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最後到底誰勝誰敗,還真說不一定。

有人好奇:「對了,雷鳴那兩個弟子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最後。」

旁邊人回道:「走到最後不難,雷鳴這麼多年第一次收徒,肯定給了他們不少好東西,更何況能入最後一關的足足有兩千人,他們若是進不去那才是丟了人了。」

「只是最後天池泉的爭奪,只有十個名額,滿打滿算流明宗恐怕也就宗瑞有幾分把握,他們的修為到底還差了一大截,若是等到下一次滄瀾境,說不定能有機會。」

卜紅葉聞言嗤了聲:「話說的這麼滿,也不怕回頭被打臉?」

那人看著她:「卜長老這是什麼意思?」

卜紅葉似笑非笑:「你莫不是忘記了,當年雷鳴是怎麼越階打上來的?」

「他沒入臻境時就能將臻境巔峰打的滿地爬,臻境巔峰就敢去挑半步破虛的場子,後來那靈樞山選拔時,他一個半步破虛生生搶了人家破虛境的洞府。」 吃過飯,劉小詩給同學們安排娛樂活動,在旁邊的萬達廣場集體K歌,開了一個20人的大包房,零食果盤酒水全都點好了。

楊順難得休息一下,不想掃大家興,跟著去了,自己拿著一瓶啤酒坐在角落裡,看幾個女生麥霸一展歌喉。

沒過多久,楊順被大家起鬨,逼著他和汪卉情侶對唱,汪卉羞得不行,只能出賣楊順,為他點了一首《Shape-of-you》。

這是黃老闆的代表歌曲之一,楊順對汪卉唱過《Galay-girl》,也唱過這首,快速的英文歌詞比較適合練習口語,算是他不多的愛好之一,這些年除了植化專業實驗,唯獨一直在堅持英文口語練習,為不知道哪一年才可能出現的諾獎做準備。

汪卉幫忙選這首歌,除了因為他很熟之外,最關鍵的是歌詞非常熱情,而且大膽,簡直讓女孩子欲罷不能,也是汪卉宣告主權的一種小手段。

果然,楊順只唱了半首,汪卉就被所有人起鬨,非要推到他懷裡,半推半就,配合著哼唱完其中的一小段女聲,引來所有人的叫好。

狗糧撒了一房間,好幾隻單身狗都遭到重大打擊,心情都不好了,比如說小苗同學,從一開始就假裝去衛生間,完美錯過了整首歌曲。

放下話筒后,楊順堅決不肯再唱,深藏功與名,喝點小酒還是很舒服的。

下午3點多鐘,顧誠和劉小詩在送走所有賓客后,換下新人衣服,特意過來陪著玩,把楊順叫到外面的沙發廳,為雷珉恩的事情給楊順道歉。

「他不好意思見你們,吃完飯就回酒店了,明天就走。」

劉小詩趁老公去服務台拿酒,低聲說道:「我對這個雷大富印象不太好,但他是我老公的發小,沒辦法才讓他過來當伴郎,等我們回深市,我會盡量不讓老公和他來往。」

楊順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咱們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別管其他人,說不定他就愛這一口呢?他就喜歡撒錢找虐,說不定心裡爽著呢。」

劉小詩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說道:「我老公的意思是,冤家宜解不宜結。雷大富家裡不是亞洲最大寵物食品加工廠嘛,正規企業,你有沒有興趣和他們合作?」

「沒這個必要吧,我不生產寵物食品的。」

楊順一點興趣都沒有,隨口敷衍著,200多家連鎖店的樂寵又怎麼樣?他只是沒精力在寵物連鎖店上發力而已,真要認真起來,他不懼怕任何一家寵物連鎖店,包括海外市場。

掌握核心科技,他還怕美帝?

