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看著張富儀的驚呆表情,對著他冷笑道:「讓你們在訓練場好好的激情一番。」

張富儀心弦波動,看著訓練場的一些器材包括科目配置。

「這些訓練科目都是自己未曾接觸到的。」

「訓練貌似難度很強。雲梯很高,應該在左右。」

「水窪裡面已經發臭,遠遠可以聞到刺鼻的味道。」

「壕溝很深,一個跳躍無法從壕溝躍起。」

「地雷區貌似布滿地雷,一個不小心將會引起雷區爆炸。」

「橫木比各自部隊都要突出,應該在左右。」為正方形,看出來應該是特殊鋼材料製作,同事可以容納百人一起攀爬。」

隊員們到達訓練場后,將訓練場的訓練器材和訓練附件進行了分析。

就在這時,大隊長,教官一行三人朝著隊列這邊走來,遠遠看去那輛悍馬越野還停在訓練場外面,只有司機坐在駕駛位置冒著煙圈。

「同志們,今天我們對特種偵察進行了解,首先我講述特種偵察的基本內容。」

教官李飛站在前面,手中的望遠鏡已掛在脖間。

「中國特種部隊使用「三棲」(海、空、陸)工具滲入敵人防線實施短期或者長期偵察任務,使用電子化戰場監視器和無人偵察機及後援部隊來傳遞情報。我們狼人特種部隊的訓練課程主要分為三類:滲透訓練、山地訓練、野外生存訓練。而今天,僅次於遴選,我們狼人特種培訓基地尤其強調候選士兵的體能和心理素質,訓練異常艱苦。」

說完這些,教官李飛陰笑著,「你們這幫蠢豬,要是誰無法通過遴選,那麼請對不起,滾回你們的部隊去。」

「我們狼人特種部隊的口號就是,『為了中國,奉獻自己的生命』當然,不想要狗命的,可以不訓練,但是,滾回自己的部隊去。」

教官李飛不屑說道。

「下來我將訓練的科目作一講解:

滲透訓練:在不被發覺的情況下滲入敵人戰線是狼人特種隊員的首要技能。而我們訓練在多種複雜地形中,實施高強度、全方面、多科目訓練,包括在敵後深度滲透和『秘密偵察』,完成這些后,我們進一步接海基滲透。海基滲透訓練包括三個項目:開闊海域泅渡、海上破壞和海上射擊等。」

「在海洋訓練中,一些危險和高難度課目訓練將對我們的士兵生理和心理極限造成極大挑戰。就看你們是不是孬貨。這些項目包括游泳、全副武裝夜間泅渡、潛水、水下運輸和孤島生存訓練等。」如果不想死的早,你們裡面的旱鴨子早點給老子滾回自己部隊去。通過潛艇完成滲透也是一種較為普遍的方法。只是我們的潛艇還沒有配發下來,再過一個禮拜,讓你們好好享受海基滲透。其次還有空基滲透。 重回23歲︰老公乖乖別跑 。」我們狼人特種部隊其採用的獨特滲透裝置是帶有驅動裝置的降落傘和滑翔傘。

近年來我們的武器裝備配發齊全,先進,在陸基滲透訓練中,狼人特種部隊通過使用夜視裝置、聲敏和動態預警系統、反步兵雷達系統等高科技警戒系統,成功突破敵方防線。

「我們目前主要訓練科目就是山地訓練,抬頭看看四周,群山環繞,很符合你們的口味,讓你們這幫蠢豬嘗試山地訓練的熱血。

我們狼人特種部隊,向來在擁有極端嚴酷條件的山區實施訓練。看訓練場的最前方,我們已經在12000~18000英尺的海拔高度實施了多軍種和單兵訓練。這種訓練包括測試:使用重型裝備在不同海拔、地形和氣候條件下的最大速度攀爬能力。不同武器的最大火力和火力攻擊範圍。在海拔以上進行長達4個小時的長途奔襲,加上額外作業。來,讓你們見識下一輪我們的獠牙科目。」

