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轉星移,場景變幻,看到不遠處盤坐著的三長老暮朽,他們不由開口問道。

「這裡是公子的聖器內!」

三長老苦笑道。

「公子又是何人?」

「是我!」

人影一晃,秦天毫無徵兆的出現。

「小輩,你是何人?」

五長老厲聲質問道。

秦天懶得與對方廢話,利用神殿在他們神魂上打下印記,然後他們這群人看向他的眼神都變得敬畏起來,並齊齊彎身行禮:「參見公子!」

「都起來吧!」

秦天抬抬手,隨便提取了二人的記憶。

二人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暮朽的失蹤。

因為暮龍懷疑暮朽已經捕獲暮雨姐妹,心生私吞寶藏的念頭,所以,派他們兩人來尋找暮朽以及暮雨姐妹。

他們手段的確不凡,憑藉一些蛛絲馬跡,也追查到了雲天盟州府。

他們也悄然闖入過他的府邸,不過,秦天一群人都在神殿內閉關,所以,只發現一座空蕩蕩的府邸,倒是,他們感應到了暮雨暮雪姐妹殘留的氣息,因此一直留在城內守株待兔。

鳳靈帝國,御書房。

身為整個帝國主宰的女帝靈梓正在閱讀一份來自神聖聯盟的情報。

閱讀完這份情報,她絕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冷意:「母親,女兒替您報仇的機會到了,用不了多久,整個神聖聯盟都會從道翎界除名!」

放下玉簡,她輕喝道:「傳大將軍和大丞相前來議事!」

大將軍統領鳳靈帝國的所有兵馬,大丞相則是帝國的最大政務官。

衆男寡女 與蒼穹帝國和神聖聯盟不同的是,在鳳靈帝國,採取的是軍政分離的制度。

不到半個時辰。

大將軍燭守,以及大丞相蒼雪幾乎不分先後的到來。

「陛下,大將軍和大丞相到了!」

重生詠歎調 「傳!」

下一刻,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和一個年輕絕美的成**子踏入了御書房。

「見過陛下!」

二人彎身行禮。

「大將軍,大丞相不必多禮!」

女帝靈梓抬抬手,然後又命人搬來座椅,等他們落座后才道:「這是來自神聖聯盟的情報,大將軍和大丞相先看看!」

看完玉簡上的內容,大將軍沉默不語的遞給大丞相。

而大丞相在閱讀完情報后,倒是露出幾分意外之色:「這六王身邊有高人啊,他最近一段時日的行事作風與往日大有不同!」

靈梓點點頭:「的確,如果沒有我們介入,說不定六王還真能奪取神聖聯盟,成為新一任的盟主!」說到這裡,她看向大將軍:「大將軍覺得出兵的時間到了嗎?」

「到了!」

大將軍點點頭:「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說不定神聖聯盟就能完成一統,到時候,再想對付他們就不容易了!」

「大丞相意下如何?」靈梓看向蒼雪。

「臣也沒有意見!」

蒼雪搖搖頭,她知道女帝對神聖聯盟那個隕落的盟主充滿了仇恨,如果不是鳳靈帝國尚沒有能夠直接鎮壓對方的高手,她早就對神聖聯盟出手了。

不過,她還是有些擔心的道:「那位盟主出了名的陰險狡詐,他在死前,為何不定下繼承者,如果他定下了繼承者,又何至於出現諸王之亂,這完全不像他的行事作風,臣擔心這其中有詐啊!」

聞言,女帝臉色微微一變,多了幾分忌憚,但馬上,她的神色又變得堅決:「無論如何,攻打神聖聯盟的事不可更改,更何況,對於神聖聯盟這塊肥肉,蒼穹帝國也垂涎不已,他們一出手,他們能忍耐得住,就算那老傢伙有陰謀又如何,兩大帝國聯手,神聖聯盟我們滅定了!」

「就怕蒼穹帝國和我們未必一條心啊!」

大丞相提醒道。

聞言,女帝靈梓眉頭輕皺,這的確是個較大的問題,道翎界三國鼎立,互相之間爭鬥不休,如今神聖聯盟已經亂了,但蒼穹帝國偏偏沒有動手。

這是在等他鳳靈帝國先動手,他們好在背後撿便宜啊。

不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她也管不了那麼多,於是對大將軍道:「大將軍,你先回去準備,朕要看到我們鳳靈帝國的大軍十日內抵達邊境!」

