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玦入了廳堂,謝韶華等他落座,才開口道,「大皇子且稍等片刻。」

「好。」拓跋玦欣然應道,自是知曉謝韶華要去換出府的衣裳。

等韶華入了裡間,拓跋玦只是端起一旁的茶盞,抬眸掃視著。

鄭嬤嬤輕聲道,「大小姐,這大皇子也忒無禮了。」

謝韶華低聲道,「隨他如何呢。」

鄭嬤嬤一愣,倒是未料到她竟然未動怒。

謝韶華只覺得拓跋玦另有所圖,他一直在尋一個與她單獨相處的機會,想來是要從她這處打探什麼?

她換好衣裳,才出了裡間,行至廳堂之後,便見拓跋玦依舊端坐著,抬眸看向她時,也是毫不避諱。

韶華走上前去,緩緩地坐在一側,「大皇子與昨日倒是判若兩人。」

「哦?」拓跋玦挑眉,不以為然。

韶華看向他,「大皇子可是覺得韶華的穿著有何不妥?」

大皇子見她終於忍不住出聲質問,驀地爽朗一笑,「甚好。」

韶華見他言語中頗有些輕佻,眉頭微蹙,接著起身道,「時候不早了,該動身了。」

「好。」拓跋玦起身,行至她的面前,「謝大小姐請。」

韶華微微側身,「大皇子先請。」

「好。」拓跋玦也只應了一聲,便先出了廳堂。

外頭,巧燕已經與謝歡說了該動身了,謝歡這才小心翼翼地出來,正巧碰上剛出來的拓跋玦,她怔愣片刻,連忙垂眸福身道,「見過大皇子。」

「想來這位便是謝家四小姐了。」拓跋玦適才便注意到了她,如今見她對自己如此懼怕,便生出了一絲挑逗之意來。

謝歡也不知怎的面色一紅,慌張道,「正是。」 拓跋玦只是含笑點頭,轉身便看向謝韶華。

謝韶華看向拓跋玦,「大皇子請。」

拓跋玦便抬步往前走去。

謝韶華側眸看向謝歡,見她面頰泛紅,眼神閃爍,抬眸看向韶華時,略顯羞澀。

她知曉謝歡一直被養在深閨中,即便是見過一些男子,卻也不曾像拓跋玦這般的,故而才會有些心慌意亂。

她伸手握著謝歡的手,低聲道,「走吧。」

「哦。」謝歡連忙收回心神,便沖著韶華淺笑應道。

反握著韶華的手,二人便緊跟著拓跋玦出去了。

不一會便見謝詁出來,引著拓跋玦從正堂離去。

而韶華與謝歡則是坐著軟轎自備弄行至側門,門口已經停了備好的馬車。

遠遠地便見拓跋玦與謝詁已經在馬車一旁立著。

二人緩緩上前,謝詁看向韶華道,「大妹妹與四妹妹先上車。」

「是。」韶華點頭應道,便與謝歡先上了馬車。

謝詁上前看向拓跋玦,「大皇子請。」

拓跋玦便上了最前頭的那輛馬車,與謝詁在前頭。

謝歡等坐在馬車內,才鬆了口氣,捏著絲帕輕輕地抹著額頭的薄汗,大有如釋重負之感。

韶華歪著頭看著她,「四妹妹覺得大皇子如何?」

壞總裁的專屬寶貝 「啊?」謝歡有些愣神。

「四妹妹可是緊張?」韶華打趣地問道。

「沒什麼。」謝歡連忙擺手道,「只是覺得這大皇子倒是不像外頭傳的那般粗魯。」

「哦。」韶華只是想著拓跋玦今日必定會尋一個時機,單獨與她說話。

鄭嬤嬤看著她,「大小姐,二小姐也跟著了。」

「嗯。」韶華似是料到謝穎會跟著。

「大姐,我聽說袁二小姐並未下帖子給二姐。」謝歡之所以能前去,一則是與袁緋琴甚是投緣,另一個原因便是因著她與謝韶華的干係。

「她應當是與沈大小姐一同去的。」韶華淡淡道。

「哎。」謝歡想起沈歡,心中便不快。

又想起那沈二小姐,沈婧來,輕笑道,「琴妹妹可是給沈家的兩位小姐都下了帖子呢。」

「嗯。」韶華知曉,倘若現在袁緋琴不給沈婧下帖子,那才會落人話柄。

沈家。

