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界心大陸正在觀看這裡的各方勢力都吃驚的很,妖劍之主出手阻攔他們都能理解,畢竟飛雪帝君本就是夏風古國的客卿!且據說和妖劍之主私交很好。

而蟲祖呢?

蟲祖和夏風古國關係可不好啊!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甚至蟲祖當年在『噬界大帝』麾下也是殺戮無數,他在乎那些無辜生命?

「你也在乎那些螻蟻?」不死冥帝不敢相信,「蟲祖,我聽錯了么?」

「應山氏和我有舊。」蟲祖開口說道,「說起來,我還欠應山氏一個大人情,所以我這次來,希望冥帝能停手。」

……

在整個界心大陸各方大勢力都在關注飛雪城的時候。

卻有一則消息,迅速的傳遞到了斷牙山脈深處。

「主君,天心道人真正的身份是飛雪帝君!他出手拯救十五國生靈,卻是壞了不死冥帝的大事,不死冥帝憤怒殺到了飛雪城,欲要滅殺整個應山氏,乃至整個飛雪城。」這一則消息,很快就傳遞到了斷牙山脈內部的其中一座世界。

聊齋腦洞怪志錄 這一座浩瀚世界,生靈數量並不多,可每一個都很強大,最弱的嬰孩的都是虛空神層次。

而這座世界的君主,卻正在陪著自己的孩子。

「嗯?」星光衣袍男子原本還笑眯眯陪著女兒,忽然臉色微變。

「天心道人,你救過我女兒,這事,我還真不能不管!」星光衣袍男子依舊在原地,實際上留下的只是化身,真身卻已經離開了,趕往界心大陸飛雪城了。

……

飛雪城。

東伯雪鷹吃驚看著出現的蟲祖。

「蟲祖也來幫我?」東伯雪鷹不敢相信,「他和應山氏有舊,怎麼,我應山氏歷史上從未記載?」

整個應山氏的老祖宗『應山老母』都活著,卻都不知道。

遠處的蟲祖則是轉頭看了東伯雪鷹一眼,他滿是鱗甲彷彿蟲子頭顱的面孔上卻是露出一絲笑容,顯然很是善意,蟲祖心中卻是複雜:「你不認識我了,連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只是我忘不了……我真正的名字是叫巴妥晨!巴妥氏活著的唯一一個核心子弟。」

巴妥晨忘不了。

在荼花國,家族覆滅,妻子都是敵人派來的姦細……在他最絕望的時候,是一位叫應山雪鷹的白衣少年出手救了他!送他去了夏風古國。

在夏風古國國都,也是他奇遇的開始!

可在他成長崛起前,卻因為和樊氏結仇,被關押在牢獄。雖說隨著他暗中慢慢實力提升,終究能逃出去,可在牢獄中他成長會很慢很慢。還是『應山雪鷹』出現救了他,送他離開!他才真正龍入大海,開始了急劇提升。

他恨,恨很多人。

甚至覺得這世間殘酷冷漠,弱肉強食。即便再絕望,可那位白衣少年『應山雪鷹』卻讓他感覺到這世間終究有一抹光。

所以!

其他生靈死再多,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應山雪鷹』他必須救!

「只是這次對手太強了。」蟲祖『巴妥晨』看著前方,他短時間實力提升到一個極致,可和不死冥帝相比,差距還是太大!

「嘩~~~~」

忽然耀眼無比的星光出現在飛雪城上空,在匯聚著。

「嗯?」

劍主、蟲祖『巴妥晨』都吃了一驚。

便是惱怒的不死冥帝也是面色微變,從那瀰漫處處的星光中,他感覺到了威脅。

星光匯聚。

化作了一名穿著華麗星光衣袍男子,他氣質高貴超然,站在那看著對面的不死冥帝:「不死冥帝?」

「你是誰?」不死冥帝鄭重起來,整個界心大陸上恐怕只有他能夠感覺到來者的特殊,因為這一類強者,他早就遇到過!

