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定主意,明裳便對蕭衡說道:「你在這兒看著龍爪菜,我到山下的村子里借個鍋用用。」

明裳臨走的時候還拿了一個竹筒,她還想著那個精神有些不正常的翠芬,也許她喝了靈泉之後會好些。

明裳出了山洞便打了一些靈泉帶下了山。

當明裳來到牛二家的時候,明裳正看到牛二在院子里喂翠芬吃飯,看著翠芬似乎是很享受的樣子。

明裳敲了敲大門,便推門走了進來:「我沒打擾你們吃飯吧!」

牛二看了一眼明裳,很快便收回了視線,問明裳道:「你來是有什麼事嗎?」

「是有事,翠芬不是精神方面出了問題了嗎?我帶葯來了。」明裳說著便把竹筒遞給了牛二。

牛二狐疑地看了一眼明裳,好半天才接過竹筒,開口道:「這裡的葯真的能治好翠芬?」

明裳點了點頭:「當然了,這裡面裝的可是神仙水,這神仙水啊,可是我大老遠求來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大可給翠芬喝看看。」

「明裳,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因為我心腸好啊!還能因為什麼。翠芬的病也只是輕度的,要是再拖一段時間的話可能更嚴重了,到時候就麻煩了。」

牛二不相信明裳說的話,明裳一眼就看出來了。

「你放心這裡沒有毒,喝了以後即便是沒效果的話,你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牛二猶豫了片刻,這才接過明裳手中的竹筒,他拔開蓋子,看見竹筒裡面裝的神仙水與普通的水無無異,問明裳道:

「這裡面裝著的,看著很普通,你確定是神仙水?」

明裳點了點頭:「這確實是神仙水,我沒必要騙你。」

「這神仙水怎麼服用?」

「這一筒的話,你做三頓給她喝。剩下的,我還會繼續送來的。」

「這神仙水若是真的能治好翠芬,你讓我當牛做馬都行。」

「當牛做馬就不用了,你家的鍋和作料能借我用一下嗎?」

「可以。」牛二想都沒想便答應了下來。

「我在山上找到了不少的龍爪菜,我那兒沒有炒菜的鍋,所以打算借你的鍋一用。」

明裳沒有打算瞞著牛二,所以便如實相告。

「龍爪菜?那個玩意兒炒著太澀不好吃。」

「很多人都說不好吃,所以我打算試試。那個,油、大蒜、韭菜、干辣椒你家有吧?你放心,我會給你算銀子的。」

「有,但是不多。」

牛二是獵戶,平時以打獵為生,家裡也沒什麼人,所以銀子都攢了下來,家裡的生活也比平常人家稍微好一些。

「我回去拿龍爪菜,一會兒再來。」

明裳走的時候順便把牛二家的竹籃拿來一用,她回到山洞把那些龍爪菜全部裝在了竹籃里,蕭衡打算跟明裳一起下山的,但是明裳怕被人說閑話,所以明裳沒讓蕭衡跟著。 明裳將龍爪菜洗凈,用沸水煮上一炷香的時間,撈出泡在涼水中,然後擠干水分,切成段。大蒜去皮切片,韭菜洗凈切段,備用。

油倒入鍋中,把切好的干辣椒放入鍋中爆香,再放入蒜片,炒出蒜香味時放入龍爪菜,一起翻炒。

炒至七成熟時,加入韭菜段繼續翻炒,炒至韭菜段生,加入適量的鹽調味后,菜出鍋裝盤。

明裳端了一盤放在牛二的面前:「你嘗嘗味道如何?」

牛二看了一眼明裳,龍爪菜他本來不想吃的,但是人家炒一趟,他要是不吃的話就有些不給面子似的。

牛二猶豫了一小會兒便夾了一筷子龍爪菜嘗了嘗,非常的奇怪明裳炒的這龍爪菜竟然一點澀味都沒有,而且味道也非常的好吃。

這龍爪菜他不是沒炒過,但是炒的一點澀味也沒有而且這麼好吃,明裳是怎麼做到的?

「好吃嗎?」

明裳見牛二愣在那裡,便開口問道。

牛二回過神來點了點頭:「真沒想到你炒的龍爪菜還挺好吃的。」

明裳聞言這才鬆了一口氣。

「方才我用了你的佐料,你說個價。」

「這盤菜也值些錢的,佐料你也沒用多少,那就那這盤菜抵吧!」

「這怎麼行?」

「怎麼不行了,你不是還要給翠芬治病嗎?說起來是我們賺了,就那麼點佐料我怎麼會收你的銀子呢!」

牛二話都說到這兒了,明裳也不矯情:「那好吧!這些龍爪菜我炒了好多打算拿到鎮子上賣,你覺得賣多少文合適?」

「你要賣龍爪菜?」牛二想了想又道:「五兩銀子一盤,你炒的這個味道確實不錯,拿去賣的話應該有人買。但是,那些人對龍爪菜的印象不好,所以……」

「你放心吧!我有信心賣出去。」

說著,明裳便要去廚房把龍爪菜裝好,準備拿去賣。

「對了,算算日子廣聚樓里的薛掌柜應該就是今天來咱們村吧!他呀,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這邊收購一些野味。據我所知,縣城裡沒有幾家賣龍爪菜的,哪家酒樓不想賣一些新鮮的食材呢?所以,我想這薛掌柜一定會買的。要不,你去碰碰運氣?」

明裳聞言眸光一亮,要是那個薛掌柜真的願意收購的話,那麼她將省了不少的麻煩,何樂而不為呢?

