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從來不吃帶血的東西,那你注意安全,我現在就只能靠你了。”

小B的臉上已經沒有血色了,我害怕再說下去,他會被自己給嚇死,因此就在他身上貼了一張安神符,符紙貼好後,小B也逐漸平靜了下來。

“白虎,你在這裏照顧小B,他現在懷了鬼胎,你看好他,我去後山採藥去。”

“嗯,那你帶上神龍,他對草藥很瞭解,會幫上你大忙的。”

說完後,我就帶着神龍去了後山,而朱雀留着看家,白虎自然是照顧小B,如果把小B一個放在這裏,我還真有些不放心。

“陳庚,你那個兄弟怎麼會懷上那種玩意兒?”

“都是不小心惹的禍,這幾個小子沒一個讓我省心的。”

“誰讓你是大哥呢,而且也只有你道法高超,他們不靠你,還能靠誰。”

被神龍這麼一說,我也想明白了,不過眼下並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收起了心,專心的挖起了草藥來,好在這個季節還有這種草藥,要是過了這個季節,恐怕真的很難醫治。

不過有了小B這次的事情,我也決定好儲存草藥,免得到時候有意外的時候,沒有對診的草藥,我把這件事情給神龍說了,神龍也不反對,立馬就採了很多回來。

一回來後,我馬上就帶着神龍和朱雀熬製小B需要的藥湯,因爲要分三種熬製,所以我們三個也明確的分工了一下。

外用的草藥氣味比較大,而且熬製的時候比較瑣碎,所以我和神龍熬製外用的,而口服的就簡單了許多,朱雀又是女孩子,我們自然把輕鬆的事情交給她了。

當藥物熬製好後,我並沒有讓小B直接用,而是找了一個實驗的對象,見沒有什麼問題後,這才小心的給小B使用了。

“大哥,你說這個藥真的可以嗎?”

小B蹲在藥湯裏一臉慘白,此時藥效還沒有發揮作用,而他也有些擔心。

“放心吧!這種祕方是我師傅告訴我的,肯定有用,大哥不會讓你有事。”

一想到我們已經失去了一個兄弟,我自然是不肯再讓自己的兄弟失去,雖然說以後等我強大了,也能讓他們恢復生命,但是我依舊不願意看着他們死一次。

小B在藥湯裏沒多久就睡過去了,因爲這種藥有安神的作用,所以他睡着也是說明這個藥沒有錯,等了半個小時後,小B的藥桶裏已經開始冒起了白煙來,而且還散發着淡淡的腥臭氣味。

“大哥,什麼東西燒焦了,怎麼那麼臭?”

小B從睡夢中轉醒了過來,一醒來就皺着眉頭喊了一句。

“是你體內的鬼胎,它此時正在跟這些藥物化成膿水,所以纔會那麼腥臭,你忍着點,等下可能會有點疼,但是你千萬不要出來,再忍耐半個小時就可以了。”

“我一定會忍耐住的。”

小B的臉色變得很凝重,見他已經把我的話聽進去了,我也放心下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就在最後十分鐘的時候,小B疼的尖叫了起來,但是他依舊沒有逃出來。

“小B再堅持十分鐘,最後十分鐘了,馬上就好了,等下就不疼了,堅持住了,千萬不能放棄,否則一切都前功盡棄了,你也不想生出鬼胎的對不對。”

我不知道該如何讓小B減少痛苦,就不斷刺激他,希望他能堅持到最後一刻。

“啊……”

小B長呼了一聲,接着就沒有聲音了,見他閉上眼睛倒在藥水裏,我連忙給他把脈,好在沒什麼事情,只是因爲疼痛暈過去了而已,不過這樣也好,免得他再次承受痛苦。

看着時間也到了,我打開木桶的蓋子,而裏面的藥水此時已經變成了黑紅色,而且臭味也更加的濃烈了,我不敢繼續想下去,連忙把小B扛了出來,之後就用符紙燒了鬼胎化成的藥水。

這種藥水一遇到火就快速燃燒了起來,不到十分鐘就散的乾乾淨淨,而木桶也已經被燒成了飛灰,倒在地上的小B此時轉醒了過來。

“大哥,鬼胎已經去了嗎?”

