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而現在哈羅德奧爾森的心情很煩躁,這不僅是因為「非預設定點傳送技術」給使用者帶來的不適,也是因為他覺得這一趟公差根本沒必要——就這樣一個偏僻小村中的鄉巴佬們能知道什麼月華鬥氣?八成是有人聽了點皮毛就以訛傳訛,卻害得自己還要多跑一趟。

一想到這裡,哈羅德奧爾森的心情就更加煩躁了…… 0023打臉

就在哈羅德奧爾森最感到心煩意亂的時候,終於有腳步聲傳來,朗斯行政區的次席職業測評師循聲望去,卻一眼看到來人正是自己在這個鄉下地方唯一看著比較順眼的鄉巴佬,塔里姆村的村長羅培「先生」。

羅培的身後跟著那個塔里姆村的職業測評師厄爾斯特羅姆,還有一個陌生的大個子青年,應該就是傳說中那個所謂的「月華鬥氣天賦者」了吧。

叫什麼來著?伊斯萬阿雷斯還是伊賽倫托拉斯?恩……反正無所謂了,快快檢測完快快離開,紫光殿下在上,讓這個拙劣的鬧劇早點結束吧!

不以為然的在肚子里抱怨一聲,哈羅德奧爾森用一種非常挑剔的眼神向那個所謂的「月華鬥氣天賦者」看去——個子不夠高,手臂肌肉有些太過纖細,大腿又太粗了,而且他的雙眼混沌,明顯並不具備智慧的靈光……這樣的資質能是赫赫有名的「月華鬥氣天賦者」?這群該死的鄉巴佬們,他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月華鬥氣啊!!

毫無疑問,哈羅德奧爾森先生的眼光是非常挑剔的,按照他的眼光,伊賽亞托馬斯不用測試已經被淘汰了八百遍,不過幸好關於個人天賦的測試還有著一整套完整的程序和「科學」的方法,不僅僅某個人的眼光在起作用!

這時候羅培已經走到近前,笑著向哈羅德奧爾森介紹道:「尊敬的測評師先生,這位就是我們彙報中說的伊賽亞托馬斯,他是……」

羅培剛想給次席測評師做一個詳細的介紹,可是哈羅德奧爾森聞言卻沒好氣的一擺手說道:「不要說了,村長先生,我不想知道他的情況,我也不認為這個人會是什麼月華鬥氣天賦者,在我看來這件事就是你們道聽途說以訛傳訛嘩眾取眾的鬧劇而已,我也就是來例行公事一下罷了。」

羅培頓時被哈羅德奧爾森的話給噎住了,這樣說話也未免太無禮了吧?旁邊老斯特羅姆見狀趕快打圓場道:「哈羅德奧爾森先生,伊賽亞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我已經反覆測試過了,他確實……」

結果又沒讓他說完,哈羅德奧爾森徑自一擺手說道:「不要異想天開了,你們這些人真的知道什麼月華鬥氣天賦嗎?這樣的天賦可謂是萬里挑一,連主郡最尊貴的幾個家族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天賦,又怎麼會在你們這種鄉下地方出現?根本不可能!估計你們就是不知道從那聽到了這麼一會事,就在那裡以訛傳訛吧?或者就是你看錯了……唉……你們這些鄉下人最喜歡自以為是,也不知道郡守大人是怎麼想的,還專門派人來核實一遍。」

這下就連老斯特羅姆也說不出來話了,站在他身後的伊賽亞托馬斯更是滿臉通紅,不由自主的捏緊了拳頭,但是哈羅德奧爾森卻一點沒在意他們的表現,徑自從懷裡摸出一塊晶石,就這樣順手遞給了伊賽亞托馬斯,非常公式化的說道:「好了……現在握緊測評晶石,集中你的注意力和鬥氣……如果你有的話……慢慢的輸入進去……」