「遵命!臣告退!」

大將軍起身離去,但大丞相卻沒有走。

「陛下,您打算什麼時候成親啊?」蒼雪幽幽道。

「這件事等滅了神聖聯盟再說吧!」

靈梓擺擺手,神色有些閃爍。

「哎!」

蒼雪輕嘆:「陛下,你又何必這般倔強呢?你無子嗣,總會有人惦記你這個位置,尤其是現在是關鍵時期……!」

「好了!」靈梓有些惱怒的打斷蒼雪的話:「大丞相不必再說,這事我心裡有數!」 帶著無奈,大丞相蒼雪離開了御書房,見到她離去的背影,靈梓也是鬆了口氣,或許是受了母親的影響,她對男人擁有較大的抗拒性,一旦有男性接近她,她就會心生反感。

這也是她始終不願意納夫的原因。

但她知道,要想鳳靈帝國安穩,她就必須留下子嗣,只是,想要找到一個看起來不是那麼討厭的男子談何容易。

十日時間一晃而過。

大將軍憑藉那過人的掌控力,在第九日,就有上億大軍集結到了邊境處,只要一聲令下,大軍就能殺入神聖聯盟境內。

這般大的動靜,自然瞞不過蒼穹帝國和神聖聯盟的耳目。

「嘭!」

軍營內,六王抬手將眼前的木桌給拍成粉碎:「該死的女人,你為何要在這個時候插手!」

總裁求你放過我 如今的局勢對他來說極為有利,眼看九王和十二王就要兩敗俱傷,他也能坐享漁翁之利,偏偏在這個時候,鳳靈帝國出兵了,而且還是由鳳靈帝國的大將軍燭守親自率軍。

這個燭守是個傳奇人物,自身擁有聖帝後期的修為,而且用兵如神,靈梓能當上女帝,可說全靠他的支持。

他之所以這般支持靈梓,那是因為,他曾是上任女帝的追求者,可惜,上任女帝沒有選擇與他結合,反而與一尊聖王成了親。

這讓許多人都無法理解上任女帝。

雖然對此,燭守很是傷心,但他卻成為了上任女帝的忠實守衛者,上任女帝繼位,帝國內也不怎麼太平,全靠燭守鎮壓。

後來女帝被神聖聯盟盟主重創,壽元未盡,便撒手而去。

身為上任女帝唯一女兒的靈梓也才聖王境,憑藉她個人的能力,想要繼承女帝之位,根本就不可能。

也是在這個時候,燭守站出力挺靈梓。

「王爺,十二王的使者來了!」

這時,有人來通報。

「傳!」

不一會兒,一尊聖王圓滿的使者到來,並獻上了十二王的親筆書信。

拿過書信閱讀完,六王的臉色卻是一陣陰晴不定。

「王爺,九王的使者前來求見!」

「傳!」

六王的臉色越發的陰沉。

顯然,鳳靈帝國的入侵,讓打成狗腦子的九王和十二王都恢復了清醒,並且暗中達成了某種協議,不然,他們的使者怎麼會來得這般巧合。

果然,九王也派使者送來一封親筆書信。

看著那內容有著九分相似的書信,六王差點將整座營帳給掀了。

顯然,他們兩人通過這封書信告訴他,如果不與他們聯手對抗鳳靈帝國,他們就會反過來聯手共同對付他。

最終,他還是強自按捺住了內心的怒火。

「來人,招照炎郡王前來議事!」

很快,照炎郡王來到了營帳,看著六王的臉色,他心中不由一陣咯噔,彎身行禮:「孩兒見過父王!」

「坐!」

六王淡淡道。

照炎郡王點點頭,忐忑落座。

「鳳靈帝國出兵的事,你知曉吧?」六王問道。

「孩兒有所聽聞!」

照炎郡王道。

六王道:「老九和老十二應該聯手了,並逼迫為父與他們聯手對抗鳳靈帝國,你說,為父該不該答應他們?」

聞言,照炎郡王卻是暗叫糟糕,這個先生可沒有指點他,他又該如何應付?

