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風淼將流蘇的情況給講訴了一遍,聽完后,四長老也頗為震驚,暗暗道,想不到這世間還有這等妖孽的天才。 聽完風淼的講訴,四長老雖然震驚於流蘇的修行資質,但他心中卻忍不住浮現出一個疑問,那流蘇就算再妖孽,但她也只是一個下部天神,但三長老卻是上部天神中期的強者,又怎麼會隕落?

所以,他認為殺死古塔莎和三長老的應該另有其人。

想到這裡,四長老再問:「在第一重神域,還有什麼比較特殊的人嗎?」

風淼想了想回答道:「有,有個叫秦天的上位神,他的修行資質雖然比不上流蘇,但也相當的妖孽,而且,他精通陣法之道,曾經以陣道陣殺多尊下部天神,而他自身的戰力也不弱於下部天神。」

「有意思,想不到邊荒地帶居然出了這樣兩個妖孽!」

四長老笑了笑,也沒有將秦天放在眼裡,一個上位神,就算精通陣法之道,也不可能殺得了大小姐和三長老。

隨後,四長老做出決定:「這樣吧,你們姐妹二人就隨老夫去一趟第一重神域,調查下大小姐隕落的真正原因!」

「遵命!」

風家姐妹自然不敢違背。

很快,一行三人就通過通道來到了鎮天城。

風淼提議道:「大人,秦天是鎮天城的城主,手下眾多,不如命他派人幫忙調查大小姐隕落的原因?」

對此,四長老有些不以為然,他可不認為秦天能調查出什麼來。

於是淡淡的道:「也行,你們姐妹先去知會他一聲,老夫則在第一重神域轉轉,看看能否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是!」

風淼點點頭,然後與風語一起朝城主府而去。

「你們怎麼來了?」

上官凌燕看到風家姐妹,臉色不由微微一冷。

「上官管家,我們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要和秦公子當面說明,還請幫忙通傳下!」風淼神色凝重的道。

「不必了,公子不想見你們,你們走吧!」

上官凌燕擺擺手,語氣不耐煩的道,她知道,秦天並不待見這對姐妹。

「上官管家,這件事非常的重要,我們姐妹也是冒著極大的風險來的,如果你不去通傳,以後肯定會後悔的!」風淼再道。

聞言,上官凌燕的眉頭皺了皺,很是就此趕走這對姐妹,但理智還是佔據了上風,將這對姐妹安頓了下來,然後去向秦天彙報。

半刻鐘后,秦天來到迎客廳,見到了風家姐妹,語氣淡漠的道:「兩位風姑娘駕到,有何貴幹啊?」

對秦天的這種態度,風淼很是平靜,風語卻感到很是難受。

下一刻,風淼設下了一個隔音禁制,再沉聲道:「秦公子,我們姐妹這次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的。」

接著,風淼將古塔世家四長老來到第一重神域調查古塔莎和三長老遇害的事,詳細講訴了一遍。

聽完有,秦天有些驚訝:「你們為什麼不告訴他實情呢?」

風淼平靜的道:「對以前的事,我們姐妹都很內疚,但我們不想繼續錯下去,我們還能繼續當朋友嗎?」

「或許吧!」

秦天給了個模稜兩可的回答。

微微沉吟,秦天問道:「你們對古塔世家有多少了解?」

風語毫不猶豫的道:「我聽古塔莎講過,在古塔家,共有五尊上部天神,實力最強的乃是古塔世家的大長老古塔風山,其境界已經達到上部天神後期,之前死在你手上的則是三長老,乃是古塔世家的第二高手,除此外,古塔世家還有近百名中部天神,五百多名下部天神!」

風淼補充道:「古塔世家與左夏世家、凌宇世家關係極為密切,這兩大世家的勢力絲毫不弱於古塔世家,尤其是凌宇世家二公子凌宇墨更是與古塔莎有著婚約,如果古塔莎的死訊傳開,恐怕凌宇世家也會插手到調查中!」