「你可知薛掌柜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稍微等一下,一會兒我把薛掌柜給你叫過來,正好,你這菜都是才炒,價錢的話他也不會少給的。」

「謝謝牛二哥了哈。」

「應該是我謝謝你才是。」

牛二餵過翠芬后,就把翠芬交給明裳,自己去找薛掌柜去了。

牛二走後,明裳趁此機會幫翠芬把了把脈,翠芬脈象平穩,並沒有其他的隱疾。

「翠芬,牛二對你好不好?」明裳問翠芬道。

翠芬使勁兒點了點頭:「好。」

「他打你嗎?」

翠芬又搖了搖頭:「他不打我,還弄好多好吃的給我吃。」

明裳聽翠芬說了這麼多,知道牛二是真的對翠芬好的。

明裳不經意的一瞥,看到方才她給牛二的神仙水放在不遠處的窗台上,明裳走了過去,拿過竹筒,然後倒了一碗靈泉給翠芬喝。

翠芬喝了只覺得神清氣爽,腦袋也清明了不少。

「翠芬,你覺得怎麼樣?」

「水很好喝,很甜。」

明裳:「……」

看來時間尚短,一時之間還看不出效果來。 不多時,牛二帶著一個微胖的中年男人來了,此人慈眉善目,看著是個好相與的主。

「明裳,這個就是我跟你說的廣聚樓的薛掌柜。」牛二介紹道。

「薛掌柜你好。」明裳很有禮貌地朝薛掌柜打招呼。

薛掌柜倒也沒有說多少的客套話,而是開門見山地說:「我聽牛二說,你炒了不少的龍爪菜,而且味道非常的鮮美。」

明裳點了點頭:「剛才才炒的,還在鍋里呢,薛掌柜您可以進去看看。」

薛掌柜跟著明裳來到廚房,明裳掀開鍋蓋盛了一些龍爪菜給薛掌柜嘗嘗,明裳看著薛掌柜細細品嘗的樣子,生怕薛掌柜挑出什麼毛病來。

不過,最後薛掌柜還是滿意地點了點頭,誇讚明裳做的菜好吃。

「我聽牛二說這龍爪菜是你一個人炒的,真沒想到啊,你一個小小的姑娘家能炒出這麼好吃的菜來。你是怎麼做到讓這龍爪菜不澀的?」

明裳笑而不語,她是準備脈菜的,而不是賣配方的。

薛掌柜見明裳不願意說,便也沒有強求:「要不這樣吧!這龍爪菜呢,我那廣聚樓還沒賣過,也不知道好不好賣,你這一鍋我看著也不少,就一兩銀子吧!」

「一兩銀子?」明裳還以為自己幻聽了便問道。

「怎麼嫌多了?」

明裳搖了搖頭:「不是。難得薛掌柜這麼瞧得起我,以後我會多找些稀有的菜賣給你的。」

是了,一兩銀子買這些菜是多了,但是以後他們還會繼續合作,說起來,她也沒佔多大的便宜。

「真沒想到明裳姑娘這麼會做生意!這片山是個寶啊,要不然我也不會隔山差五地朝這兒跑了。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那個這些菜怎麼裝給您?」

「馬車上有食盒。」

薛掌柜話落,車夫便領著一個大食盒走了進來,手腳麻利地把鍋里的菜盛進了大食盒裡。

「這是一兩銀子,你拿好。」薛掌柜拿出一兩銀子遞給了明裳,又說道:「明裳姑娘可有在這山裡發現過人蔘?」

明裳搖了搖頭:「人蔘沒有,其他草藥倒是有。不過,都是一些不值錢的。」

薛掌柜聽了明裳這話,很明顯有些失落。

明裳不解,一個開酒樓的掌柜詢問草藥做什麼?