說完之後,他看也不看晶石的反應,就徑自轉頭說道:「看吧……我早就說了,什麼月華鬥氣天賦者,全是你們想象出來的東西了,那麼尊貴的天賦,怎麼可能在你們這樣的鄉下地方出現?」說著他又往伊賽亞托馬斯那邊瞄了一眼,而後沒好氣的說道:「怎麼樣?如果具有鬥氣天賦的話,晶石應該是閃爍金色的光華,你看他現在閃的都是銀光,這算是什麼天賦?還月華……恩……月華……」

驟然一頓,哈羅德奧爾森猛的一下轉過身去,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伊賽亞托馬斯手裡的測評晶石,張大嘴巴一臉愕然之極的顫聲說道:「銀色光華……居然是銀色光華……天啊……他是一個月華鬥氣天賦者……」說著哈羅德奧爾森一臉不敢相信的轉過頭來,揮舞著雙手急促的大喊道:「天啊……你們看到了嗎?他居然是一個月華鬥氣……月華鬥氣天賦者!!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月華鬥氣……」

看到哈羅德奧爾森失態的樣子,羅培和老斯特羅姆不由同時翻了一個白眼,這個主郡的次席職業測評師不會腦子有病吧?你如果是「不相信」也就算了,可是現在哈羅德奧爾森先生的表現,分明就像是他根本「不知道」這裡有一位月華鬥氣天賦者一樣……那你是來幹啥的?

眼看哈羅德奧爾森似乎還沒有恢復正常的樣子,羅培忍不住笑道:「我們當然知道他是一個月華鬥氣天賦者,哈羅德奧爾森先生您不就是為了這個事情來的嗎?」

羅培的話好像一根大棒子一樣直接敲到了哈羅德奧爾森的頭上,這一刻他的表情精彩極了,激動、震驚、尷尬、無話可說和一種隱約的獻媚,這麼多情緒同時出現,頓時讓哈羅德奧爾森原本充滿了不屑和高傲的面孔變得扭曲起來,那種效果絕對比一般馬戲團小丑的表演更有喜感。

當面……打臉!!絕對的當面打臉!!

極度的尷尬,這樣的當面打臉實在太經典了,一瞬間哈羅德奧爾森只感到尷尬的連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了,整個村公所也因為他的尷尬陷入了一種怪異安靜中。

但是就在這時候……

咯咯咯……咯咯咯……

一陣清脆的笑聲響起,在忽然陷入莫名安靜的村公所中,這聲音顯得格外清晰,也格外刺耳。

眾人轉頭看去,卻看到羅嚴指著哈羅德奧爾森笑的很是開心,在他身邊的伊賽亞托馬斯的表情也很古怪。

「他的臉好像一隻猴子啊……」

童言童語的一句點評,這下氣氛頓時更尷尬了!同時羅培和老斯特羅姆的表情也有些尷尬起來,雖然說職業測評師不值錢,但是不管咋說哈羅德奧爾森也是郡上來的主官,被羅嚴這樣一搞,他要是當場翻臉,事情就有些難堪了。

村公所里的氣氛頓時變得壓抑起來…… 0024令人羨慕的國家補助

幸好,就在「所有人」——所有人不包括羅嚴——都在擔心這個高傲的哈羅德奧爾森先生會不會直接翻臉大發雷霆的時候,他的反應卻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了。

極力的扭曲了幾下自己的臉部肌肉,哈羅德奧爾森先生終於讓自己的表情放鬆下來,並且順便變得認真起來……你還別說,真的還有一種嚴肅莊重的味道,如果不是笑的太賤了一點的話。

「那個……尊敬的伊斯……恩……伊賽亞托馬斯先生,首先恭喜您成為了達沃瑪帝國最新的月華鬥氣天賦者,在這裡我向您致以最真摯的祝賀,並且請原諒我之前的急躁,另外我要向您介紹一下您現在可以享受的權利……」

