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沒有料到他會突然回來。

趙夫人趕緊起身,「左都御史大人。」

「出去。」閔清則聲音冷冽的說道。

趙夫人五指縮緊,努力帶出一分笑意,「閔大人,我們趙家是——」

「出去!」閔清則眸帶煞氣,冷冷地看著趙夫人,「你沒聽懂?」

趙夫人踉蹌著後退了幾步。

洛明淵臉色蒼白。

趙寧帆哼道:「九爺,您也不必這樣趕我,我也是誠心——」

閔清則聲音陡然至為冷厲,「再不速離,休怪我不客氣!」

說罷,手腕翻轉,掌中驟然出現一把長劍。

而且還是出了劍鞘,泛著冷光的寒刃。

趙寧帆素來張揚,素來天不怕地不怕。但是這一刻,他卻忽然感受到了一種恐懼。

眼前的男人,是真的起了殺心。如果他們要逆著他的意思,後果如何還真難說。

趙寧帆瞥了君蘭一眼,拉著母親快步而去。

洛明淵深深地望著君蘭。

君蘭扭頭不去看他。

洛明淵暗探口氣,揖禮道:「晚輩往後再來探望閔大人。」這才起步而去。

閔老夫人氣惱閔清則這般突然而至,氣惱他把人都給嚇走了,說道:「九爺這是怎麼回事?蘭姐兒的親事本也不該你來管,你——」

「我便是要管,你又能如何。」閔清則撩了衣袍在旁落座,把長劍拍在旁邊桌上,冷冷看著閔老夫人。

閔老夫人慾言又止,最終什麼也沒敢說。

「這兩樁親事,你給推了。」閔清則道:「一個也不準留下。」

「可是……」

「沒有可是。」閔清則緩緩勾唇,微微笑著,「你沒有拒絕的機會。」

對閔老夫人來說,看到九爺的笑容,倒不如看不到。雖好看,可讓她心驚膽戰。

至於九爺未盡之言,不用多說,她也明白。若是九爺吩咐的事情做不好的話,這後半生也別指望好過了。

旁的不說,只要九爺翻一翻他兒時的舊賬,她這命能不能留下都難說。

閔老夫人全身上下出了一層冷汗,又不肯認輸,只能硬撐著說道;「九爺這話我聽不明白。趙家和洛家,哪個都是實打實好的人家。我想不通九爺這般意欲何為。」

她本指望九爺能夠稍微松一下口隨便透露點消息。

誰知九爺根本不買賬,喊了君蘭一聲,直接起身往外走。

這次閔老夫人可真的是嚇到了。她趕忙起身說道:「我照做就是。不就是拒兩門親事么?好說,好說。」

閔清則回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輕點了下頭,大跨著步子離去。

閔老夫人跌坐回椅子上。

門帘掀起又放下。

冷風吹進屋裡一瞬。感覺到身上寒冷,老夫人方才發現自己現下居然脊背上的衣衫已經濕透。

君蘭看著九叔叔清絕的身影,心裡緊張萬分。也懊惱萬分。

她也不知道事情怎麼到了這個地步。

君蘭默默地跟在閔清則身後,一時間難過,一時間失落。正想著該怎麼去解釋,忽地眼前高大身影驟然停下。

她一個沒收住腳,直接撞到了高大男人的懷裡。

君蘭生怕旁人瞧見,趕忙往後退。不曾想還沒來得及邁步子,就被他一把摟住,緊緊按進懷裡。

「莫怕。」他道:「已經到家了。」

君蘭緊繃的身體慢慢放鬆下來,輕輕「嗯」了聲。原來已經進了思明院?她剛才一直想心事,居然沒有發現。

閔清則把她抱在懷中,好生撫著她的脊背。感受到掌心下有些微顫抖,他知道,小丫頭是真的怕了。

就差一點點。

再晚一步,這事兒許是就無法挽回。

「是我不好。」閔清則低聲道:「是我不好。你莫擔心,不管怎樣,我斷然不會讓旁的事情阻在你和我之間。你放心,就這幾日,我會給你個交代。」

他的話語里透著的意思讓她驟然驚覺。君蘭猛地抬頭,「九叔叔,這事兒不急。真的不急。您的事情安排好了再說。」

「怎麼不急?」

閔清則心知小丫頭是在為他著想,生怕他那邊安排不過來。可她越是為他憂心,他就越是想要儘快給她個名分,給她許一個將來。