不過,還沒待明裳開口,薛掌柜便說道:「姑娘有所不知,我們薛家家大業大,廣聚酒樓只是其中之一的產業,其實咱們薛家還開了一個藥鋪子,只是生意不怎麼好。要不是因為酒樓的生意紅火,那藥鋪早就關門了。」

「你可知道藥鋪生意不好的原因?」

「地段雖然不比廣聚樓好,但也事不錯的。」

「薛掌柜,這開藥店和開酒樓是一樣的,都要一道特色菜才能把這藥店開起來。」

「還是姑娘看得通透。只是……」

「薛掌柜,我手裡呢,有一種藥材,它雖然不貴重,但是研製成成品的時候,一定會很受歡迎的,不知道薛掌柜可有興趣?」

薛掌柜聞言,眸光一亮:「姑娘不妨說來聽聽。」

「現在的女人都愛美,但凡臉上長個痘痘什麼的,都要煩惱半天。所以我就想做一種美容養顏的護膚品,只要有一人覺得好,那麼我相信,一傳十十傳百,肯定會大賣的。」

不過,明裳看得出薛掌柜對這個美容養顏的護膚品不感興趣,所以明裳便沒有多說什麼。 明裳謝過牛二便回去了,只是讓明裳沒想到的是,她走到半路遇到了明瑤,對於明瑤她實在是不想看見,於是明裳便當做沒看到明瑤一樣,轉身離開了。

明瑤見明裳無視她的存在,胸中怒火翻騰,她快步走到明裳的跟前,一把抓住明裳,怒聲道:「明裳,你是什麼意思?」

明裳故作才看到明瑤一樣:「呦,原來是大姐啊,你找我什麼事?」

「你……你是不是早就看到我了?」

「沒有啊,才看到啊。大姐你為什麼要這麼說?」

「最好沒看到!我看你現在不是好好的么?怎麼之前聽說你快要死了一樣?我算是看出來,你不是在你娘的面前裝病吧?真沒想到啊,你還真有心計啊!你以為你這樣就不用幹活了嗎?走,跟我下地幹活去!」

明瑤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明裳朝地里去。

「我都被趕出來了,回去幹活不合適。」明裳果斷的拒絕道。

「什麼趕出來了?分明就是你使詐,大家都被你耍的團團轉,你高興了是不?」

「大姐,你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耍大家了?那個時候我確實生病了,病好了些后,我又回去了,是她們不要我的。」

「你別亂說!誰不要你了?!你趕緊跟我回去做活!」明瑤加重了手下的動作。

「你給我放手!!!」明裳有些怒了。

「哎呦呵,來脾氣了是吧?也不知道是誰成天的吃明家的喝明家的,明家的便宜都給你佔盡了,你又想脫離明家,是誰給你膽子?」

明瑤說著抬手就要朝明裳的臉上招呼過去,明裳抬手一拍便把明瑤的手拍下去。

「說話注意分寸!我吃明家喝明家的,難道就沒有為明家做事嗎?這些年來,我為明家吃的苦還少嗎?倒是大姐你,做的活沒有我多,吃的就比我多的多了。還成天想嫁給劉明暉,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這個樣子!」

明瑤聽到明裳說的這些話,臉都氣綠了,她大喊了氣來:「明裳,你再把剛才說的話說一遍試試?」

明裳冷眼看著明瑤:「你讓我說我就說?」

「你這個小賤蹄子,躲懶不說還敢這樣詆毀我,看我不撕爛你的嘴!」明瑤說著就要扯明裳臉上的巾帕。

明裳當然不會讓明瑤把自己臉上的巾帕給扯了去,明瑤扯不到巾帕,就死死地抓住了明裳的頭髮,準備好好的給明裳一個教訓。

明裳看著明瑤這個潑婦的樣子,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跟她斗!門都沒有!

明裳正準備反抗的時候,卻看到不遠處有人走了過來,所以明裳便放棄了反抗,就由著明瑤撕扯。

「大姐,我知道錯了,你就放了我吧!」

明瑤根本就不知道有人朝這邊走過來,她還以為明裳打不過她向她求饒呢,明瑤一陣竊喜:「剛才你不是很囂張嗎?現在怎麼慫了?你覺得我是傻子會放過你嗎?」

明瑤一邊說著一邊手下使勁兒地扯著明裳的頭髮,明裳疼得發出一陣求饒聲。

明瑤見此情景越發的得意。

「你們在做什麼?」

一聲熟悉的男聲傳來,明瑤臉上的笑意漸漸地失了顏色。 明瑤連忙收回了手,她低聲警告明裳道:「你要是再表哥面前亂說一句話,我就讓你好看。」

話說完,明瑤整理一下衣裳,滿臉堆笑地轉身看向劉明暉,嬌柔地說道:「表哥,你怎麼又空回來了?」

劉明暉臉色很不好看,剛才他看得清楚呢,分明就是明瑤在欺負這個——應該是明裳吧!

「明瑤,你為何要欺負明裳?」

「表哥,你誤會了,方才我跟明裳妹妹說話呢?哪裡是欺負了?」

明瑤說著遞給明裳一個眼色:「妹妹,你倒是跟姐姐說一句公道話啊,剛才我們只是說話是不是?」

明裳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聲音淡淡:「剛才姐姐讓我去地里幹活,若是不幹,要給我顏色看看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