「斷牙山脈,星光世界之主。」星光衣袍男子微笑道。

「世界之主?」不死冥帝微微色變。

他很清楚,斷牙山脈內部能夠成為『世界之主』的都是何等可怕存在!這也是他為何一心要煉製出死亡行者才敢去闖的緣故!當然,世界之主也僅僅是斷牙山脈危險的一部分,僅僅一名世界之主,又不在斷牙山脈內,不死冥帝也不懼。

「你一個斷牙山脈的世界之主,來此何事?」不死冥帝開口。

「飛雪帝君對我有恩,我自然得來保他!」星光衣袍男子說道。

……

東伯雪鷹愣愣看著,劍主幫他,他能理解。可蟲祖和這位斷牙山脈神秘的『星光世界之主』,他真的不認識,卻在如今這關鍵時刻都站出來了。

他一次次出手拯救無數生靈,不知不覺,卻已經有強者願意為他抵擋不死冥帝了。

「一飲一啄,這也是至高規則運轉的一種吧?」東伯雪鷹忽然有些明悟,他自從體會無數靈魂獲得自由時的歡呼,明悟靈魂道路的方向,對『虛界幻境』五脈融合看到方向,那時候,他就隱隱觸摸到靈魂層面更高規則。

他也隱隱理解,至高規則運轉了。

他拯救眾生,從眾生那,感悟出虛界幻境道的方向。

他在界心大陸拯救無盡生命,而危難時,也有強者站出來。

****** 劍主、蟲祖以及神秘的星光世界之主,三人在飛雪城的上空,擋在了不死冥帝的面前。

這一幕場景,卻是讓界心大陸上許多關心擔憂『應山雪鷹』的都鬆了口氣。

「三大強者來幫忙,那位斷牙山脈的世界之主更是深不可測。」南雲國主一直心焦如焚,此刻略微放鬆了些,「有他們幫忙,雪鷹他應該闖過這一劫。」

「這神秘的斷牙山脈『星光世界之主』是誰?似乎讓不死冥帝有些忌憚?」在飛雪城內,應山老母也時刻關注著,畢竟牽扯到整個應山氏族群的生滅,一旦飛雪城被攻破,應山氏在不死冥帝面前是毫無反抗之力的。

……

「有恩?飛雪帝君對你有恩?」不死冥帝惱怒道,「你堂堂斷牙山脈的一位世界之主,你的實力還在他之上吧,他對你有恩?」

「他救過我女兒。」星光衣袍男子微笑道,「冥帝,飛雪帝君本就分身無數,你又殺不了他,何必呢?還是退去吧!」

「很好。」

不死冥帝目光一掃,掃過劍主、蟲祖,最後盯著那星光衣袍男子,「你僅僅是斷牙山脈內諸多世界其中一個世界之主罷了,你如今又出了自己的世界,我倒要看看你還有幾分實力!至於妖劍之主、蟲祖……你們速速給我滾開,今天誰阻我,都沒用!」

話音剛落。

不死冥帝一雙手掌瞬間遮蔽天空,每一個手掌內都是黑色火焰世界,看了都心顫生出絕望之念!

兩巨大手掌拍擊而來。

一手掌掃向了蟲祖、劍主二人。

一手掌則是掃向了星光衣袍男子。

手掌太大,甚至包容天地,避無可避!

「裂!」

劍主卻是拔劍,劍光縱橫,天地都撕裂,威勢無窮。

「哼哼哼。」蟲祖卻是低哼著,身上披著的黑色衣袍陡然化作了一根黑色棍子,這乃是最適合他的兵器,只見蟲祖手持黑色短棍,直接朝上方一戳!手臂暴漲,手中黑色棍子也是暴漲,彷彿一根天柱直接刺入了那巨大手掌的黑色火焰世界中去。

「呼——」摧枯拉朽般,不死冥帝傾力一掌下,劍主的劍光粉碎,蟲祖手持的黑色棍子也再度碎裂化作無數蟲子。

劍主本人一邊暴退,一邊施展劍術竭力卸力。

蟲祖則是乾脆雙翼一震,穿梭層層空間阻礙,高速後退。

「啊!」

雖然不死冥帝佔據上風,卻忽然一聲痛呼!

