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角落裏稍微調節了一下就拿着小短劍朝比武場正中心的龍飛攻殺過去,他一定在醞釀着某種超強的絕招,我甚至已經感覺出了那股恐怖之力的浩瀚無比。

當我快速的靠近的時候,龍飛迅速的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睛裏竟然疾射而出了兩道黃色的芒光,如同噴射的子彈,直接朝我攻來。

我快速閃躲到一邊,這兩束黃光擊打在地面上,直接轟炸開來。

龍飛拎着符文劍快速的朝我奔殺過來,他像一陣風一般,因爲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只能看到一道殘影。

龍飛已經受夠了,他從來沒有過自己會這麼的慘敗,攜帶着鬼皇,竟然還不如一個什麼也沒有攜帶的年輕趕屍人,他曾經是祕密組織閃耀的星星,而今這種超強的打擊讓他受不了,更加讓他狂怒的,這個人還是殺害他們陸家上百人性命的劊子手!

這仇,必須報!

再加上近期的所有積怨,龍飛整個人已經處於了血海深仇的狂流中。

他不能再隱藏實力,必須要速戰速決,憑藉強橫的古武玄門之氣要在短時間內滅殺這個龍空,儘管他知道這個龍空也有殺手鐗,但,他又足夠的信心。

鬼皇在空中掙扎了一會兒也疾飛而下,它要殺死這個渺小的人類,它渾身的氣息捲動開來,就像是一條自上而下的瀑布照着我的身子急速滾落下來,我站在陰冷的風中,就像是一枚枯敗的落葉,任憑風吹雨打。

名門貴公子:極品壞男人 近了!

龍飛近了,我能感受到他身體內即將破體而出的狂暴玄門之氣。

在龍飛距離我更近的時候,我迅速搖動小短劍上的手搖鈴,狂暴的邪惡之氣,從我身體內徹底的爆發了出去:出來吧,小豬熊!

“吼!”

一聲震徹天地的吼聲,一個渾身暗紅色毛髮的怪物異種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它尖銳的狂嘯,又像是在咆哮着悲鳴,它那雙翅膀迅速揮動,猶如幽冥地獄般的邪惡之氣如同飛沙走石般將已經到了我身前的龍飛徹底卷飛出去。

空中的鬼皇慘叫一聲,輪不到它閃躲,就被小豬熊散發的邪惡之氣,衝向了高空。

整個比武場徹底被一種邪惡的氣息所掩蓋,所有的嘈雜聲都被那陣陣嘶吼的聲音掩蓋了下去。

那些距離擂臺近的圍觀的人,這次僅靠自身的玄門之氣形成的氣罩根本就無法阻擋這種恐怖的氣旋波動,他們也被這種橫衝直撞的氣流給轟飛了出去。

這是什麼物種?

場外圍觀的人臉上再次寫滿震驚:這是會飛的豬嗎?

很多祕密組織高手都朝擂臺那裏不懼危險的靠過去,他們想一看究竟,這到底是什麼物種,這是一種實體的動物,不是虛幻的,可以把鬼類給否決了。

那麼,它是屍類?

這個白髮年輕人養的屍類竟然是一隻變異的物種。

很多人雙眼都冒出了銳利的光芒。

祕密組織的最高層,也就是那羣老古董,他們站在遠處的閣樓之上,他們也是神經繃緊,那個駝背山羊鬍子老頭淡淡的開口“這個物種終究還是出現了。”隨後更是一聲重重的嘆息“唉,龍飛,陸龍飛,命不由天啊!”

龍飛被一個變異的物種一個照面就轟飛了出去,並且還噴出了一口鮮血,他嗅到了濃厚的邪惡氣息,這個物種到底是什麼東西?

龍飛根本無暇多想,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物種實力很恐怖!

他身體內的每根神經都繃得很緊,他沒想到這個龍空的殺手鐗居然這麼的強悍,他以爲只是那隻狐妖。

他迅速的站起,握緊了符文劍,並且招呼鬼皇飛了下來,他現在不敢冒進,龍空的實力超出了他的估算和想象,這個龍空憑藉一人之力就能與他和自己的鬼皇周旋,那麼現在又來了一個恐怖變態的物種,若是還按照之前的實力去進攻,他根本不敵!

