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酒的同時,陽頂天還從戒指里弄了一些調料出來,反正谷青青幾個也不知道,就算有所猜疑也無所謂。

溫霞小葉袖子已經和他有了關係,谷青青嘛,遲早的事,女人一旦給男人上了,就一切好說了。

不聽話,打屁股,這是陽頂天的絕招。

有了調料,小葉袖子更拿出全副手藝,沒多會兒,羊烤得差不多了,倒上酒,就着紅酒吃烤羊,這場景,彷彿不是飛機失事,而是海島一日遊。

喝酒吃羊,閒聊着,日頭慢慢偏西,卻始終沒有看到救援的飛機,更莫要說艦船什麼的。 谷青青憂心起來,道:“怎麼會沒有救援飛機,這不可能啊?”

溫霞幾個也覺得不可能,飛機失事不是小事,現在的搜救力量又很強,怎麼這麼久了,還沒看到搜救的飛機呢,這違反常識。


溫霞道:“一般來說,飛機從雷達上消失,航管就會緊急上報,啓動搜救,最多幾個小時,搜救飛機就會在現場出現,現在這麼久了還沒出現,肯定是哪個地方出了問題,我們。”

她說到這裏,沒說了。

谷青青和小葉袖子都是極聰明的女子,都聽出了她話中的意思,谷青青皺眉道:“你是說,我們有可能跟馬航一樣,怎麼也找不到?”

“那就糟了。”

小葉袖子雙手合在胸前:“我兒子還在讀初中,沒有我照顧,他怎麼辦啊?”

“你先生呢?”溫霞問她。

“家裏的事他不管的?”小葉袖子搖頭。

她看着陽頂天:“宋君,如果我們真的跟馬航一樣,那怎麼辦啊?”

“沒事。”陽頂天安慰她:“如果實在沒人來救我們,我們就自救,這山上樹也多,我們可以做一個大筏子,再裝上一些淡水食物什麼的,劃出去就行,失事的地方離澳大利亞應該不遠了,來往的船隻很多的,碰到船,我們就獲救了。”

“太好了。”小葉袖子歡欣鼓舞,抱着陽頂天親了一下:“宋君,拜託了。”

陽頂天的話,也給了溫霞和谷青青安慰,兩女也沒那麼憂心了。

當然,她們還是盼着救援飛機出現,可眼見着太陽要落山了,仍然不見半點飛機的影子,三女的心,也隨着太陽一點點落下去。

陽頂天是無所謂的,實在急了,他甚至可以把三女弄進戒指裏,直接飛出去。

當然,那樣的情形是不可能出現的,那樣太靈異了,如果真要自行離島,做一個大木筏是最好的選擇。

溫霞有野外生存經驗,眼看着太陽就要落山,她道:“今天估計不會有飛機來了,我們先把那些箱子搬上來吧,做好堅持一段時間的準備。”

海灣中堆積着大量的漂浮物,最多的,是旅客們帶的行禮箱,溫霞谷青青三個的箱子也在裏面,本來想着隨時會獲救,箱子就不要了,這會兒眼見暫時獲救無望,那自然就要把箱子拖上來,做好長期堅持的準備。

“有道理。”谷青青小葉袖子全都贊同。

幾個人起身,把所有行李箱全弄上來,不管是誰的,困守孤島,沒辦法的時候,別人的箱子也是可以打開的,三女不會那麼迂腐,至於陽頂天,他是根本不在乎這些的。

陽頂天力大,找了根長繩子,把箱子拉手一隻只串起來,串魚一樣,一次就拖上去數十隻箱子,把溫霞幾個看得直樂。

“宋君真強。”小葉袖子撫掌歡呼。

“野蠻人。”溫霞撇嘴:“一身蠻力。”

“野蠻人是吧。”陽頂天聽到了,對她呲牙:“呆會讓你見識一下。”

“不要。”溫霞嚇到了,昨天到今天,兩次下來,她是徹底怕了陽頂天了。

小葉袖子咯咯笑,湊到溫霞耳邊道:“他真的好強呢,他是我碰到的最強的男人,你呢?”

