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一切都要為任務讓道。

抽獎……

不存在的!

既然自己火了,就要趁熱打鐵。

張明宇不是科班出身,又沒有什麼背景,所以現在他可以做的就是開直播或者拍短視頻,用流量變現。

在如今這個流量至上,娛樂至死的時代,誰掌控了流量,誰就掌控了通往成功道路上的財富密碼。

君不見……

某寶主播帶貨僅僅雙十一這場長達7小時36分鐘的直播帶貨里,便促成了881.7萬筆訂單,銷售額到了6.9億元。

某男頂流憑藉妖嬈的外表,毀容式的演技,拍了一部能讓人致瞎的電視劇,成功吸金1.2億。

某女頂流無唱功,無演技,但是憑藉着顏值迅速出圈,躋身頂流,從而賺的盆滿缽滿。

某……

這就是流量所帶來的收益。

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流量就是錢,而錢……就是命! 阿蘇勒曾經告訴過楊恆,長生天的突破非常兇險。

因為有一族一長生的規定。

一個姓氏,只能有一個長生天,再多一個,就會被原來長生天橫渡時空長河而來將之擊殺。

楊家和柳家是例外,他們是上界的龐然大物,無懼這個規定。

楊恆甚至懷疑,這個規定就是他們制定的,目的就是為了限制其他勢力的發展。

「按照楊騫的話,我這具身體是楊家血脈,而我的神魂不是…..」巨鹿神殿里,楊恆盤坐思索,血眼青羊三個小弟靜靜地盤卧著,做好了被大哥吸本源古妖力的準備。

「我的神魂是來自地球,是原先的我,肯定不是楊家族人,至於這具肉身,竟然是楊家血脈……看來前身還有一些我不曾知道的秘密。」

楊恆沉思,再次細細的盤點前身的所有記憶。

然而。

沒有任何蛛絲馬跡。

一切都證明前身就算土生土長的大荒北疆人。

「這就怪了!」

楊恆的兩道蜈蚣眉凝成了一團。

想不明白,楊恆也不再理會這個問題,實力才是根本,自己屬於半個楊家族人,晉陞長生天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兇險,所以他叮囑蒼天之錘為他護法。

「大哥放心吧,有我在,沒人能傷害得了你!」

蒼天之錘保證道。

楊恆當即手掌貼在了血眼青羊和嗜血黑鷹的身上,吞吸本源古妖力,開始閉關修鍊。

……

外界。

魏春桂統領大軍,勢如破竹,直接搗毀了四個星系,所有膽敢反抗的勢力,全被屠宗滅門,雞犬不留。

他狠辣的作風和血腥的手段,讓人膽寒。

楊素等神將打聽到了這個消息,渾身也不由冒出了陣陣寒氣,紛紛感慨,不愧是二師兄,不愧是又快又狠的黑龍刀。

旋即,他們也暗暗告誡自己,以後領兵作戰的時候,也要效仿二師兄,要心狠手辣,滅門滅族。

皓月星系,極光星系,天馬星系,薩波星系,四個星系被推平了,所有的星球都插上了不滅神山的旗幟,所有的勢力都宣布效忠不滅神山。

星系大戰,這是大事,在新世界恐怕早已震動星空。

可這裡是亂星海,每天都有廝殺,每天都有滅亡,四個星系的「改姓」,在亂星海只是稍微大了點的事,屬於小打小鬧。

被諸多勢力談論了兩天後,便遺忘了。

更別說兩姓三霸主的關注了。

壓根兒沒人理會。

不滅神山的眾人得知了這一點,一個個面面相覷,紛紛感慨亂星海是真的「亂」啊!

慕容老祖眼睛發亮,立刻組織眾人召開了總結大會,並提出了自己的構想。

「諸位,按照我們的判斷,我們可以繼續擴大地盤,繼續發兵。」慕容老祖說道。

楊素反對道:「神王大人之前交代過,步子不能邁得太大,須步步為營,以戰養戰。」

史珍香卻附和道:「也許是神王大人也錯估計了亂星海的行事,我們應該出兵,將我們不滅神山徹底打出名堂。」

他迫切的想要立功。

姬長空也同意,表示願意領兵出戰。

詭劍和豬無相沉默,不發表意見。

其他神將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

慕容老祖無奈,請來了大師兄李大秋。

李大秋一直陪伴在楊恆身邊,給眾人的錯覺就是李大秋備受楊恆的器重,而且李大秋是大弟子,是眾人的大師兄,一言九鼎。

「神王大人閉關,那麼,就請大師兄來決斷,要不要繼續開戰?!」慕容老祖拱手說道,其餘神將也紛紛拱手行禮。

李大秋走到了桌前,認真的道:「諸位,戰,還是要戰,但需要時間。」

「四大星系已被征服,現在黑龍金剛正在加緊押送四大星系的俘虜前來,只等這些人進入了兵工廠,改造升級完成,經過訓練,成為了忠於我們不滅神山的兵馬後,我們再出戰。」

眾人點頭,都認可了這個說法。

會議結束,眾神將秣兵歷馬,積極備戰了起來,有人甚至開始研究星空地圖和和勢力劃分,無數密探被派了出去,打探消息。

與此同時。

在楊家星系。

一個宮殿里,楊騫召集了眾長老。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大家可曾知道?」楊騫問道,眼中帶有喜色。

