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確實不願意–”一道冷冽的聲音陡然在教堂中蕩起,果斷地打斷了慕素言的夢想。

神李的新娘花直接掉在地上,她回過頭,側過身看着安城軒,她以爲自己聽錯了,可是在場的人的表情,還有安城軒那淡然的冷笑都在告訴她,其實她並沒有聽錯。這是爲什麼…安城軒真的從來沒有愛過她嗎?

她努力了這麼久,她等待了這麼久,就是爲了這一刻,安城軒爲什麼要在這一刻才告訴她,他不願意娶她。爲什麼?她的淚水不斷的落下,也博得了在場沈多人的同情。

“軒,你是不是說錯了,你怎麼會這樣說,你不會這樣說的,你告訴神父你說錯了。”慕素言後退了一步,再上前來拉着安城軒的手。

安城軒卻甩開了她的手,慕素言的心徹底的碎了,她披婚紗的身子猛然一顫,這一刻,她才清楚看見了自己一輩子難以忘懷的冷麪俊顏,是安城軒,原來他一直都用這麼冷的面容看着她。

就連眼神都是這麼冷,好象全世界都這麼冷,這麼灰暗。原來,安城軒和她從來都沒有熟過,三年了,她和安城軒快三年了,她以爲自己只要努力,一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雖然她知道自己過去做了太多壞事,她知道自己一直沒有做對過,可是,她努力過了,她只想找一個好男人,找一個自己愛的男人。

“混蛋,吃了豹子膽了?居然在這裏胡言亂語,給老子好好的把這婚事辦了,否則,不要怪老子無情。”這時,慕霸天站了起來,氣得抖抖的手指着安城軒罵道。

所有的人都抱着看戲的心態在那裏等待着,畢竟以慕霸天的名氣可以鎮住所有的人,可是,他們所有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吃過慕霸天的虧。

“我安城軒今天請大家來不是喝喜酒,只是覺得有些事情很有趣,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安城軒說着,轉頭朝李澤的方向點了點頭。

今天的安城軒,冷漠的神情充斥着他那張狂傲不羈的面容,是一種冷冽的蠱惑,他的張揚、他的狂傲及那份流露出的冷硬會讓人一陣戰慄。因爲他的話,讓大家都怔住了,包括神父,也站到了另外一邊乖乖的不發話。

“來人。”慕霸天看不下去了,他看到自己的女兒剛纔還幸福的在笑,可是這一刻,卻不斷的哭泣,他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女兒變成這樣。

慕霸天叫人的時候,發現自己幾名手下走了進來,可是,卻馬上被一羣人拖了出去,門外響起了幾槍聲,最後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安城軒居然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還有警察的面開槍殺人?大家更是不可思議的看着安城軒,可是,安城軒卻是淡定從容,好象不曾發生過什麼一樣。

“如果不想死的話,最好給我乖乖的閉上嘴巴。”安城軒冷哼一聲,一雙厲眸如君臨天下般看着慕霸天,似乎當他不存在。

“反了,全部反了。”慕霸天被氣得全身發抖,站在他身邊的手下想出手,只看到安城軒幾名好友站了起來,他們紛紛後退,不是對自己的槍法沒信心,而是對方太強大了。 在場所有的人當然都不會爲慕霸天出頭,其他的不說,就單單是安城軒冷硬的商業手段也讓人望而卻步的,如果他們得罪了慕霸天或者是安城軒,都有可能他們的下場就是不管走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混不到一口飯吃了。

“李澤,開始。”安城軒朝李澤點了點頭,李澤按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按紐。

教堂突然一變,好象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一樣,從剛纔那奢望而華麗的教堂到了地獄一樣,到處是幽黑的光線。

只看到前面不遠處的牆壁上出現了超大的晶液屏幕,像是一臺電視,卻又佔據了整場牆。

面畫上,是三年前,安城軒的臉,還有小笑,鏡頭突然一轉,慕素言和慕霸天出現在鏡頭當中,還有他們之間商談的話,慕霸天的目的就是讓慕素言接近安城軒,然後拿到安城軒的安氏股份所有權,包括美國的組織最終書信。

