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輕輕的搖了搖頭道:“還是算了,我連死者當事人的鬼魂都見過了,再見民警已經沒有必要了……至於如何向民衆解釋這件案子,就看你的了,反正不能讓民衆知道這是一起陰魂殺人的事件就行了!”

“這個我自然知道!”羅藝的俏臉上竟然露出了一抹不滿的情緒,“劉志的案子已經封鎖了消息,張小寒的這件案子,可以對外宣稱是入室搶劫殺人!”

“這方面你比我有經驗,我就不參與了!”我朝着羅藝笑了笑,旋即便站起了身,“這邊就交給你了,我去找寧思思……今天午夜十二點,你最好來醉仙居找我,因爲和寧思思共同完成召喚筆仙的任選……我認爲你是最合適的!”

我話音剛落,羅藝的嘴角突然揚了起來,噙着一抹冷笑對我說道:“我爲什麼要和她共同完成?如果我因爲召喚筆仙而也被夢魘陰魂盯上,怎麼辦?”

我怎麼也沒想到,羅藝的反應會這麼大,很明顯,她生氣了,這與她冰山御姐的形象氣質和是極不相符的!

我怔怔的望着羅藝,說實話,我真的想不出來羅藝爲什麼會生氣!

不過,我還是從身上摸出了一枚銅錢,鄭重的將銅錢放到了羅藝身前的桌子上,“你不會有事的,如果你真的出了事,就算是下地府,我也會把你搶回來!”

“如果寧思思出事了呢?”羅藝將那纖纖玉指按到了銅錢上,突然眨了眨眼睛,問向我。

“我也會這麼做!”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爲什麼會這麼回答羅藝。

羅藝聽了我的話,俏臉上的冷笑竟然又盛了一分,可下一刻,她卻好像變臉似的,整個人又恢復了那種冰山御姐的高冷氣質,冷冷的對我說道:“跟我來,有人想見你!”

說完,羅藝將那枚銅錢放進了胸前的口袋裏,旋即便起身走出了影音室,無奈的我只好跟上了羅藝的腳步。

羅藝走在前面,引着我走出了影音室之後,直接踏上了一樓走廊最邊緣的消防通道的樓梯之上,我在後面跟着羅藝,一直走到西鎮警局最頂層的四樓,最後纔在一間位於四樓最角落裏的房門前停了下來。

“進去吧!”羅藝站在門前,指着那扇虛掩着的門,對我說道。

“誰找我?”我沒有推開房門,而是狐疑的看向了羅藝。

“進去你就知道了!”羅藝言罷,又一次的冷笑了起來,“放心,我不會向你一樣,明知道是危險,也會將你推進去的。”

我知道,羅藝所指的,是我讓她在午夜和寧思思一起召喚筆仙的事情,不過,羅藝在我心中可是悍不畏死的警界精英的形象,她怎麼會因爲這件事而對我耿耿於懷呢?大家都是爲了抓住兇手而已……

不解的看了羅藝一眼,最終,我還是選擇相信她!

輕輕的推開了虛掩着的房門,然後我便走了進去。

將房門關上之後,我便開始打量起了整間屋子……很普通,除了一個存放檔案的櫃子,兩張沙發,一張辦公桌之外,再無他物,當然,最吸引我的,還是坐在辦公桌之後,身穿筆挺西裝,背對着我的男人!

“你就是楚風?”那背對着我的男人緩緩的轉動起了身下的老闆椅,旋即便露出了一張堅毅冷酷,不苟言笑的中年國字臉!

“我是楚風,你是……”我眯着雙眼,打量起了那冷酷的中年人,此人身姿挺拔,一看便是軍旅出身,而且全身氣勢內斂,隱隱透着一股肅殺之氣,就像是……黑哥身上的那種氣勢,當真是不容小視的人物!

“我是龍軍零組副組長,龍星夜,我們的組織,也叫做龍軍靈組,靈異的靈!” 中年人龍星夜那張不苟言笑的國字臉上,在提到“龍軍靈組”這四個字之後,突然流露出了一抹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自豪!

