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這一世的元長歡,龍曲淵眼底微微閃著光華。

而元長歡看著龍曲淵說話之時,眼底破碎的光華,心裡有些吃味,「那你喜歡她嗎?」

「喜歡?」龍曲淵思索半響,誠實道,「挺喜歡的。」

期待他答案的元長歡,一聽到這話,臉色立刻差了起來,「你居然喜歡別的女子,那我呢?」

「也喜歡你。」龍曲淵對女人莫名其妙的生氣摸不著頭腦,不是她問自己喜歡不喜歡嗎?

無論那一世的元長歡,他若不喜,如何會次次幫忙?

即便有師傅囑託,他也不會委屈自己,時時刻刻幫助一個女子。

完全不符合他的作風。

而他做了,這不是喜歡嗎。

元長歡這個小丫頭,無論前世今生,都很對他的胃口。

不過,眼前小丫頭怎麼氣了?

元長歡見他一臉無知,氣不打一處來,一腳踩在他的腳背上,也不管自己踩到沒踩到,總之踩了就跑,「你這個混蛋。」 「嗯?」龍曲淵見她快速跑掉,抬步跟了上去,不疾不徐的跟著,亦是不疾不徐的在她耳邊詢問,「怎麼又生氣了。」

「你這小姑娘,氣性真大。」

扭頭瞥了他一眼,元長歡嫌棄道,「我才沒有騎行大,分明是你太蠢。」

「這天上地下,還真只有你一個人說過我蠢,你這丫頭膽子是不是太大了點?」龍曲淵想要牽住她,免得她到處亂跑,碰到什麼陣法幻術之類。

卻被元長歡甩開,一臉正色,「就是心大才會被你牽牽抱抱的,現在我要做一個小心眼的女人,不准你碰我。」

回到過去 這素手就在咫尺,卻不讓他碰,還真有些心痒痒。

龍曲淵邊走邊默默地想到,要不就霸道一點?

之前他看謝辭與元長歡的相處,謝辭強勢霸道的時候,她會從了。

難道她喜歡這樣?

如此想著,龍曲淵準備付諸於行動,可惜就在此時,腦海傳來赤焰的傳音,「閣主,玄令尊者來了。」

倒是讓龍曲淵腳步一頓。

他這個師叔來做什麼。

念及此,龍曲淵靡麗的眉眼幽靜下來,師叔找他從來都不會有什麼好事。

「你怎麼還不跟來?」這邊,元長歡走了好幾步,都沒聽到龍曲淵跟上來的聲音,終於按耐不住扭頭問道,「難道你要讓我自己回去嗎?」

龍曲淵薄唇輕啟,聲音依舊如梵音清透,可卻因為眼神的幽靜,而失了幾分靡麗,多了幾分正經,「讓小仙帶你回去,本座有事先去處置。」

直到龍曲淵離開后,元長歡聽到小仙的呼喚聲,才漸漸回神,「圓圓?」

小仙用翅膀在元長歡面前撲閃了幾下,令元長歡回神,這才繼續道,「閣主讓小仙帶你回去,這裡危險。」

「不是仙境嗎,怎麼會有危險?」元長歡不願意回去,而是想要知道龍曲淵去哪兒了,「是誰找他啊,男的女的?」

小仙眼珠子轉了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圓圓,只能敷衍道,「小仙也不知道。」

這裡分明是凡間,怎麼成了仙境。

天地玄黃,根本無仙境一地。

可,赤焰與紅蓮跟它說過許多次,不能在圓圓面前亂說話,它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裝傻充愣。

即便是剛剛及笄的元長歡,被父母捧在掌心寵愛著長大,沒有什麼心機,單純率性,可不代表她什麼都不知道。

在這裡待的時間久了,其實心裡還是有懷疑的。

只不過因為對龍曲淵的信任,所以不願意去懷疑什麼。

今日……龍曲淵帶她出去,見識到了人間熱鬧,她才發覺,這所謂的仙境,似乎只有龍曲淵一人。

「你們這裡還有什麼仙人嗎?」

元長歡斂了眸色,一邊平靜的與小仙說話,看似淡定,實則套話。

整個通天閣,最單純的生物就是小仙了。

小仙果然上當,一臉天真道,「仙人啊,沒有人啊,不過閣主的師兄偶爾會過來。」

「方才他匆匆去見的就是師兄嘍?」

元長歡漫不經心的問道。

「應該是吧。」小仙懵懂的回答。 即便懵懂,元長歡該知道的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所以,除了師兄之外,這裡從來沒有任何人造訪過?」