溫霞點頭:“我也是,所以說他是野蠻人。”

“不過看他的身體到不是很壯實,奇怪,不知他的力量哪裏來的。”

溫霞也覺得奇怪。

陽頂天帶着三女,把大部份能用的漂浮物都拖上了岸,陽頂天順便還從戒指裏拿了點私貨放進去,主要是一個驢客的行包,裏面有整套的炊具。

飛機上的食品,都只是簡單的加熱,可沒有什麼炊具,這讓陽頂天這吃貨很不習慣。

小葉袖子看到炊具非常開心,她雖然是大小姐出身,但廚藝很好,只是沒有炊具,她沒有辦法,現在有了炊具,她的手藝就有了用武之地。

“晚上吃什麼?”陽頂天問:“山羊,兔子,魚?要不是鹿?”

“鹿那麼可愛。”小葉袖子歪着腦袋:“不過鹿肉很好吃。”

她這話,把陽頂天逗笑了。

谷青青道:“鹿不好打吧,鹿跑得快。”

“太陽下山的時候,動物都會來河邊喝水。”溫霞相對要有經驗,她看着陽頂天:“我們沿着河上去,肯定可以找到,只不過能不能打到……”

“那不成問題。”陽頂天一臉肯定。

“真的嗎?”溫霞眼光亮起來:“我在澳洲也打過獵,不過現在沒槍,你用什麼打。”

“不用打。”陽頂天道:“直接抓。”

“直接抓?”溫霞疑惑。

小葉袖子同樣疑惑:“你怎麼抓得到啊,鹿跑得那麼快。”

“錯。”陽頂天搖頭:“跑得最快的,是美女,你們兩個這樣的美女我都能抓到,鹿算什麼?”

“宋君真是的。”小葉袖子吃吃笑,她並不害羞,卻裝模作樣的半掩着臉,別有一股誘人之意。


溫霞卻是純西方世界長大的,不象日本人那麼裝,她笑着,眼光瞟到谷青青臉上,道:“這裏還有個美女你沒追到呢。”

“是嗎?”陽頂天突然一伸手,竟一下把谷青青抱了過來,直接抱到懷裏。

谷青青吃了一驚,呀的一聲叫,雙手推着陽頂天胸口,一張臉紅如晚霞,羞叫道:“不要。”

陽頂天卻不管她,直接俯嘴就親。

谷青青雙手無力,推了兩下,推不開他,慢慢的,手反而撫上來,箍着了陽頂天脖子。

“宋君真是的。”小葉袖子嘻嘻笑。

溫霞也想不到陽頂天如此直接,搖搖頭,對小葉袖子道:“袖子,要不我們兩個先去洗澡換衣服吧。”

“好。”小葉袖子跟着站起來。

她三個的行禮箱都找到了,這會兒各自打開衣箱,拿了衣服去溪中洗澡。

谷青青給陽頂天親得迷迷糊糊的,不過等陽頂天脫她衣服,她稍有了幾分清醒,抓着陽頂天手道:“不要,小宋,現在不要。”

“就是現在。”陽頂天卻是蠻不講理,谷青青根本拗不過他,最終給剝得乾乾淨淨…… 谷青青本不是這樣的女人,即便要偷情,她也不可能當着溫霞小葉袖子的面。

之所以如此,一是飛機失事,困守孤島,給她造成了極大的心理衝擊。

二是溫霞和小葉袖子的放縱。

都是女人,而且都是美女,她們可以輕易的委身陽頂天,這也就給了谷青青放縱的藉口。

但最主要的,還是桃花眼,陽頂天發功救她們,施展了極強的靈力,這股靈力與她們的氣脈相融合,給她們施加了極大的影響,讓她們在潛意識中就想與陽頂天親近,想與他融爲一體。

就如磁鐵,只要碰到了,就一定會拼命的融合到一起,一個道理。

谷青青不知道桃花眼的妖異和對女人的殺傷力,她只在心裏給自己找藉口:“她們都可以……在孤島上,沒人知道……如果沒有他,這會兒我己經死了……”

尤其是最後一點,徹底摧毀了她自己的堅持,四手八腳纏在陽頂天身上,放聲尖叫起來。

直到太陽落山,心滿意足的陽頂天才抱着谷青青下河洗澡。

小葉袖子吃吃笑:“宋君,你真是好強呢。”

溫霞笑:“美女是打到了,可惜鹿卻沒有了?”

