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南域,不管是嫉妒也好,仇恨也罷,誰還敢把陳天當成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輩!

誰敢?!

就算是雪凌雲,雷戰,程剛等人對陳天無比的仇恨,但心底裏也必須承認這是一尊大敵!

一尊可以匹敵他們,甚至隨時能超越他們的真正大敵!

陳天,必須要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和警惕了。

…………

“哈哈哈,爽,讓堂堂一代掌教向我道歉,這種感覺真是爽透了!”回到逍遙峯,祈樂哈哈大笑,如吃了開心果一般。

小一等人也笑,他們都覺得跟隨陳天實在是太明智了,或許有危險,但絕不會忍氣吞聲!

要的就是這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快意恩仇,縱橫世間!

陳天微微一笑,讓衆人退去,同時警告祈樂:“現在也爲你出氣了,以後要好好靜下心來修煉吧。”

“師尊您放心,我絕對不會耽擱修煉,或許百年後我也會成爲一代絕世強者,震懾無數人!”

“哈哈哈!”祈樂囂張大笑。

“滾……”陳天笑罵。

…………

逍遙峯重歸平靜,陳天剛洗了個澡,正要去找杜蘭時,這丫頭就自己先來了。

“嘿嘿,陳大哥真是好霸氣,現在宗派都在討論你呢,爲宗派打出了威風,讓虎王宗都吃癟了。”

杜蘭神采飛揚,雙眸瑩然有光,絕色無雙的臉蛋上露出興奮的笑容。

“那是當然,我能是軟蛋麼?”

“真是不害羞,自吹自擂。”杜蘭嘻嘻而笑,空靈如仙,挽起陳天的肩膀,擡起臉問道:“陳大哥,你是不是要閉關了?”

“咦?小丫頭怎麼那麼聰明?連我閉關都知道啦?”陳天打趣道。

“那是當然啦,陳大哥三十年後還要與雷戰決鬥嘛,當然要好好閉關修煉才行。”

杜蘭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擔憂,雖然很快的隱去,不過還是被陳天看到了。

“不要爲我擔心,我怎麼會敗給一個雷戰手上,他只是我人生當中的一個過客而已。”陳天輕笑,語氣中有着強烈的自信。

三十年的苦修,足夠了。

足矣能與雷戰決戰,哪怕是對方進階到聖元境一重天,他也有信心!

完美星宇 我相信陳大哥可以的。”杜蘭揮舞着小拳頭,替陳天打氣。

陳天微微一笑:“走吧,隨我去見掌教。”

“啊。”

小丫頭一怔,吃驚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掌教要找你的,我還沒說呢。”

“從你臉上看出來的。”陳天笑了笑,伸手在杜蘭臉上刮一下,而後抱着她飛向四象峯。

一路上遇到許多仙聖劍宗的弟子,不管是二代弟子還是三代弟子,都會停下來認真的向陳天行禮。

而今,他的威望已經僅次於江熠痕和幾位太上長老了,其他各峯主的威望,早已經不如他。


“師叔。”

快到四象峯時,陳天又遇到兩人,其中一人看到他後臉色冷漠,暗哼一聲,另一人則是停下來,恭敬的行禮。

杜蘭滿臉羞紅的從陳天懷裏掙脫出來,已經快要到四象峯了,她可不敢繼續賴在對方懷裏。

陳天微微一笑:“原來是楊坤師弟,和翔宇師侄兒。”

對面兩個馳騁仙劍的俊彥,正是亂雲峯的弟子,其中一人正是王雲青的得意門徒,楊坤,是下一屆聖子的熱門人選。

另一人則是劍楓的孫子,翔宇,神色陰鬱,面色不善。

尤其是聽到陳天叫他一聲師侄兒之後,臉色更是變得難看。

他也將近兩百歲了,雖然修爲不算超絕,但因爲爺爺的關係,在仙聖劍宗裏素來強勢,大部分弟子都會賣給他一個面子。

對於陳天,翔宇無疑非常嫉恨,對方這些年如日中天,在南域創下赫赫威名,更是讓他嫉妒不已。

“陳天,你喊我什麼?你一個毛頭小子也敢佔我的便宜。”翔宇冷笑,出聲大喝。

楊坤眼中閃過一絲嘲諷,翔宇明顯是不學無術的庸才,真以爲這裏是亂雲峯麼,不是什麼人都賣給你面子的。

而且對方還是陳天,素來強勢到極點的萬古仙冥體,連你爺爺都奈何不得,你還敢對他不敬?

“陳師叔,翔師弟年紀小不懂規矩,您別跟他一般見識。”楊坤連忙作揖向陳天賠禮。

“楊坤,你這個吃裏扒外的東西,你害怕他做什麼?難道他還敢動手不成?”翔宇大怒,指着楊坤就大罵起來。

陳天似笑非笑,先是看了一眼楊坤,這位亂雲峯的天之驕子被看的心裏發毛,似乎全身的祕密都被看透了。


…………… 陳天接着目光一轉,看向翔宇,微微一笑:“翔宇侄兒太不懂禮數了,這一巴掌算是替師兄教訓你,讓你懂得尊重長輩。”

“你…敢!”

