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又將那小而飽滿的胸部一挺說道:“憑什麼告訴你們?你們這兩個壞人!”說着,又拔劍朝龍三攻了上去!

不過這次龍三到是不躲了,因爲龍七已經出手了!

只見龍七手持長劍擋在龍三面前,“嗆”地一聲。兩把劍互拼了一下,又迅速分開!

只是才分開方小蠻又刺了上去!方小蠻的速度是何等之快?如果不是夏羽斐會隱身術,當初的比武可能上來就被秒殺了。

而龍七的速度呢?只能和夏羽斐的魔神系統第二層時媲美,相比較之下當然遠遠不及方小蠻。所以當方小蠻的再次全力出手的時候,龍七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憑着本能躲過這一劍,卻是手臂上被劃了一下,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

龍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這個小女孩的速度居然比上次交手時的夏羽斐還略勝一籌!

龍三也是一臉詫異,雖然剛剛領教過了這個女孩的身手,但那是在衝忙之下,自己也沒有思想準備。這次卻不一樣,在一旁觀戰的他卻是看的比剛剛身受還要明白這速度的詭異。

方小蠻纔不管兩人的驚訝,見自己一擊不中又要再次出手!卻聽龍三大叫道:“等下!”

夏羽斐好奇的看向龍三,他們好奇這龍三又要幹嘛?

結果龍三卻有些尷尬的說道:“其實,我們這次來不是來打架的。”

不是來打架的?那還開口就要抓人?方小蠻哼了一聲表示不信。

夏羽斐也好奇的“噢?”了一聲,表示疑問。

龍三嘆了口氣,說道:“其實,這次我們只是想兩個人一起出手,試試夏先生的身手。我們是想找夏先生幫忙的。”

夏羽斐挑眉,饒有興致的說道:“想不到你們龍組也會有要別人幫忙的時候?而且請人幫忙還是這麼特殊的手段。”

被夏羽斐這麼一說,原本尷尬的龍三更加尷尬了。只能繼續說道:“我們是誠心誠意的請夏先生幫忙的,還請夏先生和我們去一次現場。”

“不去。”夏羽斐淡淡的說道。他纔沒有那麼好的心情管閒事,難得清靜了幾天能和小傢伙一起過點正常的生活,他纔不管龍三要請他幫忙做什麼呢,他現在只想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龍三聞言愣了愣,他沒想到夏羽斐居然生性這麼冷淡,連要他去做什麼都不問就開口說不去。又轉頭望了望龍七,似在求救。

龍七會意,收起手中的長劍咧嘴笑道:“這次的事情雖然棘手,但是我覺得吧還是挺好玩的。最主要的是這次的事情我們懷疑和血焰有關。對於血焰我們瞭解的不多,他們的變異人我們一直都沒有什麼資料,但是夏先生你有交手的經驗呀。所以想請你作爲顧問參加這次行動。”

夏羽斐聽後淡淡的問道:“似乎,你們查到了很多事情啊?”

從剛剛龍七的話中,夏羽斐就明白自己和血焰的恩怨龍組應該都查到了。就是不知道他們到底查到那個地步了?自己的最大的祕密應該差不多。那麼其他的事情呢?他們又知道多少呢?

龍三似乎知道夏羽斐的想法似的,解釋道:“其實我們查到的也不多,只查到夏先生有和血焰的變異人交過手。所以纔來請夏先生幫忙的。畢竟我們對於血焰的變異人知道的實在太少了。”

而方小蠻聽說有好玩的事情,立刻兩眼冒光的盯着夏羽斐,眼神中盡是興奮和期待。

見方小蠻的眼神,又想到這件事情既然和血焰有關,那自己確實要去一次了。畢竟很多事情鏡既然不說,那就只有自己去查了。

“說說吧,怎麼回事。”夏羽斐拿來兩把椅子,與方小蠻一同坐在茶几邊上。

“啊?”龍七有點犯楞,剛剛夏羽斐是一點興趣都沒,怎麼自己和龍三說完就搬椅子過來了?難道自己口才那麼好了? 不過犯楞完立刻清了清喉嚨,和龍三一起坐下後說道:“這事情說來有些蹊蹺,前段時間在大興安嶺山脈部分地區忽然出現了大霧天氣,導致有很多在那裏生活的農戶都失蹤了。