顧誠來了,遞過來幾瓶羅斯福精釀啤酒:「抱歉,這裡最好的也就是這個了。」

「喝不了這麼多,一瓶就夠了,謝謝。」

楊順酒量還可以,但不好酒,做實驗時,酒精容易影響人的判斷力。

劉小詩又問:「那個狗薄荷是怎麼回事,我聽她們說了一下,好像挺有趣的。」

談起狗薄荷,顧誠也挺感興趣,他們家裡也養了一隻貴賓犬,但楊順不想透露太多,這是商業機密。

他隨便說道:「和貓薄荷香水差不多吧,讓狗狗happy起來的香水,明年四五月份應該可以上市。」

「明年?哦,對哦,還有一個多月就過年了。」

兩人這才想起來,2021年的2月11日是除夕,距今天還有30多天。

唱了一會兒歌,楊順接到央視記者孫雅晴的電話,帶著汪卉匆匆忙忙走了,具體去做什麼又不說,讓劉小詩好奇不已。

………………

………………

雷珉恩是真的痛定思痛,決定改邪歸正,第二天就開車回深市,晚上到家,主動跪在父親面前,講訴了整件事情。

雷霆食品加工廠的老闆雷建國,今年65歲,膝下有兩個孩子,大女兒雷芳今年40歲,是他和第一任妻子生的,只是他在35歲時前妻病逝,他又娶了一個19歲的三流港台明星謝玲,生下兒子雷大富,今年29歲了。

老雷在深市摸爬滾打了三十多年,拼出一個資產幾十億的商業帝國,性格可以說非常強勢,而且生意能做到這麼大,智商和情商都有過人之處。

聽完兒子的彙報,老雷第一反應是打兒子一記耳光,罵道:「這是對你在外面遊手好閒,惹是生非的懲罰!」

雷珉恩的一張帥臉被打歪,嘴角都沁出血來,但還是老老實實跪在地上。

見兒子被打,母親謝玲立刻衝上去,想護著兒子。

雷建國雙目怒睜,呵斥道:「回來!慈母多敗兒,就是你一直嬌生慣養寵溺他,他才是這種德性,哪天被人砍死在外面都不知道!從今天起,你們倆的信用卡全部停掉,全都給我收斂點!」

把老婆罵的不敢動,雷建國又吩咐道:「阿芳,你去查查這些人的來頭,不僅查那個豹哥,還有姓苗的一家人,以及楊順他們。」

「好的爸爸。」

雷芳答應下來,她已經結婚了,老公阿林負責管理樂寵連鎖店,她給爸爸當助手,管理海內外的幾個食品加工廠,以及其他相關配套。

老雷看著兒子乖乖低頭跪著,嘴角的血也沒擦,其實還是很心疼的。

他就這麼一個兒子,將來家產還是要交到兒子手裡的,但是他可以打兒子,兒子卻不能被外人欺負,他這個當爹的肯定要找回場子。

雷建國恨恨道:「哼,我還要感謝那個豹哥把你打醒,等我有機會去紅楓,我要親自會會他,1000萬就這麼吃下了,真的好胃口,希望他也有副好牙口!」

過了兩天,雷芳查了個七七八八,雷建國和女兒女婿商量了很久,打電話叫顧誠過來詢問。

顧誠剛剛回深市,他知道的也不多,但對楊順印象挺好,還主動提起狗薄荷的事情:「對了,楊順說四五月份就可以上市。」

「只有幾個月了。」

雷建國和雷芳對視一眼,心照不宣,感覺問題有些嚴峻。

送走顧誠后,雷家人召開家庭會議,雷建國問道:「大富,昨天我打了你一耳光,你還生氣嗎?」

雷珉恩是真心悔改,這兩天他取下耳釘,剪掉染黃的頭髮,甚至連手機里的一些深市泡友都忍痛刪除了。

他說道:「我不生氣,爸爸,我現在明白了,再不能像以前那個樣子混日子,我想跟著爸爸,還有姐姐,姐夫學做生意。」

一家人當然很高興,謝玲感動地眼淚婆娑,兒子被打醒了,1000萬學費其實也值得。

雷芳喜笑顏開,弟弟不再是浪蕩公子,少了好多麻煩事,也不用整天惹爸爸生氣。

雷建國只是嘴角抽了抽,兒子想當雷家繼承人,但需要經受住重大考驗。

雷建國說道:「那好,現在正好是一個機會,你跟著姐姐和姐夫學,樂寵正處於生死關頭,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了。」

雷珉恩鄭重道:「爸爸您說,我該怎麼做?」

「我支持你去追求那個苗芳菲,如果我們兩家能聯姻,絕對是強強聯手,產業會變得多元化,而且還能在食品藥品安全上,互補互助,我們可以幫助苗榮堂在鎂國通過FDA審核,將中藥賣給全世界,苗榮堂可以幫我們進入寵物醫藥行業,擴大經營範圍。」

雷建國說道:「另一方面,苗家和楊順的關係非常密切,他們是合作夥伴。如果通過苗家的關係,順心寵物也能與我們樂寵合作,我們可以聯手打敗其他幾家大型寵物連鎖店,成為國內最大的寵物企業。」