“啪!”

陳天身影一閃,大手向下拍去,翔宇很驚怒,但如何能抵擋得住,北一巴掌扇到臉上,瞬間倒飛幾十丈遠。

“噗!”

翔宇噴出一股血霧,滿嘴牙齒被打得粉碎,劇痛讓他連話都說不出口,只是無比驚懼的看着陳天。

“下次再敢不敬,打斷雙腿。”

陳天笑道:“楊坤師弟,帶他回去吧。”

楊坤嘴角浮現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然後拱手一禮,一道神芒自指尖飛出,禁錮了哇哇大叫的翔宇,離開此地。

“陳大哥,翔乾素來護短,你打了他兒子,他不會善罷甘休的。”

杜蘭嘻嘻一笑,卻不擔心。

如今逍遙一脈兵強馬壯,翔宇的父親即使去興師問罪,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陳天笑眯眯道:“小丫頭,你好像一點都不擔心啊。”

杜蘭咯咯笑道:“逍遙峯如今連太皇門都能欺負,翔乾師叔不是你的對手啦。”

“古靈精怪,走,去見掌教。”陳天笑了笑,兩人飛向四象峯。

“陳大哥,我也要閉關了,索性無事,不如閉關好好修煉,你是不是七年後出關?”

到了四象峯,杜蘭巧笑嫣然的問道。

“嗯,確實是七年後出關,七年後宗門大比,必須參加。

“那我也閉關七年,一舉突破虛靈境。”杜蘭信心滿滿。

說起來,如今杜蘭爲化神境三重天而已,修煉速度其實不算慢了,但與陳天這樣的怪胎相比,卻顯得有些慢。

但放眼南域,杜蘭的資質稱得上不錯,又能弱到哪裏去。

“好,七年後我來接你出關。”

“嗯啊,那我先回去了,你和掌教聊天最是無聊,男人的話題總是少不了陰謀和鬥爭。”

“嗯。”

陳天笑了笑,摸了摸杜蘭的小腦袋。

“討厭,佔我便宜。”杜蘭嘻嘻一笑,隨後飛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遠去。

…….

“掌教。”

陳天來到大殿,這裏一如既往的大氣,充滿了威嚴,江熠痕高坐掌教王座上,有着掌控天下的氣度。


“隨便坐吧。”

“嗯。”

陳天坐了下來。

江熠痕露出一絲笑容,越發的對陳天滿意,這個年輕人比自己年少時還要強大百倍,而且心智深沉,即使面對自己也不遑多讓。

“太皇門的事情處理得不錯,避免了一場戰爭,又讓我們仙聖劍宗贏得了面子。”江熠痕笑道。

“呵呵,敲山震虎而已,爲祁樂日後出門歷練打下一個基礎,免得讓其他人覺得我逍遙一脈可以任人欺凌。”

江熠痕搖頭失笑:“經此一役,除非各大派之外,其他勢力斷然不敢招惹師弟,和你身邊的人了。”


“你報仇不隔夜的做法,讓許多人都感到畏懼了。”江熠痕大笑,滿意的點頭讚道:“這樣也不錯,可以省卻很多事情。”

“掌教過譽了,我也是不得已而爲之,畢竟頂着一張跋扈的嘴臉,我也很無奈啊。”

“哈哈,得了便宜還賣乖。”江熠痕搖頭而笑。

陳天也笑,問道:“掌教這次找我來所爲何事?不會只是找我聊天吧。”


“嗯,我這次趁你閉關之前找你,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件小事。”江熠痕點下頭,隨口問道:“關於七年以後的宗門大比,你怎麼看?”

時光與你共纏綿 我不參加了,我知道老祖的想法,他是想我成爲聖子,但我覺得沒有必要。”

陳天微微一笑,說道:“我現在也打出了名氣,沒有必要再掛上一個聖子的虛名,而且蕭陽師兄不論修爲還是領導能力,都是有目共睹,讓他繼續當聖子,我同意。”

我的造夢空間 我也是這個想法。”

江熠痕笑道:“那個孩子很不錯,若是剝奪了他的聖子之位,對他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有可能會影響他日後的修煉,既然你不願意當聖子,那就好辦了。”

陳天失笑,打趣說道:“我選擇退出,其他峯主可不願意退出呢,讓自己徒兒成爲聖子,這是每一代峯主夢寐以求的事情呢。”

江熠痕輕笑,帶着強烈的自信:“他們不行,二代弟子中沒有人能比得上我的徒弟。”

“嗯。”

陳天笑着表示贊同,蕭陽的實力明顯高出其他人一截,假以時日必能成爲宗派的一位絕世強者。

轟!

“陳天,你欺人太甚!”

這時,從遠處傳來一道怒吼聲,如悶雷一般,剎那間傳遍整個仙聖劍宗,驚得所有人臉色大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