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跟著就飛進塵霧中。

一會,大家看到塵霧中有人影慢慢的走出來。

「老祖宗!」

楊家人大部份的人直接癱軟在地,恐懼悲呼。

四周的人則是一陣騷動。

人人皆知,今天是楊家的寒冬。

只見稱霸龍關城多年,號稱無敵的楊聖意被方昊天像死狗一樣抓著腳從廢墟里拖出來,直拖到大院中間的空地才停下來。

「現在你還覺得皇朝明天需要派一個人來這裡接任城守嗎?」方昊天放開楊聖意的腳,居高臨下看著,「老實告訴我,有多少任城守是死在你楊家的手中。你別玩花樣,讓我發現你有半點虛假,我就殺光楊家所有人,如果你老實,我可以保楊家繼續在龍關城存在。」

楊聖意盯著方昊天,眼神充滿了怨毒與憤怒,驚恐與恥辱。

他竟然戰敗了!

「看來你並不在乎楊家存不存在,並不在乎楊家的人是否死光。」方昊天等了一會後眉頭微皺,「既然你不在乎,那我就更不在乎了!」

說完,方昊天手抬起。

「等等。」楊聖意突然叫起,眼神漸漸變化,最終歸為了絕望,「除了上任城守之外,其餘城守之死都與我楊家無關。」

楊聖意的聲音很低,而方昊天也估計屏掉,所以聽到這話的人沒有第二個。

「果然……」方昊天輕輕嘆息。

他之前暗中利用魂術查過那幾個殺手的靈魂記憶,尤其那個少年殺手的靈魂記憶更是涉及了很多東西,涉及到城守之死,其中就有楊家雇他們刺殺上任城守的事。

現在方昊天再問楊聖意,是想知道更多點,但看來楊家真的只是殺上一任城守而已,之前的城守被刺殺,雖然都是同一幫人,但背後是誰指使不得而知。

「我聽百盛說過,他要殺上一任城守,是因為那傢伙貪得無厭,索要的東西幾乎是我楊家的五年總收入,」楊聖意越來越虛弱,氣若遊絲,「殺你,僅僅是因為你抓了我楊家的人,歸根到底是我楊家太自大了的結果。現在已經為這份自大付出了代價。」

「我不殺楊家的人,也會下令一個月內任何人都不得動楊家的人。」方昊天沉默一會後說道,「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因為我不可能一輩子護他們。如果一個月的時間內他們都無法保住你楊家的傳承與血脈,只能怪你們楊家人這些年的安逸與自大讓他們愚蠢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

「謝謝。」楊聖意也知道方昊天能做到這點很不錯了,一個月的時間,足夠讓楊家的人做很多事情。

楊聖意艱難的抬了抬頭,似是想看一眼楊家,但他做不到了,那一口氣已經所余不多,最後他在一聲嘆息中閉上了眼睛。

這個讓楊家稱霸龍關城多年的無敵老人,終是結束了他一生的性命。

方昊天眼中沒有同情,因為他知道楊聖意死有餘辜。

一個用童男童女心血延續壽命的人,該死一萬倍了。

「嗖!」

方昊天突然飛掠出城,然後在眾多複雜到極點的目光中朝城主府方向慢慢走去,聲音則是緩緩在全城響盪:「一個月內任何人都不得動楊家,違令者,斬!」

聽到這話,正準備著方昊天一離開楊家這片區域就動手失頓時嚇了一跳。

此時的方昊天,挾帶著擊殺楊聖意之威,他的命令還真沒有誰敢生出違背之心。

「一個月足夠楊家人做出很好的布置了啊!」

很多人遺憾。

一個月後的楊家,就算全部霸佔了估計也不會有太大的利益了。

當然,如果楊家人愚蠢到還以為繼續保留榮光,想抱住所有東西繼續在龍關城的話又不一樣。

但楊家這麼在的一個家族,雖然家族的核心人物幾乎被方昊天斬殺乾淨,可是年輕一輩就真沒有一個有擔當有遠視眼光的人嗎?

有與沒有,方昊天倒是不關心。

既然向楊家動手,他就不會同情楊家。

如果楊家值得同情,那這些年來誰同情像周家爺孫這些被楊家迫害的人?

方昊天結過周家藥鋪。

藥鋪再度關上了門,周家爺孫被常昆等捕快帶回城守衙門了。

上一任城守就死在周家藥鋪中。

「奇怪!」

方昊天突然頓步。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也知道忽略了這個問題。

上一任城守死在周家藥鋪,楊家現在還是死活都要奪周家藥鋪,到底為什麼?