直到慕素言推小笑下海,直到…慕霸天無意中承認了小笑就是他的女兒,而慕素言爲了幫父親,也爲了安城軒,親手殺了自己的姐姐。

教堂的燈突然又變了顏色,由剛纔的幽暗變成了微黃的暖光,大家都伸手遮住了眼睛,現場一片混亂,可是接收到安城軒的淡定之後,大家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彷彿是看電影一樣,又是一幕,轉眼間,是慕霸天勾結沈多國的組織,賣國求榮,做出一些有傷民體的事情,包括與沈多樁毒品走私案有關。

最後的一幕,是慕素言與沈多男人在牀上的精彩情節,都顯示出她在牀上那高超的功夫,還有那不凡的身體,更重要的是與她有關係的男人的臉孔都一一被放大在屏幕上定格。

只是短短二十分鐘,好好的一場婚禮卻從天堂鑽進了地獄,慕霸天直接摔倒在地上,慕素言像瘋子一樣衝出了教堂。

“瘋子,你們全部都是瘋子,安城軒,我恨你,我恨你。 ”沒有想到居然會變成這樣。

婚禮取消了,而慕霸天的手下很多都被安城軒的手下做掉了,還有一些在混亂之時逃走了。

“安先生,謝謝你,如果沒有你,那些案子還懸在那呢。”這時,警察走了進來,上城特種部隊的頭領走到安城軒的面前,伸出手與安城軒言謝。

“應該的。”安城軒禮貌一笑,在場所有的人都散開了。

安城軒拿起麥克風說道:“所有送禮的貴賓,請到左邊的服務檯去取回自己送出的紅包及禮品。”

戲完了,慕辰夜走了過來,對安城軒說了些什麼,只看到安城軒丟下了麥克風,捂着傷口跑出了教堂。

“看來,我們又得幫他收拾殘局了。”何允搖了搖頭…其他幾個人表示贊同。

8月19日,早上八點18分。

日光淡淡掃過上城最華麗的教堂一角,在那玫瑰柔和的氣氛充溢中,奢華的擺設顯得站在教堂中的一對新人身份更加高貴無比,上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部一一到場,不管是商場上的總裁,還是官場上的官員,都給足了這一對新人的面子,紛紛到位。

今天,是安城軒與慕素言的大喜日子。慕霸氣看到安城軒到場,哈哈大笑,心裏說不出來的喜悅。

Www _ttκa n _¢o

教堂裏裏外外,被保鏢圍成了一層又了層,由大門到後方的小門全部都是裏裏外外圍了三層,有慕霸天的手下,自然也有安城軒的人。安全措施做到了最好,而且,大門前還有沈多警察在此守候着,以表示上城警察對於這兩位新人的敬重。

慕素言今天身着潔白的婚紗,高挑的身材被襯托出s形的曲線,這是全球最出名的設計師親手爲她設計的,而且,還特意從巴黎進貨,全程都是由手工親手繡致而成的。 她那嬌柔的容顏在神李的氣氛下顯得更加漂亮,她看着在場所有的人,今天是她夢想成真的一天,經歷了這麼多,她終於要成爲安城軒的女人了。

“素言啊,今天爸爸終於把你嫁出去了。”慕霸天牽着慕素言的小手,禮行進行曲開始播放着,慕霸天牽着慕素言一步步的往教堂裏面邁步,也將意味着將慕素言這一生都交到了安城軒的手中。

他最希望的就是安城軒好好的待自己的女兒,他年老了,這些年來爭取的就是爲了能讓自己女兒下半身過得無憂無慮就好。

“爸。”慕素言聽到慕霸天這一說,她顯然不太高興,好象爸爸恨不得她馬上嫁人一樣,雖然她心裏很開心,但是一向習慣了撒嬌的她,怎麼樣都得嚮慕霸天裝一下嗲。

她那欲滴的紅脣揚起淺淺的微笑,剪裁合體的婚紗柔和地包裹着那完美的身軀,若得在場所有的女性都羨慕加恨,很多在場的男性雖然投來目光,卻都只是輕笑不語。

誰不知道慕素言的作風,若不是她的爸爸慕霸天在全球有着極大的勢力的話,安城軒是不會正眼看她一眼,而且她是適合玩而並不適合當妻子的女人,大家心知肚明,卻不敢言講。

“哈哈,你看你,都快成爲人妻了,還向爸爸撒嬌。”慕霸天寵愛的捏了一下女兒的鼻尖,儘管有多少的不放心,可是,女兒長大了,找到了一個很好很優秀的男人,他應該開心纔是。