沈歡因著上次被沈大夫人訓斥,這幾日都甚是安分地待在府上。

沈婧則是因著賞花節之事,自個京城第一才女的名頭如今落到了袁緋琴的頭上,她自是無顏出去。

「二小姐,您當真要去?」一側的丫頭擔憂地看著她。

這幾日二小姐一直將自己關在院子裡頭,不曾踏出去過一步,自收到袁家二小姐的帖子之後,便將自個關進書房裡頭,連衣食起居都不曾出過書房,今兒個一早才出來。

沈大夫人自然知曉此事,並未理會,只是任由著她。

沈婧梳妝打扮之後,穿戴妥當,才出了院子。

因著許久不曾出來,查德抬頭,陽光甚是刺眼,隱約有些頭暈,險些栽倒,

她稍稍穩住,深呼吸了幾口,才出去。

謝穎昨兒個給沈歡遞來了書信,今兒個一早便過來了。

沈歡已經在等著她,二人商議了一番,才一同出來。

沈婧遠遠地便瞧見了謝穎,待上前之後,二人見禮,才開口道。

「二表姐。」

往日,沈婧都是喚她大表姐的,如今換了稱呼,反倒讓她不自在了。

謝穎面上不顯,臉上帶著不同往日那般的冷傲,反而是親和的淺笑,「二表妹。」

「二表姐,你怎得過來了?」沈婧接著問道。

「我是來與二位表妹一同過去的。」謝穎自是不會與沈婧說,自個是沒有收到帖子,這才過來找她們。

沈婧並不知曉謝穎未收到帖子,也只是微微點頭,便不理會了。

沈歡是知曉沈婧不愛理會這種事兒,並未解釋,只是與謝穎也一同上了馬車。

謝穎坐在沈歡對面,二人盤膝而坐,中間放著一台几案,案上放著幾樣糕點,一旁已經有丫頭奉上茶湯,二人端起,慢慢地吃著。

「二表妹的性子還是如此。」謝穎想起沈婧如今可是丟盡了顏面,未料到回來之後,竟然輸給了一向尚武的袁家。

「是啊。」沈歡本就不喜歡這個妹妹,沈大夫人看似寵愛的是她,實則最疼愛的乃是沈婧,而她不過是裝門面的。

「二妹妹怎的也收到帖子了?」謝穎好奇地問道。

「乃是袁家二小姐親自下的。」沈歡看著她說道,「明安公主也是要去的。」

「你可知曉,北蠻大皇子的事兒?」謝穎看著沈歡問道。

「略知一些。」沈歡直言道。

「他這幾日會在府上小住幾日。」謝穎接著說道。

「那今日?」沈歡看著謝穎問道。

「一早便去了謝韶華的院子。」謝穎想起此事,便莫名的不痛快。

沈歡一愣,沉吟了片刻說道,「不知有些話我當講不當講。」

「大表妹與我是何關係?如今反倒生疏起來了。」謝穎看著她,頗有些委屈地說道。

沈歡便說道,「我自然將大表姐當成最親近的人。」

「那就是了,有何話儘管說便是。」謝穎連忙點頭道。

「我聽說,此次大皇子前來,是為了求娶謝家的大小姐。」沈歡幽幽地嘆了口氣,「只不過如今謝家的大小姐……」

這乃是謝穎的痛處,倘若果真如此,那麼這北蠻大皇子原先求娶的乃是她,如此看來,現在反倒是被謝韶華鳩佔鵲巢了。

沈歡是知曉拓跋玦此次前來求娶的乃是謝韶華,只不過沈歡換了一種說法,如此說也並無錯處,可是對謝穎來說,這便是別有用意了。

沈歡見謝穎眸底閃過的憤恨,接著嘆了口氣,「按理說,大表姐乃是謝家的大小姐。」

謝穎緩緩地放下茶盞,雙手放在膝前,緊緊地攥著。

沈歡也只是斂眸不語了。

鄭嬤嬤似是想到了什麼,接著說道,「大小姐,五小姐是隨著蕭大小姐去的。」

「我知道了。」韶華微微點頭。

「大姐,這二姐隨著沈家,五妹妹又隨著蕭家,卻不與你一同過去,此事若是被傳開了,外人也只管說你的不是了。」謝歡冷哼了一聲,「當真是不安好心。」

韶華淺笑道,「即便跟著,沒有帖子也是進不去的。」

