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尊神采一滯,忖道:「這究竟是甚麼功法?倒不似那太上荒陳決!」

老兒哈哈一聲大笑,忽的大喝了一聲:「破!」

一片寂冷的寒流,忽的遮天蔽日籠罩了下來,方才那熾熱的焰火,此刻竟被一片片寒流封凍住了。

那奄奄一息的火龍,亦冒出了最後一絲白煙,漸漸地熄滅了。

於尊心底一陣苦澀,忖道:「這可如何打啊!若是想要打贏他,怕是要用到獄界的功法了,可若是打不過他呢,豈不是暴露了自己?」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你可是領悟了幾分?」

於尊愣了愣,幽幽道:「還望前輩指教!」

老者笑道:「你是否曾想過,若是把一本秘籍,倒過來修鍊又會怎樣?」

於尊心底一滯,道:「這也可以?」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若是太上荒陳決,自然是可矣的!」

於尊道:「難不成那些荒民,皆是逆行的太上荒陳決?」

老者眯起眼睛,幽幽道:「若是修得高深的荒民,自是可矣正當修鍊這本秘術的!」

「哦!我似明白了前輩所言!」於尊揉了揉額頭,道。

「若是荒民不逆行太上荒陳決,便無法在那片玄焰下生存下去罷!」於尊道。

老者頗為欣慰的點了點頭,道:「你說得不錯,原因確是如此!」

於尊拭了拭額頭上的汗水,道:「前輩可嘗試著正當修鍊這本秘籍嗎?」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若想要正當修鍊這本秘籍,便需要玄焰了!」

「那前輩您?」於尊欲言又止,道。

老者笑吟吟地望著於尊,幽幽道:「你可捨得?」

於尊堅定道:「單是沖著前輩予我的恩德,我也應贈予前輩一朵玄焰!」

老者靜靜地搖了搖頭,嘆道:「我孤老兒並非荒民,有何恩德受你玄焰之說?」

於尊會意道:「前輩,那你豈不是?」

。「你知道?」

顏辭鏡點點頭:「當年的藍家滅門慘案就有他們的手筆。」

夜玖仰頭看着他:「你怎麼知道?」

顏辭鏡淡淡出聲:「因為我當時是藍家養子。」

藍家養子!

羅瓊仙看着這個風華絕色的男人,默默地後退一步。

仇家找上門了?

娘!救命啊啊

《夫君個個美如花》266. 蒂希琳到了這時,緊張的心情才緩和不少,默菲聽到泰貝莎是被這個骷髏救得,也努力看向茶几上的骷髏頭,但哪怕她知道這個骷髏沒有惡意,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還是讓她產生了一絲抵觸。

「至於安斯為什麼知道你的名字。就像他說的,他是我的隨從,關於這次行動的所有事情,他都知曉,如果不是泰貝莎遇襲,他耗盡了自己的能量去治療泰貝莎,我們的處境要比目前稍微好一點。」韋恩簡單解釋了一下。

「但是,主人,你怎麼知道我還活着?」安斯問道。

岡瑟也看向韋恩,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韋恩通知他做的,至於原因,他完全不知曉。

「我只在你的『遺體』……就是那一堆廢屑中,找到了魔法石耗盡后的殘渣,卻沒找到你的頭骨。當時,我很疑惑。但隨後便想到,我給了你一枚從勇者身上偷來的吊墜。既然勇者可以活下來,那麼,你應該也會被傳送到勇者在遇到危險后、被傳送到的地方,而這個地方就在這座城堡的下面。於是,在這兩天,我讓岡瑟將整座城堡翻了個遍,才找到你所在的位置。」

說到這裏,韋恩聲音一頓,「這是個小事情……現在我們的處境很危險。需要我們所有人都齊心協力,才有可能化解這場危機。」

「危險?」安斯也收起了嬉鬧的神情。

在他的記憶中,這是韋恩第一次表情嚴肅地說出這個詞。

韋恩先是讓岡瑟與婕斯他們會合,去看管被俘的阿爾貝丹人以及潛入者。

這些是韋恩的底牌,也是兩名大公不敢直接衝進來的根源,一定不能失誤。

岡瑟點頭,轉身離開房間。

韋恩也不墨跡,讓蒂希琳與默菲都圍過來,並簡單直接地將目前的局勢告訴了安斯。

當安斯聽到在科邁山脈的另一側,還有其他的文明時,眼眶中的猩紅格外明亮。

熟知安斯的韋恩知道,安斯對這個所謂的文明很感興趣。

「經過大致講完,簡而言之,我們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無論我們如何與外面的人對峙,甚至殺光這裏所有人,都無法阻止阿爾貝丹人過來,而我們對這些人一無所知,甚至連他們的武器,也不知曉。如果放了這些人,這裏立刻就會發生騷動,這座城市肯定會變成一片血海。至於卡彭特和斯亞達,也不可能會放過我們。看起來有選擇,其實選擇為零,就是正面應對阿爾貝丹,以及亞魯和泰維兩大公國。」