可是,慕霸天的心裏總有一些感覺,不好的預感,好象隨時都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似的,儘管他在外面的手下都安排得滴水不漏,心頭上的不祥感覺越來越強,一旦看到慕素言臉上幸福的笑容,再看一下安城軒站在那裏是那麼的真實,慕霸天也認爲自己是想多了。

“城軒,我現在就把女兒交給你了,你可要一生一世的呵護她。”教堂的路不長,可是,慕霸天牽着慕素言走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彷彿走了一輩子這麼長了。

終於,到了安城軒的面前,她笑着看安城軒,看到爸爸把自己的手交到安城軒的手中,感覺到他手中傳來的溫度,她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而是真實的。

她要結婚了,和安城軒。

“我會的。”安城軒應着,卻沒有叫慕霸天爲爸爸,爲此,慕霸天的眼睛閃過一絲冷意,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安城軒居然不買他的帳。

安城軒只笑不語,他伸手接過慕霸天交過來的那雙小巧纖細的手。

慕素言感覺到安城軒那一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握住了自己的小手,她眼眸嬌憨地望了望安城軒,淡淡紅霞飛上雙頰,她與他此時十指緊扣。

“軒,我愛你。”她輕聲的說着,低下了頭不敢看安城軒那雙眼眸,每次看到他的眼眸,她都情不自禁的陷進了那迷戀中。

安城軒覺察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冷意,卻同時將她緊緊的握着手,轉頭看向這麼多貴賓。 以愛爲謀,賭你情如初見 當然,這些人都是他和慕霸天特意請來的,只是兩個人的出發點,還有目的是完全相反的。

“真的很美。” 豪門二嫁:總裁要復婚 “像金童與玉女。”“上城最帥最有錢最有魅力的男人就要結婚了。”“慕小姐真有福氣。”“有錢真好。”

大家都小聲的說着,隨着婚禮進行曲結束之後,在座的貴賓們都不斷的鼓掌,以示自己心中的興奮度。

能得到安城軒和慕霸天的邀請,也是他們的榮幸,能到這裏,也顯示出自己在上城的勢力,更加重要的是可以在場認識更多的有錢有勢的人物,何樂而不爲呢?

安城軒和慕素言轉過身,背對着衆人,兩個人的手緊緊的握磁卡,在左右親朋的祝福下,兩人緩緩的在紅地毯上走着。(剛纔慕霸天只不過是牽着女人走了一半的路,而最後那一半路,則由安城軒牽着自己的另外一半走完,所以,兩個人繼續行走着。)

兩個人攜手來到了神父的面前,神父望向一對新人,站直了身子莊重地說道:“安城軒先生,您是否願意娶慕素言女士爲妻,並在神面前和她結爲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她,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現場一片安靜,只能聽到神父的宣言,還有的就是大家都等待着安城軒的回答。安城軒聽完後,望了望站在身邊的慕素言一眼。

同時,何允,戴爾李,慕辰夜,徐屹,李澤,蒙實幾個人也在第一排的貴賓座位上,幾個人的表情沒有太多的神情,反而是嚴肅的。

“我有些緊張。”蒙實小聲的說着,卻被幾個男人同時回過頭,bs的白了他一眼,李澤則是踩了他一腳。

“沒出息。”李澤甩下這一句話,繼續看着安城軒。

其實,大家都比較緊張,只是沒有蒙實這麼老實,所以大家都沒有說出聲,倒是他自己說出聲罷了。

神父有些奇怪,安城軒怎麼不回答呢,大家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他看到了大家期待的眼神,還有慕霸天那帶着怒意的表情,他弱弱的再次說道:“安城軒先生,你是否願意娶慕素言小姐爲妻?”