“誰說的。”陽頂天得意洋洋的看着她:“親一個,我馬上給你打只鹿來。”

“真的?”溫霞半信半疑。

“敢懷疑我的話。”陽頂天沉下臉。

“沒有。”溫霞咯咯笑,撲到他懷裏,狠狠的親了一個。

“這還差不多。”陽頂天滿意了,轉頭看小葉袖子:“袖子,你呢。”

小葉袖子吃吃笑,也過來摟着他親了一下。

“你們等着。”

陽頂天滿意了,在谷青青脣上吻了一下,跳起來,他這會兒光着屁股呢,竟就什麼也不穿,直接跳上對岸,飛快的進入山中。

“他褲子都沒穿。”小葉袖子完全看呆了。

溫霞同樣驚得目瞪口呆,喃喃叫道:“還真是個野蠻人。”

谷青青這會兒還在高朝的餘韻中,全身酥軟,手腳彷彿在放電,一點力氣也沒有,腦子也迷迷糊糊的,以一種近似申呤的語氣道:“他空着手怎麼打鹿啊。”

“也許他是空手去捉。”小葉袖子以一種癡迷的語氣道:“他真的好強呢,我們……不是一下就給他捉到了嗎?”

她這話,引發了溫霞谷青青兩個的同感,兩人對視一眼,即有些羞,又都有些迷惘。

她們都是一流的美女,平時都是很驕傲的,想追她們的男人多如過江之鯽,可真正能追到她們的男人,卻如鳳毛麟角。


溫霞還好,她到底是西方文化薰陶長大的,性方面看得比較開,只是眼光高,不是特別優秀的男子,無法接近她。

谷青青卻不同了,她是純中式女子,在性方面,是比較保守的,她在認識王律前,確實有過男朋友,但跟王律結婚後,卻真的沒有情人,想打她主意的很多,但她極爲自律,從來沒有出過軌。

堅持了這麼多年,碰上陽頂天,一下就失守了,而且是當着溫霞小葉袖子的面。

剛纔給陽頂天抱着,她腦子如灌了漿糊,這會兒陽頂天離開了,她清醒過來,就實在是覺得不可思議。

陽頂天不知道這些,二十分鐘左右,他真就扛着一隻鹿回來了。

這隻鹿很大,估計至少有七八十斤,脖子給陽頂天扭斷了,他是故意的,萬一小葉袖子她們見了活鹿說可愛什麼的,那就麻煩了,死鹿就不會有這樣的事。

“宋君真的打到了鹿啊。”小葉袖子驚叫出聲。

“你怎麼打到的。”溫霞谷青青同樣驚訝無比。

“就是捉到的啊。”


陽頂天連人帶鹿跳到溪中,濺起一片水花,也勾來小葉袖子的尖叫歡笑。

“捉到的?”溫霞好看的紅脣張開成了0形:“可是鹿跑得那麼快。”

“我早說了,跑得最快的是美女。”陽頂天得意洋洋:“我一天之內把你們三大美女都捉到了,一隻鹿算什麼?”

他說着,伸手把溫霞的頭直按下去。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他最見不得的,就是美女這種0形的嘴形,後來有所好轉,但這會兒得意之下,溫霞剛好是這個嘴形,他就忍不住了。

溫霞平時是個很驕傲的女子,出身好,學歷高,長得漂亮,還是大律師,那真是傲得不要不要的。

但這會兒,面對陽頂天,她卻是一點傲嬌之心也起不來,陽頂天一按,她乖乖的就跪下了,賣力的服侍陽頂天。

“我來把鹿剖開吧。”小葉袖子吃吃笑,去找了刀來剖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