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嗯,已經去了,放心吧!你一切都安好,休息幾天就徹底沒事了。”

聽了我的話,小B也安心的繼續閉上眼睛睡着了,當然了,我也不可能讓他一直躺在地上睡覺,此時白虎也過來了,我連忙示意白虎幫忙把小B擡回了房間。

Wωω ◆Tтká n ◆¢ ○

第二天太陽剛升起,小B就走出來房門,他一看到我,就皺起了眉頭,見他這個樣子,似乎是有什麼事情想說。

“怎麼小B?”

“大哥,你說我朋友家裏那個老祠堂爲什麼會有那種東西?”

“這個說不好,畢竟那是別人家的事情,要不這樣,你抽個時間把你那個朋友介紹給我認識一下,其實我也很好奇他們家怎麼會有那麼邪惡的東西,那一定是人爲的,要不徹底清除,以後會鬧出大麻煩的。” “大哥,我也是爲了這件事情的,昨天晚上的事情讓我畢生難忘,我也擔心我朋友他們以後會受到傷害。”

“放心吧!大哥會幫你的。”

“那我先去聯繫我那個朋友,等下說。”

見小B走後,白虎他們也走了出來,只是他們個個臉上不太好看。

“你們怎麼了?幹嘛擺着臉。”

“主人,我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你還真以爲你是救世神了?以你現在的能力,根本就救不了那麼多人,而且生死由命,都是註定好了的,那個小B本身就應該在今天死的,你改寫了他的命運,我想等下閻王那小子一定又會來找你麻煩了。”

白虎的話剛說完,閻王就出現了,見閻王竟然能在白天出現,我也着實吃了一驚,因爲我一直以爲閻王只能在晚上出來。

“陳庚,你這是什麼意思?生死簿的人竟然被你改寫了命運,你到底想做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樣整個世界都會亂掉的。”

“我管你狗屁生死簿,只要是我身邊的人,你休想動分毫。”

“你這是在找死。”

閻王怒視着我,而白虎和神龍他們立刻擋在了我和閻王的中間,像是在勸架,其實就只是爲了威脅閻王。

“我說閻王,你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你要是敢動我主人一下你試試看。”

“白虎,他已經不是你主人了,你主人早死了,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放屁,我主人就算是投胎轉世了,那他依舊是我主人,我纔不像你過河拆橋,如果你還想繼續做你的閻王,那立刻滾蛋,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活夠了,你大可以動我主人試試。”

白虎霸氣的震懾住了閻王,閻王見白虎他們都站在我這邊,冷哼了一聲就走了,見閻王消失後,我這劇烈跳動的心才慢慢冷靜下來。

“陳庚,我們這次算是徹底跟閻王決裂了,以後我們想要救人,就要跟他搶時間了。”

神龍坐在了一塊石頭上面,而朱雀則是一臉平靜,似乎剛纔的事情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而白虎則是一臉嚴肅。

狂拽冷少妖嬈妻 “人家想找我們麻煩,雖然一個理由就行了,就算我們什麼都不做,也會被人家雞蛋裏挑骨頭,好了,大家準備一下,等下跟小B去他同學家裏,我倒要看看那個祠堂到底是怎麼回事。”

正在我對白虎他們說話的時候,小B拿着手機走了過來,只是他一臉憂傷,看的出,一定是出什麼事情了。

“小B,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嗯,我那個朋友死了,就在昨天晚上。”

“怎麼這樣,難道除了你,你同學也中招了嗎?”

“我不知道,現在要先去查一下才清楚,大哥,我們走吧!”

見小B無心說太多,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帶着白虎他們又一次啓程了,只是不知道這一次會遇到什麼大咖。

我們幾個到達小B同學家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一進小B同學家的大門,我就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怨氣,看到靈堂上空漂浮的黑氣,我連忙在小B身上貼了一道符,這也是爲了避免他吸收過量的陰氣。

“大哥,這裏真的有問題,我一進來就感覺好冷,比外面冷好幾度。”

小B提高了警惕,他也是從訓練營出來的,知道這種情況明顯不對勁。

“嗯,這裏的上空漂浮了很多鬼氣,是一個厲害的小鬼,看來我們這次要對付的傢伙很不簡單。”

“那你打算怎麼做?”

小B扭頭過來看我,我心裏想了一下道:“先等到晚上看看,我想辦法把你同學的魂魄招上來,看看情況吧!”