龍飛仰望天空,他最後一咬嘴

脣,決定動用最後的絕殺,必須不能讓龍空活着出去!

爲了自己,爲了陸家!

WWW¤тт kдn¤℃O

“玄門古武,天威浩蕩!”

龍飛突然大吼了起來,他的身上爆發出了黃色光芒,將擂臺上灑落的石塊也都卷飛了起來,恐怖的古武玄門氣息,呼嘯四方,他這次是將自身的實力保留的都爆發了出來,強橫的玄門氣息在整個空間竄動。

真正的對決開始了,他必須要在重擊之下滅殺了這個年輕的趕屍人。

“呃啊!”

龍飛搖着頭就像是一頭髮瘋的猛獸嘶吼了起來,他身上黃色芒光更加的耀眼,在他面前竟然形成了一道堅實的防護壁壘,他的身子在這種黃色玄門古武氣息之下懸浮起來,他拿着符文劍將自己的右手劃開,嘴裏念動咒語“我用鮮血祭靈,願天地安寧!”

“咻咻”

龍飛身上黃色芒光朝天空中衝開了去,就像是霎時間燃放的煙花,他一臉的冰冷,就像是一個冷血的魔王,他再次昂頭大吼,忽然他的頭部出現了一個黃色符文石,黃色芒光一下子照耀全場,黃色符文石瞬間轉動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符文陣法,並且給龍飛在灌輸某種狂暴的力量,而龍飛又把這種神祕的力量分給了自己豢養的鬼皇,只見鬼皇肚子上的那個黑洞慢慢復原。

鬼皇張牙舞爪的抓狂起來,空中傳來撕裂空氣的聲音。

天吶,這龍飛是在幹什麼?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他的體內怎麼會有一顆黃色的符文石?

裏面蘊藏的力量太恐怖了!

冷惜和那個身穿紫衣懶散的年輕人也都站了起來,他們臉上出現的是前所未有的震驚,因爲龍飛今天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能與他們相抗衡!

這就說明龍飛的具體實力也是天境中級!

龍飛渾身發出的黃色光芒,將所有人的眼球都吸引了過去,造成很多人都忽略了已經被濃黑的黑暗之氣掩蓋,根本看不見身影的龍空!

此時,半個比武場已經被一種黑色的掩蓋,就像是狂風驟雨來臨時。

(本章完) 黃色的氣息與濃黑的霧氣各佔據半邊天,在兩種顏色繚繞下,整比武場看起來要比之前詭異萬分。

轟轟。

場中發出了能量波動的聲音。

但,在這種聲音消失之後,出現了一陣悅耳的鈴聲,這種聲音然人聽起來很銷魂。場外的那些人,此時都不願意聽到這種聲音,這是一種震懾人心的聲音,能讓人失去意識,能讓人失去自我,他們都想方設法將耳朵給塞上。

龍飛飄在半空,看着那團朝自己靠近的黑氣,嘴角露出了殘酷的笑容,他的鬼皇此刻也在凝聚了磅礴的力量,只要那個年輕人從黑氣中露出頭,他們就會瘋狂的攻下來。

現在,他感覺渾身充滿了澎湃的力量,現在他有絕對的信心一舉滅殺了那個年輕的趕屍人。

“唰。”

我踩着小豬熊從黑暗之氣飄飛了出來,然,龍飛的迅猛攻擊移動到了,狂虐的陰風如同千萬只一同疾射而出的箭,萬箭齊發朝我奔涌而來。

面對龍飛超強的一擊,我並未閃躲,在劈出一劍之後,踩着小豬熊直接攻殺過去。

現在,我知道,我面對的不僅僅是這個龍飛了,而是面對的整個陸家,我說之前他身上的氣息那個熟悉,原來,他是陸家的人!

“嘭!”