認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儀錶,哈羅德奧爾森一本正經的說道,尊敬的語氣和獻媚的表情讓人完全無法想象就在幾分鐘之前他還在這裡大放厥詞,認定了那個什麼伊斯萬阿雷斯還是伊賽倫托拉斯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羅培和老斯特羅姆同時撇了撇嘴,羅嚴卻露出了淡淡的瞭然笑意,這就是「政客」和「政治家」之間的區別了,雖然都具有翻臉如翻書的「牆頭草天賦」和表裡不一的「二皮臉屬性」,但是後者明顯做的更加高明,至少不會把自己陷入到尷尬的處境中去。

總而言之這就是都要做婊子,但是要不要給自己立牌坊的區別……

哈羅德奧爾森壓根沒有注意到其他人的表情,他的注意力現在可能都在伊賽亞托馬斯身上,根本沒時間注意「閑雜人等」,只見他輕輕的一拉身上禮服的前襟,表情再次一變,微帶矜持的緩聲說道:「接下來是一個非常非常激動人心的消息!!尊敬的伊賽亞托馬斯先生,在這裡我非常榮幸的代表偉大的達沃瑪帝國國君帕特萊利三世陛下宣布,您已經正式成為達沃瑪帝國三等勛爵,此爵位不得繼承,除此以外您享有達沃瑪帝國的一切貴族權利……恭喜您啊!!」

說完這樣一長串話之後,哈羅德奧爾森馬上開始努力鼓掌,不過他的表現卻好像是在唱獨角戲,不但羅培、羅嚴、老斯特羅姆這些人沒有配合,就連伊賽亞托馬斯自己都毫無表情,彷彿根本沒搞明白他所說的「激動人心的消息」到底有什麼意義一般。

這樣一來哈羅德奧爾森也覺得沒趣之極,只好低聲暗自咒罵幾句「土包子」,然後一挺腰板繼續說道:「那麼接下來,除了獲得帝國封爵之外,伊賽亞托馬斯閣下,作為一名新近月華鬥氣天賦者,您還將另外幾項權利……首先從現在開始,您每個月將獲得由帝國提供的5個金普朗的生活補助,隨著你職業等級的提升,這份補助還會繼續增加。」

「其次,您可以在帝國境內任意地點任意划取五畝無主土地作為自己的封地,在划取之後請向帝國土地管理局進行報備,另外隨著您今後職業等級的提升,您的封地也可以繼續擴大。」

「第三項,從現在開始,您每年都會得到帝國價值50個金普頓的物質補助,具體來說包括上等鼎湖絲綢製成衣兩套,帝國制式細鱗甲一副,全套帝國低級軍官制式裝備(包括手套靴子皮帶野戰包等)三套,帝國制式胡蘭戰刀或者帝國制式納賽爾長劍一柄,另外您可以獲得帝國上等軍馬一匹,當然這個只能獲得一次,可不是每年一匹,不過隨著你職業等級的提升,這份補助的金額也會繼續增加。」

「最後就是,從現在開始,如果您在任何一間帝國國立學院上學的話,都將獲得學雜費減免的待遇,此外帝國還會給您提供優惠的獎學金和助學貸款,如有什麼具體需要,也可以向帝國官方提出要求,帝國官方會盡量給予你幫助。」

一連串的獎勵和補助項目說出來,洋洋洒洒的也說了足有十幾分鐘,再加上哈羅德奧爾森那種帶有詠嘆調般悠揚頓挫的語調,很讓人有一種坐在歌劇院看大戲的感覺,不過觀眾們實在有些不給力,都「演」完了還是沒人鼓掌。

恩……暫且不說哈羅德奧爾森先生的尷尬,只是在羅嚴來說,他確實是把這個當成是看大戲了。

其實憑心而言,作為潛力股,達沃瑪帝國對伊賽亞托馬斯或者說對月華鬥氣天賦者的待遇,已經相當不錯了,但是誰叫羅嚴當初已經是七級魔導士了,自然看不上這種「學徒工資」了。

首先是「勛爵」爵位,這東西本來就是帝國的一項妥協產物,達沃瑪帝國立國九百年,日積月累下來貴族的人數已經有些人滿為患,倒不是說帝國吝嗇於一個頭銜,只是分封了貴族就要給予封地,一個男爵的封地最少也要擁有40……50個騎士領(一個騎士領是指供養一個騎士所需的土地面積),這樣東割一塊西割一塊的,時間一長你讓國君陛下如何立足?

