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祖母過世了

爺爺連夜給我買的機票

催促我趕緊過去奔喪

別讓我母親那幫親屬回頭說我不孝順

掐着機票

我有種被凌遲處死的感覺

你說說我這邊跟安然還沒膩歪夠呢估計這輩子也膩歪不夠

那邊就來了這麼個消息

真的好糾結

那種“一日不見

如隔三秋”的感覺

在這次奔喪的日子裏

被我體會的那叫個淋漓盡致啊

可算外祖母起靈了

我的心又開始長草了

先是在當地採買了一大堆特色小吃

隨後買了張當天回到爺爺家的機票

我風風火火的就殺了回去

我幻想着進門後安然會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隨後我將給她準備的這些份禮物送給她

餘下就是將這幾天的相思之苦

通過上的纏綿傾訴出來

可惜

理想很豐滿

現實太骨感

當我悄悄推開安然房門的一角後

發現兩具脫得精光的身體

翻滾疊壓在一起

上面的是屠夫大嘴兒劉

下面的則是我朝思暮想的安然

我木然的咬着嘴脣

直到鮮血順着我的下巴流到衣服上

我更想操起菜板上的菜刀

直接衝進房間剁了這對兒狗男女

可轉念一想

我算什麼啊

有什麼資格剁人家

我默默的關上房門

提着一大堆東西來到了爺爺奶奶家

精神恍惚的過了一夜

第二天

我再次回到胭脂巷的老宅子內

安然看見我後

發瘋一般撲上來吻我

她的吻是那麼的炙熱

可卻無法融化我內心的寒冷

見我反應沒有她預期的那般熱情

安然認爲我可能是悲傷過度

於是第一次主動的將我領到她的房間內

換作她來伺候我

我的大腦不停的告誡着自己:“對方就是一個

”可我的身體卻無法拒絕對方的熱情

一番後

胭脂巷外傳來了警笛的聲音

由遠至近

安然臉色大變

“明明

你把這個收好

這是我留給你最後的禮物

”安然起身從自己當初帶來的旅行箱內掏出一個帶有密碼鎖的小盒子

強行塞到我衣服的口袋中

隨後站在我面前

衝我淡然一笑

最後守着我的面開始梳妝打扮起來

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

我發現自己做了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只不過這個世界上是沒有賣後悔藥的

如果有的話

我會拼勁全力購買一粒

來彌補自己的過錯

安然不過是她的假名

真實姓名我不想說

只不過我在奔喪期間無意中看到了公安廳下發的a級通緝令

上面的女人

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安然

這次安然穿衣服穿了很久

因爲我倆都知道

這一別

就是陰陽兩隔了

揹負着兩條人命官司的安然

是不可能逃脫得掉法律制裁的

等待她的除了死刑

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我的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說什麼也控制不住

就在安然準備踏出房門的那一刻

我猛然間從身後抱住了她

聲淚俱下的吼道:“安然

我愛你



“密碼是5211314

記住了

我愛你一生一世

”安然回過頭來

蜻蜓點水般的再次吻了吻我的臉頰

隨後開門出去

只能說胭脂巷內平日裏治安還是非常好的

這次不但來了三輛警車

甚至還有一臺軍用的卡車

從卡車上面下來一水兒的武警

可見當地警察對這件案件的重視程度

所以圍觀的人羣裏三層外三層的將我所在的老宅子圍得水泄不通

要不是武警維持秩序的話

那羣人估計能擠進安然的房間內一探究竟

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第一個朝安然身上扔東西

“臭

去死吧

”圍觀的羣衆如同發瘋了一般

紛紛開始效仿起來

一時之間各種瓜果蔬菜像雨點兒般砸在了安然的身上

以及我的心上

我隨手操起屋內的拖布把

朝着那羣喪失理智的人們揮舞着

卻被餘下的警察攔住

那些左鄰右舍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我

直到安然被警察帶走

這羣混蛋才都散去

偌大的院子內

只留下我一個人哭坐在地上

可稍後

另一羣警察如狼似虎的再次衝了進來

在沒有徵求我意見的情況下

就開始將安然攜帶的東西往外搬

好在安然臨走時送給我的小盒子還在我的口袋裏

否則我真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

更不知道爲什麼安然會選擇這樣一個小縣城

作爲她人生最後的終點站

待到警察都離開以後 重生農村彪悍媳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軍婚,就是要寵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