如今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因爲我還沒有遇到那個作祟的傢伙,所以眼下也不清楚用哪一個辦法纔好,而白虎和朱雀他們依舊是置身事外。

“喂,我說你們幾個是不是太過分了,我真感覺你們是來旅遊的,別忘了我們這次是爲了幫助小B同學的。”

“行了主人,我們知道了,你都囉嗦了一路,能不能讓我們耳朵休息一下。”

白虎不滿的瞪了我一眼,而朱雀和神龍也無視了我,他們幾個真的是太過分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對我這樣,我心裏有些許的生氣。

“大哥,別跟他們計較了,他們也是想讓你早點成長起來,走吧!我帶你去靈堂。”

小B害怕我在這種場合下發火,連忙拉着我去了靈堂,一到靈堂,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這裏簡直就像是三九寒冰天,真的是冷了。

“靠,怎麼這麼冷,是不是開冷氣了?”

“現在天氣那麼熱,不開冷氣屍體沒多久就腐爛了,當然要開冷氣了。”

小B還沒有說話,就有一個人提前說了,來人是小B的另外一個同學,跟死者是一個鎮子的,所以比我們早來了。

“阿諾,這是我結拜大哥陳庚,巫門道士,這次來這裏就是爲了解決這件事情的,上次聚會回去了,我莫名的就壞了鬼胎,還是我大哥幫忙弄掉的,只是沒有想到阿春他……”

“小B,別難過了,人都有走的那一天,陳道長您好。”

那個叫阿諾的人很客氣,他伸過手就跟我握了握,只是當我接觸到他的手掌後,我立馬就感覺到不對勁,因爲他的手太冷了,沒有一點溫度。

“阿諾,你的手怎麼這麼冷?”

“上次從阿春家的老祠堂回來後,我的體溫幾乎就消失了,但是我並沒有覺得冷,只是每次睡覺的時候感覺呼吸很困難,總覺得像是有人壓在我身上一樣。”

阿諾說着就嘆了口氣,而我連忙示意神龍查看一下阿諾的身體狀況,結果神龍告訴我,阿諾是被鬼壓牀了。

“阿諾,你被鬼壓牀了,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如果不能解決那個小鬼,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什麼……這麼嚴重啊!我家人也說是鬼壓牀了,但是請了好幾個巫婆子都不管用。”

“別擔心,有我在,不會讓你們有事的,走吧!先帶我去你家裏看看,這裏的事情要等待晚上才能處理,我們現在去你家先處理你的事情。”

“謝謝你陳道長。”

阿諾一直都很平靜,似乎像是早預料到了一樣,看到他心態那麼好,我就調侃了一下:“阿諾,你怎麼似乎像是知道我要幫你似得。”

“我一直就這樣的脾氣,就算是大火燒到自己身上了,我也這樣,着急不起來,或許性子已經定下了。”

阿諾尷尬的笑了笑,而小B也承認了阿諾的性情,我忽然想起金剛來,如果換做是他的話,早哇哇大叫了。

“你這種性情挺好的,繼續保持,不過該激動的時候,還是要小小的激動一下,要不然還真會讓人誤會你什麼都知道一樣。”

我們幾個說說笑笑就到了阿諾的家裏,阿諾的房間很黑暗,一點光線都沒有,最後我才知道,原來他的臥室是沒有窗戶的,只要一關上門,就跟光線隔絕了。

當阿諾打開房間裏的點燈時,沒想到他牀上竟然都被染成了血紅色,看到這種情況,阿諾的臉色慘白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我記得早上出去的時候是收拾過房間的,這血跡是怎麼回事?”

“不用擔心,這血跡裏面有很濃重的怨氣,應該是那個小鬼故意弄的,爲的就是提醒你今天晚上會來要你命。”

“該死,有種就讓它來,不弄死它我就不是阿諾。”

阿諾眼裏冒出了殺氣,沒想到這人一發起脾氣來,還是很可怕的,忽然我覺得這種人其實才是最可怕的,因爲不發火還很溫順,但是一發起火來,就算是十匹馬都拉不回來,而且最容易做出格的事情。

“阿諾,你先冷靜一下,今天晚上那個小鬼不會把你怎麼樣,你這這這張符,如果晚上那個小鬼敢靠近你,你就用這張符對付它。”

我把鎮魂符送給了阿諾,阿諾也不做作,直接接了過去,而小B也是普通人,我自然也要爲他考慮一下。

準備妥當後,我就在阿諾的房間設置了一個鎮魂陣法,只要陰魂敢來,就一定會讓它有來無回,而且就算是閻王來了,也不能輕易的從這個陣法中離開。

“陳庚,你說閻王今天晚上會不會來找你麻煩?”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剛想着就算是閻王今天晚上來了也走不出去,你竟然就提到他了,就算他來了又能怎樣,先闖了我這個陣再談。”