這個問題,他忘了問楊對聖意,而楊百盛以及楊家眾核心高層都死光了,估計楊家已經沒有人知道這個關鍵了。

嗖!

方昊天突然掠起,落到了周家藥鋪的後院。

他的靈魂感應力百米覆蓋,先從後院找起,然後再慢慢向前走,走到藥鋪的最前面。

沒有發現。

方昊天不甘心,來回找了好幾次,都沒有發現。

「只能回去問周家爺孫了!」

方昊天無奈離開周家藥鋪。

回城城守衙門,方昊天就讓常昆將周家爺孫帶到書房了。

周家爺孫一見方昊天就再度跪拜言謝,爺孫兩人死而復生,對方昊天自然是感激不盡,視如再生父母。

方昊天一改常態,在常昆的些許驚訝中大大方方接受了周家爺孫的跪謝,而後竟然沒有讓這爺孫起身。

周家爺孫跪了好一會不見方昊天開口叫他們起來,甚至從頭到尾都不開口說話,爺孫兩人頓時忐忑不安起來。

等了一會,常昆嘴微動就要說話,但方昊天卻是擺手阻止。

常昆見此也就不敢多說。

書房突然變得很靜,氣氛也變得詭異沉重了起來。

常昆看著方昊天眼神越來越驚訝。

周家爺孫跪著越來越忐忑,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起來吧!」方昊天終於出聲,眼眸深處有過一抹失望閃逝。 精靈之這個捕蟲少年穩如老狗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東方王子想不通對方為何執意要將他與王妃和東方豪宇單獨關押。

雖然夜幕下的場景越發的模糊不清,但東方王子的腦海中依舊過濾著有用的信息,怎麼感覺這個地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

集裝箱把東方王子帶到了預先選好的郊外一處罕有人跡的孤島上。

東方王子強裝鎮定地問道:「你們這是想要毀屍滅跡呢,還是說你家主子嗜好特別,喜歡住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雖然知道小傢伙在試探,但是面具女人依舊滿不在乎地笑了:「呵呵,二少爺這邊請……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東方王子儘管滿腹疑惑,但也不再追問,乖巧地跟緊女人的步伐。

既來之則安之,倘若是他一個人被抓來這裡也無所謂了,但是王妃和小叔叔千萬不能有事。

漆黑的夜幕下,海浪扑打在岩石上,王子感覺每向前邁出一步,都有種即將要接近現實的錯覺。

說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雀躍,還是臨死前的掙扎,總之讓一向懂得偽裝的他都莫名的躁動不安。

餘光瞥見小傢伙那異彩紛呈的面部表情,面具女人略顯遲疑了一下,然後試探性地問道:「二少爺是想先去用餐,還是先去拜見我家主子?」

不知道猛然間察覺到了什麼,東方王子語氣焦躁地回應道:「帶我去見那個神經病,立刻、馬上。」

聞聲后,面具女人倏地冷沉著臉,不吝威脅道:「恕我多嘴,不想讓你的同伴現在就被喂鯊魚的話,你最好對我爹……說話放尊重點。」

面具女人暗自心驚,這個小屁孩還真讓她刮目相看了,莫非他察覺到了什麼?

可是她明明是讓人重新布置了這裡,這個小屁孩是怎麼識破的呢?

我在三界收破爛 前妻桃花有點多 「我妹妹和小叔叔呢?你們要是敢動他們一根汗毛的話,我就是做了厲鬼也不會放過你們這幫惡魔的!」

東方王子目不轉睛地盯著面具女人的眼睛,咬牙切齒地吼完,還不忘補充道:「尤其是你這個醜八怪!」

面具女人不怒反笑,說話的語氣竟然還帶著幾分窘迫的尷尬:「你才是醜八怪……他們很好,估計現在已經有專業的醫生給你妹妹檢查身體了。」

「你哄鬼呢?既然有心綁架我們,還怎麼可能……」沒等說完,王子就看到面具女人伸手接過了黑衣人遞過來的筆記本電腦。

我擦,這個黑衣人顯然是傳說中的輕功高手,像個幽魂似的出現在身後,他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監控畫面上的東方王妃的確是躺在舒適的大床上,由一個背對著王子的高大男人檢查著身體。