隨即又出現了山中有妖怪的傳言,當地警察局派出五十名警員加上當地的老百姓共一百二十名,一起進山搜尋,結果只有六個人回來。而且還處於瘋癲狀態,只是大叫着吃人,不要過來過等等。

我們龍組接到上級命令,前往調查此次事件。結果去了三名人員,最後都身負重傷從山裏出來。 虐文女主的寵文人生

之後我們又派出二十人的隊伍前往,結果才發現山林中有很多人骨,甚至還看到一個怪物在吃死人。我們付出了犧牲六人,重傷八人的代價纔將其擊斃。最後發現那個怪物居然是又人類變異而來的。

所以纔想請夏先生和我們一起前往那裏,畢竟你和血焰的變異人打過交道。還輕易的擊斃了對方。”

夏羽斐聞言只是微微的點頭,對於血焰的變異人,他確實領教過其厲害了。當初的疾風和金胖子確實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如果不是自己的火球術,那時還是魔獸系統第二層的自己根本不是疾風的對手。

而方小蠻聽說有怪物居然吃人後,卻一點都沒有顯出害怕的神情,反而滿臉躍躍欲試的模樣,夏羽斐見了又是一陣搖頭。心想這小妮子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不過又想到小妮子的身手後才略感寬心,起碼在遇上變異人時她自保是綽綽有餘了。

“好吧,明天過後我陪你們走一次。不過我先說好,身手不行的就不用跟着了。最差也得和你一樣才行。”夏羽斐指了指龍七說道。


“啊?”龍七驚叫起來,隨後有些爲難的看着龍三。

龍三輕輕嗓子說道:“如果血焰的人真的那麼厲害,那麼我們這次可能得出動特殊部隊了。”

“特殊部隊?”夏羽斐挑眉問道:“你們不就是特殊部隊麼?”

“不,”龍三搖了搖頭說道:“是我們天朝龍組的特殊部隊。”

“噢。”夏羽斐對於什麼特殊部隊根本不感興趣,只是淡淡的說道:“那麼就明天過後告訴我出發的時間吧。”

“我們明天一早就得走。那邊可等不及這麼久。”龍三說道。

“那麼急?”夏羽斐有些詫異,想到答應了方小蠻要帶她去見方琳的事情可能要泡湯了,不由心下有些過意不去。

結果卻聽到方小蠻在一旁喃喃自語道:“那麼我們只好今天去見方姨了。”


今天?夏羽斐看了看身邊的小傢伙,結果看她滿心期待的望着自己,只好嘆了口氣說道:“好吧,反正現在才下午。我給段叔叔打個電話,然後就過去。”

方小蠻“耶”了一聲後就跑回房裏不知幹嘛去了,只留下三個大男人在客廳發呆。

龍三見事情已經辦完了,自己也得回去準備準備。報告下總部讓他們派特殊部門來支援,就對夏羽斐說道:“那麼明天早上我再來接你們。”說完就起身準備離開。

但是龍七卻有些尷尬的開口問道:“那個,這小女生真的是你的女朋友?”

夏羽斐淡淡的點頭,“是的。”

“她纔多大啊,女朋友個屁!” 惹火甜妻:寶貝,叫老公 ,說了句髒話。

夏羽斐也不惱,從剛剛他就看出龍七對小傢伙有意思,淡淡的問道:“你多大?”

“啊?”龍七聽夏羽斐居然問了一個完全不搭界的問題,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隨後才說道:“下個月十八了!我長的比較成熟!”