整個空間劇烈的震動起來,震感波及全場,場外所有人不得不再往後退去,但,高空中的兩個人在倒退數米之後,又攻殺到了一起。

高空之中,藍色和黃色的芒光直衝雲霄,消散於茫茫宇宙。

我和龍飛面對面劈出了三劍,藍色與黃色的芒光交織,光耀天地,兩大青年強者進入了血腥的廝殺。

濃厚的黑暗之氣繚繞當空,並且夾帶着無盡的邪惡之氣,鬼皇在恢復力量之後,與小豬熊嘶吼着殺到一起,咆哮聲似乎想把天空給震碎。

虛幻與實體的征戰,鬼類與屍類的決戰,它們的影子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幻影,小豬熊揮動翅膀爆發出了狂暴的邪惡之氣,而鬼皇也毫無畏懼,與小豬熊形成對衝,對撞,天空都忍不住爆發出了轟鳴聲,突然,一陣霹靂順聲而下,引起一陣奔雷!

兩個青年強者熱血翻滾,鮮血迸濺,鬼類和屍類,恐怖之力破碎虛空。

場外的所有人神經也跟着大戰繃得很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空中的巔峯對決。

很多人都在對那個會飛的恐怖變異物種充滿疑問,它竟然能與鬼皇向抗衡,這到底是怎樣的高級屍類?

儘管震驚,儘管疑惑,但,阻擋不住這些祕密組中成員對巔峯強者的致敬,他們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吶喊,整個場面都處於一種緊張的氛圍之中。

現在就連那些祕密組織的最高層領導也都坐不住了,紛紛跑了出去,這是一場多年來未見的血腥巔峯對決,也是數百年來第一次巫族趕屍一脈和玄門正道的一次血戰。

這些人能不高呼,能不瘋狂麼?

無論這場巔峯對決誰輸誰贏,誰生誰死,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這場大戰將會被所有人銘記。

大戰依然在血腥的進行着,兩個年輕強者在空中纏鬥在一起,忽高忽低,留下幻影重重。

但,我和龍飛我們兩人也都頻臨虛弱的邊緣,我們都靠着內心無比堅定的信念在支撐。

龍飛依靠黃色符文石能汲取一些能量,更加濃厚的古武玄門之氣進入他的體內,他又獲得了新生,他冷漠的看着我“龍空,接受死亡吧!”一劍劈來,猶如驚濤拍浪。

我這次沒敢硬抗,而是操控小豬熊朝高空竄去。

龍飛窮追不捨,他心中無限的殺意被幻影,那封突兀出現的信件上的字幕再次映襯在眼前:你是陸家的人,陸家的人!

他再次狂暴起來,並且藉助玄門之力爲空中的鬼皇祭靈,不斷的爲其輸入能量,他符文劍一揮,風雲攢動,黃色的古武玄門之氣如同萬丈光華席捲蒼穹。

經過符文石內藏的那個陣法不停的轉動,他的實力也在不斷的飆升,浩瀚的玄門古武之氣,進入他的身體各處,猶如滔滔江水一般的氣流在經脈裏竄行,他雙眼射出冰冷的芒光,手握符文劍朝我狂亂的劈出。

我站在高空,冷冷的看着地下一切,邪惡的氣息在我體內流動,而我眼前只剩下了殺戮,無盡的殺戮!

“歸來吧,逝去的亡靈,咦喝瑪雅!”

我在甩動小短劍,高呼了起來,濃濃的屍氣和邪惡氣息將我卷裹。

小豬熊與我共生之後,他和我意識相通,在我念動咒語的時候,它不停的咆哮着揮動翅膀,圍着我快速旋轉起來,隨着我手搖鈴速度加快它的速度也達到了一種巔峯。

隨後,它咻的一下,不見了消失在了空氣中,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然而,只有我知道,小豬熊再次進入了我的體內,與我融合在一起,這次不是共生,而是《趕屍祕術》裏的祕方,人屍合一!

這是一種禁忌之法,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用,操控不好,會被對手弒殺。但也有很大的隱患,那就是被屍類反噬!