這事兒不能再拖了。

「一定要快些定下來。」閔清則低笑道:「再說了,著急的不是你,而是我。」 永安宮中,茶香四溢。室內靜寂一片,許久未曾有人開口。

輕微的擱下茶盞聲響起,潘太后首先開了口:「小九,這事兒你真那麼急嗎?」

小九這個小名兒是先帝給取。九,諧音久,擇的是「長長久久」之意。

說來也巧,他到了閔家竟是行九。大家都這樣叫著,倒是沒人會去懷疑這名的來意。

旁邊董皇后忍不住附和:「是啊,還是仔細考慮考慮。那麼大的事兒,怎不查明了再說?」

閔清則半口茶都未喝,聞言應了一聲,「此事不能再耽擱下去。」頓了頓,又道:「趙家和遠寧侯府都已去提親過,求娶家中八姑娘。」

太后和皇後面面相覷。

閔家的八姑娘……

不就是君蘭那小丫頭么?

這話讓她們心中瞭然,忽然明白過來為什麼閔九爺急著表明身份了。

遠寧侯府倒也罷了。洛家行事自有主張,斷然不會做出太過離奇的舉動。

可趙家不同。

趙太保仗著自己的地位和權勢,這些年行事愈發猖狂。如今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被這樣拒了,肯定不會輕易罷休。說不定還會激起了那些人的怒意,做事更為離譜。

如果他們真想的話,冒出強娶的打算來也不是不可能。

可潘太后還是覺得這事兒有些太快了,「趙岳怎麼辦?現下還沒有切實的證據證明趙岳牽扯其中。」

「不急。」

閔清則抬眸,望向窗外春景,「待到我的身份明了,趙岳怕是會比旁人更急。屆時,也不見得他不會漏出馬腳。」

若是趙岳有了疏漏,那麼把握住機會,就能把他一舉擒獲。

董皇后明白閔清則的意思,但,還是有些緊張,「如果不能呢?」

他行事雖然高調,卻幾乎不會留下把柄。這樣的人,怎會因為一時的焦急而做錯事。

「不能有疏漏也不急。」閔清則淡笑道:「他沒有錯處,我們引著他做錯就是。」

這話一出,潘太後面色微變。

董皇后亦是沉默。

最終還是潘太后先點了頭,「既是你心裡有數,那這事兒就先辦下吧。若你擔心處理這事兒的這一小段時間再橫生枝節,我可以暫時幫你一把,讓蘭丫頭的婚事暫時擱著,旁人不能插手。」

「多謝您。」閔清則道:「想必這一小段時間內不會有事。」

董皇后忍不住問:「這話怎麼說?」

「快到清明了。」閔清則抬指輕叩了下桌案,「趙岳手下冤魂無數,清明時候定然無法安心。這段時間他忙於此,應當不會有閑暇去理會這親事。」

潘太后沒料到是這麼個答案。雖然是真話,他的語氣里卻難掩嘲諷之意。讓她不由得笑開了懷。

「那就這麼定著吧。」潘太后道:「距離清明也沒幾日了。這些天速戰速決,我讓皇帝也著緊安排著。務必儘快將事情辦妥。」

眼看著最重要的事情已經定下,潘太后忽地想起來,小九若是身份得以恢復的話,閔家有個禍害不得不除。

於是問;「小九,你打算把那個老太皮怎麼辦?」

潘太后所說的老太婆,便是閔老夫人。這人從小九剛進閔家時候起就沒給小九過好臉色。潘太后早就想治一治那個女人了,只是小九一直攔著,這才沒有成事。

想到小九即將脫離那個不著調的家,潘太后的心裡就又考慮起了這事兒。

不過,閔清則這一次依然沒有贊同潘太后的提議。

「她,就先這樣罷。」閔清則道:「先放她一馬。我離開后,她再做錯事,我不會再幫忙善後。再出了事情,她自求多福就是。」

董皇后聽聞,有些不贊同,輕聲道:「你有時候也太心軟了些。」

閔清則搖頭失笑,不置可否。

心軟?

想到手中沾過的鮮血,他都沒料到自己還能和這個詞兒沾邊。

這般做,僅僅是想要報答閔大人而已。僅僅,是可憐那個女人而已。

閔大人當年扛著那麼大的壓力把他帶回家中,待他甚好。這樣的情誼,他此生會一直放在心中。

這般的狀況下,閔大人之妻,他又怎會去為難她?