夏羽斐笑了笑,如果龍七不說,他還真以爲龍七已經二十了,想不到才十八。

“那麼她比你大,所以你還是去找真正的蘿莉吧。”夏羽斐淡淡的說完就轉身進了房中。留下石化的龍七。

比我大?這怎麼可能?一定是他在唬我。龍七想到。

龍組的兩個人走了之後,夏羽斐就悲劇的發現方小蠻在房裏倒騰起她的零食。方小蠻是標準的吃貨,食量大的有些讓夏羽斐無語。

這些日子,夏羽斐最大的開銷就是花在食物上。還好他吃的不是很多,要不然估計不到幾個月他就得爲吃而發愁了。

“才吃好午飯,你就餓了?”夏羽斐站在門口,好奇的看着方小蠻將大包小包的零食拼命的往她的包包裏塞。

“不是呀,我們要去看方姨呀。總要帶點禮物的呀,這些都是我最喜歡吃的,所以帶點去給方姨嚐嚐。”方小蠻回頭瞪着一雙無辜的大眼,回答道。

夏羽斐無奈的嘆了口氣,心想你當人家和你一樣麼?典型的吃貨。不過想不到這小傢伙居然還懂點人情世故,知道見長輩要帶禮物。

想到此,夏羽斐也不阻止方小蠻的動作,這好歹是她的一片心意。不管方琳會不會吃,都是小傢伙的一片心意不是?

待方小蠻將她的雙肩揹包塞得鼓鼓囊囊的後,夏羽斐就領着方小蠻出了家門。期間,夏羽斐打了個電話給段王爺。說自己明天就要離開了,所以今天想去看看方琳的情況。看看能否醫治好方琳,再來就是想讓方小蠻和方琳見上一面。

段王爺聽聞夏羽斐要來醫治方琳當然稱好,立刻停下手中的事務返回了家中。他剛到家沒多久,夏羽斐也帶着方小蠻來了。

只見方小蠻進了許宅後猶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不時得驚歎連連。又是這邊摸摸,又是那邊瞧瞧,最後才被夏羽斐拉近了大屋。

段王爺笑呵呵的看着眼前天真爛漫的方小蠻,回想起當初方琳剛到S市那會也是對很多新鮮事情好奇,就如現在的方小蠻一般。

又想到可能今天過後方琳就能擺脫這麼多年的疾病,做回一個普通人了。一時之間唏噓不已,暗歎世事的變化。

“段叔叔,又來打擾你了。”夏羽斐笑道。

“是我麻煩你纔對啊,你纔回來幾天又要離開了?”段王爺將夏羽斐兩人領進屋後問道。

“恩,出了點事,我得去打理一下。”夏羽斐點頭回答。

坐在客廳中的申老爺子似乎也在等着夏羽斐,見了其進屋就站了起來問道:“夏小子,你要去打理的事情是不是和大興安嶺山脈的事情有關?”

夏羽斐聞言挑眉問道:“是的。怎麼?申爺爺也知道那邊的情況?”

“恩,我們也在昨天接到了消息。說是可能血焰那邊又有新的動作,我原本還想向正淳建議要不要派點人過去查查。不過既然你本人都要去了,那就再好不過了。”申老爺子略微寬心的說道。 方小蠻此時奔奔跳跳的來到段王爺面前,甜甜的叫了聲“段叔叔叔好”,又朝着申老爺子喊了一聲“老爺爺好。”惹來兩人的一陣開懷大笑。

夏羽斐拉過方小蠻,讓她老實的坐在自己身邊,小妮子就從包裏掏出夏羽斐給她買的PSP玩了起來。這個PSP是夏羽斐爲了讓她老老實實的坐着,不要上竄下跳纔買的。結果確實很管用,這小妮子PSP入手之後就一直能坐老久,玩的卻是俄羅斯方塊。。。

幾個人又說了一會關於大興安嶺山脈各自掌握的情報,夏羽斐才切入正題的說道:“段叔叔,時間也不早了,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讓我去看看方姨?”

一聽要看方姨,方小蠻放下了手中的遊戲機興奮的說道:“好呀好呀,看方姨看方姨!”

段王爺呵呵一笑,“好的,你們方姨因爲身體原因一直在房裏,很少下來。我這就帶你們去,走。”說着率先起身往樓上走去。

夏羽斐等人也跟隨着走了上去。四人一直走到三樓最裏面的房間,才隱隱聽到裏面傳來了說話的聲響。


段王爺敲了敲,說道:“琳,夏羽斐和方小蠻來看你了。”

門從裏面被打開了,開門的竟然是多日不見的崔研豔。此時的她一身護士打扮,手裏還拿着一個托盤,上面擺着一些藥丸。

崔研豔見了夏羽斐先是一愣,隨即又看到了站在他身後的方小蠻。眼神立刻黯淡了下來,只是勉強擠出一個微笑和衆人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

