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妃兒急了,急忙朝她走進了兩步,語氣有些急切地說:「話不是這麼說的,你還年輕,不知道這豪門的女人不好做。就算星寒哥哥真的娶了你,可他的身邊絕對不會少了其他女人的!」

「哦?」盛雪落懶懶地說:「是這樣的嗎?」

戴妃兒語重心長地說道:「到時候你勢單力薄,就算是當了孟太太又怎麼樣?如果你身邊沒有個好幫手,說不定就被哪個狐狸精給奪走了你的位置。你以為你現在青春美貌,你就沒有點危機感,你還是要早做打算才好!」

盛雪落抬眸看她,從善如流地說:「那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戴妃兒上躥下跳,苦口婆心,句句都在為盛雪落打算,以為盛雪落被她說動了。

她迫不及待地說:「正如我說的,你身邊急需要一個好幫手。我就是你最好的幫手,我們一起留在星寒哥哥身邊,彼此照顧,互相幫忙,讓其他的女人再也沒有任何機會!」

原來結盟就是這個意思啊!

口口聲聲說是要為盛雪落著想,其實不就是戴妃兒自己想留下來嗎?

要是真的留下她,那才是引狼入室呢!

盛雪落收起了臉上戲謔的表情,冷冷地看著戴妃兒說道:「我不需要什麼幫手,以後孟星寒的身邊也不會有其他女人。」

戴妃兒急了,「你不要太天真了!這種事情我看得太多了,你看我哥哥不過是當了個總經理,在外面就養了三四個情婦,私生子一大堆。豪門裡面的這種事情太平常了!你就算不為你自己著想,你也要為你將來的孩子著想啊! 婚路遙遙,遇源而安 你就真的不怕以後會有私生子回來搶家產嗎?」

盛雪落漫不經心地說:「孟星寒說過我是他的命。他要是敢找別的女人,我就斷了他的命,你信不信?」

戴妃兒臉上震驚的表情收都收不回來。

星寒哥哥真的這樣說過?

竟然說盛雪落是他的命?

他就這麼喜歡盛雪落?

戴妃兒滿心的震驚,眼睛裡面是瘋狂的嫉妒和恨意,那激烈的兩種情緒糾纏在一起,幾乎要把她整個人給絞碎!

她哥哥因為有了異心,被孟星寒給關押起來了。

戴妃兒現在走投無路,才破釜沉舟的找來。

她原本的計劃是從盛雪落下手,先在莊園留下來,再找機會爬上孟星寒的床。

到時候只要她肚子里有了孩子,還何愁在孟星寒身邊沒有立足之地?

豪門都重視血脈,到時候她把孩子生下來,再母憑子貴,榮華富貴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惜,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

在戴妃兒的心裡,覺得盛雪落是傻逼,她這麼好的幫手都不要,不是傻逼是什麼?

戴妃兒仰著下巴,走到盛雪落的面前,「你別得意,我話就放在這裡,沒有了我這樣機智的幫手,你會後悔的!你早晚會回來求我的!」

盛雪落盯著她冷笑:「你放心,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話不要說得太滿,我們走著瞧好了!」說完,戴妃兒就高揚著下巴,驕傲地走了。

盛雪落站在那裡,臉上的笑容漸漸散去。

管家有些小心翼翼地走上來說:「雪落小姐,你不要為這樣的女人傷心,不值得。」

盛雪落勉強笑了笑,「管家,你說豪門的男人真的都如戴妃兒說的那樣,會有許多女人生私生子嗎?」

「這個……」管家猶豫了。

他在孟家之前,還在其他的豪門做過。

哪個豪門裡沒有點醜聞辛秘呢?

盛雪落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她輕聲道:「當我沒問過吧。」

管家急忙說:「雪落小姐,別人怎麼樣暫且不提,但是星寒少爺對你怎麼樣,我卻是都看在眼裡的,我們星寒少爺絕對不是那種見異思遷的人,這些年他的身邊就只有你一個人。」 盛雪落點頭淺笑,「我知道的。」

她才不會因為戴妃兒幾句挑撥離間的話,就對孟星寒生了懷疑,那樣她才是真傻逼。

可雖然不會,但是她的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戀愛中的人都是如此,患得患失,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公司的事情堆積得太多,孟星寒一直忙到半夜才回來,管家趕緊跟他報告了戴妃兒來的事情。

孟星寒一聽,臉色陰沉得要滴下水來,馬上吩咐人,讓人好好收拾被關起來的戴妃兒的哥哥。

居然敢來打擾他的女人,還說那些話,簡直就是找死!