微微沉吟,他道:「父王,孩兒暫時沒有想到,還請父王恕罪!」

「去吧!」

六王失望的揮揮手。

照炎郡王起身離去,心中卻十分憋屈。

「不行,如今我的地位已經超過其他人,如果我能幫父王解決眼下的問題,他必定對我,更加的刮目相看!」想到這裡,他匆匆回到自己的營帳,招來一位聖皇,並對他道:「你馬上帶著五百億聖幣去雲天盟州城,請教先生該如何解決我父王的問題!」

「是,郡王!」

那名聖皇離去了,以最快的速度朝雲天盟州府而去。

不到半日。

對方就來到了秦天的府邸外,叩動陣法:「秦先生,老朽是奉了照炎郡王的命令來求見您的!」

「進來吧!」

秦天撤掉陣法,示意對方進來。

「先生,這是五百億聖幣,郡王想向您請教一二!」這尊聖皇雙手獻上一張晶卡。

「說說你們遇到的情況!」

秦天收過晶卡,沉聲問道。

於是,那尊聖皇將六王所遭遇的問題,一一到來。

聽完后,秦天陷入了沉吟之中,不得不說,六王現在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一旦答應和九王十二王聯合,他好不容易打造的大好局勢將會失去,日後想要一統神聖聯盟就會變得極其困難。

但他不答應,九王和十二王勢必會聯合來攻打他,雖然二人拼得比較狠,但還沒有到傷筋動骨的程度,聯合之下,六王未必能討得了好。

這也是六王無法做出決定的原因所在。

沉吟半晌,秦天終於開口,緩緩道出一個計策。

「多謝秦先生指點,老朽告退!」

那尊聖皇起身離去,趕回了軍營,將秦天的計策向照炎郡王合盤道出。

聽完后,照炎郡王眼中泛起異彩,忍不住道:「秦先生當真是天縱奇才,這樣的辦法都能想到!」

下一刻,他就匆匆去求見六王。

「父王,孩兒想到一個計策!」照炎郡王道。

「快說!」

六王催促道,九王和十二王給他的時間並不多。

「父王,孩兒的意思是答應兩位王叔,與他們共同對抗鳳靈帝國!」

頓時,六王眉頭微皺:「還有呢?」

照炎郡王再道:「既然聯合,肯定要選出一個領頭人對不對,如今,我們已經獲得大部分王叔的支持,到時候,選領頭人的時候,父王可以提議由大家來投票,九叔和十二叔並不知曉我們已經獲得了那些王叔的支持,那麼,他們肯定不會反對,只要父親順利當上領頭人,就可以以對抗鳳靈帝國為借口,整合所有的勢力,到那時,那些中立的盟州自然也無法置身事外,而父王您也可以趁機收攏他們的兵權,到時候,只要打退鳳靈帝國,不管是其他的王叔,還是那些中立的盟州都站在您的身邊,九叔和十二叔又拿什麼和您對抗呢?」

「哈哈哈!」

聽完照炎郡王的講訴,六王忍不住大笑,之前的陰霾更是一掃而空:「好你個小五,不愧是老子的種,放心,只等父王登上盟主之位,就馬上立你為太子!」

面對六王的許諾,照炎郡王十分欣喜,但沒有表現出來:「孩兒只是想要替父王分憂,太子之位孩兒可不敢妄想!」 「不應該啊!」

看著使者帶回的回信,九王滿臉的疑惑,在鳳靈帝國沒有出兵前,他和十二王打得都快失去理智,沒有注意到老六已經在不知不覺,成為實力最強的那個。

在鳳靈帝國的威脅下,他和老十二都冷靜了下來,並進行了秘密會晤,然後商量出一個辦法逼迫老六聯盟,如果他不同意,他就和老十二聯手去打他。

如果換做是他,擁有如此大好的局勢,又怎麼會輕易妥協,就算要妥協,也得爭取到一些好處。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老六同意得太快了,而且沒有任何的附加條件。

想不明白的九王,連忙將一干幕僚給召集了起來,並提出他的疑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