龍軍零組?龍軍靈組?

聽了龍星夜的話,我突然想到了李東和毒狼,這兩個人貌似一個是出自龍軍十組,一個是龍軍五組,那龍軍零組……

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龍星夜又緩緩的坐回到了轉椅上,耐心的爲我解釋了起來,“龍軍,共分十組,各自之間沒有聯繫,而且也分工不同,乃是我們華夏最精銳,也是最隱祕的一支鐵軍,而靈組,則是龍軍體系之外的第十一組,也是最神祕,並且不對外公開的一組,因爲我們面對的事件,都是一些超自然的事件!”

龍星夜這麼一解釋,我對龍軍靈組也有一定了解了,尤其是最後一句話!

所謂的龍軍靈組,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官方組織的靈異小組,而且直接受命於華夏高層領導,而且,與其說靈組是最神祕的軍團,倒不如將其說成是無法擺到名面上的軍團更貼切一些!

可是,靈組的副組長找我幹什麼?該不會是想把我給收編吧?

我這個想法纔剛剛冒出來,龍星夜便出言道:“這次來找你,是因爲前幾天的陰靈殺人案,你表現的很傑出,不僅有冷靜靈敏的頭腦,而且聽羅藝那丫頭說,你還秒殺了厲鬼級別的陰靈,渡化了傀儡鬼屍,智勝鬼嬰,的確是好苗子!”

“龍組長是吧?”我突然想起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旋即便陰聲的笑了起來,開門見山的問道:“你這次來該不會是想收編我吧?”

“爲什麼不能收編你?”龍星夜聽了我的話,非但沒有任何的意外之色,反倒是和藹的笑了起來,“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就應該爲國效力,而且,我聽說你是渡鬼一脈楚家的傳人?”

“爲國效力,我自然是義不容辭,不過,你總不會一點好處也不給我,就讓我加入靈組吧?”我倒是不見外的直接坐到了沙發上,“連你也聽過渡鬼一脈?”

“我不僅聽過渡鬼一脈,而且我們龍家和渡鬼一脈還有一些淵源……好了,我們還是說說你想要什麼好處吧?對於你這種有前途的年輕人,我們靈組很願意吸納!”龍星夜爽朗的大笑了起來,與之前那冷酷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我甚至都懷疑這傢伙人格分裂。

“我想要的好處……我還沒想好!”我笑了笑,旋即雙手一攤道:“不過我爹和二叔從小就教育我,要大義爲先,所謂大義,自然是國爲先,所以,我還是會答應你,加入靈組。”

我如此爽快的答應龍星夜加入靈組,其實我有很多目的,首先,自然是大義爲先,這是無需質疑的,然後,我想擁有我自己的勢力,來追查楚家的謎團,而組建自己的勢力,自然要得到最強有力的後臺,靈組,無疑是當仁不讓之選!

“爽快!”龍星夜哈哈大笑了起來,“既然你同意加入靈組,那我就先和你說說靈組的規矩!”

“我們靈組的人數很少,而且都是一些奇人異士,平時大家都是各忙各的,只要有重大事件發生,靈組組員們纔會聚集到一起,規矩其實也是可有可無,當然,唯一的規矩便是,觸犯法律的事情,一定不能碰,然後就是身份也不可以隨意暴露,至於其他,可以見機而行!”

“如今是太平盛世,並沒有什麼特殊任務,不過,西市的重犯離奇死亡案件,你可以當作是組織分配給你的任務!”龍星夜言罷,又站了起來,走到了我的身邊,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年輕人,好好幹,不要給渡鬼一脈丟臉!”

說完這句話,龍星夜便從懷中掏出了一枚金色徽章,上面刻着一個大大的“靈”字,然後將其交到了我的手上,“這是靈組的標誌,在一些特殊事件上,它會給你帶來不小的幫助,甚至於,普通的軍人,沒有特殊職位的軍官,都會協助這枚徽章的持有者調動,所以,你一定要好好保存這枚徽章,它可是我們靈組的象徵!”