孟星寒吩咐完了之後,準備回房間去好好安慰一番自己的小女人,卻發現房間里空蕩蕩的!

他驚慌失措地跑出來,把歐明宇從被窩裡給揪出來,讓他馬上把莊園的監控給打開,看看盛雪落跑到哪裡去了。

歐明宇頂著兩個黑眼圈,「星寒少爺,我可是傷患啊!」

話音剛落,就看到孟星寒那張陰雲密布的臉,歐明宇的話瞬間改口,「就算我是傷號,我也願意為星寒少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歐明宇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快到只看得見殘影,他盯著屏幕,神情有些複雜,「那個……小雪落這不是好好的在院子里盪鞦韆嗎?」

才說完,站在他身邊的孟星寒嗖的一下直接從窗戶上跳下去了。

歐明宇:……

追妻不容易啊!

他還是好好當他的大明星,享受被粉絲們追的感覺吧!

歐明宇繼續呼呼大睡。

孟星寒從窗台上跳下來,發動速度超能力,幾個閃現就到了院子里。

卻不想,讓他心急如焚,驚慌失措的女人,此刻卻趴在鞦韆上睡著了。

她躺在鞦韆椅上,一襲粉色的長裙,頭髮散落在腦後,一張絕美的小臉不粘半點俗世塵埃,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孟星寒放緩了腳步,輕輕走了過去,生怕驚醒了她,怕壞了這副驚若天人的美人小憩圖。

盛雪落睡得卻並不踏實,她做了個夢,又夢到了前世的事情。

孟星寒將血淋淋的心臟挖出來,「用我的心臟!」

那一幕是她永生永世都無法忘記的,她不可能懷疑孟星寒對她的感情。

「雪落?」看到她的秀眉緊蹙,孟星寒忍不住輕聲喊她的名字。

盛雪落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他略帶焦急的俊臉。

夢境和現實重疊,她一下子就撲進了他的懷裡,「孟星寒,你不要死!」

孟星寒深深摟著她,親了親她的發頂,柔聲道:「做夢了?夢都是假的,別怕。」

他溫暖的懷抱,熟悉的氣味,讓盛雪落緩緩回過神來。

她從他的懷裡抬起頭來看他,見他的臉上帶著一絲倦容,才想起來他前段時間陪著自己去了緬甸,在外面逗留得太久,公司積壓了很多事情,他忙著處理,都沒有時間好好休息。

盛雪落忍不住抬頭摸他的臉,「工作是做不完的,你不要太辛苦了,要注意身體。」

孟星寒大手覆蓋住她的小手,吻了吻她的指尖,「有你真好。」

盛雪落心裡一片柔軟,拉著他一起到雙人座的鞦韆椅上坐著,說:「我給你按摩一會兒吧?」

孟星寒想起上回她給自己按摩的愉快經歷,便欣然同意了。

這丫頭很傲嬌的,平時可不會主動說要給他按摩,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他可不會放過!

盛雪落走到他的身後,纖細的手指搭在他的太陽穴上,開始認真的給他按摩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孟星寒的心裡還有些心猿意馬。

可漸漸的,隨著她指尖力度的輕重緩急,從太陽穴按到頭部的其他穴位時,他就不由自主的放鬆了下來。

沒想到,還竟然就這麼睡了過去。

盛雪落見他睡著了,拿起鞦韆椅上放著的小毛毯,輕輕的蓋在他的身上。

她俯身蓋上小毯子的時候,與他俊美的容顏靠得很近。

這男人長得也太好看了!