因為星光世界之主手持一根長矛,卻硬生生刺入了不死冥帝的另一個巨大手掌中,甚至刺穿了黑色火焰世界,令那世界崩潰,不死冥帝的手掌都顯露原型,被刺出了個窟窿。

「好一個星光世界之主!若是在你的世界,我還讓你幾分,至於在界心大陸?給我滾開!!!」不死冥帝狂暴了,他體內的那一顆奇特的彷彿金屬般的心臟,內部一滴金色血液燃燒了,奇特的金色力量瞬間湧入了他的左手。

左手通體變成金色,高貴無比,不死冥帝直接揮動了左手,再度怒掃向星光世界之主。

「這是?」星光世界之主臉色一變,他從那巨大的金色手掌中感覺到了威脅!若是在自己的世界,他倒是不懼,可現在在界心大陸,他實力就弱了一截了。

「呼。」

手中長矛微微一旋,直接阻擋了上去。

「蓬!!!」

巨大的金色手掌拍擊而下,時間都凝滯,空間都粉碎,無處可躲,星光世界之主被拍擊的手中長矛震顫,雙手都震得滿手鮮血,情不自禁化作一道流光被轟飛開去。

至於蟲祖、劍主他們倆,『不死冥帝』即便沒拿出壓箱底手段,他們倆都早就被壓制了。

畢竟論實力,劍主還好,還有『永夜始祖』八成實力,倒也可以算無敵層次了。而『蟲祖』相對就弱不少了,他可沒至高秘傳,論戰力僅僅比一般的究極境略高上數成罷了。東伯雪鷹派遣幾個分身聯手都不亞於蟲祖了。

不過,蟲祖保命挺強!

……

「什麼!」在夏風古國皇宮中,夏皇一直觀看著戰鬥的進行,此刻臉色終於變了,「這不死冥帝,還有如此手段?」

他死死盯著那泛著金光的巨大手掌!

如果說之前不死冥帝爆發的手段,只是和夏皇相當罷了!那此刻這金色手掌的威勢,卻已經超越了夏皇。

「他的實力,果真比我還強些。」夏皇暗暗道,「不過就算被應山雪鷹破壞了獻祭,他也沒施展出這等實力。被星光世界之主逼急了才施展,施展這招數,或許有些代價?」

如果是常用招數。

何必藏到現在?

「好強。」

「厲害。」

「不死冥帝的實力,的確在夏皇之上。」

「整個界心大陸,無敵存在中論實力最強的,還是不死冥帝!」

「不死冥帝……是界心大陸第一強者。」

一位位無敵存在觀看到這一幕,都心中有了判斷。

「給我滾開。」

不死冥帝站在半空,散發的黑暗氣息席捲天地,一手掌蘊含黑暗火焰世界,鎮壓劍主、蟲祖,令劍主、蟲祖二人都狼狽避讓。另一手掌卻是化作浩大耀眼的金色手掌,一掌就擊退了那位星光世界之主,緊跟著又一掌拍擊過去。

都轟出了一條空間通道,將星光世界之主沿著空間通道打飛出去。

「應山雪鷹,我說過,誰都救不了你!!!」不死冥帝目光卻是轉而投向了飛雪城上空的東伯雪鷹,眼眸中有著恐怖殺機。

他的巨大金色手掌收回,卻是直接朝下方的飛雪城拍去。

「給我滅!!!」

金色的手掌威勢滔天,這一掌絕對是界心大陸第一強者的傾力一擊!也是無比憤怒的一擊!

這一刻,各方都急了。

那些受過東伯雪鷹大恩的一個個修行者們焦急無比。

那些欽佩東伯雪鷹的,也焦急。

南雲國主都露出焦急絕望之色:「我說過,讓他忍一忍的,該忍一忍的!」

「這……就是我應山氏一族的結局嗎?」應山老母站在飛雪城內,抬頭看著,看著高空中那巨大的金色手掌降落下來。

這一刻——

劍主、蟲祖被轟飛,他們都焦急無比。

「應山雪鷹。」蟲祖巴妥晨,真的想要幫自己的恩人。

「雪鷹!」劍主更是急切。

可是沒用……

他們都無能為力。連星光世界之主都被轟飛,雖然在焦急趕回,都來不及阻擋這一掌!

這一掌,堪稱滅世的一掌!

雖然界心大陸規則森嚴,可這一掌,滅掉整個飛雪城還是很輕鬆的。

「青河!」

東伯雪鷹手一伸,一桿黑幽幽長槍出現在手中。

他猛然雙手舉起了這一桿長槍。

「轟隆隆~~~~」整個飛雪城的一座座法陣都運轉起來,無數秘紋運轉,一道道光芒盡皆匯聚在東伯雪鷹身上,這一刻,攜帶著陣盤核心的東伯雪鷹就是整個飛雪城所有法陣的核心!

「渾源,天地一線,大切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