我笑吟吟的接過了龍星夜遞過來的會長,“龍副組長,我現在是什麼官銜?”

“官銜?”龍星夜愣了一下,旋即便大笑道:“你現在沒有官銜,我們整個靈組,除了兩名副組長和組長之外,所有隊員都沒有官銜!”

“原來如此!”雖然我有點小失落,不過沒關係,因爲這枚徽章帶給我的權限已經很大了!

“好了,我這次來,就是爲了吸納你,既然事情已經辦完了,我就先離開這裏吧!”龍星夜笑了笑,隨後便轉身朝着門口走了去。

不過,在龍星夜轉身的一瞬間,這傢伙的臉又變回了那種沒有任何表情的冷酷,貌似,這傢伙真有點人格分裂!

目送龍星夜離開之後,我將那枚徽章貼身收好,這才走出房間。

走廊裏,龍星夜和羅藝都已經不在了,空蕩蕩的走廊好像從來都沒有人出現過似的,只有我獨自一人,踏着響亮的腳步聲,緩緩的走下樓去。

與龍星夜分開之後,我沒有留在警局,而是徑直的走到了一樓大廳。

纔剛走到一樓大廳,我就看見李東鬼鬼祟祟的趴在警局門口,向外張望着。

我悄悄的走到了李東身後,嘴角噙着一抹壞笑,狠狠的朝着這貨的屁股踢出了一腳,毫無防備的李東直接趴到了地上,來了一個完美的狗吃屎!

“臥槽!”李東怒吼的從地上跳了起來,當他發現我一臉賊笑的站在他身後的時候,這傢伙剛剛燃燒的怒火便又熄滅了下來,“小風,你搞什麼鬼?”

我的男友是紙片人 “我搞什麼鬼?我還要問你呢!你在這鬼鬼祟祟幹什麼呢?”我按照李東剛纔張望的角度,好奇的朝着警局外看了起來。

“當然是跟蹤敵人了……那個叫什麼凌雲的傢伙的車!”李東賤笑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指着正在緩緩朝着主道行駛的一輛黑色奧迪A6,“你不是說過嗎?下下手爲強,我猜你肯定有收拾他的想法……”

“嘿嘿……你說對了!我還真準備修理修理他!”我一邊冷笑,一邊望着那輛黑色的奧迪A6,“不給他點教訓,他永遠不知道哥們是他爹,就讓他嚐嚐蹲牆角拍磚是什麼滋味!” 望着我臉上的陰笑,李東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咱們倆可是從小玩到大的兄弟,彼此之間許多事已經不需要用言語去表達了,有些事情,只要一個眼神,一抹笑容,便能猜透對方的心思!

“走!跟上他!”我笑吟吟的拍了李東一下,旋即我們兩個便悄悄的摸上了那輛東方之子。

李東干淨利落的發動了汽車,然後嫺熟的駕駛着這輛東方之子,悄悄的尾隨起了凌雲那輛奧迪A6。

駕着奧迪A6的凌雲貌似並沒有發現跟在他後面的東方之子,仍舊在慢悠悠的開着車,既然這傢伙沒發現我們跟蹤他,那我和李東也就放鬆了下來,相互閒聊了起來。

“小風,你知道這傢伙隸屬於什麼部門嗎?”李東一邊輕鬆的擺弄這方向盤,一邊笑嘻嘻的問向我。

“什麼部門?”我好奇的反問了起來。

“這傢伙的底細我剛纔和老連長打探了一下,他是隸屬於華夏特勤局的人,像這種特殊部門,很少和外界有接觸,所以我纔沒能在第一時間認出他的軍服!”李東似乎有些忍不住心中的笑意,咧嘴笑道:“凌雲這傢伙,就是個典型的紈絝二世祖,依靠家中的關係被安排到了特勤局,混了一個打雜的少尉官銜,不過,今天的事如果傳到了特勤局那邊,凌雲這廝肯定會被開除軍籍,並且給予嚴重的處分,軍人的名義,絕對不會容許任何人狐假虎威!”