難怪會有戴妃兒那樣身材火辣的美女,不惜萬里跑來耍心機。

她心裡有些生氣,微微俯下的身體剛要直起,腰上卻驀地一緊,被一隻有力的大手給箍緊,繼而被孟星寒給拉進了懷裡。

恰逢我愛你,秦少請自重 唇上一軟,他的一張好看的薄唇就貼了上來。

兩人纏綿的相吻,很快就難捨難分起來,恨不得將彼此都揉進對方的身體里去。

這個長吻持續了大概有十分鐘,直到盛雪落再也沒有半分力氣,整個人都化成了水,癱軟在孟星寒的懷裡。

她張著小嘴,吐氣如蘭的喘著氣,有些撒嬌的嗔道:「你是在裝睡!」

「你把我按得很舒服,我是真的睡著了。」孟星寒聲音低低地笑著,把她的小腦袋按在自己的胸口,讓她能感覺到他笑起來的時候,胸腔的震動。

「騙人!」盛雪落的手指在他結實有力的胸膛上輕輕地畫著圈圈。

「我沒有騙你。」孟星寒的聲音溫柔纏綿,「我這一輩子都不會騙你。」

盛雪落抬起腦袋,微微眯了眯眼睛,試探著說:「我把那個戴妃兒給打發走了。」

孟星寒毫不在意地說:「你做得很對,以後再有這樣不知所謂的人,直接打出去就好。」

「我掐滅了你的爛桃花,你不生氣?」盛雪落故意這麼問。

孟星寒把她抱在懷裡,心滿意足地說道:「有你管我,我才高興。」

說起這件事情,孟星寒趕緊說:「我已經讓人把戴妃兒給送回去了,以後也不許她再進莊園來了。」

盛雪落半眯著眼睛,「你不會覺得我太霸道了?」

孟星寒笑著輕輕啄著她的唇,「我就喜歡你的霸道。」

盛雪落得意地哼了一聲,很霸氣地說:「總之你孟星寒只能是我一個人的,以後你要是有了別的女人,哪怕只是名義上的,我都不會原諒你!」

一向強勢霸道,權勢滔天的孟少爺竟然嚇得手都抖了抖,想也不想的就說:「絕對不會有那種事的!」

盛雪落滿意地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腦袋往下拉,在他的唇上親了一口,「真乖,獎勵你的!」 孟星寒的眼神晦暗不明,「這點獎勵是不夠的。」

盛雪落今天心情不錯,大氣地又親了一下,「這樣夠嗎?」

「不夠。」

「那這樣呢?」她又親了一口。

「還是不夠。」

「喂,我說,孟星寒,你可不要得寸進尺啊!」

男人輕笑,大手開始不老實了,「那我就得寸進尺給你看看。」

「孟星寒……唔……」

後面的話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

月亮羞得躲進了雲層,莊園的暗衛隊員們也自覺的消失。

只剩下一雙纏綿的人兒,不時地發出愛的低語……



第二天,盛雪落一大早起來,孟星寒已經去公司了。

雖然她的老腰昨天又被折騰了一夜,快要斷掉了,她恨不得在床上躺屍一整天,可是她今天卻不得不爬起來,因為今天是交實習作業的最後期限。

聯合大學的實習作業是根據學生的個人能力、家庭情況等綜合情況來布置的,盛雪落的作業是前往緬甸賭石,並且贏得一百萬。

靠著天機石系統大神,她很順利的完成了。

盛雪落去學校交了作業,班主任很是滿意,還誇獎鼓勵了她幾句。

她順便還去教室逛了一圈,準備拿課表。

當盛雪落走進教室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堆女生圍在一起。

她好奇地走了過去,頓時臉色一沉。

此刻,胡可兒等幾個女生正神色極其囂張地看著被圍在中間的庄小玉。

「庄小玉,你的位置上都是垃圾!」

「就是,太噁心了吧!」

「她平時就是個啞巴,難怪都不會打掃衛生,說不定她的身上還有虱子呢,哈哈哈!」

庄小玉幾天前就回校了,她這幾天在班上一直被人欺負。

因為她的性格很內向,平時幾乎不說話,所以沒人和她交朋友。

當那幾個女人圍著庄小玉的時候,她一直都垂著頭,她的拳頭握得緊緊的,似乎在拚命隱忍著情緒。

胡可兒輕蔑地看著庄小玉,「怎麼,你拳頭握那麼緊幹嘛?難道你還想打人啊?有本事你打我啊,你打啊,你敢嗎?」

話音未落,忽然桌子被人給掀翻,一桌子的垃圾全都朝著胡可兒等人飛了過去。

「啊!!」

那幾個女生都發出一陣慘叫,被垃圾給倒了一身,全身都散發著臭味,樣子狼狽不已。

「是誰幹的!」胡可兒的頭髮上插著一根吃了一半的烤腸,怒道。

盛雪落慢悠悠地走了出來,「我不過是把這些垃圾物歸原主罷了。」

聽到這個清脆的聲音,庄小玉的腦袋刷的一下就抬起來了,滿眼晶亮地看著眼前笑吟吟的女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