老爸勾畫出來一塊巨大的餡餅,雷珉恩很激動,彷彿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

但雷建國又嚴肅說道:「如果能聯姻,你這輩子就可以高枕無憂,還能大富大貴。可如果不能,咱們雷家幾十年的心血,很可能付諸東流,樂寵被楊順吞併掉,雷霆也說不定會被擠破產。」

雷珉恩一驚:「為什麼?」

雷芳解釋道:「我查過這個楊順,他身邊只有朋友和敵人兩種人,他所有認可的朋友都會發大財,而所有的競爭者全都沒有好下場,而我們樂寵很有可能成為了他的下一個敵人。」

「如果順心寵物想進入寵物食品加工行業,非常容易,楊順的強人湯藥廠是華夏第一個通過鎂國FDA審核的中藥廠,他比我們還懂FDA規則。」

「一旦他用壟斷的貓薄荷和狗薄荷香水開道,再進軍寵物食品領域,相信沒有寵物店能拒絕他,我們很快就會被他蠶食掉。」

「所以,你追到苗芳菲,我們就能飛黃騰達,追不到,我們就要被迫和楊順開戰。」

看著父親,母親,姐姐,姐夫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自己身上,雷珉恩覺得壓力巨大。

他囁囁道:「但是苗芳菲好像看不起我。」

雷建國說道:「你不能像以前那樣追求她,雖然你外形很好,但性子不穩重。我會找來專業公司對你重新進行形象包裝,這段時間,你必須按照要求做事,我們雷家究竟是覆滅,還是能更進一步,全看你了。」

嘴上說著全靠兒子,實際上雷建國才是真正的主力,包裝兒子大概需要2個月時間,這段時間雷建國想和紅楓的朋友打好關係,爭取能和老苗成為朋友。

嗅覺靈敏的雷建國,聞到了雷家覆滅的危險氣息,他必須主動出擊。 什麼是狗薄荷?

苗芳菲只聽說,不是一種植物草,而是和動物有關。

她被好奇心折磨了好幾天,特意牽著琪琪來到植化所,想看楊順這傢伙究竟在幹什麼,要是狗薄荷香水真研發出來了,可以讓琪琪聞聞,感受一下起飛。

一進大廳,就聽見有聲音大喊:「蠢狗!蠢狗!」

苗芳菲愣是沒找到人在哪裡,四處張望,才看到一隻鳥兒躲在鳥架子上,她哭笑不得:「皮特,你又調皮了!」

鷯哥皮特撲騰撲騰飛過來,落在琪琪後背,抓著脖子上的項圈,嚇得琪琪瘋狂逃竄,牽都牽不住。

肖健聞訊跑出來,哈哈大笑:「這蠢鳥兒,回來!」

皮特放過琪琪,落在肖健的肩膀上。

苗芳菲一看樂了,聽說植化所最近每個人都配備了一塊皮坎肩,就是為了方便皮特和一點黃的孩子們落在肩膀上,不會抓爛衣服。

苗芳菲蹲下安撫受驚嚇的琪琪,隨口問道:「今天星期六,肖健你不休息,都不用陪女朋友的嗎?」

肖健嘆著氣:「我和小熙分了。」

「啊?又分了?」

「她離職了,去鎂國讀博士。」

「呃,對不起。」

苗芳菲有點不好意思,小熙原來就是研究生,在楊順這邊可能也學不到很多東西,想去鎂國繼續進修,誰也不能阻攔她追求進步啊。

「給你一張過去的CD……」

肩頭上的皮特唱出這句歌詞,肖健的臉都黑了,猛地一伸手去抓肩頭,這賤鳥兒迅速飛走,哇哇大叫。

苗芳菲笑個不停,肖健滿臉尷尬:「肯定又是辛笛教的,特么的,我要殺了他。你是要找楊順吧?把琪琪給我,你去裡面換衣服。」

苗芳菲換好潔凈服,來到實驗室裡面,看到辛笛幾人。

她好奇問道:「楊順呢?」

「在溫室做實驗,NBE-1號。」

NBE-1號,不是威震天的代號嗎?