「也有的,圓圓的夫……」

「小仙!」

小仙還沒說完,便被一道鶴唳聲打斷,小仙身子一抖,細細的鳥腿差點給跪了。

一瞬間,撲閃著翅膀飛的老遠老遠。

嘖……

元長歡看著從天上下來的兩個白衣少年,忍不住抿了抿唇瓣,這兩隻大鳥兒可真煩,關鍵時候,被他們打斷了。

這下他們警惕了,下次還怎麼忽悠小仙。

搞不好都不會讓她單獨見小仙了。

所以小仙說的那個夫……到底是夫什麼?

元長歡摸了摸下巴,總不可能是夫君吧。

搖搖頭,將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甩出去,她一定是瘋了,才會想到夫君這兩個字。

恰好元長歡到了通天閣內,直接回了自個房間。

外面。

小仙耷拉著腦袋,被兩個白衣男子連番轟炸,「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怎麼不長記性,不是不許說認識元姑娘的事情嗎?」

「非要我們重複多少次,你才會長記性?」

「……」

赤焰脾氣暴躁,一點即燃,先是劈頭蓋臉把小仙說了一通。

而後紅蓮才給了它個紅棗,輕拍它細細的腦袋,「現在記住了嗎?不能壞了閣主的大事知道嗎?」

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像是教育小孩似的。

最後小仙委屈的點點頭,撲倒在紅蓮懷中,「嗚嗚嗚,小仙知道了,小仙再也不敢了。」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千萬不要提起元姑娘這一世的任何事情。」

紅蓮最後又提醒了一句。

……

通天塔外。

龍曲淵踩在紅紗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樹下那個一身華麗袈裟的和尚,過了這麼久,他師叔的眼光還是這麼浮誇。

玄令亦是看到了龍曲淵,仰頭對他笑的輕鬆自若。

酷拽大神VS呆萌助理 「謝辭追殺你,所以跑本座這裡避難來了。」龍曲淵薄唇一張一合,懶洋洋的道。

看著沒有絲毫諷刺的意思,可玄令卻怎麼都聽不出什麼好意。

「避難談不上,作為師叔,來給你提個醒。」玄令仰頭,慢吞吞的回道,「剛好路過通天閣,便親自來了。」

此時,龍曲淵已經與玄令平視。

看著龍曲淵身上的暗紅色錦袍,雖然看著精緻,可是那針工極為普通,完全不是他這個師侄能看上眼的,他這個師侄,自小什麼都得要好的,何時穿過這麼簡陋的袍子。

而且這布料,比不上他往年身上那般極品天蠶吐得絲所製成的天蠶綢緞。

「動心了。」

玄令看著龍曲淵,一字一句,緩緩開口。

聽到玄令之言,龍曲淵面色沉靜,薄唇的角度都沒有任何變化,淡定自若,「所以?」

「小傢伙,她不屬於你。」

玄令上前一步,想要拍拍龍曲淵的肩膀。

龍曲淵身形一閃,在玄令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無影。

再次出現,已經是玄令身後,且雲淡風輕回,「屬於誰,不是本座說了算嗎?」

玄令瞭然一笑:「果然動心了。」

「上當了吧,師叔我就是詐一詐你。」玄令以為龍曲淵吃癟,笑聲更加放肆。 龍曲淵聽著玄令猖狂的笑聲,不動聲色,就那麼看著他,也不阻止,只是等到他笑夠了,才閑閑道,「笑夠了嗎,笑夠了請吧。」