教官李飛在隊列面前興奮的對隊員們講述,而張富儀心裡惡罵到,「見鬼,真變態教官。」 第六十四章玩得就是刺激

「見鬼,我可不希望被這變態的教官折磨。」

聽到教官說完后,王凱盯著教官,從教官的臉上透露出來的陰險,狡詐。何止這些,簡直讓人吐血的表情。

「都給老子滾過來,開始訓練。」教官罵到,聽到口令后隊員們迅速的朝著教官的位置跑去,看著眼前這些訓練器材,心裡頓生恨意,該死的特種訓練。

教官對眼前的這些特訓隊員進行了小組劃分,每一組訓練不同的科目。而張富儀和王凱繼續分到了同一組,兩個人相互打量,用特有的眼神溝通著。

就在這時候,他們看到教官一個手勢,訓練場的一切都運作起來,就在戰術訓練的周圍,熊熊大火燃燒起來。

「難道我們的戰術訓練需要從大火下面爬過去?」看到了這樣的情景,張富儀心裡不禁疑問。「要是速度無法達到境界,那豈不是引火上身。」王凱頓時也對戰術訓練的配置進行了分析。即使這樣,每個人需要做的,就是在煙火四溢的戰術場匍匐而過。

「我想你們在各自的部隊已經訓練過戰術,現下面爬過去,匍匐的姿勢自己掌握,要是最後面的……」

說道這些,教官再次的陰笑起來,看的出來這是不懷好意的惡笑,大家似乎都明白最後面隊員的下場。下面匍匐前進,通過後還要繼續爬過水溝,看著最前方已經發臭的水溝,隊員們忍不住的欲想嘔吐。

「來吧,飽嘗激情的刺激!」

在教官說完后,聽到一聲令下,隊員們紛紛的按照戰術的基本動作,卧倒,低姿匍匐。高姿匍匐,側姿匍匐……每個隊員都按照自己所熟練的戰士動作快速向前躍進。

十分鐘過後。

「怎麼還沒有到終點?」下面低姿匍匐了十分鐘,張富儀沒有停止戰術動作,而在躍進中不禁說道,看到前面的距離不比先前爬過去的短,索性抱怨起來。

教官下面爬得如此之快,距離自己的目標有著很大距離。拿起手中國產85式衝鋒槍在隊員豆面掃射著,自然不會朝著隊員開槍,只是在這種環境下給隊員們造成心裡上的壓力,從而促使隊員們開發各自潛力。在戰火,子彈,硝煙的協力下快速躍進。

「蠢豬,吃屎去吧!」

就在這時,看到了一名隊員的背囊已經著火,教官朝著隊員的腳下一陣猛射。隨即罵到。這名隊員未曾意識到自己的後背著火,感覺到腳下的子彈從地下穿進,顧不上那麼多,急速的朝著前方匍匐而去。下匍匐而出,下一輪的訓練將會是越過水溝。距離水溝相差一段距離,就在這個時候,教官朝著隊員們喊道:「都給我按照戰術前進姿勢繼續滾過去……」

沒有一個隊員敢違抗命令,聽到教官的命令后,隊員們迅速轉換戰術動作,按照戰術躍進的方式朝著前面水溝奔去。

就在這時,一名隊員不行絆倒,在地上翻過幾個跟頭,王凱看到是自己跟前的隊員,便轉身欲想拉他一把,教官朝著這裡飛奔過來。

「啊……」

王凱還沒動手,就聽見了這名隊員被教官幾大腳踏過。再次聽到了這名隊員的叫喊,可想而知一名特種部隊教官的腳力多麼深厚。

「看見了嗎?前面有你想要的,前面有個花姑娘等著你……」

不斷的訓練,教官早已摸准了隊員們內心需求,類似於望梅止渴的一種方法。

王凱看到教官對這名隊員的暴力后,迅速的朝著前方奔去,餘光望去,竟然看到張富儀的身影早已奔在了最前方。

隊員們到達水窪前,但卻沒有一個人朝著水窪跳下去。畢竟以前誰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訓練,也沒有見識過水溝的訓練方法和訓練步驟以及一些應用,都在等待教官的科目講解。