再次讓東方王子覺得匪夷所思的是,王妃竟然是清醒的,而且似乎還透過攝像頭看著他。

小人兒的眼裡沒有半點驚恐和對陌生環境的不適。

看到這種情景,東方王子的心情反而更加難以平靜下來。

短暫的斟酌后,東方王子一反常態,嬉笑著問道:「我小叔叔呢?你們打算讓他什麼時候去喂鯊魚?」

「噗嗤!」

面具女人顯然是被東方王子這不按套路出牌的語氣逗弄笑了,但是很快掩飾著說道:「其實喂不喂鯊魚的,就看二少爺的心情了,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哦。」

東方王子也跟著笑了:「你確定我可以代替你家主子做主?」

「嗯。」面具女人回答的乾脆利索。

下一秒就看到東方王子斂住眸底的笑意,微眯眼眸。只可惜這樣的氛圍,不適合用來較勁。

「那你去把自己洗乾淨一點,然後去海里餵魚……不過嘛,像你這種干煸豆芽菜,塞牙縫都夠嗆!」

東方王子一臉嫌棄地上下打量著面具女人,然後搖頭走開。

他的意圖就是激怒這個女人,為了儘快證實自己的猜測。

面具女人面露羞愧,面具下的額頭青筋暴起,顯然被這個小傢伙氣的不輕。

「哼,你還真會說笑,但願你見到我家主子后還能表現的如此伶牙俐齒!」

「哎吆喂,小爺我好怕怕!」說話的同時,東方王子腳步微頓,突兀地捂住心口的位置,故作暈倒狀。

出乎意料的是,面具女人身手敏捷地從背後扶住了即將要跌向海灘上的東方王子。

王子趁機快速出手,想要去揭開面具,卻被對方及時制止了。

如此簡單的試探,東方王子瞭然一笑,看向面具女人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意味不明的晦暗。

面具女人突然傾身靠近王妃,輕聲威脅道:「不想他倆喂鯊魚的話就乖點,我也不會傷害你的。」

東方王子怔愣在原地,突然感覺對方身上有種似曾相識的味道。

這個熟悉的味道,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興許是察覺到了異常,面具女人突然鬆開王子,徑直向前走去。

東方王子眯眸看著女人的背影,慢悠悠地閉住了眼睛,然後又快速睜開。

沒錯,他的直覺一向是很準的,這個女人跟他媽咪究竟是什麼關係?

很快面具女人就消失在了東方王子的視野中。

就在東方王子轉過身想要逃跑時,身後突兀地傳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站住,我家少爺有請!」

在這黑漆漆的夜裡,猛然間聽到這麼陰森的聲音,著實把東方王子驚嚇了一大跳,絕對沒有半分的誇大其詞。

倘若不是他受過專業的訓練,就剛才那麼一個「河東獅吼」,估計都要被嚇尿褲子了。

只見東方王子慢悠悠俯身,捂著胸口喘息了半天,才算鬆了一口氣。

映入眼帘的還是一張帶著狐狸面具的女人,但是東方王子敢說這個已經不是剛才那個女人了。

單憑這廝的語氣就足夠倒人胃口的,更何況還長的人高馬大的,一點美感都談不上。

短暫的愣神后,東方王子出於本能地吐了一下舌頭,還鬼使神差般地環顧了一下漆黑的四周。

饒是有一萬個心不甘情不願,東方王子也只能認命地緊跟著對方的步伐,他可不想再冷不丁地看到另外一個面具女人。 周家爺孫的靈魂記憶里,對上任城守被殺的事確實一無所知,對藥鋪里有什麼特別之處也沒有。

當然,方昊天也不失望。

因為周家爺孫沒有問題,本身也是一件好事。

落日葵:愛情到底要繞幾圈 周家爺孫起身,忐忑看著方昊天。

方昊天道:「我懷疑你們跟上一任城守的死有關……」

「撲通!」

周元一下子就嚇得跪地,但跟著就有一股力量將他托起。

方昊天接著說道:「希望我沒有信錯人,你們真是無辜的。下去吧,別多想,只要你們沒有問題就好。」

常昆將周家爺孫帶離書房。

方真這才門口走進來,道:「少爺,巨鯊幫的幫主派人送來請柬。」

說著,他將請柬遞給方昊天。

「請柬?」方昊天接過來看了一眼就合上便收起,「也好,我正想去見他,沒想到他比我還急。」

方真有點擔心:「少爺,我陪你一起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