「莫要把謝辭引到本座這裡,不然本座不介意將你交出去。」龍曲淵說罷,一揮衣袖,轉身離開。

「站住。」玄令收斂笑意,立刻攔在龍曲淵面前,「先別走,師叔還有話要跟你說。」

雙手環臂,靠在樹榦上,龍曲淵慢條斯理看著他。

沒有做聲,卻很明顯是等他開口,倒是想要看看,他能說出個什麼花兒來。

玄令剛準備說話,猛地掐指一算,神情緊繃起來,「謝辭倒是有本事,竟然真的追來了。」

聽到他自言自語,龍曲淵不急不慢的看著他。

隨即,玄令快速道,「我知你已經將元長歡的前世帶來,儘快讓她們的靈魂融合,不然這兩個人都會消失。」

「元長歡若是消失了,這個世界都不會存在。」

「你別做傻事。」

玄令亦是看得清楚,這一世本就是師兄逆天改命換來的,而媒介便是元長歡,若前世元長歡與這一世的元長歡全都消失,整個世界會徹底被摧毀。

他想要的是師兄蘇醒,一切復原,可不是天地毀滅。

龍曲淵含笑看著他師叔,最後幽幽開口,「這些本座全都知道。」

「不過……除非你莫要再執著於復活師傅,不然,一切毀滅算了,總歸毀滅之前,本座也會帶著她的靈魂回到前世。」

聽到龍曲淵這麼不負責任的話,玄令差點被氣死,「你師父就是這麼教你的?」

難得見玄令跳腳,龍曲淵卻像是看一個發脾氣的孩子似的,笑眯眯的回道,「是啊,師傅就是這麼教的。」

「總歸師傅也復活不了了,你何必如此。」

玄令卻眯了眯清透的雙眸,執拗道,「只要今生如前世,你師傅便一定會復活!」

他師叔向來是個痴人。

龍曲淵懶得多言,總歸他也做不到復原前世,畢竟,他方才聽師叔之言,陡然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現在還真捨不得放開元長歡這個小姑娘了。

從一開始,他對她的喜歡就不是對一個晚輩的喜歡,而是男人對女人的喜歡。

沒錯,這就是師叔所言的動心了。

動心可不是長輩對晚輩的動心,只有男人對女人才會動心,而且他又不老,別說輕鬆配得上這一世的元長歡,就算是前世只有十六歲的元長歡,他今年還不到而立呢,自然也是配得上的。

眼看著玄令還不走,龍曲淵隨意揮揮手,「行了,師叔你可以離開了,別把謝辭的人引來。」

謝辭手上有不少奇人異士,能找到通天閣的也不再少數。

龍曲淵暫時還想多跟小歡兒培養培養感情呢。

等到小歡兒非他不可了,再融合靈魂也不遲。

想到這裡,龍曲淵殷紅的薄唇微微上翹。

龍曲淵從不說謊,玄令見他答應了,便放心離開,他今日來的目的,就是要知道龍曲淵會不會為了一己私慾,不想讓今世的元長歡蘇醒。 幸好,他這個師侄還沒有傻到一定地步,還有救。

玄令放心的離開。

若是這個師侄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無論他能不能打得過龍曲淵,也要硬碰硬的為師兄清理門戶。

龍曲淵此時知曉自己的心思,一身輕鬆的回身去找他的小歡兒,至於自家師叔的死活,完全不在意。

只是沒想到,自個兒又被關在門外。

怎麼敲,他的小歡兒都不給他開門。

龍曲淵抹了把臉,本來妖冶靡麗的面容,頃刻間變得乾淨清透,眼尾依舊狹長精緻,可少了重紫色胭脂的覆蓋,自帶幾分薄紅色,陽光穿透雲霧,在他身上映照出淡淡的鎏金光暈,恍若謫仙下凡,再無妖孽魔鬼姿容。

只是龍曲淵的真面目。

指骨用力,一下一下的敲著門扉。

房間內。

而當元長歡終於耐不住猛地打開房門,「你怎麼這麼煩……」

抬頭看到龍曲淵這副尊榮后,到嘴的嫌棄之言被她咽了下去,「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

靠在門扉,龍曲淵對她笑的意味深長。

皎若月華,滿是佛性的雙眸,此時溫煦寵溺的看著她,「喜歡本座這個模樣嗎?」

元長歡終於反應過來,「你這是什麼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