“依照你這麼說,那凌家的背景也挺深厚的……”我揉着鼻子,若有所思的道。

“凌家……老連長也不太瞭解,只知道,凌家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家族,而且背景要比我們想象中還要深厚,只不過,這凌雲不是凌家直系的人,而是旁支……”

聽了李東的話,我有些不淡定了,一個凌家的旁支,都能被弄進特勤局,搞了一個少尉的頭銜,那凌家直系的人……這凌家的背景還真不是一般的深厚!

“管他是凌家直系還是旁支,哥們我是個有仇必報的人,這種貨色,不把他修理到服,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如果不先動手,那遭殃的可就是我們了!”我咬了咬牙,眼中綻放出了一抹陰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奧迪A6。

說實話,沉穩冷靜時候的我,有些像已故的父親,但發起狠來的我,倒是和二叔一個模樣,簡單的說,就四個字,無法無天!

寶貝甜妻,抱一抱 “幹他孃的!”李東叫喊了一聲,“哥們我是光腳不怕穿鞋的,弄他!”

李東的話音尚未落地,忽的,一直慢悠悠在前面行駛的奧迪A6突然加快了速度,闖了一個紅燈,駛進一條小巷中了。

“跟上!”我一揮手,李東立刻一腳油門踩到了底,跟着凌雲的奧迪闖了紅燈,一頭扎進了小巷中!

剛剛轉進小巷,便在小巷的盡頭看到了凌雲那輛奧迪的車尾,旋即,奧迪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就好像從來都沒出現過一樣。

“這傢伙搞什麼?”李東咒罵了一句,旋即便全速衝過了小巷,順着奧迪行駛的方向轉了出去。

轉出了小巷,我眼前的景象也變了,一排排精緻的柵欄和高檔的別墅,靜靜的聳立在我的眼前,寬闊整潔的街道一塵不染,而在街道的邊緣,凌雲那輛懸掛着白色軍牌的奧迪扎眼的跳進了我的眼中!

凌雲的奧迪停在了一座別墅的門前,這傢伙應該在別墅裏!

一想到這裏,一個壞主意立刻浮上了我的心頭,旋即,我便讓李東將車倒回到了巷子裏,然後在車裏注視着那座別墅……

“這傢伙在西鎮還有熟人不成?”李東盯着那座別墅,喃喃問道。

“誰知道呢?”我撇嘴道:“這地方可是西鎮的富人區,一般有錢人都住在這裏……”

“想那麼多幹什麼?”李東一揮手,又問我道:“你想好怎麼收拾他了嗎?”

“想好了!”說完,我笑着看了眼身後的小巷,指着距離我們最近的一間小旅店道:“李胖子,你去開個房間,一會咱們得和凌大公子好好深入的談談……”

別看巷子外面是一排排高檔的別墅區,可與西鎮最高級的別墅區一街之隔的小巷,卻是混亂不堪,簡直將髒、亂、差發揮到了極限,這就是所謂的有光明就有黑暗,只不過人們並不會去刻意的發覺而已。

而在這種陰暗骯髒的地方,有小旅店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一見我的笑容,李東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全身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不敢相信的嘀咕道:“你小子該不會有不良嗜好吧?還要開房和凌雲深入的談談?”

“滾!”我笑罵了李東一句,“老子是正常人!”

“那我就放心了,不然哥們我還真擔心哪天你心情不好,把我給推倒了,我到底要不要反抗呢!”李東的話還沒說完,就飛快的打開了車門,逃離似的鑽進了距離我們最近的一間小旅店裏開房去了。

“這傢伙!”我無奈的搖頭苦笑了一聲,李東永遠都是這麼的神經大條,哪怕是十年前見到了鬼童之後,這傢伙還認爲是有人在故意捉弄我倆呢!

笑過之後,我也打開了車門,只不過,我並沒有去開房,而是將副駕駛的全包圍坐墊套給卸了下來,然後靠在車門上,百般無聊的盯着別墅和奧迪。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的光景,李東從小旅館走了出來,一見我拎着坐墊套,立刻不解的指着我道:“你要幹什麼?拿坐墊套和凌雲談判?”