不想跟神龍囉嗦那麼多,我弄好了陣法就坐在凳子上休息,而小B幫着阿諾也收拾好了牀鋪,弄好後,我連忙讓朱雀從院子里弄幾個盆栽進來,因爲盆栽可以淨化一下這裏面的空氣。

待全部都收拾好後,我們簡單的休息了一下,之後就被阿諾帶着在村子裏參觀了一番,阿諾的村子很美,很祥和,如果沒有那些鬼事的話,那就真的很完美了。

“阿諾,你能帶我們去阿春家的那個老祠堂看看嗎?”

“好啊!就在前面不遠處。”

阿諾沒有拒絕我們,直接帶着我們去了阿春家的老祠堂,一到門口我就制止他們上前,因爲他看到了老祠堂裏面有一雙陰毒的眼睛在盯着我們看。

“怎麼了大哥?是不是裏面有問題?”

小B跟我接觸的時間最長,他知道我這是什麼意思。

“嗯,我看到有一雙陰毒的眼睛在盯着我們,而且這老祠堂讓人毛骨悚然的,你們上次爲什麼要進這裏面去?”

“是阿春,當時我們幾個玩試膽遊戲,就來這裏了,結果都被嚇了個半死,裏面好多鬼神的塑像,就好像裏面敬拜的是鬼神一樣。”

“怪了,一般人的老祠堂都是敬拜逝去的先人的,這阿春的家人怎麼會敬拜鬼神呢?這不符合常規。”

我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把自己心裏的疑惑說了出來,而阿諾和小B則是在一旁思考着,白虎此時推開門走了進去。

“白虎,你瘋了嗎?快點出來。”

“有什麼可怕的,不就是一個小鬼而已,瞧把你們嚇成那樣,現在可是大白天,就算是它躲在屋子裏,也不能施展什麼功法,而且也不能走到太陽底下,走吧!既然那麼想知道,那就進去一起看看。” 見白虎大模大樣的走了進去,神龍和朱雀也跟了進去,而阿諾竟然沒有思考,直接就上前去,沒辦法,眼下也只能進去查看一番了。

“這裏面好陰森,鬼氣好重。”

白虎一進祠堂,就不斷的評價着,而阿諾從剛開始走到前面已經磨蹭到後面了,看得出,他已經害怕了,只是小B一隻跟在白虎身後聽着他的唸叨。

“陳庚,你剛纔說看到裏面有人看我們,那人在哪裏呢?我們都沒有感覺到。”

神龍走到我身邊嘟囔了一句,見他們都扭頭看我,明顯是在懷疑我剛纔說的話。

“我剛纔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有人從門縫裏關注着我們,那雙陰沉的眼睛讓我很難忘,裏面有仇恨,又有不甘心,還有就是哀傷的感覺。”

“主人,可是我們進來到現在都沒有感覺到你說的那個東西的存在,這裏除了鬼氣重一點,就沒有別的什麼東西,而且那種東西只能晚上出來,當然了,閻王是一個例外,如果是人的話,那我們一進來就應該能感覺到的。”

見他們明顯不信任我,我心裏也來了一陣火氣。

“愛信不信,不信拉倒,反正我說的都是真實的,信不信由你們。”

“好了好了,我們相信你總可以了吧!幹嘛發那麼大火,有沒有證據證明你說的那個東西在哪裏。”

“叉叉,你住嘴,還嫌他不夠煩躁嗎?”

朱雀呵斥了一聲神龍,神龍也閉上了嘴巴,就在我們鬧着說剛纔的事情時,祠堂放牌位的地方忽然傳來了響動,我們想也沒有想就衝了進去。

“真是怪了,剛纔這些牌位明明擺放的好好的,怎麼就全部倒下了呢?”

“確實很奇怪,我沒有感覺到人活着鬼的存在。”

看着眼前的牌位都倒了下來,我們幾個都緊張了起來,因爲這裏我們感覺不到任何的人和物種,難道說這些牌位是被風吹的嗎?可是這也不可能,我們剛纔一直就在外面,根本就沒有颳風。

就算是颳風,那也不可能把這裏面吹成這樣,看來這其中真的有很大的問題,我突然想起剛纔躲在門裏看我們的那雙眼睛,難道是那雙眼睛的主人搞的鬼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