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