我雙眼渾濁一片,腦海裏出現的依舊是滿山的屍體,我不再閃躲,而是對着龍飛劈來的一劍,抗了過去,但我的人也在小豬熊超強的速度之下朝前急馳而去,在空中化成一束黑色芒光衝向了龍飛。

空中傳來噼裏啪啦的勢如破竹之勢,藍色的小短劍在我體內所有氣息灌入之後,發出了長一米的黑色光芒,直接劈向了龍飛的脖頸。

龍飛眼睛裏充滿了震驚之色,他根本想不到我會破開他的攻勢,並且揮劍朝他劈來,太快了,快速閃電,他來不及閃躲,脖頸上就出現了一個大血口子,鮮血直接噴灑而出。

“啊!”

在小短劍劃破龍飛的脖頸之時,磅礴的黑暗之氣,涌入了他的大動脈裏,邪惡的氣息和蠱毒灌入他的體內,他嘴裏狂噴兩口鮮血,悲慘的大叫,從空中砸向地面。

他眼神裏是滿滿的不甘心,太快了,僅僅一擊自己臨近死亡。

場外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忘記餓了呼喊,忘記了呼吸,整個比武場很靜,很靜,只有龍飛淒厲的哀嚎。

“呼!”

空中一陣風傳過,只見龍飛的鬼皇疾飛下來,想要趁我不注意給我一擊重創。

我猛然昂頭,並且劍指蒼穹,一道高達三米的黑色芒光從小短劍出現在小短劍的劍尖,讓我手裏的劍變成了一把巨大長劍,黑暗之氣滾動,掃向鬼皇,直接將其雲消霧散!

(本章完) 比武場外面的人此時都帶着驚駭無比的表情看着那個白髮年輕人,他們沒想到他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悍,重傷龍飛,滅殺鬼皇!

隨後,整個各種吶喊和發自肺腑的咆哮聲在場內響起來,顯然巔峯對決已經結束。

紫楓堂的人雖對我很不滿,但,他們也沒叫囂什麼。

那些祕密組織最高層領導們現在也都是唏噓不已,臉上驚異的神色來回轉變。

我從空中落下,掃視了一眼重傷的龍飛,沒個一年半載他別想恢復,這次我若是強制操控他,估計即便是好了也會崩潰,就現在而言,在黑暗之氣和邪惡氣息的侵蝕之下,怕是想恢復完全將會是很難,很難!

龍飛何時受到如此的重創,他內心狂怒,最後又噴出幾口有些發黑變質的鮮血。看着周圍高呼的人羣,他知道自己慘敗了,並且敗的是一塌糊塗。

他怒吼一聲站起來“龍空,我與你不死不休!”但緊跟着又狂吐一口鮮血癱軟在地上,整個空間都充斥這一股酸腐的血腥味道。

我沒理他,繼續朝前走,龍飛若是再狂怒一點,他今生就毀了!

但,我身後的龍飛頭上的符文石徹底的燃燒起來,他整個人衝向天空,狂暴的氣息從他的身體內竄出,他冷冷的說道:“龍空,今天不殺死我,我會讓你和你所愛的人都死在我們陸家人手裏!”揮手朝我劈來一劍。

聽到龍飛的話,我身子猛然一怔,正是這句話,讓我內心泛出了必殺他的殺意!

“啊!”

我知道他說的是楚菡,我順勢轉身,揮劍劈了過去,一片濃黑的霧氣將龍飛徹底的卷裹其中,恐怖的氣息撼動天地,我看了一眼轉身離去,而後那團霧氣中爆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悲慘叫聲穿了出來,龍飛在一團黑霧中慢慢燃燒起來,就像是他的鬼皇一般,隨風飄遠。