「那怎麼辦?」安斯詫異道。

韋恩沒有出聲,而是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六七枚魔法石,「這是我所有的魔法石……大部分都給了你,其他的魔法石也在平時使用中消耗掉了。只剩下這些,這就是我們的所有底牌。」

安斯為難道:「這也太少了點吧?而且,就這麼點魔法石,豈不是說,我沒辦法擁有身體了?」

「阿爾貝丹有很多。」韋恩補充了一句。

「我們趕緊去阿爾貝丹。」安斯脫口而出。

「那裏是另一個文明,在一切都不知道的前提下,怎麼去阿爾貝丹?」韋恩反問道,「再說,就算真的過去,不相當於明目張膽地告訴他們,我們來了?你是怕我們涼的不夠快嗎?」

「呃……」安斯一頓,沒有出聲。

仔細回想,韋恩的話不無道理,他們的處境極糟,無論怎麼選擇,都是死路一條。

「然後呢?韋恩,你說要等安斯回來……應該是有辦法吧?」蒂希琳焦急道。

韋恩眉頭皺起,深吸一口氣,「我思前想後,只有一個辦法能破局。」

「什麼辦法?」

「殺了我。」韋恩緩緩地說出了這個選項。

「什麼!?」蒂希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聲音,沒有停頓,不假思索地回答,「不可能!」

「我是認真的。只有我死,才能破目前的困局……屆時,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我,也好來一個死無對證。」韋恩笑道。

「你還笑!」蒂希琳怒瞪韋恩,「你死了,我……你就不擔心你的下屬嗎?岡瑟他們,還有你的冒險公會、飯店,這些怎麼辦?」

「你有什麼好辦法?」

「我……」

蒂希琳看着韋恩臉上的笑容,恨不得狠罵他兩句,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在笑。

死了有這麼開心嗎?

「好了。我說一下我的真實想法。其實,死的不是我,而是『韋恩』。」韋恩認真說道。

「死的是『韋恩』?」蒂希琳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沒錯,屆時,你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韋恩』身上,你是被『韋恩』所逼迫,所以,你也是無辜的。等你回到哈羅格,第一件事是將『哀之怒嚎』和『雪暴公會』握在手裏,我讓岡瑟他們配合你,這或許是你唯一可以信任的力量。」

「那你呢?」

「『韋恩』死了,這個世界也就再沒有『韋恩』這個人。我將會以另一個身份,進入阿爾貝丹。」韋恩低聲說道。

「什麼身份?」蒂希琳連忙問道。

韋恩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做出了解釋,「你哪怕回到哈羅格,也要面對卡彭特與斯亞達的威脅,這總沒有錯吧?如果阿爾貝丹的人對你不滿意,甚至打算除掉你,你依然難逃一死,對吧?」