教官來到水溝前大罵道:「都給老子滾下去,從這水窪都給老子衝進去。」

聽到教官這樣的口令,隊員們早已忘記了水窪帶來的臭味,即使噁心的嘔吐也絕不能違抗訓練場命令,一個個朝著水窪跳下。

「水窪還挺深的,竟然接近老子的胸口。」跳水溝后張富儀說著,其他的隊員在即將跳下來之前,就被這股熏天的臭味早已陶醉的嘔吐起來。

「噠噠噠……」

教官看到隊員們在水窪裡面無動於衷,端起手中的衝鋒槍,在水窪裡面激射過去,濺起的水花頓時打在隊員們的臉上,甚至濺進隊員的嘴裡。

隊員們頓時明白,原來這水窪是朝著前面走過去的。水抵達胸口部位,何況還是全副武裝,在水溝裡面行進產生了許多阻礙,影響前進的速度,即使這樣隊員們聽到後面教官的破罵聲,便沒有一個人牢騷,都朝著前方快速奔去,甚至有的隊員選擇了游過去。誰知水窪裡面的雜物太多,無法在水溝裡面遊動。

在水窪裡面五分鐘后,張富儀愈來愈感覺到阻力變大。不知道是自己體力消耗過大的原因,還是因為水窪的特殊設置,讓自己在前進的時候感覺到有東西將自己拽向後面,迅速的凝結全身力量,將力氣輸送到腳步,在臭氣熏天和水阻的強力之下朝著前方繼續奔去。

與此同時,其他的隊員也感覺到了水窪的變化,速度立刻緩慢下來,王凱的訓練素質原本薄弱,即使在新點的日常訓練中,排長李勤也將一些訓練之外的科目進行了了解,但是畢竟沒有親自實踐過,致使在水窪中躍進成了他的弱點,心裡嘆息道:「受不了這種氣味,我的腸子都快吐出來了。」

眼看著即將要走出水窪,擺脫眼前的這種困境,張富儀加大腳步,在水窪裡面大步大步的朝前邁去,與此同時,看到了其他的隊員和自己的距離拉近,但是卻沒有發現王凱的蹤跡。


這個時候,隊員們的衣服全被水溝打濕,臭水鑽進體內,全身浸泡在了臭水裡面。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全身感覺有蟲子在爬。

二十分鐘后,隊員們終於從水窪裡面出來,先前戰術而後水窪,隊員們的衣服變得沉重起來,好像用泥巴塗在上面似的,想甩都甩不下來。


教官看到隊員們此時的樣子,眉頭揚起:「看看你們的蠢豬樣,真讓人噁心。」說完后,教官將自己手中的槍交給了一名隊員,指著前方的輪胎,笑著說道:「刺激嗎?好玩嗎?哈哈……」