“你懂個屁?” 嬌妻找上門:韓少,請簽收 我一邊說着,一邊將手中的坐墊套扔給了李東,“一會就用這個東西偷襲凌雲……”

李東接過了我扔去的坐墊套,不解的眨了眨眼睛,茫然道:“用這東西……怎麼偷襲啊?”

“你不會動動腦子嗎?”我咒罵了一句,隨後便趴在李東的耳邊耳語了起來。

李東認真的聽着我說的話,時不時的還陰笑幾聲,“嘿嘿……好辦法……” 西鎮高檔別墅區外,我靠在了凌雲的奧迪車上,悠閒的觀望着來往的車水馬龍,享受着難得的靜謐時刻。

裂婚烈愛 不多時,凌雲就從別墅裏走了出來。

不過,這時候的凌雲已經沒有之前用槍指着我時候的那種意氣風發了,他的衣服有些褶皺,有的地方甚至都被那羣吃瓜羣衆撕裂了,他的髮型也很凌亂,不過倒是有整理過的痕跡,至於,那張英俊的臉龐,此時竟也有一些紅腫,顯然,吃瓜羣衆們的戰鬥力超乎了我的想象!

一見到我靠在了他的奧迪車上,凌雲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也不知道這貨是因爲看到了我,還是因爲我碰了他的車……

“真是冤家路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倒是闖了進來!”凌雲冷笑了一聲,旋即便疾步朝着我走了過來,甚至於,我都能清晰的看到他手上暴起的青筋,看樣子,這傢伙的憤怒已經達到極限了!

我一臉微笑的望着青筋暴起的凌雲,倒是與他的暴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凌大公子,你是因爲看見我生氣,還是因爲我碰了你的車生氣?”

“少說廢話,本少爺今天就廢了你!”凌雲根本就沒心思回答我的問題,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瞭如何修理我的問題上了!

“好吧!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那哥們我就帶你去地獄逛一逛……”我緩緩的站直了身體,甩了甩雙手,放鬆一下筋骨,然後將他剛纔說的那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他。

凌雲聽了我的話,本就怒火中燒的情緒更是直接被我引爆了,整個人猶如豹子一樣,瘋狂的朝着我衝了過來!

雖然凌雲是個二世祖,但身手照比普通人還是要好上不少,當然,就憑凌雲現在表現出來的速度和爆發力,如果對上了普通的小混混,估計他一個能打兩個,可惜的是,他遇到了我……

凌雲的身影快捷無比的衝到了我的面前,不由分說的擡手就是一拳,毫無保留的朝着我轟了過來!

而我則是輕描淡寫的擡起了手臂,迎上了凌雲的鐵拳,就在我的手掌和凌雲的拳頭剛剛接觸到一起的一瞬間,忽的,我的手掌立刻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扭了一下,又將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了手指上,最後狠狠的朝着凌雲的手腕脈門處戳了下去!

“啊!”凌雲發出了一道慘叫聲,而他那轟出來的拳頭好像觸電似的,硬生生的被他強行縮了回去,下一刻,凌雲那張英俊的臉龐上,已經佈滿了細膩的汗珠!

“小子,和我單挑,你夠資格嗎?”我笑吟吟的盯着凌雲,囂張的朝着他搖了搖手指道:“你還真以爲你天下無敵了?弄你,兩根手指就夠了!”

凌雲一臉驚駭的盯着我,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那般,竟然連反駁我的話都忘記了!

就在這時候,我的眼瞳之中,倒映出了李東那鬼鬼祟祟的身影,下一刻,拎着坐墊套的李東直接撲向了凌雲,乾淨利落的用手中的坐墊套罩住了凌雲的腦袋,然後不顧凌雲的反抗,直接將他整個人都扛到了肩膀上!

不得不說,李東這身肥膘還真不是假的,凌雲那體格,少說也得有一百四五十斤,就這麼被李東輕飄飄的給扛了起來……

“走!”李東低吼一聲,旋即便朝着馬路對面的小巷竄了過去!