神界的九重神域,第一重最小,第九重最大。

第三重神域比起第二重神域大了千倍都不止,所以,第三重神域的世家也是眾多的。

端木家那樣的天神世家,在第三重神域也不過算是末流世家。

而古塔世家則是頂級世家。

「秦公子打算如何應對這件事?」

風淼再次問道。

「還能如何,來一個殺一個唄!」

秦天有些無奈的道,說實話,他只想好好的修鍊,等達到天神將老婆們從神藏世界內放出來,過自己的小日子。

但偏偏就有那麼多的麻煩主動上門。

風淼搖搖頭:「你這次如果將四長老也給殺了,那麼古塔世家必定大為警惕,恐怕再次到來就不是一尊上部天神,有可能是三尊,甚至四尊五尊,到時候,你能應付得了嗎?」

秦天沉默了,的確是這個道理。

風淼繼續道:「就算你能應付得了,那陳倩與你的手下呢,上次是因為古塔莎太過大意,你才有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可下次你未必有那個機會!」

「那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秦天看著風淼問。

風淼再道:「最好的辦法,就是認祖歸宗,你是紫金神龍,只要你回到紫金神龍族當中,古塔世家根本就奈何不得你!」

「紫金神龍一族高居第八重神域,我如何去?」

秦天無語的笑笑,要知道,從第二重神域前往第三重神域都必須達到中部天神圓滿,第三重神域到第四重神域條件更難。

風淼道:「去第八重神域的確困難,但你可以先去第三重神域,據我所知,那流蘇應該潛藏在某個特殊的地方,只要她躲著不出,四長老肯定找不到她,而秦公子你則可以趁機投靠古塔世家,以你的陣道修為,四長老收下你的可能性極大,等到了第三重神域,你再謀划如何進入第四重神域!」

「你這想法很是大膽。」秦天笑笑:「但是,我沒有想過投靠他人!」

「這是權宜之計!」

風淼沉聲道。

秦天淡淡道:「我如果投靠古塔世家,他們肯定會將我的一部分神魂納入魂牌,受到他們的掌控,一旦日後他們發現古塔莎和三長老是我殺的,我到那時,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所以,這個辦法行不通!」