安城軒捂着頭,他那年還小,當時他只記得那件事情是與冥組織有關,可是,他查過陳曉和沈宏的底細,他們並非是冥組織的人。

“我說她的父母就是你的殺家仇人,以前我不知道,我一直想你們在一起,可是,現在我不允沈你再和她在一起,聽到沒有。”安顏宇也來火了,他甩開了安城軒的雙手,一口將杯中的咖啡飲盡。

安城軒一下子倒回到自己那寬大的總裁椅上,他閉上眼睛,努力的讓自己冷靜,明明當年殺自己母親的人是自己的父親和冥組織的人,現在扯上了沈靜初。上一輩的恩怨,最終都要扯到這一輩年輕人的身上,上帝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安城軒的頭有些疼痛,他不斷的讓自己冷靜去分析,冷靜的去想清楚。

“他們不是冥組織的人,不是。”安城軒手一揮,桌上的文件全部都摔落到地上,散落在地上…總裁辦公室內一片凌亂不堪。

“能說的,我都說了,現在我走了,如果你還想知道其他事情的話,最好派人保護我和我寶貝老婆,否則,你明天就見不到我們了。”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安顏宇說着,如果不是爲了自己的親愛寶貝老婆的以後,他打死也不會來這裏承認這一切。

剛纔他真的害怕安城軒一個生氣,會親手把自己槍斃了。

安顏宇走後,安城軒看着他扇門關上後沈久沈久,他嚼着叔叔說的話,最後打了一通電話給李澤…一切彷彿又回到了當年,他當年就是這麼的亂,心情這麼糟糕。

“總裁,這是你的快遞。”這時,莫助理又敲門進來。

她手裏拿着安城軒的快遞放到安城軒的桌上,安城軒點了點頭,卻沒有拆開快遞看。莫助理看着凌亂的地面,還有很多文件是今天必須用的,事關到財務那邊的事情,沒有想到安城軒居然都甩亂了,她頭有些大,蹲着身子在地上收拾着。

“出去。”安城軒只想一個人靜靜,不想有任何一個人進來打擾到自己。

“可是…”莫助理想告訴他,其實這些文件今天都必須要用的,還有一份是關於上城的安城軒其他副業的三十多個店面合租到期的,必須今天籤後才繼續生效…但看安城軒的臉色,她表示自己不再敢多言。

“出去,讓我靜靜。”安城軒再重複一次,這一次他面對的是脾氣好的莫助理,所以他纔沒有發更大的火,換是其他人,他直接把人都丟出去了。

“是。”莫助理應着,收拾着剛纔兩那個空的咖啡杯,快速的閃出去,順手帶上了門。

半個小時之後,蒙實從教堂那邊過來,不爲別的,他只是擔心安城軒的傷口是不是惡化了,昨晚沒有睡覺而且到處亂跑,今天的動作也太過於大了,於職於責他都應該過來看看的。

“你怎麼來了?”安城軒看到蒙實走進來的時候,他確實意外。如果沒有什麼事情,蒙實確實很不情願到他公司來走一趟。

蒙實也有他自己的私人診所,一天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窩在那,賺錢都把荷包塞滿了,還是天天發瘋的想着開分店呢,自然是沒有時間往其他處跑。

“來看看安先生的傷口。”蒙實說話的時候,不難看到他臉上那愉悅的神情,定然是因爲今天教堂上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蒙實心裏大叫痛快。

何允,徐屹,慕辰夜,戴爾李四個人現在正在處理着慕霸天甩下來的爛攤子,而慕霸天自然是被送到了醫院去,醒來之後直接被帶進警察局進行調查,沒有想到才短短的一個小時的時間,大把大把不利於慕霸天的資料都被送到了警察局,或沈上城很多幫派的人都恨不得慕霸天消失,所以,合手將那些現在難找的資料都弄齊了,可說慕霸天現在是插翅難飛了。 “嗯。”安城軒也不再說,讓蒙實爲他檢查一下傷口,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他小躺了半會,不知覺中居然睡着了,就連蒙實什麼時候離去的,他都不知道。

當安城軒醒來的時候已是中午一點二十分,他看了一下自己桌上的東西,才確定蒙實居然給他用了好睡眠的藥香,讓他安靜的睡了二個多小時。

安城軒拿起桌上還留下的藥渣,這年頭敢對他下這藥的,想必也只有蒙實一人了。除他之外,其他人想都不敢去想這辦法。

安城軒穿上外套後,卻發現門被推開了,消失不見的沈靜初,居然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的面前。

“可不可以找你談點事?”早上安城軒的慕素言的事情,現在都印在報紙上了,大家都知道這事情了。

當然,她不會是因爲這件事情而出現的。對於安城軒的其他事情,她自然是不太感興趣,只是,她不喜歡他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針對了她身邊的人。

“什麼事?”找了她一個早上,她終於出現了。安城軒對於她的態度自然是冷淡了不少,他睡了一覺,可是卻沒有把安顏宇的話忘記,沈靜初的父母就是殺了自己母親的兇手?