教官變態的笑了起來,而隊員們的眼睛卻朝著前方的輪胎望去……

此時隊員們筋疲力盡,抬頭望去輪胎,心裡立生恐懼感。 第六十五章思維停滯

疲憊不堪的隊員看著懸挂在空中的輪胎,頓時心生措意。

緊接著隊員們朝著輪胎方向前進,驚呆的看著面前。

「看什麼?不知道攀爬嗎?」

聽到教管的話后,隊員們都不敢停滯半分,紛紛朝著輪胎攀爬而去,儘管承受著全副武裝的沉重和此時的疲憊,但卻沒有一個隊員退縮。

就在隊員們紛紛爬在半空時,突然教管啟動了輪胎的輔助設備,將按鈕按動,頓時間輪胎迅速晃動起來,隊員們意識到了這一點,反映迅猛的將輪胎緊抱,艱難的朝著那邊翻去。

張富儀感覺到了輪胎的逐漸變化,便明白了這是給輪胎安裝了震動設備,當按動按鈕的時候,輪胎就會猛烈晃動,如果沒有一定的臂力就會掉下去。

隊員們迅速攀爬著,終於結束了這輪訓練。

到了中午時刻,教管給大家十分鐘的吃飯時間,當然這十分鐘包括處理自己的瑣碎。 美女的貼身高手

「感覺怎樣?」

張富儀從背囊中取出壓縮餅乾,對王凱說道。

王凱吃下一塊餅乾,滿臉沮喪的說道:「見鬼,這個教管是變態!」

「哈哈,同感同感,我也這麼覺得。」張富儀沒來得及吃下餅乾,就笑著對王凱說道。

隊員們都疲憊的坐在訓練場上吃著壓縮餅乾,而且只有十分鐘時間解決一切。

自張富儀從醫院走後,陳曦朝思暮想,不知道為何腦子裡面是張富儀的面容。

「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

陳曦靠在窗前,看著遠處的的那一面朦朧,思念著張富儀,可是誰知道,張富儀遠在狼人特訓隊。是無法給她寫信的,是無法和他取得聯繫的。

索性之際,陳曦去了隔壁病房,也就是潘峰所在的房子,希望可以和張富儀的好兄弟可以說說話,可以從他的嘴裡知道張富儀的消息。

「你不是張富儀的護理護士嗎?」潘峰已經可以下床,坐在床頭看著自己的書,看到了陳曦進了自己的房門,驚奇問道。

陳曦進門后聽到了潘峰的索問,回答道:「沒事,張富儀走了,我進來看看你。你不是他的好兄弟嗎?」

「嗯嗯,我是他的好兄弟。」潘峰笑著答道。

潘峰說完后,打量這陳曦,這時的陳曦依舊站在病房門口,潘峰恍然大悟,反應過來便急忙站起來說道:「進來嘛,好歹你也是醫院的工作人員,站在門口好似我虐待一樣。」

「呵呵,你和張富儀一樣的貧嘴?」

潘峰笑道:「哈哈,你說我和張富儀一樣,那你可錯了,我可沒有他那麼優秀。」

「可以給我講講張富儀的故事嗎?」

陳曦進來后,坐在了椅子上看這潘峰,認真的說道。

潘峰聽到后萬分納悶,其實他知道這名護士一直以來對張富儀都是暴力傾向,現在聽到了陳曦想要了解張富儀,感覺到非常疑惑,不禁問道:「你想聽什麼?為什麼突然對張富儀這麼關注?」

「呵呵,我才不會他關注呢,我只是覺得這個大壞蛋以前是什麼樣子的?」

陳曦有點羞澀,突然臉紅的說著。

「你喜歡我兄弟,你愛他?」


陳曦也不在那麼的羞澀,認真了起來,直到這個時候她沒有將潘峰當作外人,張富儀走了,只能將那些心裡話說給潘峰,只希望能夠得到潘峰的理解。

陳曦看到潘峰的胳膊上還纏著紗布,便問道:「你的傷口沒事了吧?」

「嗯嗯,沒事了,再過幾天我就想出院,不想一直悶在這裡。在這裡快要瘋了,我都好長時間沒有活動筋骨了,不想在這樣了。」

陳曦淡笑,說著:「你現在應該好好養病,好好看你的書,指不定明年就可以金榜題名,到時候可就是軍官了。出院是另一回事。」

「別提了,我現在腦子亂,看書根本看不進去,只是在這裡浪費時間。不過張富儀去浪人特訓隊也這麼長時間了,沒有給你寫信嗎?」潘峰滿臉鬱悶,看著陳曦說道。

「是的,他就是沒有給我寫信所以我才問你的嘛,何況我又不是當兵的。」

「其實我早都想到,呵呵……」


陳曦疑惑,沒有明白潘峰的意思。

「再過半年他就會回來的,到時候指不定在那邊訓練突出,會留在狼人特訓隊,或者是特種部隊也不一定,希望他可以成功。」

陳曦滿臉憂傷,聽到這個消息后,心裡不知道為何隱隱作痛,便看著潘峰緊張說道:「我承認我喜歡張富儀,而且我也知道,張富儀很喜歡我,但是我卻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怎麼辦?」

潘峰明白這種痛苦,他和楊丹何嘗不是這樣的呢。但是又有什麼辦法?軍人註定了奉獻,軍人就是註定了於愛無緣,談何情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