我陰陰的一笑,撇了一眼凌雲走出來的別墅之後,也緊跟上了李東的腳步,衝進了小巷!

我和李東奔進小巷之後,一路沒有任何的停留,直接衝進了李東之前開好房的那間小旅館,在老闆娘驚詫的目光注視下,我跟着李東,飛快的衝上了二樓李東開的房間內!

“咔嚓”一聲,我將房門反手關上,並且反鎖,旋即便示意李東將凌雲扔到那張正中央有幾塊污垢的大牀上。

嗅着房內那難聞的刺鼻味道,再打量一下房間內凌亂而且骯髒的陳設,我不由的皺了皺眉……

這時候,李東已經把套在凌雲頭上的坐墊套摘了下來,並且沒收了凌雲隨身佩戴的手槍,然後堵在了門口,一臉獰笑的盯着凌雲道:“小風爺說了,要和你談談,你最好配合一下……”

說完,李東還示威似的朝着凌雲揚了揚手中已經上了膛的手槍。

“你……想幹什麼……”凌雲並沒有理會拿着手槍威脅他的李東,反倒是驚慌的縮到了牀角,一臉驚恐望着我,看樣子,我的威懾力似乎比手槍來的更大一些,當然,主要還得歸功於李東剛纔說的那一番曖-昧的話……

“我想幹什麼?”我劍眉一挑,盯着凌雲冷冷的笑了起來。

“我……有錢,你要多少我都給你……你別過來……”凌雲真的有些慌了,打,他打不過我,而且身邊還有一個拿槍的李東,凌雲此時真是一點反抗的資本都沒有了!

“要錢?我要錢幹什麼?”我邪笑着對凌雲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陰陽大師,楚風!”凌雲輕聲的嘀咕了起來。

“哎?你認識我?”其實,凌雲認識我,我並不吃驚,也許是羅藝告訴他的,而我現在,只是在營造氣氛而已,“那你認識他嗎?就是之前被你瞧不起的龍軍軍人!”

我一邊指着李東,一邊笑吟吟的問向凌雲,我突然發現,這二世祖還蠻識時務的,知道今天是肯定栽到了我和李東手裏了,倒是沒有了第一次見面時候的盛氣凌人,反倒是低三下四了起來。

“我不認識他!”凌雲小心翼翼的回答我。

“你孃的!竟然不認識爺爺?”李東惡狠狠的揚起了手槍,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凌雲,“告訴你,我叫社會你東哥,記住了嗎?”

“記住了……記住了……”凌雲好像小雞啄米似的,不住的點頭。

像凌雲這種二世祖,當他佔據主動的時候,他會將你踩死,可當他沒有了一點優勢,徹底變成階下囚的時候,他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儘可能的擺出低姿態來謀求生路,這是某二代共有的通病,叫做沒骨氣多發症!

“行了,別嚇唬他了!”我朝着李東擺了擺手,旋即掏出了最新款的V3電話,朝着凌雲晃了晃,陰聲笑道:“你只知道我的名字,應該還不知道我的愛好吧?告訴你,哥們可是一名狂熱的攝影愛好者……” 凌雲望着我陰惻惻的笑容,以及我手上的手機,這傢伙竟然明顯的鬆了口氣!

他孃的,該不會,凌雲這傢伙也和李東一樣,把小爺我當成不正常的男人了吧?

不過,凌雲接下來的反應卻讓我很滿意……這傢伙先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隨後,他突然變的緊張了起來,雙手甚至都護住了胸口!

“你想……幹什麼?想給我照相?”凌雲驚恐的盯着我手中的手機,竟然開始哀求起了我:“放過我,楚爺,風爺,我可以給你錢……我以後再也不找你麻煩了……求求你放過我!”

很好,凌雲竟然猜出了我的意圖,也算他有點智商,不過,我會放過他嗎?他的承諾在我心裏,連屁都不如!

“既然你猜到了我的意圖,那就別廢話了,趕緊開始吧!”我翻開了手中的手機,將手機調成了拍照模式,鏡頭瞄準了凌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