而閔老夫人……

想她原本夫妻感情和順,後來夫君突然有了外室子,而且還是個半大的少年。想必身為妻子的她也是很難接受的。

沒有女子會喜歡夫君置辦外室。這樣的行徑,無異於給妻子難堪。

閔清則雖然厭惡閔老夫人當年的所作所為,厭惡老夫人的狠毒,但也能夠想明白她為何如此。

思及此,閔清則腳步微頓,朝潘太后揖禮,「這些年,真是對不住您了。」

他所說的,是母親被父親養在清園中的事情。

雖然母親是在太后的支持下救了出來,可誰也沒有料到,當年何家那個小女兒長大后,先帝竟然……

這件事中,潘太后亦是受了委屈。

見閔清則滿目歉然,潘太後知道他言下之意,笑著搖了搖頭,喟嘆道:「沒什麼的。我在宮中那麼多年,早已不在意了。」

先帝並非專情之人。與她成親,也不過是權衡之下的結果。

後宮佳麗三千,先帝並非獨寵她一個。她若是在意這些,早就被氣個半死,哪能現在那麼大年紀了還安康得很?

比起怨先帝這樣的做法,她倒是欣慰何家有了后、英華的女兒有了孩子。

何逸之和英華都是好人,實打實的好人。對她來說,小九與其說是先帝的孩子,倒不如說是英華她們的後人。

看兩人面露傷感,董皇后忙打圓場,「唉,我看這時辰不早了?小九你要是打算去都察院的話,不若趕緊過去。要不然晚了的話,回去的遲了,君蘭還指不定被那些人怎麼欺負呢。」

聽了這話,潘太后不禁笑道:「就你瞎操心。小九這麼謹慎的性子,會不安頓好那丫頭?時辰不早了也是真。小九,你趕緊去吧。」

氣氛就也和緩了些。

閔清則這便舉步而出。邁出門檻的時候,甚至還側頭多看了看院中春景。

轉眼到了清明那日。

大清早的閔家上下聚在一起,舉行祭祖。又舉家一同去到京郊,給先祖上墳。

這麼多的人在一起,君蘭無法和九叔叔一起,只能與閔菱閔萱同車。

閔菱的婚期臨近,面上已然褪去了原本的青澀,帶上了將嫁女的嬌羞。在車上的時候甚少說話,時常走神,怔怔地看著晃動的車窗帘子,不知在想什麼。

閔萱的婚期定在了閔菱之後幾年,還不到出嫁年齡。再者,閔萱年歲不大,所以並不似閔萱那般思考起婚姻與家庭的事情來,而是嘻嘻哈哈,一如往日。

「哎,哎,八姐姐你看那兒。還有那兒……喲,都是綠色的了,比冬天來的時候可強太多。」

閔萱說著,拉了君蘭一起趴在車窗邊兒瞧。

她說的那冬日,是說臘八時候上山明寺時。那時候她們也是走了這條路去往山明寺。

閔萱並不甚在意禮數之類的瑣碎事情,所以這個時候就依著自己的好奇心,撩起了車窗帘子。

君蘭沒有制止她。

因為君蘭發現,從她坐著的馬車的這個角度,透過閔萱拉起的那一個小角,能夠隱隱約約的看見不遠處騎著馬的九叔叔。

九叔叔身姿挺拔,手持韁繩,單看一個有些模糊背影都已經讓她挪不開眼了。

君蘭盯著那兒看,連閔萱在旁叫她都沒聽見。直到閔萱有些生氣了大喊一聲「八姐姐」,她才恍然回神,扭頭去問:「怎麼了?」

閔萱嘟囔道:「我倒是要問問你怎麼了。外頭這些景色也沒甚特別的,你倒是看了那麼久。」

這個時候,不等君蘭回答,旁邊一直出神的閔菱卻是回了神,悠悠然道:「沒甚特別?剛才也不知是誰在那兒喊著,說現下的景色和冬日裡不同,需得好好看看。」

閔萱鬧了個臉紅,上前去撓閔菱的痒痒,「讓你說,讓你說。要我啊,倒是該提一提你那將要舉辦的親事。」

先前閔萱那一聲喊的「八姐姐」可著實音量有些大。

閔清則也聽到了,回頭看過來。見車窗那邊有個撩起的小角,就朝那兒望了過去。

君蘭正想要繼續看他,沒曾想他居然往這裡看過來。羞窘之下,她也顧不得順著心意繼續望過去了,趕忙丟下帘子坐回車內。

閔萱這個時候方才和閔菱鬧夠了坐回來繼續往外看。瞧著外頭也沒甚特別的,不由暗自嘀咕,也不知道八姐姐是怎麼了,剛才就朝外頭看了一下下而已,卻跟見了鬼似的離開那麼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