於是「勛爵」之位應運而生,可以享受一切貴族特權,但是卻沒有封地和繼承權……在羅嚴看來這玩意就是一雞肋,因為對貴族來說,最重要的權利莫過於「封地」和「繼承權」,卻偏偏這兩項都沒有了,白白背個貴族的名聲不說還要承擔貴族義務,說起來還不如一個自由民來的逍遙。

不過實際情況並非如此,這主要也是魔法師只要達到三級就會直接獲得帝國「男爵」爵位,所以羅嚴根本就是飽漢子不知餓漢飢——雖然說缺少了貴族最重要的兩項基礎「封地」和「繼承權」,但是為了一個「勛爵」爵位不惜一擲千金的其實大有人在,別的且不說,單單是貴族們在商業免稅方面的優惠待遇,就足以讓很多大豪商羨慕的雙眼通紅,更不要說還有各種生活上的便利,以及那種在平民面前高人一等的感覺,總而言之在這種階級社會中,一個代表身份的貴族頭銜,足以讓大多數人心嚮往之思而慕之。

向羅嚴這種帶著有色眼光的評判我們就保持沉默不予評價了,在他看來甚至哈羅德奧爾森先生所說的第二項「生活補助」和第三項「封地划取」也不過就是為了彌補「勛爵」爵位所缺少的經濟來源而出現的內容罷了。

不過這裡面「生活補助」的部分,就算是羅嚴這種偏頗的評價也不能多說什麼——以達沃瑪帝國現在的物價來說,在塔里姆村這樣的偏遠地帶,一家三口一個月的花費也許都要不了一個金普朗,就算是在帝都最繁華的地方,每月五個金普朗也足以讓一個人可以吃飽喝足不慮風寒,當然了能不能吃好喝好逍遙自在就是另一回事了。

反正不管怎麼說,對於帝國的這一項補助措施,最少可以說是稱得上人性化,不僅僅是官樣文章玩而已,但是對於另一項「封地划取」,羅嚴的評價就只有簡單的兩個字——坑爹啊……哦……應該是三個字才對!

「帝國境內任意地點任意划取五畝無主土地」,聽起來似乎很寬鬆,實際上和坑爹沒啥區別,想一想達沃瑪帝國立國九百年,現在還能稱得上是無主土地的,基本上都能和「荒蕪凋敝」、「窮山惡水」、「窮鄉僻壤」、「寸草不生」、「不毛之地」之類鳥不拉屎的成語聯繫到一起,難不成你還真打算到帝國首都香榭麗大道中間去划取五畝土地?你看看到時候會不會有人跳出來教訓你什麼是非禮勿視。

至於后兩項,在羅嚴看來不過是常規安排,鼎湖絲綢做成的料子確實不錯,尤其是其中的珊瑚藍和栗紅色,明艷動人光亮柔順堪稱極品,不過如果穿著這衣服去參加貴族聚會,你就等著被笑話吧,而像是「帝國制式細鱗甲」、「帝國低級軍官制式裝備」、「帝國制式胡蘭戰刀」和「帝國制式納賽爾長劍」……都加上「制式」兩個字了,你覺得便宜能有好貨嗎?