「啊?」謝歡愣了愣,倒是沒有想到。

「此次踏青,乃是明安公主主辦,琴妹妹不過是打個下手罷了。」 掌家小農妻:世子,有喜了 韶華直言道。

「那……」謝歡挑眉,「二姐跟五妹妹豈不是要被拒之門外了?」

「有明安公主在那處,自然如此。」韶華只想著待會謝穎的臉色怕是不大好看。

謝歡暗自搖頭,好在她手中是有帖子的。

謝穎與謝貞是不知此事的,而沈歡也不曾想到這次踏青竟然是明安公主主辦的,以為不過是袁緋琴剛回來,想要聚聚罷了,並未深想。

沈歡與謝穎先到了,沈婧緩緩下了馬車,只是跟在沈歡的一側。

已經有人在外頭迎著,見幾人過來,便說道,「幾位小姐,煩請出示帖子。」

「好。」沈歡點頭,便讓一旁的丫頭遞了過去。

不過只有沈歡與沈婧二人的,並未謝穎的,那人登記之後,便說道,「沈大小姐、沈二小姐請。」

謝穎並未在意,只是隨著沈歡要進去,只是剛抬步,卻被攔下了。

「這位小姐,沒有帖子是不得入內的。」攔著謝穎的人一身宮中侍女的裝扮。

「帖子不是給了嗎?」沈歡見狀冷聲道。

「沈大小姐的帖子是給了,而這位小姐的帖子呢?」那侍女直言道。

「這是何道理,你可知曉我是何人?」謝穎面色一沉,顯然未料到自個會被人攔了下來。

「奴婢只認帖子,不認人。」那侍女面色嚴肅道。

謝穎見人攔著不讓她進去,當即便惱了。

「倘若這位小姐沒有帖子,煩請讓道。」那侍女毫不客氣道。

謝穎何時受過這樣的對待,往日只要她報上自個的身份,哪個不是對她趨炎附勢,阿諛奉承的,可是現在……

「我可是謝家的小姐。」謝穎怒斥道。

「不論是誰家的小姐,奴婢乃是奉命行事,只認帖子。」那侍女倒是極有膽量。

「好,好。」謝穎氣急,轉身便要離去。

沈歡卻覺得謝穎是她帶來了,如今讓謝穎回去,豈不是也打了沈家的臉?

她看向那婢女,「你是何人?又是奉誰的命?」

「奴婢乃是明安公主殿下跟前的侍女。」那侍女看著沈歡道,「沈大小姐,請。」

沈歡一愣,低聲道,「今兒個不過是隨便聚聚罷了,怎的明安公主會?」

「沈大小姐想必是未仔細瞧帖子。」那侍女直言道。

沈歡面色一紅,的確是未仔細看,只因負責送帖的乃是袁緋琴,故而才以為是袁緋琴招攬的。

如今她便將帖子拿了起來,仔細看過之後,才明白,這乃是明安公主主辦的,這下子有隻覺得臉頰犯疼,這明安公主可是出了名的蠻橫,無人敢惹的,這侍女自然也囂張一些。

她抬眸看向謝穎,暗自思忖著,為了謝穎得罪了明安公主,日後倘若是入宮了,必定會吃不少苦頭,可知明安公主乃是皇后與陛下最疼愛的公主。

如此一想,便有些為難地看向謝穎,「大表妹,我……」

謝穎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只覺得自個是被活脫脫的打臉了,只可惜她還要生生地挨著,卻也無法反駁。

後頭,蕭若如帶著謝貞一同前來,瞧著前頭甚是熱鬧,二人對視了一眼,便緩緩地走上前去。

「二姐?」這謝貞主動地開口。

謝穎看了一眼謝貞,自是不想給謝貞嘲笑自個的機會,當即便甩袖怒氣沖沖地離去了。

謝貞一陣莫名其妙,而沈歡與沈婧便被先請進去了。

蕭若如將帖子遞了過去,謝貞自然也遇到了適才謝穎那般的境遇,當即便羞憤不已。

蕭若如自然不會替謝貞說話,只好為難地看著她,將她丟在了外頭。

謝貞怔愣地待在外頭,正要轉身回去,卻見謝韶華下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