場外喧譁的聲音,在我走過去時,下降了不少,那些紫楓堂的人原本還想躍躍欲試,最後還是爲我讓開了一條道,讓我離去。

我的名字又翻向了另一個新的高度,也再次成爲了祕密組織內部談論的焦點。

我回到宿舍就趕緊關上門,隨後嘴角溢出了很多鮮血,我運行自身的氣流將解除與小豬熊的合體,整個人無力的倒在了牀上,我沒敢過多的休息就開始了自行調息。

我能感覺到自身的邪惡氣息更加的濃厚,隨着慢慢調息,我才慢慢將這股邪惡氣息給壓下去。

但我心裏清楚,或許未來的某一天,我渾身就會被這股邪惡的氣息所替代。

而我也將成爲邪惡的化身。

四大堂口終極強者大戰有持續了一天,隨後便被祕密組織高宣告結束。

這樣結束也挺好,至少我和龍飛的大戰已經將這次終極強者大戰推向了高潮。

不過,我和龍飛之間的巔峯對決,依然是很多人談論的話題,我甚至被披上了冷漠,殘酷的外衣。

平淡的日子過的很快,不想半年的時光又過去,我每天都在宿舍裏研習古書很少出門,這半年來雖然什麼實質性的突破,但,我體內的氣息更加的雄厚,我覺得這比境界提升更來的實在。

半年來,空閒的時間,我總會想起曾經的一些事兒,想起古河村,想起很多熟悉的人,不管死去的還是活着的。

但,半年後的一天,祕密組織內部來了一個我熟悉的人,就是那位和藹可親的落葉,這次他爲我帶來了一個磨練的任務。

陽光燦爛的午後,落葉帶着微笑走進了我的宿舍。

“龍空,在這裏怎麼樣呢?”

落葉總是給人一種溫和感,讓人以爲他總是那麼的慈祥。

“還好。落葉前輩怎麼來了?”

我對於這個將我帶進國家祕密組織的老人感覺還是挺好的。

“有沒有想過要出去磨練一下?”

落葉伸手將我衣服上的一根頭髮彈開。

磨練?

我眨巴了下眼睛,這不正是我所向往的麼?

“什麼任務?”

我趕緊問道。

“傍晚你來最高層會議室”

落葉還是像半年前一樣,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隨後笑着轉身離去“你真的讓人歡喜,實力越來

越強了!”待他出了門,臉色陡然一變,變得陰森黯然。

傍晚,我按時來到了祕密組織最高層領導辦公的地方,這裏處在祕密組織最後方,也是祕密組織最爲神聖的地方,來的時候,這裏燈火通明,步入二樓容納數千人的會議室,裏面暖光照耀下,裏面竟然有足足上百人,我以爲這次磨練的任務就我一個人,但此時看來,這次的磨練任務應該不簡單。

來這裏的除了學院教官和高層領導外,其他的人都是祕密組織四大堂口的終極青年強者。

這次落葉帶來的是一則消息,也可以說是一個磨練任務!

落葉清了清喉嚨,沒有任何墨跡的緩緩開口:就在兩個月前,國家內部發生了一件大事兒,也可以說是讓人憤恨的事兒,一個新的組織在國家建立了起來,他們這些人從西域、苗疆等地齊聚而來,最先開始在西部地區廣招學徒,遊說衆人,讓這些人信奉他們創立的天地神組織,這些人居心不良,他們一而再的讓組織成員攻擊國家和民衆,不但從精神上摧殘國人,更是從身體上殘害老百姓,他們是正兒八經的邪教,比早些年的法輪功組織更加的邪惡,我們國家靈學院和玄學院已經派出精英子弟前去平凡他們,當然,我們國家祕密組織絕對不能袖手旁觀。

他朝那些祕密組織最高層看過去,得到授意之後,頓了頓繼續說道:“所有,國家祕密組織最高層決議,派出一批青年強者將這些害蟲一網打盡,還我們國家一片清土!

這個天地神邪教組織是邪惡的,他就像是瘟疫一般正在國土內肆虐,很多人因爲這都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他們邪教組織的高層,不惜讓自己內部成員手刃妻兒,損害他人性命,國家靈學院和玄學院和他們遭遇幾次戰鬥之後,損失頗爲嚴重,很多學員都葬身他鄉!

更加可怕的是,他們組織成員正在急速增長,已經波及到了大半國家。

這樣的組織不除,我們國土永難安寧。

還望各位請以國家爲重,以人民蒼生爲重,盡一份力量。”

落葉說完之後,重重的嘆口氣看着衆人。

(本章完) 這個消息,不得不說是震撼人心的。

邪教組織,一直都是他們這些玄門正道打壓的對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