反倒是「上等軍馬」和「學雜費減免」還有「獎學金」、「助學貸款」這些東西羅嚴認為很實際,一匹好馬絕對是男人的想法,而秉承「知識就是財富」這句本朝太宗的名言,達沃瑪帝國的各大公立、私立學校都把自己的「財富」發揮到了極致,甭管學生們畢業后境況如何,反正高昂的學費已經讓學院「物有所值」了,這種「減免學雜費」的措施,無疑是及時雨一般的存在,至少可以減少「投資風險」。

擁有「財富」的老師都發了,購買「財富」的學生誰管他……

帶著有色眼鏡在心裡把帝國的獎勵狠狠吐槽一邊,羅嚴很是滿足的拍了拍身邊的伊賽亞托馬斯,新近月華鬥氣天賦者貌似還沒有從這一系列「意外驚喜」中醒過神來,處於一種半失神狀態,不過羅嚴倒是很理解,當初他剛成為正式魔法師的時候,也被帝國「豐厚」的補助和獎勵嚇了一跳,說起來帝國給予月華鬥氣天賦者的待遇居然和低階魔法師接近,也足以堪稱「大手筆」了,由此可見他們對這種前景無窮的潛力股的看好了!

(不過這些所有的一切補助也好,獎勵也好,其實只是開胃甜酒而已,羅嚴冷笑著看著衣冠楚楚的哈羅德奧爾森先生,有過一次經驗的他當然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大餐。)

這邊,終於如願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的哈羅德奧爾森先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自信滿滿的一整頭髮,他神采飛揚的開口說道…… 0025伊賽亞托馬斯的選擇(一)

注視著滿臉意外的伊賽亞托馬斯,哈羅德奧爾森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意,他很清楚自己後面要說的話,會給這個鄉下的「淳樸青年」帶來什麼樣的震撼!

再次理了理禮服的前襟,哈羅德奧爾森忽然開口說道:「尊敬的伊賽亞托馬斯閣下,雖然知道您可能並不會同意,但是按照皇室的要求和規定,我還是要詢問您一句,不知道您是不是願意接受帝國皇室每年三千金普朗的資助?如果您接受的話,這份資助會隨著您的職業等級增加,每次遞增百分之三十!」

皇室資助?!三千金普朗?!每次遞增百分之三十?!

伊賽亞托馬斯聞言頓時眼睛一亮,一時間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朗斯行政區的次席職業測評師先生。前面說過,五個金普朗就能讓一個人吃飽喝足的在帝都混一個月,而這裡可是整整三千金普朗啊……一年三千金普朗,足以讓一個一直不太堅定的年輕人在帝都花天酒地的好好享受大半年了!

不過這僅僅是個開始而已!

不等伊賽亞托馬斯作出決定,哈羅德奧爾森已經徑自說道:「另外,我受到朗斯行政區阿達菲爾家族的委託,想要向您詢問一下,不知道您是否願意接受阿達菲爾家族的每年一萬金普朗的資助,如果您接受的話,這份資助會隨著您的職業等級增加,每次遞增百分之五十!」

「我還受到朗斯行政區李家族的委託,想要向您詢問一下,不知道您是否願意接受李家族的每年五千金普朗外帶菲力山區一個面積約一千四百八十公畝大型莊園的資助,如果您接受的話,這份資助中的金額還會隨著您的職業等級增加,每次遞增百分之三十!」

「此外來自霍爾城的布朗家族願意為你提供每年八千金普朗外帶一座建於帝都繁華地段的一座中型商行的資助,如果您接受的話,這份資助中的金額還會隨著您的職業等級增加,每次遞增百分之三十!」

「來自霍爾城的黑斯商會願意為您提供每年一萬五千金普朗的資助,並且承擔您所有修鍊物資需要,如果您接受的話,這份資助中的金額還會隨著您的職業等級增加,每次遞增百分之五十!」

「來自朗斯行政區的大魔導師吉姆伯赫姆閣下願意提供給你每年五千金普朗的資助,並且願意推薦您去大陸第一學院阿拉斯加州常春藤學院就讀……」

「來自朗斯行政區的哈蘭佩吉先生願意為您提供……」

「來自豪里斯城的科朗格洛家族……」

「來自大亞山的……」

一連串的邀請和那些聽上去震撼之極的數字、金額,讓新近月華鬥氣天賦者頓時有些不能思考的愣在了當場,這些可都是他從來沒想象過的巨額財富,今次就算是喜歡吐槽的重生男也不得不承認,這些確實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至少比他當初面對的巨大的多!