夏羽斐望着變得陌生的崔研豔,心中有淡淡漣漪,這樣的滋味到底是什麼他自己都很奇怪。

到是段王爺見夏羽斐在崔研豔到了走廊後依舊望着她的背影,開口說道:“真是辛苦小豔了,她最近一直都在我家幫我照料內子的起居飲食。”

夏羽斐聞言收回目光,點了點頭走進了屋子。這是一間很大的屋子,屋中的擺設都十分的古色古香。依稀可以看出有方家村的影子,在落地的窗前此時擺着一張輪椅,上面坐着一個女人正望着窗外。

幾人進了屋後, 快穿之拯救男主攻略 。只是一瞬間,夏羽斐就被方琳的容顏驚呆了。他見過的美女也算不少了,張鏡晶、段嘉琳、何杏兒、戴娜熙、方小蠻,無一不是頂尖的美女。但是都比不上眼前的方琳!


方琳的美,一種柔弱美,病態美。眉間隱隱籠着絲絲輕愁,似皺而未皺,如有輕煙繚繞。夏羽斐看着這位方姨,不由想到紅樓夢中的林黛玉,用那句“病如西子勝三分”來形容眼前的方琳纔是真的最貼切的。

方琳望着夏羽斐有些驚異,似乎從他的臉上看到了故人的相貌。良久之後,還是方琳率先開了口,柔柔弱弱嗓音中帶着些激動的問道:“你是小靜的兒子?”

夏羽斐知道方琳口中的小靜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方靜,當下緩緩的點了點。方琳見了後,有一些激動。伸出手說道:“來,過來給我看看。我好久沒見到與方家村有關的人了。”

夏羽斐拉着方小蠻緩緩走到輪椅邊蹲下,望着方琳有些激動的眼神,介紹道:“這是我外公收養的孩子,叫方小蠻。”

“方姨好,我小時候常聽二長老和二長老奶奶提起你呢。”方小蠻天真的說道。

“二長老?現在的二長老還是方勇叔麼?”方琳有些激動,畢竟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方家村的故人了。

“不是呀,勇太爺爺都已經去世很多年啦。現在的二長老是方長風爺爺呀。”方小蠻解釋道。

“啊?”多年後再次聽到自己父親的名字,方琳悲喜交加,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他,他還好麼?”方琳哭泣的問道。

見方琳情緒有些激動,段王爺走了上前,輕撫妻子背柔聲說道:“小琳,醫生囑咐過讓你不要那麼激動的,對身體不好。”

方琳輕嗯了一聲,卻見方小蠻一邊開心的回答道:“好,二長老和而奶奶身體都好的很。”一邊從包裏掏出各種吃的擺在一邊的茶几上,接着說道:“方姨,這些都是我最愛吃的東西。我特地帶來給您嚐嚐的!可好吃呢。”

段王爺與方琳見小傢伙拿出都是些沒有營養的零食,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夏羽斐有點無奈的談了口氣,對於小傢伙的表現也真不知道該如何說她纔好。乾脆就當沒有看見,向段王爺夫婦說道:“段叔叔,我還是看看方姨的病吧。”

聽夏羽斐這麼一說,方琳卻嘆了口說道:“其實,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我的八條脈門都被父親封住了,導致真氣不能運行纔會一直虛弱無比。這種手法只有方家村的長老會,也只有他們能解。所以你就不要費神了。”

“先不要說的那麼絕對,方姨。您先給我把個脈吧,說不定我還真有辦法呢?”夏羽斐淡淡的說道。

“是啊,小琳。你就讓羽斐試試吧,說不定他真的可以醫治好你呢?“段王爺在邊上說道。他是知道夏羽斐那能醫死人、肉白骨的本事的。

這麼多年,方琳根本就沒有對自己能恢復真氣和功力有任何的希望。但是看到段王爺那張期待的臉,又不想忤了他的意思。只好點了點,將手微微探出,讓夏羽斐把脈。

夏羽斐將手輕輕搭在方琳的脈門,輕輕的注入了一股魔氣循着方琳的筋脈轉了一週天。結果發現確實有八處地方被封死,這八處地方是真氣所運行的要處。

夏羽斐收回手,微微皺眉。方琳本就對這事已經死心,如今見夏羽斐皺着眉頭,也就暗自嘆了口後不再言語。

倒是段王爺急切的問道:“怎麼樣?夏羽斐,你有辦法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