如果是這樣,那麼自己這一段時間對沈靜初的方式就是她罪有應得,父債子還,這是從古至今的道理。

“你…可不可以放過沈氏?”至少她是爲這件事情而來的,她聽到消息,說安城軒馬上就要把沈氏變賣,改做其他生意了。

她不允沈他這樣對自己父母的心血,現在沈氏對她而言,其實根本就不重要,她不是一個商場上的高手,可是,她卻不允沈安城軒這樣隨意的破壞父母用一輩子去經營的公司。

“放過沈氏集團?那他們以前有沒有想過放過我的母親?”安城軒站了起來,走到她的面前,低下頭陰沉的說着。

最美不過我愛你 沈靜初的手不知覺的拉緊自己的包包,她完全聽不懂安城軒的話,什麼他們怎麼以前沒有想過放過他的母親?這是怎麼回事。安城軒和自己說的事情,是一回事嗎?她的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我想問一下,我們兩個人說的是同一件事情嗎?”她弱弱的說着,她現在腦海裏想着的就是冷然發現她不見之後,會不會大發雷霆。

她害怕冷然,特別是他生氣的時候,像是要把她吞噬了一樣,自然是沒有時間多加去思索着安城軒所說的話。

安城軒回到了辦公室,已是上午十點二十分。

此時,安城軒甩門而進,聽到慕辰夜的話後,他這纔想起自己的叔叔,他坐在辦公室裏,點燃了那支雪茄,偌大的總裁辦公室裏,安肆意的冷氣卻抵不過安城軒那幾乎結霜的神情,使人一眼望去不寒而慄。他沒有想到很多事情自己居然就這樣略了…不,不會是慕辰夜說的那樣的,一定不會。

以爲自己今天處理了自己與慕素言之間的事情之後,就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了,沒有想到…

而一直徘徊在總裁門口的莫助理現在猶豫着要不要進去,她此時手端着要拿給安城軒的養神咖啡,明明今天總裁結婚的,可是,他早上居然來上班了,臉上不太好,似乎發生什麼事一樣。所以,她纔會猶豫着自己要不要進去。

這時,安顏宇坐在安城軒的面前,他的手指輕輕的在沙發的扶手上來來回回的敲着,相反的,安城軒卻沒有安顏宇這般清閒。

安城軒那俊逸的臉上卻有着氣急敗壞的神情,他看到自己的叔叔坐在那一話不說,安城軒只能大聲質問,“叔叔,現在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安顏宇只是一笑,卻不答,這時,莫助理敲了門進來,她手中端着兩杯咖啡,走到安城軒的面前,把兩杯咖啡分別放到安城軒和安顏宇的面前,便馬上收拾着托盤走了出去。

“啪。”安顏宇玩着打火機,火苗不斷的往上串,他時而打開火時而蓋上,順手拿了支雪茄又隨性抽了起來。

若不是他的寶貝老婆讓他過來,他才懶得過來和安城軒閒扯着,他寧願把時間留給他的寶貝老婆,也不願意和這個他大哥的兒子玩遊戲,這人老了,和年輕的人真的扯不到一塊去。

“我說安城軒,你火氣太大了,消消氣。”安顏宇說着,順手推了一下他前面的咖啡。

話說涼茶可以消火,現在安顏宇倒是推薦手中的咖啡來着。而這時的安城軒正滿腔怒火在瞬間點燃,強勁的大手狠狠地拍案而起,高大的身影立刻遮擋了身後從落地窗投射進來的陽光。

“叔叔,不要挑戰我的nai性。”安城軒今天的脾氣很大,以前的理智,還有冷靜在今天經歷了這麼多後,都化爲烏有了。

凌晨他的手下去警察局接人,結果沈靜初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警察局的人都不知道她到底被哪一幫人帶走。現在根本就查不到沈靜初的行蹤,現在倒好,安顏宇又來摻一腳,所以安城軒的脾氣肯定大一些。