不過這裡的關鍵詞不是「巨額」而是「資助」!

按照艾美利亞大陸上約定俗成的規矩,大陸上每個職業者在他的學習階段,都可以任意接受大陸上某個家族、勢力或者個人的「資助」,只是一旦接受了這筆資助,就代表著你同意加入對方的家族,成為對方的下屬,在未來的某個時間——一般是該職業者正式獲得低階或者中階職業之後——你必須開始正式為資助人工作,直到還清這份「人情」為止。

至於具體的工作時限,一般都是由雙方商議決定,不過考慮到大陸人類平均壽命在三百歲以上,這樣的工作時限很少有低於一百年的,對於諸如精靈、矮人之類的長壽種族,這個時限更是會呈幾何倍數的延長。

說起來這樣的「契約」並沒有法律的明文保護,但是不會有人嘗試在獲得正式職業后不去資助人那邊報道,因為那樣的行為會被視為是「破壞古老的傳統」而遭到全大陸的唾棄,僅僅是個人信用的缺失就會讓人付出非常非常可怕的代價……

面對著因為過於驚訝而完全陷入失語狀態的新近月華鬥氣天賦者,哈羅德奧爾森先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面對這一筆筆可以說是「恐怖」的巨額財富,他就不相信一個沒見過市面的鄉下小子,能拒絕其中的誘惑。)

露出一個自認為非常溫和的笑容,哈羅德奧爾森似乎非常「溫柔」的緩聲說道:「伊賽亞托馬斯先生,不知道您考慮好了嗎?您想要接受那一筆資助呢?」

說到這裡,哈羅德奧爾森彷彿非常理解微笑一下,緩聲說道:「恩……可能一下子這樣多的資助申請您也會覺得不好選擇,那麼在這裡我向您推薦李家族、黑斯商會和吉姆伯赫姆閣下這三項資助,另外皇室資助也是很多人選擇的目標。」

聽到哈羅德奧爾森這句話,羅嚴輕輕撇了撇嘴沒說什麼,不可否認哈羅德奧爾森的這個建議或者存有私心,但是卻也很有道理。

李家族提供的資助雖然現金有限,但是不動產價值最高,菲力山區是著名的旅遊和糧食產地,在這裡擁有一個大型莊園可以說是每一個貴族的夢想。

黑斯商會提供的現金最多,並且願意承擔修鍊所需物資,不但讓伊賽亞托馬斯少了大筆的開支,還可以大量節約時間,相當具有吸引力。

至於大魔導師吉姆伯赫姆,他的資助雖然從經濟上來說利益有限,可是阿拉斯加州常春藤學院號稱大陸第一學院,那裡僅僅是藏書數量就是一般頂級學院的十倍,入學要求更是非常嚴格,筆試、口試、實踐能力缺一不可,絕對是是每一個優秀學子的憧憬之地,老實說在羅嚴聽到這個資助的時候都忍不住有些動心了。

重生前他可沒有那種好運可以進入常春藤學院就讀……

不過羅嚴更加知道,不要看哈羅德奧爾森似乎洋洋洒洒的說了這麼多,其實有一個關鍵他卻提都沒提!! 0026伊賽亞托馬斯的選擇(二)

哈羅德奧爾森露出滿意的表情,在他看來讓眼前這個新鮮鄉下土包子接受某筆資助已經是十拿九穩的事情,沒見對方現在已經完全被震撼了嗎?

輕輕一笑,哈羅德奧爾森又鼓起如簧之舌,開始拚命的鼓動起來!