蒂希琳點頭,哪怕將所有責任都推給「韋恩」,她的威脅依然沒有解除——阿爾貝丹不會將法庫公國交給一個他們不信任的人。

「但是,如果有一個人,可以警告卡彭特與斯亞達,讓他們不對你動手,同時又能切斷阿爾貝丹與三大公國的聯繫,這樣一來,所有的疑問都迎刃而解了?」

「話是這麼說,誰有這樣的能力?」

「弗達。」韋恩眯起了眼睛。

「你是要借用弗達的身份,進入阿爾貝丹?」蒂希琳恍然大悟。

韋恩微微頷首。

「可是……你怎麼才能偽裝成弗達?你對阿爾貝丹一無所知。」

「怎麼偽裝嘛……關鍵人物是亞圖斯,只要他配合,應該能應對過去最艱難的時候。」

「但他為什麼要聽你的?」

「這就簡單了。」韋恩眯起眼睛,「不過,相較於如何讓『弗達』配合,我更在意另一點——我要怎麼偽裝弗達,才能讓別人認不出來。」

韋恩用手觸摸安斯的頭頂,「你應該做得到吧?安斯。」 靈山那邊,都是道尊在出手,用不着姜塵上前幫忙,他去了也沒用。

而天庭這邊,卻是不能放任孫悟空繼續這麼下去了。再怎麼說,天庭也是三界的顏面,差不多就得了,可不能真的讓孫悟空將天庭給砸了。

一道神光劃過天穹,從南天門進入天庭,一路向上,於凌霄殿前,孫悟空的面前停下,化做姜塵的身影。

「退下!」

甫一現身,姜塵就動用太古武道中的「震」之神通,震蕩虛空,將孫悟空生生震的飛了出去,朝遠方跌出上百里,方才停下。

「微臣護駕來遲,還望陛下恕罪!」將孫悟空逼退之後,姜塵轉過身去,朝凌霄殿內的玉帝拜道。

玉帝見到姜塵趕來,面上立即露出大喜之色,連忙說道:「愛卿沒有來遲,來的剛剛好,快與眾神合力,將這作亂的妖猴拿下。」

姜塵抱拳道:「臣遵旨!」

說罷,姜塵扭頭,朝身邊的眾神喝道:「雷部眾神何在?速速現身,與我合力,將孫悟空趕出天庭。」

隨着時間的流逝,孫悟空的實力愈發強大了,漸漸有了超出大羅金仙,問鼎半步道尊境界的跡象。

如此實力,姜塵對付起來雖然有些棘手,但也不是打不過。可這戰場卻是不能選在天庭了,否則的話,誰知道會給天庭帶來多少損失。

而且,天庭位於三界最頂端,在這裏爆發大戰的話,隨便掉些東西下去,對下面的人間來說都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只能說,天庭這地方太重要了,並不適合作為戰場。

……

姜塵一聲令下,雷部眾神紛紛響應,從隊列中走出,並成一排,站在姜塵的身後,與他一同殺向失去理智的孫悟空。

轟隆隆!

一道道恐怖的雷光從雷部眾神的手上湧出,在空中凝結,彼此交錯,演化成一張巨大的雷網,朝孫悟空罩去,一把將他網住。

「吼!」

驟然遇襲,孫悟空發出巨大的怒吼聲,隨即,發了瘋似的在雷網之中掙紮起來,想要將其撕碎。

雷部眾神之力雖強,但依舊難敵發瘋的孫悟空。就見雷網在他的瘋狂掙扎之下,開始不斷扭曲起來,逐漸有了破碎的跡象。

「不好,這猴頭要撕碎雷網,掙脫出來了,諸位小心。」有雷神大吼,向眾神示警,讓他們做好準備,免得被發狂的孫悟空擊傷。

但就是這時,姜塵的眉心,雷祖印記徒然綻放出璀璨光芒。下一刻,億萬雷光乍現,無窮無盡,加持在雷網之上,逐漸壓制住了掙扎不已的孫悟空。

「眾人合力,速將孫悟空拖入虛空深處。」強行鎮壓孫悟空,就是姜塵也不好受,需要全力催動雷祖權柄,以維持雷霆之力。

而且,就是這樣,他也只是暫時鎮壓住了孫悟空,過不了多久,待孫悟空喘過氣來,就能掙脫雷網。

「起!」

眾雷神也知情況危急,遂不敢耽擱,齊聲喊了一聲起,便使出全部的力氣拽動雷網,朝虛空深處拖去。

吼……

雷網之中,孫悟空拚命的掙扎著,卻被雷網上纏繞的先天雷光電的渾身焦黑,冒出陣陣黑煙來。

「諸位,速退!」

待雷部眾神將孫悟空拖入虛空深處,姜塵也差不多到了極限,就聽他大吼一聲,讓眾神朝後退去。然後,猛然收回了雷祖權柄之力。

剎那之間,滿天雷光回溯,湧入姜塵的眉心。

而孫悟空則是大吼一聲,生生撕碎了纏繞在自己身上的雷網,掄起金箍棒,就朝正向後退去的雷部眾神砸去。

也就是孫悟空動手的瞬間,姜塵的身體猛然向前俯衝而去,同時,他的身體也開始變大。很快的就變成了與孫悟空一般的大小,千萬丈高下。

「回去!」

姜塵一手探出,直接抓住了掄來的金箍棒,將它擋下。雷部眾神抓住機會,迅速的逃到姜塵的身後。

「有些託大了!」

本以為自己徒手接下金箍棒,乃是一件簡單無比的事。可真正做到時姜塵才發現,他想的還是太簡單了。

孫悟空的力量,比之之前,何止強大了百倍,那一擊蘊含的力量,更是恐怖無比。

姜塵面上雖是不動聲色,但若細看,就會發現,他握住金箍棒的手臂正在不斷的顫抖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