苗芳菲咂舌,只知道這是楊順的獨立溫室實驗室,鑰匙,指紋,再加瞳孔三重保護,誰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聽說是一個小型生態循環系統,類似微型生態圈,培養了很多動植物。

楊順正在裡面處理蟾蜍,用木刀採集蟾蜍皮膚腺體裡面的液體,一刀刀將其刮出來,放在旁邊的容器里,刮完一隻,就扔到一旁的池子里,換下一隻繼續刮。

這是一種傳統的中藥材,名叫蟾酥,也叫蟾蜍毒,國內中醫可用在很多藥物里,比如救心丸,收錄在衛生部中藥成方製劑的第19冊,主治冠心病,心絞痛,心肌梗塞等等。

蟾蜍毒能強心,通常還伴隨著對中樞神經系統的興奮作用,以及升壓,局麻,裡面包含著腎上腺激素,多巴胺,馬非等有機物。

這就是為什麼澳洲許多狗狗熱衷於舔蟾蜍,迷失於幻覺中,和人類吸食大嘛一樣,明知有害,但就是無法抵禦蟾蜍的誘或,一次次去舔它們。

不過一旦過量,舔多了,狗狗們會產生嘔吐,口吐白沫,發生痙攣,心跳加速,血壓升高,嚴重者還會心律失常到驟停死亡。

但是請注意,這裡說的是「過量」。

甘草也是傳統中藥,有鎮咳怯痰和寧神的作用,中醫古方里說的「十方九草」,絕大部分中藥藥方都有甘草,它具有興奮垂體-腎上腺皮質供能的作用,影響中樞神經,蟾酥也一樣,都有毒,但只談毒性不談劑量的都是耍流邙。

「央視農業科技頻道的記者要是看到這裡,肯定下巴都要驚掉在地上。別人養殖蟾蜍,一養就是幾十畝地,我這裡就幾畝溫室大棚,大部分還種著植物,癩蛤蟆才兩三百隻,可提供的蟾酥就有人家幾萬隻那麼多。」

楊順用的是一個特製的木頭小容器,別人家的普通蟾蜍一次只能刮一點出來,他手裡的蟾蜍像是自來水龍頭一樣,輕輕一擠,白色濃漿就嘩啦啦地順著刀槽往外流,沒刮幾隻,就收集了小半碗。

「蟾酥每公斤2萬塊,人家2000隻普通癩蛤蟆,每一隻採集0.5g-1g的蟾酥,一個月採集一次,差不多1公斤,我只用幾十隻,每周採集一次,每一隻10g,這,就是德魯伊的逆天力量!」

楊順扔掉最後一隻蟾蜍,端起滿滿的蟾蜍漿,放在旁邊的過濾儀器里,去掉雜質。

剩下的,他會帶到自己的私人辦公室,進行簡單混淆粗製,再交給辛笛他們,進行更加繁瑣的細分工作。

傳統的蟾蜍漿裡面有幾十種有機物成分,不同的蟾蜍種類還不一樣,楊順搜集了大約三十種蟾蜍,有劇毒的南美蛙,也有普通癩蛤蟆,光是分析這些蟾蜍毒液,尋找哪些成分對狗狗有效,就用了一年時間。

接下來,他還要找出哪一種有機物的毒性和副作用最小,爽感最高,一直持續尋找到現在。

所以「狗薄荷」的這個項目,從金三角回來后就開始了,這種長期項目,說不定初期研究就要幾年時間。

期間,楊順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他能直接連接狗的思維網,換句話說,狗的各種感覺他都能體會到,這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

類似看技術主播玩吃雞,不斷殺敵,觀眾也有一種身臨其境的代入感,每次殺進決賽圈時,緊張地連呼吸都快要停滯了,最終主播吃雞,觀眾們跟著一起爽起來,其實觀眾真正的身體並沒有進入戰場,但感覺到了爽,和楊順感受狗狗的爽差不多。

吃雞,惜敗第二,進入前十,落地成盒,不同的結局給觀眾帶來的刺激感是不同的,可以給爽感劃分等級。

楊順感受過數百次致幻效果,將不同蟾蜍毒液的爽感分成了上中下三個檔次。

他只想找到毒性低,而且爽感高的產品。

楊順將三百多克蟾酥裝進桶里,打開房間門出去,正好看見苗芳菲。

他隨口問道:「你怎麼來了?」

苗芳菲眉眼笑開:「來看你在幹嘛呀~~這是什麼好貨?」

「你不會喜歡的。」

楊順在前面帶路,隨口說著。

苗芳菲跟在後面,輕快地走在田間小路上:「說說嘛,是不是狗薄荷?」

「不是。」

「唉唉,我把琪琪帶來了,可以讓它當你的志願者嗎?」

「不行。」

楊順進了自己的辦公室,苗芳菲趁機溜了進去,還想問東問西,他乾脆指著旁邊一個架子:「喏,自己看,那是我一個小時前採集到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