「尊敬的伊賽亞托馬斯閣下,我覺得李家族的資助條件非常好啊,您看看……暫且不說每年五千金普朗,首先是這個大型莊園,您看到了嗎?菲力山區啊,這可是位於菲力山區的大型莊園,您一定知道菲力山區的對吧,就連偉大的帕特萊利三世陛下每年都要去那裡旅遊的……」

「還有這個黑斯商會,他們也很有誠意啊,您看每年的資助金達到一萬五千金普朗了……一萬五千啊!!要是我有這麼多錢的話,我早就……」

「布朗家族是霍爾城非常有實力的一個大家族……」

「大魔導師吉姆伯赫姆閣下真的很看重您……」

「阿達菲爾家族的族長是……」

「布朗家族……」

啷哩咯啷……啷哩咯啷……啷哩咯啷啷……啷哩咯啷……

哈羅德奧爾森的忽悠那叫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一發不可收拾,一時間伊賽亞托馬斯大為感動,誰能想到朗斯行政區的次席職業測評師居然會這樣熱情!

這位哈羅德奧爾森先生可真是好人啊!!新近月華鬥氣天賦者如是說……

不過其實大夥都明白,只要能讓伊賽亞托馬斯接受某個家族的資助,哈羅德奧爾森也會獲得豐厚的報酬,這才是他如此熱情的真正原因,這一點哈羅德奧爾森知道,羅嚴也知道,就算是羅培、老斯特羅姆他們都知道,不過伊賽亞自己卻可能真的不知道。

另外伊賽亞托馬斯也許還有很多事情也不知道,不過羅嚴倒是都知道,比如說在選擇資助者的時候,很多人更加願意選擇皇室資助,因為皇室資助雖然金額有限,但是他們對被資助人的要求也是最小的,除了必須效忠於皇室並且在需要的時候儘力完成皇室交付的任務之外,對被資助人的個人行動沒有任何干涉——對很多人來說,這兩點其實是本來就理所當然要做到的事情——所以有不少職業者都更願意接受皇室的資助,這也就是大量皇家武職者和皇家魔法師的來歷了。

相比較與皇室,其他家族、勢力和個人的資助在這方面的要求就苛刻得多了,輕則會對被資助人的行為有種種限制,重則就好像簽了賣身契一般,職業者都是心高氣傲之人,一般來說那會願意接受這種束縛?不過這些私人資助往往金額巨大,很有一種震撼效果,所以也有一部分職業者受不了利益的誘惑,還是接受了他們的資助,畢竟財帛動人心啊。

當然了,也有部分職業者是根本不接受任何資助的,無論是來自於皇室還是來自於其他家族、勢力或者個人,這樣的職業者自然就擁有了寶貴的自由,但是也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們在求學期間大都會被經濟問題所困擾——前面說過,艾美利亞大陸上那絕對是「書中自有黃金屋」,一般家境普通又無人資助的職業者不但缺少必要的修鍊物質,甚至就連最基本的學費往往都成問題,這樣的職業者在修鍊中往往需要比別人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即使如此依舊進境緩慢,可謂步步維艱。

張張嘴,老斯特羅姆正想要提醒一下伊賽亞托馬斯,可是馬上被哈羅德奧爾森狠狠的瞪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少廢話,你們這些鄉巴佬土包子知道什麼,不要亂插嘴干擾伊賽亞托馬斯閣下的思考……」說著他又把目光轉到伊賽亞托馬斯身上,笑的更加獻媚起來:「尊敬的伊賽亞托馬斯閣下,不知道您想好了嗎?如果您真的覺得無法選擇的話,乾脆由我幫您挑選一個吧?反正這些資助條件其實價值都差不多。」

再次緩聲詢問,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到手的豐厚的報酬,哈羅德奧爾森先生的聲音都有幾分顫抖起來,今次可真的是撈到寶了,事實上他就不信,面對這樣的誘惑,眼前這個鄉下土包子會不動心,沒有人會不喜歡豐富物質保證,也沒有人會不喜歡閑逸的生活,這些山民們每天辛苦勞作,為的也不就是多賺三五枚銅板嗎?