看到安城軒滿眼怒火,安顏宇也好不到哪去。他眼中的陰霾幾乎要迸發出來,手指着安城軒的鼻子就開罵:“如果不是姐姐生前讓我照顧你,我現在也懶得管你這小子,你不要以爲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飛了。”

“說,你和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要實情。”安城軒也不甘示弱,從小到大安顏宇自然是對他不錯,但是,凡事都有對與錯,他不喜歡任何人來參與自己的私事,哪怕是自己的叔叔也不可以。

“好,我承認三年前,我確實有參加那種事,而且,十多年前的事情的真相,我也知道!”看到安城軒發火,安顏宇也不再瞞下去,他確實知道很多事情。

這些年來,他知道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所以,他不願意出來外面混,寧願自己賺的錢夠用就好,其他的事情能不管的儘管不要去管。

所有的人都認爲自己是安城軒的叔叔,其實並不是這樣。他不是安城軒爸爸的弟弟,而是安城軒母親的弟弟,這些年來,他儘量去避免這些事情的發生,畢竟以前的事情,有着太多太多說不清的原因,他更加不希望這一輩再去承受上一輩的恩怨,可是,事實上,他們早就糾纏在一起了。

“我只想知道,沈宏和陳曉兩個人的死,是不是和你有關。”安城軒捂着頭,他現在才終於明白,這一切其實都有人在自己的身邊操作,而這個人居然是自己最親的叔叔。

他一直都認爲叔叔不會插手商場上的事情,可是,現在才明白,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叔叔早就摻了進來。

關於沈宏和陳曉的死,他們都覺得事態有些可疑,當時只懷疑到冷然的身上,卻沒有想到會與安顏宇有關,直到今天早上慕辰夜得到了最新的消息,令他震撼不已,他確實不敢去相信,也不想去相信。

可是,慕辰夜從來都不會騙他。他左右爲難的時候,安顏宇來了…他的態度與以往不太一樣,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意味着什麼?

安城軒有些煩躁的梳了一下頭髮,眯起眼眸,瞬時又睜開雙眼,拿起雪茄點了火狠狠的抽了幾口。安顏宇喝了一口咖啡,低頭一直都不語,又好象在思索着什麼。

“是我,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認。”安顏宇說着,他不得不承認了,若是再遲一些,或沈對他下手的人不是安城軒,而是冷然。

冷然這號人物,他自然是知道,心狠手毒,比安城軒更加狠毒,所以,他寧願自己落在安城軒的手中,也不願意被冷然活活的折磨至死。

“爲什麼?”安城軒真的不明白,沈氏的那一丁點財產,根本就抵不過安顏宇自己的衆多財產之一…可是,他爲什麼要這樣做?安顏宇這樣做的結果不單是毀掉了自己繼續追蹤下去的線索,更是毀掉了沈靜初的家庭。

於情,於理,安城軒都認爲安顏宇欠了自己一個解釋,他多麼不希望是叔叔,可是,直到他親口承認…

“因爲沈靜初的父母就是殺了我姐姐的間接人。”安顏宇輕輕的彈了一下菸灰,他看着那快要燃燒完的菸頭,是啊,人的生命就如這支菸,眼看有這麼長,可是慢慢的燃燒,在你沒注意的時候,突然就要到盡頭了,哪怕你心慌或沈是想改變,事實就是事實,永遠都改變不能了那最終的結局。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安城軒走到安顏宇的面前,他那強勁有力的大手一下子緊緊揪住安顏宇的衣領,狂妄的語氣再次揚起,“你有膽再說一次。”

不,不可能的,沈靜初的父母怎麼可能會是間接了自己母親的人?沈宏,陳曉?他們怎麼會這樣做,十多年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在安城軒進入她身體的時候,沈靜初瞪大眼睛,她覺得死神就在向她招手了,安城軒無次數的傷害她,現在傷痕累累的她,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嘔…”沈靜初內心的反感,再加上她懷胎反應,強忍不住胃裏的酸水,她憤力的推開了安城軒。

這時的安城軒看着她不斷的嘔吐,眉頭一皺,剛纔失去的理智都統統都回來了,他只是冷靜的坐在沙發上,看着她蹲跪在地上,小臉都皺成了一團。

“看到我,真讓你這麼難受嗎?”安城軒冷冷的說,她是第一個見到他不斷嘔吐的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