大長老楊日天微笑道:「族長是指老祖宗那邊的動作吧?」

楊騫點頭,興奮道:「諸位,不怕老祖宗沒野心,就怕老祖宗太老實。」

「現在,老祖宗已經露出了他的爪牙,其野心已經昭然若揭,今天,老祖宗能打下四個星系,明天,就能打下十個星系,總有一天,老祖宗會被柳家和其他幾個勢力注意到。」

「到那時,不說幽冥教,聖火教和古神族了,就那柳家,以他們的霸道作風,肯定會出兵攻擊老祖宗。」

眾長老聞言,都眼睛一亮。

二長老楊愛天激動道:「柳家若和老祖宗開戰,那我們的機會就來了,到時候,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和老祖宗聯合出兵,消滅柳家。」

楊騫期待的道:「是這個意思。」

「不過,現在不能急,我們也無需做什麼小動作,靜觀其變就是。」

此話題終止,他們又說起了家族的其他事物。

會議結束的時候,楊騫忽然問道:「對了,我們家族最近是不是出了一名天才?!」

能被楊騫這個半步長生天境的族長問到,那絕不是普通的天才,是絕世妖孽。

三長老楊霸天點頭道:「沒錯,此人名叫楊凡。」

「名字普普通通,但修為資質逆天至極。」

「短短十年時間,就證道大帝,再十年,已經證道太虛境。」

「傳聞他正在準備衝擊半步長生天。」

眾長老聞言,都倒吸一口涼氣。

大長老楊日天激動的道:「我們楊家,出了一條真龍啊!」

「此人,絕對有我們楊家第一代老祖宗之姿!」

「是啊,短短几十年就修鍊到了太虛境,這要是被他證道長生,那以後,我們楊家何懼柳家啊!」

楊騫聞言點頭,也一臉欣喜和欣慰的道:「楊凡,的確不凡啊,是我們楊家的麒麟子啊!」

「前段時間,柳家出了一名天驕,百年證道太虛境,被柳家吹上了天,現在和我們楊家的麒麟子楊凡一比,那可真是雲泥之別啊,哈哈哈……」

楊騫大笑,得意至極,捻須道:「對了,楊凡在哪裡,傳他來見我。」

他迫切的想要見見楊家的這個麒麟子了。

三長老楊霸天苦笑道:「這個小傢伙,平日里神秘的很,非常低調,只知道苦修,前天,聽說一個人離開了家族,去星空歷練,尋找突破到長生天的契機去了。」

大長老楊日天大怒:「如此麒麟子,一個人外出,萬一被柳家動了手腳怎麼辦?!」

二長老楊愛天也氣憤道:「是啊,應該派族中高手為他護道。」

楊霸天也一陣火大,吼道:「沖我發什麼火,我知道的時候他早已走了,更何況,真正的強者都是浴血而起,在殘酷的爭鬥中成長起來的,派人為他護道,就算他日後成長起來,也是溫室里的花朵。」

大長老和二長老聞言一滯。

其餘長老微笑不語,三長老名叫楊霸天,人如其名,非常霸烈,惹火了他,他連族長都敢懟。

老爺子楊騫擺手笑道:「罷了,這個楊凡,讓他自己成長吧,但必要的關注還是要給的,通知暗影衛,密切留意他的消息,如果有情況,迅速稟報。」

「是!」 「混蛋,敢取笑老娘,看錘!」

譚師姐從空間袋中取出兵器,竟然是一對大鎚,看揮舞的威勢,兵器本身重量絕對不下萬斤。

關鍵她並不是五大三粗的身材,還是嬌小型的,視覺衝擊更顯誇張。

看的蘇軾頭皮發麻,這絕對是一位狠角色啊。

「譚師姐饒命…」

項和平笑著左躲右閃,就是不正面交鋒,氣的譚師姐更顯狂暴。

聽周瑤的介紹,蘇軾這才知道這位學姐乃是楚武風雲榜的第二人,實力還要力壓陳文安學長一頭。

至於和師兄李平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蘇軾有點遺憾,周瑤姐竟然假裝不知。

……

「胡鬧什麼!」

項八問出現在場內,空氣一瞬間凝固了。

「這老頭可真會破壞氣氛,無緣無故耍什麼威風!」

原本氛圍多好,看看戲,聽聽八卦,項八問一出現都毀了。

「這次九境武大之間的交流,除了你們七人以外,還有武部軍校的三名學生。

他們三天後會過來楚武,團隊戰正式成員只有六人,還不好好努力,都想當替補嗎?」

項八問異常嚴肅的說道。

要說得知這消息最開心的就是蘇軾了,團隊戰他本來就不想參加,當替補省心省力多好,反正學分他都收了,退是肯定不退的。

其次,還有李平,只是他沒在臉上表露出來。

原本他以為就他一個替補,沒想到,哈哈,有四個倒霉蛋要來陪他,讓他們再小看自己,還不是一起坐冷板凳。

「至於個人戰,除李平外,每一位都必須參戰,若是有特殊情況無法上場,李平補上。

至於蘇軾,三日後的團隊戰選拔你不用參加了,你是一定要上場的。」

項八問繼續說道。

蘇軾沒想到這老頭還有這一手,他都準備選拔的時候放放水糊弄過去了,非逼他賣命不可!

項和平等人倒沒什麼意見,蘇軾上場是必然的,這傢伙本來就是這次九境交流戰的王牌,化凡第一步渡九重雷劫,不服也不行。

「項老…校長,我覺得這樣對其它的成員不公平!

我們楚武作為一個公平,公正的武大,怎麼能有內定的行為,我蘇軾第一個不贊同!」

蘇軾開口道,他還不死心,想要再爭取一下。

「閉嘴!你要是有什麼問題,可以來老夫的辦公室投訴老夫…」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