不要說哈羅德奧爾森不信,其實就連羅嚴這時候都沉默了,之前他真的沒想到那些郡上的豪門望族居然會這樣捨得下這樣大的本錢,最少他在聽到這些資助條件的時候,是忍不住都有些微微動心了。

這些條件,有不少都是普通人奮鬥一輩子甚至幾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

不過這次伊賽亞托馬斯再不是之前那種呆呆傻傻的樣子,聞言他終於抬起頭微笑著說道:「沒問題,哈羅德奧爾森先生,我想我已經挑好了。」

伊賽亞托馬斯是沒見過什麼世面,但是並不等於他傻,「資助和被資助」這種在游吟詩人的章回中出現了不下八千次的基本常識他總還是有的,怎麼可能准許別人幫自己簽「賣身契」?

「你已經想好了啊……」哈羅德奧爾森先生的臉上出現了明顯的失望,而後馬上有振作精神笑眯眯地說道:「不知道尊敬的伊賽亞托馬斯閣下,你準備接受那一筆資助呢?」,無論如何只要伊賽亞托馬斯接受資助他就有錢收,哈羅德奧爾森先生不介意他到底選擇哪一家。

伊賽亞托馬斯聞言臉上彷彿浮現出了一層光華,就這樣堅定地說道:「我願意接受朗斯行政區霍爾城木桶鎮塔里姆村村長羅培先生的資助。」

轟的一聲,彷彿有天雷在頭頂閃過,頓時村公所中所有人都傻了,哈羅德奧爾森、老斯特羅姆、羅嚴甚至還有羅培自己!!

沉默……

長長的沉默……

令人窒息的沉默……

「什麼?!」半晌之後,哈羅德奧爾森先生回過神來,大驚失色的看著伊賽亞托馬斯,一臉不敢相信的說道:「等等……剛才你說什麼?一定是我聽錯了吧,尊敬的伊賽亞托馬斯閣下,你說是……」

聽到這話,伊賽亞托馬斯毫不猶豫的擺擺手說道:「你沒聽錯,我確實願意接受朗斯行政區霍爾城木桶鎮塔里姆村村長羅培先生的資助。」

這下哈羅德奧爾森終於跳了起來,尖著嗓子喊道:「不行……不行……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怎麼可以接受這種資助,這種犄角旮旯的地方,這種土包子……」

結果不等他說完,對面伊賽亞托馬斯已經冷冷地打斷他道:「不好意思,我也是一個你說的土包子!」說著他對羅培露出了一個堅定地笑臉,大聲說道:「我願意接受羅培先生你的資助!」

這時候,羅培終於回過神來,但是誰想到他第一個反應並不是欣喜若狂的接受伊賽亞托馬斯的忠誠,而是一臉凝重的勸說道:「伊賽亞,你可要好好想想啊,這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這關係到你的未來!」

霎時間羅嚴頓時有了一種以頭搶地的衝動,俺爺爺的兒子啊……你這也實在是……這可是一個潛力無窮的武職者,一個月華鬥氣天賦者的效忠,你表現的能不能給力點,不要那麼爛好人行不行,要是人家真的改變主意了呢?!

但是伊賽亞托馬斯的表現卻讓羅嚴一陣感動,只見他輕輕搖搖頭非常堅定的說道:「沒關係的,村長大人,我已經想好了,我就接受你的資助!」

這一下羅培也不再堅持,微一沉吟,他點點頭一臉嚴肅的說道:「那好,伊賽亞托馬斯,我……來自亞麻城羅家,現任塔里姆村村長羅培,非常正式的承諾,我將竭盡全力的對你進行資助,這份資助終身不變!」

老斯特羅姆笑了,伊賽亞托馬斯笑了,羅培笑了,笑的最歡的是羅嚴。

看到雙發的契約成立,羅嚴簡直有些傻了,這樣也行?是不是真的啊?難道重生一次之後人品大爆發了?這可是一個絕對可以升級到高階職業,甚至有可能衝擊超階職業的月華鬥氣天賦者啊,這……這……這……

我兒子的太爺爺啊……你的孫子就要發大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