風淼沉默了,半晌后,她再道:「據我所知,只要替他們立下大功勞,就會將魂牌內的神魂還給你!」

「呵呵!」

秦天笑了笑:「這樣太被動,我不喜歡!」 見過風家姐妹后,秦天就裝模作樣的派出人馬開始幫忙調查古塔莎隕落的原因,同時,也在考慮著,該如何應付接下來的危機。

雖然他不贊同風淼讓他投靠古塔世家的建議,但她的某個擔心卻很對,那就是,如果古塔世家得知真相后,他如何能保障陳倩以及其他人的安全。

黑色珠子很厲害,但他卻無法真正的操控。

只有在正面面對敵人才能發揮出超強的效果,而且,他也不敢肯定,黑色珠子能對付幾尊上部天神,而且,黑色珠子在吞噬古塔莎那樣的中部天神都需要十多個呼吸。

吞噬一個上部天神中期更需要三十個呼吸,一旦在這個過程中,有另外的上部天神對他偷襲,或者對陳倩等人偷襲,他根本就無法抵擋。

「哎!」

想到這點,秦天再次感嘆自己修為不夠。

「該怎麼辦呢?」

秦天陷入了沉思中。

最終,秦天想來想去,只有一個辦法。

就是送走陳倩等人,然後他在躲到神火禁地去。

就算古塔世家邀請再多的上部天神來,對上紫色神火中的神秘女人都只有被吞噬的下場。

想到這裡。

秦天連忙將陳倩等人給召集了起來,說出了他的決定。

因為第二重神域的人擔心秦天繼續擊殺鎮守使,如今通道前,根本就沒有天神鎮守。

所以,想要去第二重神域很是方便。

聽完后,陳倩等人的情緒都很低落,因為他們又一次成為了秦天的拖累。

但他們卻沒有反對。

於是,當日,秦天就悄悄將他們送到了第二重神域,並找了個偏僻的地方設置了幾道陣法,讓大伙兒在這裡修行。

在離去時,他將那枚上部天神的神格塞給了陳倩,再給了她大量的中品神晶。

重新回到鎮天城。

秦天不由鬆了口氣,送走陳倩等人後,他算是沒有了後顧之憂。

忽然,他想到了風家姐妹。

她們是古塔莎的貼身丫鬟,別看四長老沒有對她們下手,那是四長老還沒有找到古塔莎的死因,日後一旦查明古塔莎的死因,她們姐妹肯定難逃一死。

雖說風淼這次來向他報信,帶著一定的目的性,但卻給了他一定緩衝和準備的時間。

否則,她們向古塔家的四長老道出實情,四長老肯定會馬上返回第三重神域帶著大量的上部天神到來,猝不及防之下,說不定他也會陷入死劫。

因此,風家姐妹向他報信也是冒了極大的風險。

微微猶豫,秦天約見了風家姐妹。

「這是兩枚中部天神的神格,你們拿著!」

秦天扔出兩枚神格。

風淼眼神眯了眯,頓時醒悟過來,之前第二重神域派來的那些中部天神是死在秦天手上的,不然,他手上的中部天神的神格又是從何而來的?

「秦公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風淼問道。

「你們回第二重神域躲起來吧!」

秦天道。

「躲不了的!」

風淼苦笑著搖搖頭:「據我所知,古塔世家有一種叫做「洞玄」的天神秘法,無論我們躲在哪裡,都會被他們給找到!」

「那你們是怎麼打算的?」

秦天問。

「我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啊!」風淼搖搖頭:「只希望四長老不要懷疑你,否則,一旦調查到你才是殺害古塔莎和三長老的兇手,我們姐妹肯定難逃一死!」

聞言,秦天心中不由一軟。

沉吟半晌后,秦天道:「你們跟我走吧!」

「好!」

風淼點點頭。

做出決定后,秦天就帶著風家姐妹朝神火禁地而去。

至於鎮天城,他暫時交給了另外兩尊上位神圓滿打理,經過上次的殺雞儆猴,這次他又是秘密離去,鎮天城亂不起來。

五日後。

四長老重新回到鎮天城。

這些天,他將整個第一重神域都搜索了一遍,都沒能找到流蘇。

倒是讓他打探出一些消息。

有傳言,那個鎮天城的城主是一條紫金神龍,同時,他還身懷神王傳承。

對於這種傳聞,他是不怎麼相信的。

畢竟紫金神龍一族高居第八重神域,又怎麼會來到第一重神域這種邊荒地帶,至於神王傳承就更加的荒謬了,一個小小的神人又怎麼可能獲得神王傳承。

雖然他不相信這些謠言,但他還是決定來證實下。

只是當他神魂掃過鎮天城,並沒有發現秦天,甚至就連古塔莎的兩個貼身丫鬟都不見了。

頓時,他感覺他抓到了一些什麼。

身形一晃,他就落入了城主府。

然後抓攝過來兩尊侍衛進行搜魂。

搜魂完畢后,四長老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他居然被兩個丫鬟給耍了,雖說這兩名侍衛沒有見到秦天是如何殺死古塔莎和三長老的,但他卻從兩個侍衛的記憶中,看到三長老用封禁天神器封禁城主府。

「該死!」

暗罵一聲,四長老就催動了「洞玄秘法」。

隨著秘法的展開,他很快就鎖定了風淼的下落。

下意識的,四長老想要去捉拿風淼風語姐妹,但馬上想到一個問題,三長老的封禁天神器在開啟后沒多久就突然墜落,封禁天神器墜落則說明三長老已經隕落,也就是說,三長老是死在城主府的。

那麼是誰殺了三長老?

秦天的嫌疑最大。

只是秦天只是個上位神,他又怎麼能殺掉三長老。

不過,即使不是他,但殺掉三長老的那人也與他有著密切的關係。

隨即,他再次展開「洞玄秘法」搜查秦天的下落。

忽然,四長老神情一凜,因為他的洞玄秘法居然無法鎖定秦天的下落,他堂堂一個上部天神居然無法鎖定一個上位神,這說明他身上有強者留下的印記。

想到這點,他的神情又凝重了幾分。

毫不猶豫的朝通道飛去,他準備先回第三重神域將這件事向家主和大長老進行彙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